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2018/09 >>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05-24 (Sun)
大家好~(抱)
在經過期末考的洗禮後...偶復活了~!! XDDDDD
(這人果然不愛讀書...)
咳...餘音也終於破三十章了...(遠目)
而偶也很成功地...
把斗潤推上更高峰的糾結程度了...(被眾PIA飛外太空)

只能說...要來的始終要來...
決定了的...就決定了...
有點無奈...有點心痛...
卻全都是那樣真實的道理...
可能因為是實實在在的道理...
所以會更覺殘酷吧...
這兩章打得偶很沉重...小潤...
這章裡...小潤認知了自己對今生斗真的情感...
卻...不去進一步前進...
偶不多說了...請大家細看...

最後...送大家一個擁抱~~~XDDDD (被踢開)
三十章啊...看情勢...這個番外...會比正篇還長啊...= =|||













第二十九章 我…你…







披著銀衣的男人風一般的步履穿過數條長廊…腳邊捲起片片粉色的花瓣…臉上看不著表情…

那女人說的都不可信…不可以相信…

他要親自從那人口中得到答案…

從那人口中…








綠衣翩翩在風中舞動…相葉雅紀茫然的看著依舊美好得像夢一樣的櫻園…

漫步到不再長著紅櫻的血櫻樹前…昂首看向樹枝間的空隙…透著藍天的溫柔…自那天起…眼前的櫻樹就不再開花了…與櫻樹本是一體的櫻井翔也氣弱猶絲…

想起沉睡不起的男人…相葉伸出掌心…輕撫櫻樹乾枯的樹幹…指尖因觸碰到寶劍刺穿後留下的痕跡而震動…慢慢依偎到樹幹上…彷彿眼前的就是櫻井翔一般…美麗的人眼裡是看不見底的落寞…

想起藍鑫伶今天對自己說的話…相葉心頭又是一痛…

相葉雅紀不是笨蛋…他知道藍鑫伶會願意救活櫻井…背後一定是松本的幫忙…

回想起遇上松本的種種…相葉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高高在上的蛇妖會為自己付出那麼多?...

這次…相葉不敢答應讓藍鑫伶幫助…因為…他知道要救活櫻井的代價一定很重…他不能讓一直關愛自己的松本潤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那人…為自己付出已經夠多了…


[潤…什麼時候…你才願意去尋找你自己的幸福呢?...什麼時候…你才能自私一點不再去顧慮其他人…花點時間心思去考量自己的情感?...你對生田斗真的情感…我全都看在眼裡…卻不敢多言些什麼…總覺得…你心裡有太多秘密…而那些秘密的重量…快要把你給壓垮了…我跟你…是不是很久以前就認識了?...你的秘密…可以跟我分享嗎?...如果說出來會比較舒適…我願意分擔你心裡的痛…]


晶瑩的水珠一滴兩滴掉落在櫻樹的根部…

友情跟愛情…到底應該如何處置?...












紫艷的絲綢輕掛在優美冶艷的冰冷人兒身上…單腳曲膝坐在清透的窗邊…深遠的眼神看向不知名的遠方…微曲的青絲…亮麗明確的五官…半合的紅唇…及地的紫色絲綢隱約露出白晢漂亮的腳丫…

“逢!”門被急速打開…風無形的吹進房內…

輕輕看向站在門檻正中的人…背光的人令松本心裡不是滋味…櫻花的花瓣緩緩被微風抽送進房內…一片一片從銀衣男人的腳邊溜進高壓的房內…彷彿希望減輕一紫一銀心裡的糾結…

“沒聽說過找人要敲門嗎…”冷漠的紫衣人轉頭再次看向無名的遠方…

生田心裡難受…在難受以上的是陣陣的怒氣…對方那無所謂的眼神…到底算什麼?

“那有沒有聽說過跟人說話要望向對方?”

