06 << 2018/07 >> 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10-01-24 (Sun)
今天在家裡生出這章了...
最近很冷清呢...
想不到有什麼想說的...
大家就慢慢看文吧...XD

看完說一下感想吧...











第三十一章 存在…






看著結起薄冰的池面…黑色羊毛披風輕蓋紫金衣料…長長的睫毛像扇子般揮動了一下…松本潤從未嚐過這樣冰冷的南方…

“右大臣…” 一群精甲武士跪在涼亭外…肩上是厚雪…帶頭的武士長跪在亭內…

“…找到了嗎…”

“………” 臉有難色的武士長只能輕輕搖頭…

“…是嗎…繼續找…直到找到為止…” 收回望向冰池的視線…輕撫手上的白羽扇…並未看武士長一眼…

“可是…大人…大家已經找了個多月…精兵都已經筋疲力竭…都喊著要回家跟家人過冬…恐怕大野智已經”

“恐怕?” 握緊了手中羽扇…美艷的紫金微微轉頭…武士長只見那完美的側臉就已立刻把頭貼在地上…為自己的失言而害怕…

紫金身影緩緩站起來…黑色羊毛披風因為沒繫好而順著修長的身影滑落…松本潤卻感覺不到寒冷…衣領旁金色的家紋反映著雪點的銀白…轉身無神直望涼亭外的石山…被眾武士圍著的石山…一步步…慢慢地走過那貼在地上害怕得抖動的武士長…手裡是純白羽扇…冰冷的手指因過於用力握扇而氾白…

輕輕踏在雪地上的一步…眾武士立刻低頭…雪地裡是一片靜默…只見松本慢慢走到石山前…白晢的手放開了手上的羽扇…貼上冰冷得叫人刺痛的粗糙石面…眼神就跟雪一樣冰冷…

“…你們恐怕什麼?...說出來…讓我聽聽…”

沈默依舊…沒有一人敢言…就連對望也不敢…

“…說啊…是想回家過冬嗎…想跟家族團圓嗎…是這樣嗎…是不想再搜索下去了嗎…”

雖然是平靜的話語…卻足夠把所有武士嚇得一面倒…

“那告訴我啊…誰讓大野跟二宮團圓??...” 松本緊緊抓住石山…眼裡是慢慢燒起的怒意…

剎那轉身…紫衣擺動濺起點點白雪…任誰也感到那種痛心的激動…

“你! 告訴我! 有誰可以讓他兩人團聚!!...你!! 還有你! 告訴我呀!!” 瘋狂地拉扯武士們的華麗衣甲…一件…又一件的拉扯…松本卻發現自己依舊得不到答案…漂亮的手被衣甲上的金屬片割傷卻不願停下…白雪上開出一點點血花…艷麗奪目卻叫人悲痛不堪…

“潤!” 遠處是一身銀衣的生田斗真與去報告的風月…

生田快速走到站在血花雪地裡的松本…緊緊用披風抱過那冰冷的身子…讓松本放開原本抓緊的武士…心痛地握起染血的手…

生田明白松本總是給自己過大的壓力…也給他人太多的壓力…自從大野離開…二宮病倒後…松本就沒一天讓自己輕鬆過…緊緊抱過哭泣的松本…看向滿地不知所措的武士…

“…你們回家吧…” 生田輕輕說出…

用力推開男人…松本就像受傷的黑猫一樣…

“不! 誰都不準停止搜索! 直到搜到大野智為止…誰都不能離開!”

“潤!...夠了! 不要再這樣下去了…大野智已經不在了…不在這時空裡了!”

“生田斗真! 我才是右大臣! 我說不準就是不準!”

氣氛變得僵硬…眾人都看向眼前一對人的掙扎…

下一刻…只見銀影緩緩跪到地上…眼裡靜默看向眼前瘋狂的戀人…眾人掩不住驚訝…

“…潤…是要我這樣求你嗎…那我求你別再這樣折磨自己了…好嗎…你沒錯…在這件事上誰都沒錯…對於大野…你沒有虧欠…對於二宮…你做的不是夠多了嗎…何苦還要把自己迫到這地步?...沒人為這事件而高興…沒人…”

只見哭泣得無力的松本像花瓣一樣散落…跪倒地上…淚水落在雪上…一點一滴…

生田轉頭看了一眼風月…示意風月跟眾人離去…

無人的雪園裡只剩無力的紫與輕輕把紫色抱住的銀色…雙雙坐到地上…生田拿出手帕包裹起松本的手…

“…斗真…你要我怎樣跟二宮交代…?”

