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 2018/08 >>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6-19 (Fri)
大家好...偶默默來更新了...
是nino的生日呢...(雖然過了...OTZ)
偶是很愛SK的...
所以...噗...不說請慢看...(被眾PIA飛)XDDD

發現...斗潤兩人的性格都很倔強啊...(偶喜歡XDDD)














第三十八章 不說…




輕輕撫過雪白的床單…二宮彷彿看見那人的笑臉在自己眼前…窗外是無雲的晴空…門邊放置著不大不小的行李...今天就是跟隨竹森夫婦回家的日子…黑亮的車子正停泊在園外…等待著未來的竹森家少爺…

緩緩站起走到門前…最後一次掃視整個房間…最後一次回想跟那人的相遇…那天的夕陽…第一次的牽手…第一次的吻…第一次的結合…每樣都像夢一般美好…卻真實得令人心痛…

靜靜拉起手邊的行李…關上那被遺棄的房間…穿著上好米白色和服的少年拖著黑色的木屐走向大門…


[…智…如果可以…我想聽你說一聲我愛你…不過…誰也知道那是沒可能的…因為…我是聽不到的…而你…是說不出的…所以…]


瘦小的身影消失在長廊的盡頭…












“潤…”

“…潤?”

“啊…雅紀…怎麼出來了?”

微笑的蝶精輕輕走到剛才看著守靈殿花園發呆的人身旁…

“來陪潤啊…在想什麼?”

感受好友的溫暖…冰冷的紫展示有點澀味的微笑…看著眼前的火百合…

“…沒…在想回家真好…”

相葉知道松本是在想山下孤兒院裡的那身銀衣…轉身拉過松本對望自己…相葉認真的看進對方眼裡…

“潤…別再堅持了…去找他吧…不正是你教會我愛一個人應該拿出勇氣的嗎?...為什麼你現在退縮了…? 我知道自己沒資格這樣說話…你也是為了我跟翔才答應跟藍小姐結婚的…可是…我更知道…你跟斗真在一起才會幸福的…”

“不是這樣的…”

重新看向美麗的花園…松本想起了那人的臉…不是這樣的…

相葉不再說什麼…靜靜的聽著…

“我跟他在一起就會變成不幸…”

“怎會呢? 你不是愛他的嗎?”

“對…因為愛…所以不幸…”

微笑看著無雲的天空…

“因為…他是一個人類啊…遲早他是會離開我的…” 就跟過去一樣…

相葉抓過松本的手…

“是人類又怎樣?...還是可以相愛的吧?”

“不能…”

“不試過又怎麼知道?”

早已試過了…所以知道不能…松本心裡在想卻沒有說一句話…

“潤…”

松本拉開自己的手…有點煩躁的站起來…

“你什麼也不知道…”

有點尷尬的兩人失去了對望的視線…

綠衣人輕輕低頭…吐出了微乎其微的聲線…

“…那是因為潤什麼都不跟我說…”

轉身不再看向那有點受傷的綠色身影…步回自己的房間…


[雅紀…對不起…我不是想語氣那麼重的…只是…我快控制不了自己…我快承受不起了…對…你什麼都不知道…因為我什麼都沒跟你說…可是這樣就好了…什麼都不知道才是幸福的…你就這樣跟櫻井走下去吧…至少…你能夠得到幸福…]


看著手上拿著婚禮要用的花紙…被留下的綠影心裡沉重…


[…潤…我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只知道…不能讓你這樣下去…]


夕陽西下…山上一片冰冷…山下又如何?












不理會手上畫版傳來的重量…大野奔馳在熟悉的小石路上…夏天的夕陽叫男人汗流浹背…差一點點…就差一點就到達…男人心裡只希望心裡的那人還沒離開孤兒院…希望自己還有機會…

跟戶田說明後…那口硬心軟的男人只是輕拍自己的肩膀…發給了自己雙倍的工資就無條件讓自己離開了…大野知道自己是幸福的…一直到乘坐公車時還透過窗外看見眾人的笑容…


[KAZU…等我…]


有點疲累的身影消失在小石路上…奔向心裡的那個他…













第三十九章 代替我愛你…





把玩著手上的紅珠…風度翩翩的美男子坐在有點簡陋卻舒適的房間內發怔…等待是漫長的…抬眼環顧四周…窗外的田園吸引了男人的視線…

一群天真無邪的小孩活潑地溜進草莓園裡…淺嚐著又酸又甜的果實…臉上是幸福的笑容…男人不自覺地跟著微笑起來…

轉眼看見一身銀衣的園長裝作兇狠地罵著貪吃的小孩…可是好像沒多大作用…小孩們走到溫和的園長旁轉著跑…留下一句句帶著笑容的 “是~是~園長~~” 就跑回宿舍了…

看著銀衣男人臉上的笑容…櫻井正想向男人叫喚…卻發現在小孩離去後男人臉上有點落寞的表情…只見男人走到一堆沒在長茄子的園地裡蹲下…臉上的笑容也溜走得差不多了…輕撫著病得發黃的葉片…男人眼裡是櫻井抓不住的思緒…

推開窗子…

“斗真…”

銀衣男人抬頭…看見沒想過會出現在這的人…生田斗真再次展現陽光般的笑容…

“翔~!”