松本感到男人語氣中的怒火…抽揚著嘴角…光著腳丫踏過花瓣走到男人跟前…黑亮的眼瞳緊緊看進男人眼中…那個令自己痛心的男人…

“所以? 你憤怒?...因為我要結婚了?...”

“你為什麼要結婚??”怒氣沖沖的男人看著眼前快令自己瘋掉的蛇妖…

“你憑什麼憤怒? 你是我的誰?”

原本的怒氣在聽到對方的提問後…消失的無影無蹤…對…自己憑什麼發怒?...一直以來都只是自己一廂情願…松本潤根本沒說過一句喜歡…自己根本誰都不是…

男人臉上是苦不堪言的笑容…眼裡是痛…看著那深深愛上的人…

“…潤…你有沒有愛過我?...一點點的喜歡也好…哪怕只有一瞬也好…”

有沒有愛過?...松本注視著眼前的男人…無言的看著…答不上男人的問題…到底有沒有愛過?...

紫衣轉身…半舉掛著紫色絲綢的手臂…低頭看著地上的花瓣…

“…你…還記得這件衣服的名字嗎?”語氣裡是隱隱的悲傷以及心疼…對…還記得這件把我倆拉到一起的衣服嗎?...

生田斗真看著那美好的絲綢…沒有…腦裡沒有這身衣服的記憶…

“…不知道…”

松本心裡被抽了一下…男人答的是 “不知道” 而不是 “不記得”…苦澀的笑在嘴邊升起…對…眼前的男人是不會記起這衣服的…更不會記起兩人間的過往…因為…他根本不知道有這些過往…而自己卻深深記下了所有…400年…身上的紫羅寶衣依舊完好…眼前的人卻已人面全非…

“我會記下那天的櫻花…你走吧…”

走?...松本潤是叫自己走?...

“…這就是你的答案?”

不再說什麼…松本潤再次靠坐窗前…安靜的看著遠方…

是因為悲痛?...還是因為絕望了?...門…被輕輕關上…地上的櫻花不再舞動…一切回復寧靜…

沒有男人的寧靜…


[…斗真…擁有記憶…擁有長久的記憶…是痛苦的…那夜的櫻花已經足夠我將來痛苦了…請不要再接近我…不要再次上演400年前的戲碼了…你現在可能愛我…可是…時間久了…我跟你都要再一次面對你要離去的事實…我再也受不了…受不了再一次看著蒼老的你消失…受不了再一次面對後悔的情緒...受不了再一次400年的等待...更受不了等待後的結果...太可怕了…那種無助的感覺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我會記下你跟我看過的櫻花…因為…那是你跟他不同的証明…也是…我愛過你的証明…對…愛過你的証明…是你…不是他…]


合上漂亮的雙眸…淚滴緩緩流過白晢的臉龐…

一個人到底能承受多少的回憶?...

一個人能夠忍耐多少的痛?...

如果說…當一個人是痛苦的…

那…當一只愛上人類的妖精…

那種痛…又有誰能夠明瞭?...

連說出 “我愛你”的勇氣也失去了…

不敢面對過往…不願看向未來…

有著的只是沉重的我跟你…















第三十章 決定...







坐在桌前安靜的一綠一紫…

松本潤知道相葉來找自己的目的…

“…潤…”到底應該怎樣開口?...相葉不知道…今天看著沮喪的生田斗真獨自走在櫻園裡...一問次下竟然說松本潤要結婚了...

“你想問我為什麼要跟藍鑫伶結婚?”

相葉只能緩緩點頭…

微笑的松本拿起杯子…淺嚐杯中透亮流轉的花茶…

看著相葉眼裡的清澈…松本放下杯子…

“雅紀…”

“嗯…”

“如果櫻井翔醒過來…你會得到幸福嗎?”