看著脆弱的松本…生田其實明白松本為何會如此執著…說到底…大野會被刺傷會被送回未來也是因為自己被下咒…而二宮替自己解咒了…那種複雜的心情…生田斗真很明白…松本是在自責…

“潤…別再自責了…沒人想這事發生的…亦沒人預想到這結果…你已經做了你可以做的…折磨著自己…壓迫著部下…難道這樣就能找回大野嗎…不會吧?...沒人在責怪你…世上沒一個人可以完全地保護另一個人的…不是嗎…” 緊緊擁著那冰冷的紫…生田看著結冰的池面…

一銀一紫沒再多的對話…雪點繼續飄散…彷彿在訴說更寒冷的日子即將來臨般…

[斗真…可是我責怪我自己…我要這些權力來有用嗎?...到頭來…連身邊的人都保護不了…我自私了…私心的想要二宮救你…卻害苦了大野…我應該知道的…應該明白橫山是會刺向大野的…可是那一刻…我沒說任何阻止二宮的話語…沒有…一句話也沒說…就這樣在旁觀望…因為…說到底…我只是想你回到我身邊而已…這樣醜陋想法的我…不懂再怎樣面對二宮和也…更不值得被你寵愛…我只是一個罪人而已…十年前就不應該生存下去的…更不應該遇上大家…可是…如果我不再存在…又要如何遇上救贖了我的你…?]

[…潤…如果可以…請讓我一同背負你的罪…如果這樣…你能不再自責的話…我曾說過…只要是你喜歡的…我都會去做…我對你的愛戀…只是這樣直接而已…]

世上沒一個人可以完全地保護另一個人…

也許這是對生命最真實的解答…

也是最冰冷無情的答案…




















紅灰青三人步出牛車…櫻井交付了金錢後轉身看向眼前的大門…終究還是回來了…帶著身後的兩人回來了…是對是錯…已經分不清…既然做什麼也沒用…那就放手一博吧…

披上灰色頭苙的人輕笑…

“…猶豫了?”

吐出了一口氣…櫻井伸手推開木門…依舊的荒涼…二宮家是安倍家的別府…也正是安倍晴明三百年前最愛的別府…櫻井只覺無力…

三人步進府內…看向蓋著雪的老椿樹…只見安倍無聲走到樹前…伸出小小的手輕撫樹幹…那久違的感覺全回來了…紅青藍白四只神獸的身影彷彿還在這府內歡笑走動一般…可是…三百年…果然人事已非…藍白兩獸在自己封印櫻井後離開消失了…櫻井一直被關在冰洞裡…自己就跟瀧澤隱世了…

木廊傳來了急速的腳步聲…一身鮮明的綠影現身眾人前…

“雅紀…”

“翔!...你回來了…” 說著…相葉看向瀧澤與神秘的灰衣人…心裡震動了一下…

櫻井走到相葉身旁…安倍跟瀧澤也一起登上木廊…

“…雅紀…二宮的情況…怎樣?”

只見相葉輕輕搖頭…臉上的憔悴已經訴說著擔憂…再偷看了一眼瀧澤…

明白相葉的想法…櫻井把相葉拉到二宮房門前…

“別亂想…要跟你說明有點太難…先讓我們見二宮吧…”

