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2018/07 >> 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5-15 (Fri)
昨天突然有動力...所以生了2章...XDDD
很愛這裡的小大...真的很溫柔又很男人 >////<
然後...小潤MA...唉...
偶自PIA...

(飄走~)













第二十七章 原來我跟你…







陽光輕輕透過鮮紅的薄紗…溫柔的風正把薄紗緩緩的吹起…窺探著紅紗後漂亮卻有點憂愁的綠蝶…

已經七天了…

相葉目不轉睛的細看著床上躺下的櫻井…男人那安靜的睡容…彷彿…彷彿不會再睜開雙眼一樣…相葉心頭一緊…淚光在眼裡打轉…

如果…櫻井真的長睡下去…自己要怎麼辦?

修長好看的手指緊緊抓過男人的手…與之交握…

“…翔…醒過來…快點醒過來啊…你不是說你一定會為了我而回來的嗎?...” 淚珠沿著消瘦了的臉龐緩緩落下…拍打在男人的手背上…

門外的紫影無聲溜走…眼裡是決意…

















藍亮的絲綢在和風下軟柔舞動…美麗的人呼吸著新鮮的櫻香…櫻園上下因為家裡的櫻井少爺出事了…都活在慌亂中…這一切都不減退藍鑫伶賞花的雅興…

“哼…果然是冰冷的女人…”濃重輕蔑的鼻音從後響起…

女人微微一笑…慢慢轉身…

“喲…松本公子這樣說怎行呢…小女子才沒有公子你冰冷啊…”烏亮的眼神輕輕望向眼前美麗高傲的男人…那美貌叫藍鑫伶自己也妒忌起來…

不去理會女人的言語…松本潤想起今次來見對方的目的…走到涼亭邊沿看著水裡清明的倒影…

女人不是傻瓜…她知道松本潤為什麼會找她…

“公子…你確定你想小女子救醒櫻井公子?”嘴角又是一笑…

藍家是出名的蝶精家族…而蝶精的能力當然就如相葉一樣…是救人的能力了…松本望著水面發怔…

“…嗯…”

“呵呵…松本公子…你是要讓小女子去救一個不要自己的男人嗎?”把玩著自己的長髮…藍鑫伶很清楚自己可以救櫻井翔…只是…她不想救…

“不行嗎?”松本抬看有點刺眼的太陽…

藍鑫伶轉身坐下…

“沒什麼不行的…什麼也行…公子叫相葉先生去救不就行了嗎?”

誰也聽得出這是在諷刺相葉雅紀的無能…松本瞇起了危險的眼光…嘴唇向上揚起…如果換著是400年前…眼前的女人絕對不敢口出狂言…可惜…相葉現在的道行根本救不了櫻井翔…看向櫻花落在水面上的波紋…紫衣人腦內的記憶再次升起…

“廢話少說…妳要怎樣才肯救櫻井翔?”

“公子應為呢?”

女人不傻…松本也不傻…當然知道女人的意圖…

“松本公子今天來找小女子…不就是已經表明你知道小女子想要什麼了嗎?”

紫衣人緩緩低下頭…收回看向涼亭外的視線…轉身望向眼前的女人…

“我娶妳…妳救他”

女人笑如銀鈴…漂亮的容顏叫天低下的男人折服…藍衣站起來走到冰冷的蛇妖跟前…抬頭看進男人眼裡…

“…公子…別開小女子玩笑了…”

松本潤又怎麼會不知道藍鑫伶想要什麼? 眼前的女人只是想要權力身份罷了…要不然也不會存心要當櫻井家的媳婦…松本潤的名氣也跟櫻井家不相上下…守靈殿的松本潤可能還比櫻井家的少爺名氣更大呢…

“我沒有在跟妳開玩笑…妳要不救活櫻井翔…要不這生意作罷…”紫衣翩翩轉身…作離去之意…

藍鑫伶不再言笑…深重的眼神直看著松本潤…女人當然知道如果能嫁給松本潤是多麼理想的買賣…

“我救”

松本停下腳步…眼裡是看不清的思緒…

“那現在就去救…”

“不”

男人轉身望向認真的藍鑫伶…來人只是慢慢靠近…

“公子…為什麼要為相葉雅紀做到這一地步?”

