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2018/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6-02 (Tue)


大家好...
這章是...混亂後的總結貼?...
偶寫的時候覺得放下了心裡的重量...
這章裡出現了一個新人物的名字...(虛構的)

這個新人物的名字帶來的感覺是...
"啊...原來是這樣..." <------這樣的感覺吧...?
然後...偶想說...
小潤...你的秘密多...知道的事情更多啊 XDDDD
偶...一直看到很多親說討厭藍小姐...
其實...唉...不多說了...
只能說...愛真的會令人變傻呢...跟這章的標題一樣...
請慢看...(心)

PS. 有小潤的出浴鏡頭啊~~~~KYA~~~ >/////<

PS.PS. 偶會試著日更的...大家兒童節快樂...雖然已經不是兒童...(被PIA飛) XDDDDD








第三十五章 傻瓜…




打開農莊的木柵…緩緩步向已經枯萎的茄子…先前的紫艷已經不見蹤影…

“…園長…”銀鈴般的聲音從後響起…

生田轉身看向拿著包袱的瘦小身影…總覺眼前的孩子已經長大了…男人臉上擠上笑容…

二宮慢慢的走到久違了的生田身邊…自己剛剛從車站下車…孤兒院的小孩們都還在睡夢中…正想到麥田散心…卻見生田回來了…正一人對著茄子園發呆…二宮很聰明…他知道生田心裡想著那住在守靈殿的冰山美人…好像…是叫松本潤…?如今孤寂的生田獨自站在茄子園發呆…意味著結果不太好吧…

“園長回來很久了嗎…”蹲在田園裡…可愛的指頭玩弄著還有一點翠綠的葉…

男人有點落寞卻微笑地搖頭…跟著少年蹲下…看著荒蕪的殘餘…眼前的田園跟自己的愛情有點相似呢…一樣的慘不忍睹…一樣的可笑…

看向少年的包袱…男人用手語問道…

{你呢? 準備逃跑?} 臉上不忘佈滿開玩笑的笑容…

二宮先是一笑…笑容過後是有點悲涼的搖頭…

“…我也是剛回來…”

{從哪裡?}

沉默叫生田有點驚訝…平日活潑的二宮彷彿改變了…自己離開孤兒院這些日子…是發生了什麼嗎?
靜默的少年望向不遠處的麥田…眼裡多了一分深邃…

“從煙火大會裡…”

男人不解的看著眼前有點悲傷氣息的二宮…正想再問些什麼…少年緩緩站起…背對著生田…

“園長…”

生田也跟著站起來…

“我要被領養了啊…”

不懂反應的生田只剩半開的唇…

二宮輕輕回頭…生田只看見少年側臉上嘴角的微笑…是錯覺嗎…一個孤兒能夠被領養…應該是高興的
事…為何…生田會覺得眼前的二宮有點淒楚…?

“所以啊~沒人再替你這個不負責任的生田園長照顧小孩啦~你給我好好的幹活~FUFU”

看著那手拿木屐跟包袱…赤腳走回院舍的背影…生田低頭再看看那些茄子…突然想起一件事…

煙火大會…哪裡的煙火大會…?











紫艷的紗衣從白晢光滑的肌膚輕柔落在地上…修長的身影慢慢步入溫熱的花池中…白濛濛的霧氣遇上冰冷的身體而化作細膩的水珠…貪婪的緊貼在完美無暇的身上…

“誰!”藍色的火焰往石柱上拍了一掌…原被脫下的紫衣早已披回身上…

“出來…”冰冷的鼻音向柱子方向傳去…

漂亮的藍色緩緩走出石柱…藍鑫伶拉起衣袖輕蓋微笑的唇…

“喲…相公好凶啊…萬一打到我…那要怎麼辦…?”

先是發怒的看向女人…想了一想…松本好笑的回道…

“妳不是很會醫術嗎…只要打不死就行了吧?...還有…妳我還不算夫妻…”

女人走到松本身前…輕輕拉過紫色半開的衣襟…紫衣慢慢掉到地上…看著一動不動的松本…藍鑫伶笑開…

“那要不要現在變成夫妻?...”輕輕撫過男人柔軟的曲髮…

看向眼前的女人…松本別有意味的微笑…抓過玩弄自己髮絲的手…裝作要吻下女人的唇…預期的被甩開…藍鑫伶也後退了數步…

雖然只有數秒…松本卻看見了女人眼裡的秘密…她在害怕…男人嘴角揚起微笑…瞇起危險的眼看向鎮定下來的人…

“…妳不是想要嗎?娘子怎麼逃開了?...是我不夠溫柔?”