“…嗯…” 回應後深深看了一眼櫻井…相葉轉身把二宮的門拉開…

安倍正想步進溫暖的房內…紅衣人卻檔住了去路…眼裡閃耀著警告…不能傷害二宮和也的警告…

“…呵…要是我傷害了二宮和也…你又可以怎樣?...弒主可是大罪…不是只有二宮和也才是你主人…” 隔著薄薄的灰巾…安倍輕聲道…

“…我會殺了你…毫不猶豫…即使要我下地獄…” 彷彿像看穿那灰色臉紗一般…櫻井直直望向安倍…臉上沒有一點懼怕的神色…

相葉輕柔支撐起二宮的背…瘦弱卻不減那純粹的美麗…蒼白的臉色有著漂亮卻無神的眼睛…白色素衣的二宮和也依然吸引…此時正望向眼前看不見容貌的灰衣人…

沒再理會櫻井…輕笑一下…安倍望向坐在床舖裡虛弱安靜的二宮…沒人看見灰紗下的微笑…突然…安倍感到手腕被拉緊…是瀧澤…

“晴明…” 不理會瀧澤眼裡的痛…這是唯一能走的路了…安倍推開了瀧澤的手…緩緩走到二宮前坐下…同時看了一眼二宮身後有點緊張的相葉…

“二宮和也…” 加深了一點笑意…果然…跟自己一模一樣…安倍感到血裡有點興奮…終於見到了…終於都…也許這樣…瀧澤跟自己就能找到出路…

“…你到底…是誰…” 像中了咒一樣…二宮顯得有點不尋常…那聲音…那感覺…面紗之下到底是…

伸手想撫上二宮的臉…敏感的相葉正想打開安倍的手…卻被突然的透明結界彈往地上…櫻井與瀧澤想救也已經太遲…只能焦急地看著安倍把手先是輕撫…後來握起二宮的臉頰…仔細觀看…

“安倍晴明!! 你放開他! 你反口!!” 櫻井用火刃打在結界上卻無果…三人只能在結界外看著結界內的情景…

“呵…哈哈哈…我反口?...我有答應過你嗎…?” 加深了手裡的力道…只見二宮有點痛苦的扭動眉頭…

“…安倍…晴…明…” 二宮望向眼前的灰衣人…有點清晰了…

“…呵…對啊…我就是安倍晴明…你好嗎…我的子孫…我等了你很久呢…足足三十年呢…和也…” 停了一下…安倍再開口道… “不…KAZU…是呢…他是這樣喚你的吧…他…大野智…”

“安倍晴明!! 我不會放過你!” 櫻井發瘋般打在結界上…只見二宮無力的流下清淚…唇邊輕叫一聲 “智…”

靜了一下…安倍再道…

“吶…翔…你知道為什麼我要設這麼多局嗎…”

“…什麼…? 你在說什麼…” 櫻井望向安倍…

“…不奇怪嗎…我跟二宮的樣貌…我為什麼要來找二宮…如果我只是要為TAKKI找能源…大可以直接把你再次封印…那為什麼我不那樣做呢…”

對…為什麼…為什麼安倍要來找二宮…櫻井默然…相葉緊緊抓住櫻井的衣袖…眼裡急出了淚水…

“…那事件…是那事件…” 瀧澤像想起什麼事情般露出迷惑的表情…像明白了些什麼…

櫻井望向瀧澤…再望向安倍…

“什麼事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放開了虛弱的二宮…只見白色身影撲倒榻榻米上…柔順的秀髮披散臉上白衣上…安倍依舊沒有解開結界…

“…三百年前…在把你打進冰洞後原想就這樣隱世…可是…” 停了一下…安倍看向相葉雅紀…那清亮的眼神…可笑嗎…這也許就是命吧…一切都是命…

“我卻在三十年前遇上你父親…相葉家最利害的靈媒…”

相葉驚訝的看向結界內的灰衣人…什麼?...剛才安倍說的是…什麼…

“…父親…?”

安倍輕輕撫過二宮的頭髮…臉頰…薄薄的唇…

“…你父親得到神示…把我一部份的靈力抽離…封鎖我與那部份靈力的連繫…這就是那些神所得出對我安倍晴明的懲罰…為了不讓我拿回失去的靈力…被我偷去三百年時間的時間之神讓你父親把封印送往異界…想不到竟然是大野智的未來…如果我估計沒錯…大野智擁有那樣封印物…普通人是無法穿越時空的…我已經沒時間了…我的靈力快到限期…相葉雅紀…你身上的銀符就是封印一直未解的証明…也是…” 再次拉起二宮對望…安倍在灰紗下微笑…

“…二宮和也…還存在的証明…” 說著…安倍的指尖收緊了力道…眼裡閃過一絲陰霾…

不能言語的紅綠眼裡失去了點點焦距…真實的答案開始一一浮現…

門外突然刮起一陣狂風…送進點點的雪花…也同時吹起了原應蓋下的灰紗…二宮剎那間看清了灰紗下的容貌…放大的眼瞳顯示出驚訝…動不了…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心臟加速了跳動…那樣子…那聲線…那冰冷的笑容…