相葉感到喉頭哽咽…

“…潤…你不也有屬於你自身的幸福嗎?...為什麼不去爭取?...為什麼要放棄…為什麼要對斗真視若無睹?...你心裡到底藏著些什麼?...可以告訴我嗎?...我…”

松本低下頭…要怎樣面對現在激動的相葉…他不知道…更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一連串的問題…連自己都沒有答案的問題…

深深吸一口氣…相葉止不住湧出的眼淚…心裡的壓抑瞬間激發…

“…我跟你是不是很久以前就認識了?...一直在想道行高上的你…為什麼會為我付出這麼多…第一次見面時…你又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一直在想…總有一天…你可能會告訴我…因為我們是朋友…可是…你沒有…一直都沒有…只是一直的在壓抑自己的感情…一直的在傷害你自己…我甚至覺得你想把自己消耗怠儘…”

相葉心裡抽痛…把手掩蓋自己的臉…再也說不出話…對…松本潤一直都在消耗自身來守護別人…那種行為彷彿就像自己的生命以及將來…所有一切都已經無所謂了…好可怕…相葉只覺松本潤快消失了…為什麼會這樣…

冰冷的臉上滑落一行晶瑩…失神的紫望向茶面上的一片花瓣…

“雅紀…如果我可以令你得到應有的幸福…我會為你付出的…你只管接受就好…只管追尋自己的幸福就好…我會守護著你跟櫻井…二宮跟大野…只因…”

苦澀的笑緩緩散開…

“…我的幸福…離我太遠了…”

相葉激動的站起身…緊緊看著眼前的紫色身影…

“潤…為什麼你要這樣折磨你自己?...為什麼你就不能勇敢去愛?...我看得出斗真對你是真心的…”

微笑加深…眼裡的茫然若失也更深了…勇敢去愛嗎?...曾幾何時...自己也勇敢去愛了...

松本站起…扭過相葉…收進懷裡…痛心的淚不斷落下…果然…痛到最深處…哭也是沒聲音的…

“…雅紀…如果我說…你現在愛的櫻井翔不是你過往愛的櫻井翔…你會如何自處?...如果我說…你曾經愛的那個櫻井翔連再見都不願跟你說一聲…你又會有多心痛?...如果我說…你現在愛上的櫻井翔根本不記得你們曾經的過往…你會瘋掉嗎?...如果我說…”

失控的哭泣叫相葉默然…從未見過如此傷心的松本潤…只懂緊緊擁抱紫色身影的人兒靜靜等候…

緩過氣來的松本輕聲吐出最後一條提問…

“…如果我說…我已經不能再愛…你又可會明白?”

相葉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


[…潤…我不知道你的痛…不知道你的過往…想必…你也不想讓我知道…你說你不能再愛…說得聲淚俱下…說得我心也痛起來了…要是怎樣的過往…才能令一向冷靜的你如此失控?...我不敢想像…可是…我會在你身邊的…如果你說你不能再愛…那就這樣吧…那就不愛好了…如果不愛能令你好過一點…]


[雅紀…請你一定要幸福…我的幸福已經遠到尋不回來了…可是你不同…你跟櫻井…二宮跟大野也沒有那些沉重的記憶…所有的記憶就由我來收藏吧…至少…你們可以活得很好…那就夠了…請幸福的過…這就是我所祈望的…我想守護你的笑容…就這樣而已…]


月下是相擁的兩只妖精…就如很久以前…一切都沒改變過的擁抱…

如果世事可以跟這個擁抱一樣不變…那有多好?...













清晨的太陽無聲的透進安靜的房間…默默坐在床沿的人從昨晚開始就沒有移動過半分…只是一動不動的坐著…眼裡看著鞋面沾上的粉色片瓣…

生田斗真腦中不斷回轉松本潤的一切…還有…那句刺心的話…

既然是會記住那天的櫻花…那就是有一點點愛上自己了吧…

那又為什麼要把自己趕走…?

怎麼可以結婚?...怎麼可以從自己眼前逃離?...

陽光般的笑臉已經從男人身上溜走...從來不知道愛一個不願回應自己的人會是這樣狼狽...

松本沒錯...只怪自己一直單方面的追逐罷了...想起相遇後的種種...第一次看到那身紫影後的傻勁...第二次見面時不自覺的吻上那人的唇...不顧一切的跟隨對方來到南方的櫻園...回想著所有的一切...