想起那人陽光般的笑容…愛? 不…松本清楚自己對相葉的不是愛…那是比朋友多了一點點卻又比戀人少了一點點…他只是想守護相葉的笑容罷了…他愛的是…

看著眼前沉默的松本潤…藍鑫伶輕嘆…眼前男人愛的是誰…女人當然知道…

“公子打算如何跟生田先生說明?”

轉頭不看向女人…松本看見那些落櫻…

“…我不需要向他說明些什麼…”對…不用說明些什麼…因為…兩人什麼也沒有…眼前的櫻花有點傷心的落下…

女人輕笑…

松本看著離開涼亭的藍鑫伶…

“妳去哪”

藍鑫伶停下腳步…

“去救人”

松本默言…買賣就這樣定了吧…? 心裡已經感覺不到什麼…嫁娶也只是買賣…松本知道自己不愛女人…女人當然也不愛自己…有名無實的關係…各取所需…

藍鑫伶彷彿知道男人的思路…輕輕一笑…

“…公子…你果然比小女子冷啊…你的心真冷…”

蓋色身影慢慢消失在角落裡…風緩緩吹拂…半蓋的眼簾訴說著主人心裡正在想一個人…

看著涼亭地上的櫻花花瓣…想著男人那天對自己說過的話…一起看過的櫻花…相擁的溫度…眼淚的苦澀…一切跟夢一樣短暫卻無比真實…

其實松本潤是知道的…自己會跟藍鑫伶作這買賣不全是為了相葉跟櫻井…更多的…是為了逃避…逃離對那人的思緒…逃離那人的笑容…逃離那人對自己的關心…逃離…自己對那人的…愛意…相遇那一刻就不應再相見的兩人…人與妖之間不應該萌生的情愫…


[斗真…你曾經問我…人妖間難道就不能相愛嗎?...我現在可以答你了…對…人妖根本不應該相愛的…400年前的我執意愛上400年前的你…把自己迫得無路可逃…對你的愛年年月月都洗不掉抹不去…如果沒有遇上今生的你…也許我會把自己迫上絕路…變成一個瘋子…可是…終究還是遇上你了…可笑的是…你還是依然故我的用人類的身份回來了…一直痛恨你為什麼一聲不響的走了…然後又一聲不響的回來…可是現在我明白了…再次遇上你…我明白了自己的心…也明白了400年前你的心…你為什麼沒有說再見就走了…那只是單純的因為…後悔了…對…那時蒼老的你跟依舊年輕的我…都後悔了…一直對自己說謊…一直對別人說謊…可是再次遇上你的時候…我知道我再也騙不了誰…400年前的你必然是知道的吧…你是知道我們大家都後悔了吧…所以才沒有說再見就消失在時間裡了吧…然後又再次出現來把我喚醒…要我面對一直不願承認的事實…後悔的事實…後悔得說不出再見兩字…後悔得寧願不曾遇上…因為愛所以痛…也許…我們真的不應再見…不應再見…]


晶瑩的淚溫柔的落下…

美麗的臉龐感受到淚水的溫度…

因為不想後悔所以選擇愛上…

那結果呢?...

因為愛所以痛…

因為太痛所以…


[後悔了…]




















第二十八章 車票…









看著安靜午睡的可愛人兒…大野智心裡是滿滿的溫馨…嘴邊是有點帥氣又有點壞心的笑意…昨晚是太累了吧?...

看著那穿著自己襯衣的嬌嫩人兒…男人心裡是滿滿的疼惜…好看的手輕撫愛人額前的碎髮…柔軟的觸感叫大野深深愛上…無聲的在額角落下一吻…鼻裡是二宮淡淡的髮香…指尖感受著那光滑幼緻的肌膚…

