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2018/07 >> 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4-19 (Sun)
愛一個人...可能真的會變得義無反顧呢...
可是啊...如果沒有真心去愛...感覺就沒有真正活過吧...
這章...偶寫得好心痛...
也準備好被各位親愛的大人痛PIA了= =|||

偶就不多說了...請慢看...
少爺很真誠啊...(心)










第二十六章 請帶我飛翔…






紅色的身影走在櫻園的長廊上…眼裡是有點黯然的堅定…

櫻井在安頓好相葉後就前往今天的目的地…

血櫻林…櫻園的心臟地帶…

對…今天就是松本潤所說的三天後…

男人回憶著那個吻…那人的笑容…猶豫是不需要的吧…

走在風裡的血櫻…讓人覺得有點心疼…












看著眼前的血櫻林…高大的十三棵血櫻氣勢非凡…果然是櫻樹中的王…

一紫一銀漫步林中…紅櫻一片一片落在地上…紅色的櫻花樹在外界也是存在的…只是眼前的血櫻是不同的…那種紅鮮艷得有於剛剛流下的血一樣…深刻而美麗…卻不叫人恐懼…

松本深深吸入血櫻獨有的清香…木的香味加上血櫻本身的清爽香氣…令人想起他…對…自己在等的人…櫻井翔…

生田看著眼前的松本…還有那手上金色的寶劍…眼裡是擔憂…

『…潤…真的…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享受香氣的人緩緩睜開眼眸…望向眼前的櫻樹…那人的本體…

『嗯…』

『可是…萬一櫻井他…』

『那是要相葉留在這個長著櫻花的籠子裡?』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

『還是叫櫻井翔每天為了保障相葉的安全而擔驚受怕?』

『………….』

『還是要相葉當一個男寵?...這樣櫻王應該會允許他生活在這吧…他可是要他的寶貝兒子娶一個女人…不是一個男人…』

生田沉默了…果然…還是沒有別的方法…心裡除了希望櫻井能成功外…就只能祈求上天了…

一陣和風輕聲溜過…紅色的身影慢慢向紫銀兩人前進…

『…櫻井…』 生田看向前來的男人…心裡默然…

送上一個另人安心的微笑…櫻井沒有言語…認真的望向拿著寶劍的松本…紫衣人依舊冷豔…

『決定好了?...』 松本簡潔的詢問…

『…嗯…決定好了…』

抬手把散發著金光的寶劍交付給眼前的男人…

正想拿起寶劍的手感到對方正緊緊握住寶劍不放…櫻井抬頭看進松本眼裡…

『…你一定要回來…』 眼裡是堅定不移的神色…

『潤…』

把手放開然後轉身…紫衣不再看向紅衣…

『相葉…他在等你…所以…你要回來…』

看著手上的寶劍…櫻井有點無言…

『…潤…如果…我…』

『沒有如果…你一定要回來…因為…我不會為你向相葉施法讓他忘了你的…你自己的事自己處理好…』

櫻井輕輕微笑…轉身看著眼前高正挺拔的血櫻…心裡知道松本其實是擔心自己才說狠話的…

『好…我會回來的…』

『噹…』 寶劍出銷…清雅的聲音劃過寧靜的空氣…

抬眼看著前方的櫻樹…櫻井把左手撫上樹的中心位置…感覺著櫻樹的命脈跟自己的心跳是一樣的…

『不要~!!』 突然遠處傳來那沙啞悲痛的聲線…

三人往走進血櫻林的一絲綠影看去…身後還跟了一個女人…是藍鑫伶…

『雅紀…』 櫻井驚訝的看向來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著急的相葉拉扯男人手上的劍…不能夠…不能讓男人去冒這個險的…藍鑫伶全都告訴自己了…眼前的男人竟然想以一線的生死去交換兩人相愛的自由…絕對不允許…絕對不…

『別這樣!雅紀…你放手…我會沒事的』

『說謊!!』

血…一滴…兩滴…有於血櫻一樣…掉落地上…眾人驚訝的看著把手緊緊握起鋒利的劍身的綠蝶…那些血…彷彿是人兒心裡的淚一樣…聲嘶力竭的一句 『說謊』…失控的人無力的跪倒地上…看著眼前的男人…

『…雅紀…』 櫻井看著眼前破碎的綠色…心裡的痛到了極至…

握劍的力度沒有放鬆…淚亦沒有停下…

『…怎麼會沒事?...把劍刺向本體的心臟…你說怎麼會沒事?...我不要你這樣做…不能這樣做…我不要自由了! 你聽到了嗎? 我不要了…我會留在櫻園裡…一直留在這…哪裡都不去…』

櫻井抬頭望向青藍的天空…紅瓣處處…眼裡的視線被淚水模糊…不願看向哭泣的人兒…

『…潤…把他拉走…』

松本吸一口氣看了生田一眼…兩人走到相葉身邊…拉開那雙染血的手…

『不要!!放開我!』 不停掙扎的人令人心裡生痛…

生田把相葉抱在懷裡…松本施法叫人兒失去力氣…軟倒地上…冷酷的紫色望向一直在旁邊觀看的藍鑫伶…眼裡是殺意…

『妳滿意了吧?…』

藍蝶把漂亮的衣袖輕輕拉起蓋過嘴角…

『小女子只是不忍看著相葉先生被欺瞞罷了…其實…櫻井少主也不用脫離本體吧?...反正…相葉先生也甘願留在櫻園了啊…我也很大方的…就一個男寵吧?...這樣不就完滿了? 相信櫻王也會很高興的呢…』

