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3-07 (Sun)
偶...偶知道很久沒更文呢...(自PIA)
今天終於空閒點就又寫了...
嗯...這章就是有位角色原來還活著啊...
然後...小翔其實也很痛苦吧...可是要撐下去啊...二宮跟相葉都需要你...
有時在想...不被需要很寂寞...可是被需要也會很累吧...
人與人之間也許就是這麼回事...在寂寞跟很累之間游走...
偶最近是在很累那邊...

最近很愛一首舊到不能再舊的老歌...
THE GOOD LIFE...
跟文沒關係...不過很好聽...可是不建議邊聽邊看文...所以偶把歌放最後..XDDD














第三十二章 接觸…





緩緩睜眼…適應著暮白的光線…鴉…烏鴉的叫聲有那麼點嘶啞…好看的唇有點乾燥…

“…回去…” 沉著的男聲從房角響起…聲線裡帶著冷漠與嫌惡…

剛發清醒的少年沒有多大的驚訝…看向枯老的日落…

“…你又何時變成正大光明了?...” 輕鬆的提問…少年唇邊勾起一角微笑…

“回去…” 男人加重了語氣…

有點虛弱的撐起瘦小的身子…蒼白的臉色…灰色的狩衣…長黑漂亮的秀髮…彷如一只在暗處靜默的灰狐…一切都與現代式樣的小房間不相襯…

抬眼看了一眼在牆邊坐著…低頭的男人…零亂的房間…少年沒多理會男人的話語…從床舖起來…環看四周…視線落在掛在門上的一件白襯衫上…

“…真的那麼討厭我…為什麼救我?...” 說著站起來…輕順著秀髮…

“我沒救你…回去…”

“…你的願望是什麼…?” 往男人身前一步步走去…少年臉上的微笑並沒有減退…眼裡卻閃爍著樂趣…

“別過來! 你快回去原來的世界!! 你不應該出現的!!” 男人顯得歇斯底里…憤怒卻同樣害怕…怨恨的痛與記憶的痛撕扯著那殘缺不全的心靈…

“…是想他回到你身邊嗎…是想一切回到過去嗎…呵呵…你的願望…我可以幫你啊…”

“不是!!你走開!走開~~” 抱著頭…男人流下丟人的淚…緊緊縮在牆邊…不停搖頭…

緩緩蹲下…看著眼前崩潰的男人…少年眼裡是與笑容不相襯的冷漠…

“…廢物…” 輕聲的語句…卻讓人心裡著寒…

“你回去!! 不要再出現…不要…”

“…自己一人不敢生存…每天每年面對殺父仇人卻敢怒不敢言…面對愛你的人又不敢愛…不願去愛又不肯放他自由…就因為你懦弱…一直在恐懼著受傷…害怕著寂寞…卻用自己的不安去傷害愛你的他…”

“不要說!!...不要再說…不…” 痛苦的男人拉扯自己的頭髮…

“…明知道這樣不行…明知道這樣只會把他推向滅亡…明知道他會因為愛而義無反顧地為你這廢人犧牲…卻沒有勇氣去改變…一直到最後…你都是自私的…自私地利用他對你最純粹的愛…你根本不值得他用生命去愛你…”

不值得用生命去愛…

男人停止了抖動…失神地看向自己震動的雙手…對…就是這雙手害死了他…溫熱的淚滴到手心裡…就像那人的血一樣…溫暖的血沾到自己手上…漸漸的失去溫度…那最後的盛放…最後的銀白秀髮…最後無悔的微笑…那染上血色的粉紅…

對…是自己親手奪去那人的生命…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踐踏著那份無私的愛去完成自私的願望…

不再微笑…也不再看著眼前的男人…緩緩走到白色襯衣面前…白色…令人想染污的白…

輕鬆拉開身上的灰衣…退下輕薄的底衣…光滑如絲的肌膚被長長的黑髮所覆蓋…說不出的艷麗被少年清純的外表所藏起…輕柔撫過白色的襯衣…一把拉下披在嬌小的身上…

轉身走到發呆的男人面前…低頭看著那被自己撕毀心靈的男人…

“…告訴我…大野智在哪…? 廢物…”