眼裡的餘光是…襯衣裡外露的誘人鎖骨…男人抬頭看著那過於美麗吸引的鎮骨…想起有些事還沒做…

“…嗯…”好癢…溫溫軟軟的…什麼在搔自己…

“疼~!”二宮睜開睡眼…午後的陽光透進白色的房間內…剛睡醒的人輕撫自己的鎖骨…眼前是愛人魅惑的笑臉…

男人是由何時開始變得有點霸道的? 二宮一點都記不起…只知道…自己是太縱容男人了…

放下撫摸自己被印上吻痕的鎖骨…二宮和也坐起來撲向微笑的大野…

下一刻…牙印已經深深烙在男人的頸則…這是二宮不甘示弱的表現…也是對外公告大野智的所有權…

倒在床上的兩人相對而笑…大野有點吃痛卻依舊溫實的抱緊二宮和也…如果可以…他願意抱他一生一世…不…再生再世也沒所謂…嘴角是甜甜的笑容…眼裡是寵溺的溫柔…

突然想起什麼…二宮的微笑靜止了…咬咬唇坐到床沿…看著窗外快下山的夕陽…

男人當然知道人兒心裡的感受…因為…今天就是自己離開孤兒院的日子了…緩緩從後抱過那有點瘦弱的身體…嗅著二宮的髮香…

感受著大野對自己的愛護…二宮其實是知道的…如果…自己任性的不走出這門口…大野也會留下來順著他的…只是…

低頭看著男人漂亮溫柔的手…二宮知道自己不應該任性的…大野可是每天都在城內努力他跟自己的未來…輕輕轉身…二宮回抱男人…讓自己沉醉在男人的懷裡…一刻就好…再過一刻自己就會放手…

“…吶…智…”

大野輕輕點頭…

二宮往男人肩上磨蹭…側著頭細看窗外的夕陽…

“…不準搞外遇…”

點頭…

“…不準弄傷自己…”

點頭…

“…不準有一天不想我…”

輕笑…依舊點頭…

“……………”

大野有點不解的拉開一點點距離…看著有點沉默的人…

二宮抬頭對上男人溫柔的眼眸…看著男人眼中自己的倒影…終究是說出來吧…

“…要永遠愛我…”

大野深深看進二宮的眼裡…認真的點頭…永遠愛他…

“只愛我一個…”心中對大野的感情有點氾濫…

對望的兩人再沒言語…大野的眼神彷彿訴說著一句句的 “相信我!”一樣…夕陽下是兩人唇齒相交的影子…

吻…過了多久?...沒有人去計算…相方都不想停下…不想有一刻分離…喘息著的兩人慢慢拾回散落的理智…緊緊的擁抱著對方…

分離的時刻總是來得很快…二宮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放手…就真的再也放不開了…

輕輕放開男人…走到男人的行李旁背對著那雙清澈溫柔的眼神…

“…走吧…再不走…末班車就沒了…”

兩人沒有再對望…手緊握著手一步步走向車站…夕陽的餘暉叫人心裡落寞…有點淒然的感覺…胸口被壓抑的感覺好難受…

站在車站口的兩人…沉默的二宮…靜寂的大野…

男人看到公車慢慢駛近…也感到二宮的手握得更緊了…緊得有點痛…心痛…

車子打開門…大野轉身看著低頭的二宮…感受著依舊被捉得緊緊的左手…男人用右手往胸前的口袋摸索…把一封白色的信封放進二宮的口袋裡…再用右手緊緊把人兒擁進懷裡…

“小子~要上車不?”有點不耐煩的司機…

放開二宮和也…大野轉身上車…

失去了男人的懷抱…二宮有點慌亂的望向坐在窗口位置的大野…男人在笑…對自己微笑…

車門無聲的在二宮眼前關上…

最後看到的…

是男人的唇…開合著的唇…

靜靜的…靜靜的…說著…

“我愛你…”

米色的車子不見了…男人也不見了…有點迷失的二宮和也安靜的坐在公車的長椅上…從口袋裡摸出大野交付自己的白信封…

裡面是一張紙…一張畫紙…

應該是夕陽太過耀眼了吧…晶瑩的淚水不能自制的打落在黑色的墨水上…

“…笨蛋…”

把小小的紙條緊緊埋進懷裡…彷彿下一刻就會消失一樣…二宮彎腰緊緊的…緊緊的收藏著那無重的紙條…
















{大野線終點站–目的地: 二宮和也}
















“…笨蛋~!”

淚流滿面的人兒只懂笑著痛罵…

從麥田裡吹來的風輕吻著又甜又苦的少年…

愛一個人…應該是這樣的吧?...

手裡的車票會把愛你的我帶往哪裡?...

應該是…叫作幸福的終點站?...





























To Be Continue...

















| 餘音 (大宮, 櫻相, 斗潤) | COM(8)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