“別看! 二宮…別看…別再看…” 櫻井只能無力地大喊…相葉只能跌坐地上…根本移不開視線…

“呵…哈哈哈…哈哈…二宮和也…哈哈…你還不明白嗎…你的肌膚…樣貌…眼睛…唇…甚至…心臟…你的一切…” 一樣…一樣的輕輕掃過二宮…安倍晴明只剩下冷漠…

拉下頭苙的安倍眼裡閃著狐狸般的亮光…把唇輕靠二宮耳邊…看著窗邊的砂時計…

“…所有…一切…都是我的…不…正確來說…你只是我那部份靈力所生出來的東西而已…二宮和也…你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沒有你…因為…你就是我…我才是真實的一切…”

解開了結界…放開了沒生氣的二宮…只見那身白影像玩偶一樣坐在地上…一動不動…冷風不再吹動…一切回到安靜…一切的醜陋全被殘忍地抽出…

火紅的箭無聲劃過安倍的髮邊…割下小撮頭髮…櫻井默默低下頭…身上散出點點火舌…

“…為什麼…為什麼要做到這地步…你到底要玩弄別人的心到什麼地步!!” 一下把安倍推送門邊…櫻井感到快控制不了自己的怒火…

被割下一半的灰紗露出了少年唇邊的笑意…

“玩弄…? 我可是很認真的來收回自己的靈力…”

“安倍晴明!你” 再次生出火刃…

“…你說…我是…你的靈力化身…” 微弱的聲線從二宮唇邊溜出…

推開櫻井…安倍走到窗邊…微笑地輕掃自己的灰袖…

“嗯…”

“…你要我做什麼…為什麼…不直接把我收回…”

看了一眼二宮…安倍向砂時計伸出手…卻被砂時計發出的雷光打回…

“這樣你明白了嗎…砂時計跟大野智所擁有的封印是一對的…少了任何一方我也無法收回靈力…能夠得到封印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你願意把封印交付給我…亦即把砂時計交給我…讓我到未來把封印合在一起作法解封…”

“…那…我其實…不存在…?” 二宮看向自己的手心…彷彿看見了大野的手握著自己的手…

“和也!” 相葉緊緊抱過那瘦弱的身子…櫻井只是沈默…

輕吐一口白氣…安倍看向窗外的天空…再望向無花的椿樹…

“…嗯…不存在…”

相葉感到手背上是二宮落下熾熱的淚滴…只見二宮輕輕微笑…

“…FU…是嗎…原來是這樣…可是…不甘心…我不甘心…他對我…智對我的愛明明是那樣溫暖…那樣真實…怎麼可能是不存在…如果我是不存在的…那他的愛又算是什麼…他的努力又算是什麼…要是我不存在…那他怎麼辦啊!!...” 痛哭失聲的二宮叫人心痛…

轉身走到二宮面前…安倍道出…

“…我會去找大野智…若我在時限前令他變心了…我要你把砂時計親手交給我…若他不變的話…我就把他送回來…二宮和也…你要跟我賭這場嗎…” 笑容裡帶著挑戰的味道…安倍從袖裡抽出一小金刀…說時遲那時快…把金刀投向雪地裡的椿樹…釘在黑木樹幹上…一道白光在雪地的法陣生出…

看向白光…就如男人到來與離去那時一樣…二宮再次落下一滴無神的淚…要賭嗎…想起了男人的笑容…那份溫柔…小小的手握緊地上的床舖…

“…我賭…”

“和也…” 相葉緊張地看向二宮…

“我賭…若從這光裡回來的是你…我會把砂時計親手交給你…”

換上認真的眼神…安倍再次問…

“你知道封印解開的瞬間…你就會消失嗎…”

“…嗯…”

跟二宮一同望向白光…

“…大野智…他值得你為他這樣付出嗎…”

默默微笑…二宮看向砂時計…想起了第一次遇上大野智的事…

“…若他真的變心了…那我也沒再存在的理由了…不是嗎…”

想了一下…安倍轉身望向瀧澤…看見瀧澤同樣地望向自己…雙方都明白機會只有一次…最後勝利的也只有一方…翩翩轉身步向白光…灰影無聲進入白光中消失不見…只留下椿樹上的小金刀…

寒風冷卻不及眾人心裡的刺痛…

[…智…一直覺得自己就跟不存在是一樣的…生命對於我來說是可有可無的…冷漠看待身邊一切人與事…可是…是你…你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我願意去賭這一次…我賭你對我的愛…就是我二宮和也存在的証明…]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