想了一下…少年有趣地泛起笑容…天真卻令人心寒的笑容…可愛的手輕輕按在男人頭頂…

“不…應該是叫…橫山裕…呵…哈哈…對…你會幫我的…因為…”

由按壓變成輕撫…少年跪下抱過無聲的男人輕聲說道…

“…因為…只有我勝利…你的願望才能實現啊…報仇的願望…還有…讓他…讓大倉忠義回到你身邊的願望…”

看向窗外的夕陽…少年眼裡是冷酷的陰霾…電纜上的烏鴉像感受到那冰冷般飛散嘶叫…

人類是可悲的生物…因為會明白失去幸福的痛…

為了修補那種痛而去傷害其他人…

日復日…年復年…

最後還是得不到當初那種曾經的幸福…

遺留的…只有傷害與被傷害的痛…

也許…生命其實只需要珍惜…

















“櫻井大人~!” 房門外傳來YUURI的叫聲…那種急促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櫻井立刻放下手上的文卷…

快捷的步伐走過光潔木廊傳來 “噠, 噠, 噠…” 的聲音…

“和也~!不要這樣!” 是相葉的叫聲…

拐了兩個角落…櫻井止住了腳步…看著眼前的一切…心裡感覺被尖銳的針頭扎痛一般…

半枯的椿樹下…是相葉跟知念緊緊拉著失去力氣跪坐在白雪上的二宮…櫻井聽見了一陣風聲…也聽見了輕泣…看見了二宮手上牢握著大野帶來的砂時計…彷彿能想像二宮怎樣用盡力氣施法的樣子…

因法力不足而飄落雪地上漸漸濕透的符紙…二宮和也的符紙…說明了可悲的結果…

相葉半紅的眼睛看向櫻井…默默抱緊哭得痛心的好友…相葉很害怕…二宮醒來後就急速地抓過砂時計…半跌半撞地來到椿樹前的法陣…無論自己跟知念怎樣問…二宮都像聽不見一樣…

櫻井緩緩走到雪地上…看向三人…釋出一口白氣…紅影無聲把二宮從相葉懷裡輕輕拉起…默默揹起那日漸瘦弱的身子…一步步走回房裡…每一步都艱難無比…雖然二宮一句話也沒說…櫻井卻感到肩頭上的紅衣已被溫熱的淚所沾濕…

“…為什麼…要這樣做…” 看著光潔木廊上自己揹著二宮的倒影…櫻井感到有點不知名的憤怒…為什麼會憤怒? 櫻井答不上…是對誰在憤怒? 還是答不上…是對自己沒照看好二宮嗎…是對自己把安倍晴明帶到二宮的生命裡嗎…是自責? 自責自己對所有發生的事無能為力? 還是責怪二宮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那為了大野智而活的生命? 還是對時間之神的戲碼不滿? 或者是對相葉父親的安排不滿?...

櫻井翔說不上為什麼…可是心裡卻被憤怒的感覺弄得隱隱作痛…

“…夢…” 輕得不能再輕的聲音…傳入櫻井耳裡…

“你看見了他…?” 他…安倍晴明…

“…感覺…我感覺到他心裡的想法…”只覺二宮抓緊了自己自肩膀…小小的手有那麼點抖動…

“…他在想什麼…?” 拉開紙門…室內的暖意把一紅一白包圍…櫻井小心地把二宮安放在被窩裡…包得緊緊的…那蒼白的臉色彷彿要跟窗外的雪地爭艷…

只見二宮看著油燈的火光閃動…卻怎樣也不肯放開手裡的砂時計…櫻井知道只要二宮還剩有一絲力量…他也會再次作出剛才那瘋狂的舉動…安倍晴明對二宮不利…這個大家也明白…可是…

再次望向二宮藏著思緒的眼瞳…那種急切…那種不理死活的態度…那種因為害怕而發出的抖動…櫻井翔見過…他見過這樣的二宮和也…

唯有大野智遇到危險時才會出現這種表現的二宮和也…

即使二宮什麼也不說…櫻井也明白二宮的眼裡所表現的…

紅衣翩翩站起…在拉上門離去前留下了一句…

“不要再作傻事…難道你就不能相信大野智嗎…相信他對你的愛…偶爾…當被保護的一方…真的不行嗎…”