生田突然覺得...自己跟小丑沒兩樣...

決定了些什麼的眼神在男人眼裡浮現...平穩認真的眼神...卻不再閃耀著光彩...











紫綠兩人雙雙走進櫻井的房內...依舊漂亮的藍鑫伶跟在後頭...

相葉眼裡是不捨...真的要藍鑫伶救櫻井嗎?...可是...這樣的話...松本就要...

看向櫻井蒼白的臉色...松本吐出指令...

"開始吧..." 當然是跟女人說的...

"好..." 藍衣緩緩走到飄著紅色輕紗的床沿...

一直咬唇的相葉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心裡像被荊棘纏繞一樣辛苦...

"...等..." 好聽的聲線從門外緩緩響起...

是生田斗真...不用回望...松本也知道是男人...因為那聲線早已刻劃在腦內了...

"...斗真..." 相葉看向平靜得出奇的生田斗真...

緩緩步入房內...看了一眼藍鑫伶...也看了一眼女人放在櫻井心臟位置的手...終究還是走到這步了嗎?...自己是要失去追逐那身紫衣的權利了嗎?...

抬眼默默的看向沒有看自己一眼的人...那熟悉美麗高傲的側臉...對...再傻一次吧?...

"...潤..."

沒有絲毫震動的身影叫男人心裡難受...站在身旁的相葉也不忍再看...

"...你真的決定了要這樣做?"

依舊得不到回應...生田心裡不甘...

"你難道就沒有一絲絲喜歡過我嗎?..."

"............"

男人原本陽光的臉上終於下雨了...

"...松本潤...我愛你...我好愛你...你知道嗎?..."

一動也不動的紫影...誰也沒察覺濃密的睫毛上輕微的震動...

男人失望無力的向後退開數步...眼裡始終沒有放開那深愛的人...小丑終究是小丑...男人轉身離開房間...離開櫻園...離開那個他...

相葉緊緊低下頭...輕柔的握起紫色的衣袖...感受著絲綢的溫柔...心裡的感覺複雜...口裡連一句說話都吐不出...

看著剛剛離去的身影...再看向依舊冷漠的松本...藍鑫伶問道...

"不追...沒關係嗎?"

拉開相葉握住的衣袖...紫衣轉身背向眾人...

"妳開始吧...救不活...我可不會娶你..."

掉下一句就慢慢退出房間...沒有人看得見紫色身影臉上最後的表情...

眼看女人就要作出治療...相葉突然抓過女人的手...

"停! 我不救了...不救了...這樣就好..." 不知所措的人急得哭出來...對...不救了...要他用好友的幸福交換自己愛人的生命...不救了...這樣就好...即使床上的男人一直沉睡...即使不能再聽到男人輕喚自己的聲音...

女人看向哭泣的相葉...輕輕移開自己的手...再看向櫻井翔...

"你確定?...不救他...他可是會消失的啊..."

消失...?淚眼茫然的看向男人...對...自己忘了...不救不只會沉睡...而是會消失...櫻井翔的靈魂會從世上永遠消失...

不甘心卻不得不承認...要自己面對男人的消失...相葉雅紀做不到...原來...自己也是自私的...想起剛剛離去的紫影...相葉心裡只覺滿滿的內疚...可是...

"...請妳救他..." 咬著牙關說出心裡的願望...

女人深思了一下...緩緩把手再次放上櫻井的胸膛...藍色的光澤慢慢包圍著櫻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風裡的櫻花依舊美麗...

人與妖又有何分別?...在愛情面前...每人都是平等的...

平等的自私...

可是...這樣的自私...又有誰可以說是錯的?...

沒有...

誰也不能說這種自私是錯的...

因為...

愛上你...一切就是對的...

即使愛你會令我化為惡魔...


























To Be Continue...




















| 餘音 (大宮, 櫻相, 斗潤) | COM(5)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