看向蛇妖帶有玩味的眼神…藍鑫伶知道男人知道了些什麼…轉過身讓男人看不見自己…

“松本潤…你知道些什麼…”

轉身走進花池…把水潑上自己美麗的臉…熱氣增添了不少臉頰上的紅粉…很是誘人…

“我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妳有一個侍衛…他叫”

“停!”女人漂亮的臉上現出從未讓人看見的恐懼…

松本低頭看著漂流水面上的香瓣…一片又一片的櫻花…想起了心裡銀色的身影…

“妳走吧…後天我們就會起程回守靈殿…到時妳就會得到妳想要的…”

藍鑫伶默默看向水裡比自己還美麗的男人…

“真的…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女人苦笑的轉身…完全消去了慣有的驕縱…

“…值得嗎?”鼻音再次響起…女人卻步了…

“…你在問我…還是問你自己?”女人笑笑慢步離開浴池…

清寧的水聲不斷纏繞孤寂美麗的身影…月亮的光芒輕輕透進窗內…把水面照成那人的銀色…
拈起一片櫻瓣…

“…值得嗎…?”

松本潤見過那侍衛…溫文儒雅的外表…是一只獨角仙…名字叫冰釋…是藍家數一數二的仙士…身上散發的感覺跟櫻井有點相似…很沉穩…

藍鑫伶真正愛的是誰…數次從女人的眼神裡看見了…每次看向冰釋的眼神都顯而易見…

會對櫻井執著是因為從冰釋那得不到應有的回應吧?...說應有的回應…因為…松本也從冰釋眼裡看出了些什麼…想必也是如此…試問一個侍衛跟小姐之間又怎能發生些什麼呢…得不到愛的藍鑫伶看著被櫻井愛著的相葉…自然會心生妒意…

放下手中的櫻瓣…松本低頭…

有時…活久了…知道的事情多了…是好事還是壞事?...自己也不清楚了…只知道…如果自己也可以像藍鑫伶那樣…愛瘋了有多好?...這樣的話…

自己就不用在意哪個斗真才是自己所愛了…

可能…自己真的如藍鑫伶所說的一樣…

心真冷…











看著酣睡的美麗蝶精…櫻井只覺心裡被暖流包圍著…醒過來已經一星期了…與睡眠這行為說再見也已經一星期了…

看著每天的日月…櫻井開始覺得快忘了時間的流逝…快感覺不到身邊事物的轉變…這就是與本體分離的後果嗎?...

永遠的失去時間空間年代的感受…

這種感覺叫櫻井有點慌亂…永遠到底意味著什麼?...男人不知道…

可是…他知道一個事實…一個無論過多久都不會改變的事實…

輕撫懷裡人光滑的髮絲…嗅過那深愛的清香味道…

對…是相葉雅紀…相葉雅紀就是事實…眼前的人已經成為了自己的全世界…這就是事實…

櫻井知道…即使有天相葉離去了…他還是會去等待…去尋覓…去找回下一生的他…再下一生的他…然後…繼續上一生未完的愛戀…

這…就是櫻井翔心裡唯一的事實…也是唯一的愛情…

不曾後悔…

只因愛上的…是你…











關上的窗戶…密不透光的窗簾…散落一地的畫具…被窩裡是一動不動的人…

三天了…自那天晚上起…大野智…只剩一個被抽掉靈魂的軀殼…

看著米白的牆壁…無神的眼眸緊緊盯著前方…乾燥的唇邊長著刺痛的鬍子…

寂靜的…就只用被子緊緊包裹著自己…

不是沒有聽見每天數次的敲門聲…不是不知道麵店的員工與戶田的擔憂…只是…

找不到理由讓自己動起來…再也找不到理由…讓自己努力下去…

因為…那唯一的理由…已經離自己而去了…

既然那人放棄了…那…怎樣也沒所謂吧?...

怎樣也…再沒所謂…

收緊被子…如果可以…大野智只想把自己刪去…像畫紙上的鉛筆字一樣…刪去…

可是…誰又說過…鉛筆字真的能被刪得不留一點痕跡…?

愛情裡…大家都是傻瓜…

愛上了…又怎能說刪去就刪得掉?...























To Be Continue...


























| 餘音 (大宮, 櫻相, 斗潤) | COM(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