紫衣人正想回話…

綠色無力的看著不遠處紅色的身影…使不上力氣…只能看著…

『…翔…』

男人心疼的看著無力的相葉…輕輕走過去…把人兒溫柔的抱進懷裡…

相葉緊緊看進櫻井眼裡…

『不要這樣…好嗎?...我是真的願意留在櫻園裡的…我不能夠讓你去冒這個險…我可是尋覓了400個年頭才能與你遇上…你也等了我400年吧?...不要這樣…求求你…我不能失去你…不能…』

淚如雨下的相葉把染血的手緊緊抓住男人的衣襟…

把相葉完全擁入懷裡…男人無言的低頭…聽著人兒沙啞的哭聲…心裡的痛有如被撕裂般令人難受…男人把相葉輕柔交到生田懷裡…

『不要…翔…不要…求求你…』 染血的手依舊堅持抓過男人想離去的衣襟…相葉感到…如果一放手…男人就會消失不見了…

微笑著…把那傷痕累累的手輕輕拉開…男人不理會人兒的叫喊…轉身走到櫻樹前…

默默看著手裡的寶劍…櫻井心裡出奇的平靜…終究還是走到這了嗎?...

『吶…雅紀…好好聽著...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初長成人型時…在還沒遇見你之前…我已經有這個想法…櫻園的生活是一成不變的…每晚看著天上的星空…看著眼前的血櫻…我就會想…有一天…總有一天我會遇見心裡的那個他…一直在想…遇上後會發生怎樣的事情?...在想…對方是一只怎樣的妖精?...還是一個怎樣的人類?...一直的…每晚的…400年間都在想…』

把手輕輕撫上樹幹…男人眼裡是微笑…溫柔如風的微笑…

相葉只是靜靜的看著…靜靜的聽著…淚…無聲的流動…

『…終於…我遇見了你…你真的來找我了…一只美麗的綠蝶飛到我的生命裡…對我微笑…教會我愛一個人到底是怎樣的…』

眼裡落下一滴晶瑩的雨水…男人的笑容依舊溫暖…

『愛一個人原來不只是愛就足夠的…愛一個人原來還需要學習…學會你心裡在想些什麼…學會怎樣才能保護你…學會你寂寞的表情…知道嗎?...我曾經不只一次的看到了你寂寞的表情…每次你望向天空時都會出現同一個表情…想飛的表情…』

櫻井抬頭望向滿天飛舞的花瓣…碧藍的晴空…

『你是一只自由的蝴蝶…你是屬於這遍天空的…你的可愛…你的純真…你的笑聲並不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可是…我卻幸運的得到了你的愛…這樣自由的你…竟然願意用你的自由交換與我相愛的機會…可是…這是我不願看到的…一只被困在籠裡的美麗蝴蝶…這是不應該的…』

男人看向早已失去言語的人兒…寵溺的看著…彷彿下一刻就會看不到似的…

『我愛你…雅紀…因為愛你…所以不再害怕任何事…我有你給我的勇氣…有你帶給我的幸運…所以…我會沒事的…我們400年都捱過了…不是嗎?...還有什麼好害怕的?...我相信的…相信我們是命中注定要走在一起的…所以…』

握緊手裡的寶劍…男人眼裡是堅定不移的信念…

『無論多困難…我都會去克服…我都會回到你身邊…請你相信我…好嗎?...相信我對你的愛…就如同我相信你的愛會把我引領回來一樣…』

看著男人堅定的眼神…相葉變得無言…櫻井說得對…400年都捱過了…回想起兩人相遇的種種…回想起那些不可能化為可能的過程…也許…他們真的是命中注定的一對吧…

緩緩坐起身看向男人…那個最愛的男人…

相葉終究是開口了…對…怎可能讓男人獨自一人去承擔這次考驗?...

『…你真的會回來嗎?…』

眼神的交流…心裡的喜悅…櫻井輕輕點頭…

『…會…』

流下最後一滴淚…相葉微笑著說出心裡的話…

『…那我等你…等你回來…我就可以帶你飛翔…』

轉身抬起金色的寶劍…男人最後一次看著眼前的櫻樹…開花的櫻樹…血色的花瓣片片落下…有如在說再見一樣…輕輕撫過男人的臉龐…

『…謝謝…』

劍…緊緊扎進櫻樹的心臟…樹上的紅櫻 『碰』 的一聲…全數落下…飄散於晴空之下…美艷無比…

血…點點掉落地上…相葉幻化出綠色的翅膀…穿過陣陣的落櫻…來到男人的身旁…緊緊抱住男人不放…

『…翔…不要…翔…看著我…不要離開我…翔!』

花海裡是相擁的兩人…櫻井無力的看著那最愛的人…唇邊是血的腥甜…心臟的跳動變得緩慢…

『…雅...我…愛你…』

『翔!』

滿天的血紅帶領男人前往未知的道路…

眼前是漸漸的黑暗…

最後一絲的光明…是你那清澈的眼神…

這樣相擁的兩人彷彿有點似曾相識…

紅花…金粉…彩綠美麗的翅膀…血色的身影…

這次的結局…會是一樣的結局嗎?...

還是…會找到不同的出口?...

400年的等待與尋覓…

400年的思念與堅持…

[翔…回來…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我會帶你飛翔的約定…]

[…雅紀…]


















To Be Continue...














PS. 如果親不記得哪裡似曾相識了...請看 "鈴" 的第二十二章回味一下...
SA這對...唉...(無良的某人滾走...)











| 餘音 (大宮, 櫻相, 斗潤) | COM(4)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