聽著門被輕輕關上…

模糊了火光的視線…把砂時計收進懷裡…緊實的擁抱著…彷彿砂時計就是大野智一般…溫熱的淚水沾濕了雪白的枕邊…櫻井說的…二宮只有默然…默然是因為明白櫻井是對的…

想相信…卻害怕…想被保護…卻更想保護對方…明白自己的任性其實只是在傷害關心自己的人的心…可是卻怎樣也控制不了那種鼓譟…

“…智…”

[…你能聽見嗎…你還能感受到我嗎…還能知道我的想法與思念嗎…不要…不要相信安倍晴明…不要讓他接近你…接近我愛的你…即使他跟我擁有同樣的外貌…只有我才是愛你的…智…請聽見…請不要迷失…]

















雪白的不只地面…還有天空…白色的雲…那種白就跟二宮和也一樣…

不自覺地緊握胸前透徹的青藍勾玉…眼裡佈滿著白雲的倒影…


--- 智…


只有一瞬…卻是那樣真實…感到心臟停了一下…擴張的瞳孔說明那種激動…就在那一剎那…清醒的眼裡是驚訝也是痛…

大野彷彿聽到二宮在呼喚自己的名字…

緊按著起伏的心臟…看向手裡的勾玉…是二宮在叫自己嗎…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剛才的不安感是什麼…

“…KAZU…”

門被推開…山下智久步進房內…拿起病歷表…

“早安…大野先生今天覺得怎樣? 我已經替你安排了物理治療…對了…KAZU君…請進來吧!”

KAZU…? 大野有點失神的轉身看向山下用黑色的墨水筆在病歷上書寫…只見門外站著一雙室內用棉質布鞋…一步…一步…一下…一下…大野由下往上看…終於…

所有一切都停在那臉龐…尖尖的下巴…薄薄的唇…可愛的笑容…細緻的肌膚…微笑的眼睛…清爽的短髮…少年般的外貌…那手…那小小的手…那讓自己握上百遍千遍的手…大野智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真實的…

“…初次見面…你好大野智先生…從今天起我會是你的物理治療師…呵呵…這還是我頭一次實習呢…我是KAZU…” 微笑的眼…微笑的唇…微笑的內心…就連下巴上的痣也是一樣的…眼前的人輕輕彎腰點頭…

“嗯…看起來沒什麼問題…傷口也癒合了…好吧…那KAZU君…這裡就交給你了…”

“是的…”轉身目送山下智久步出雪白的房門…

“…KAZU…” 大野輕聲叫了一句…

雪白的醫生袍…緩緩的轉身…依舊的微笑…少年般的人默默抬頭看向眼前的男人…就是這男人嗎…二宮和也愛上的人?...令二宮和也執著到這地步…令二宮和也擁有自我思想意識的…擁有封印的人…就是眼前這普通不過的男人?...

“…呵…對啊…” 一步步…慢慢走近那還來不及思考的大野…緩緩蹲下來…與大野智對望…

“我就是…KAZU啊…”

“…你的名字…”

“對…對啊…我的名字就叫…KAZU…” 小小的手有點冰冷…無聲撫上大野的臉龐…

看著眼前的人…同樣的樣貌…同樣的名字…那雙小手是同樣的溫度…大野智不知要怎樣回應…時空另一端的戀人跟眼前的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種衝擊叫大野有點迷失…沒有多餘的思考…大野把眼前人緊緊收進懷裡…就連擁抱也這樣熟悉…心裡的喜悅蓋過了疑惑…

“KAZU…真的是你嗎…”

回抱著男人…沒人看見那沒變過的微笑…令人心寒的微笑…

“呵…可能吧…大野先生…不………………智…” 著魔般的聲線…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

雪白的病房裡是相擁的兩人…多麼熟悉的場景…

不同的時空裡真的會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嗎…

不可能吧…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9)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