對坐在生田的會客室內…一銀一紅高興的看著對方…

“對了…雅紀呢?”

喝了一口花茶…櫻井感受著田園的氣息…

“他在守靈殿裡陪…” 突然想起松本的名字也許會令生田尷尬…櫻井也就沒說下去了…室的氣氛也變得有點低迷…

偏過頭一回又再展現出笑容…生田不希望令櫻井尷尬…

“呵…對了…你跟雅紀打算長住山上嗎? 有打算去哪嗎?”

微笑的看著生田…

“有…我們打算去南邊的海域…雅紀也說過想去不同的地方生活…每個地方應該會停留5年吧?...”

“是啊? 那很不錯…真的很自由…也是的…現在世上的妖精也漸漸減少了…你們要小心…”

櫻井帥氣的笑著接受生田的關心…

沒有忘記自己此行的目的…紅衣男人輕輕放下手裡的花荼…認真的看著眼前的人…

“…斗真…其實這次我來是因為…”

生田看著男人認真的表情…他知道櫻井來的目的離不開那紫色的身影…那個自己嘗試忘掉的人…

“別說了…我知道他回來了…也知道…他要結婚了…不是嗎…前天才看見藍家眾人經過…”

“…是…是快結婚了…就因為他快結婚所以我才來找你…我跟雅紀”

生田有點激動的站起來…轉過身…

“不要說了…”

良久…櫻井站起來…不是不明白男人的痛…只是…不希望看見明明相愛的兩人就這樣完結…

“…我不會再說什麼…只是想告訴你…他…在自己門前種下了一棵櫻樹…”

有點驚訝的生田抬眼望向櫻井…櫻樹…想起那夜兩人的賞櫻…嘴角有點生硬的微微上揚…彷彿在嘲笑自己…

“…櫻樹…呵…不會的…他…不會這樣做的…”

“斗真…”

看著生田痛苦的眼神…櫻井只覺無言…緩緩的低下頭…

深深吸入一口氣…有點失控的男人嘗試令自己冷靜下來…跟那人一樣…把心冰封起來…這不正是那人的願望嗎…

“…我還有事要處理…先失陪了…請替我向雅紀問好…”

“等等…你不去見他嗎? 他今天晚上就要結婚了…”

停下腳步的生田緩緩轉過頭…櫻井看不見男人的側臉…

“是他不要我的…不是嗎?”

看著那退出房間的銀色身影…櫻井覺得有點虛脫…

對於生田的提問…自己一句都答不上…

把原本帶在身上的一節櫻花拿出…輕輕放在桌上…

紅影無言的默默步出房間…















最後一次看著眼前金黃的麥子…最後一次呼吸著帶有麥香的空氣…二宮和也靜靜閉上雙眼…夕陽照在米白的和服上反射出柔和的光芒…聽不到聲音的少年彷彿是麥田裡住著的神仙一般清靈…

感受著微風一下下輕撫自己臉龐…想起男人的微笑…

睜開雙眼…少年轉身向早已打開的車門走去…

是錯覺嗎…身旁撲來一陣風…一個人站在自己不遠處大口喘氣…

是幻覺嗎…看著那不應出現的人無聲的站在自己眼前…

看著那最愛的人定定站在車門前…一動不動的表情說明對方承受著足夠的驚訝…男人緩過呼吸…慢慢的…無聲的走到不懂反應的少年身前…眼睛不敢離開…彷彿一離開…眼前的人就又逃了…

為什麼…眼裡的濕潤是什麼?...二宮只覺溢出的淚水被微風吹乾…吹乾後又再濕透…半開的唇不懂合上…是夢也好…是幻覺也好…一切都不再重要…心裡的感情滿滿的快傾出…

大野放下手邊的畫…慢慢步向眼前哭泣的人…耳邊的風聲不停響動…

不再理會世上的眼光…不再介意誰的想法…不要再次放手…緊緊的…靜靜的…擁過那瘦小的身子…那令自己瘋狂的人…那…早已成為自己心裡唯一的人…

感受著男人手臂的力道…淚水流得更兇…二宮不知道此刻的心情是什麼…只知道他想回抱男人…自己的男人…那個唯一的大野智…閉上眼睛…嘴角揚起幸福的微笑…

“…笨蛋…”

男人沒給回應…

“為什麼要來…為什麼不好好在城市生活…”

依舊的沒有任何回應…只是緊緊的…抱著懷裡放肆的人…

“…笨蛋…”

把男人扭得更緊…腳尖的木屐因為兩人緊密的擁抱而有點鬆脫…

“大野智…笨蛋…”

二宮感到耳垂被輕吻…嘴角上揚的角度加深…

“…可是…我愛你…”


[智…我不再希望你能對我說我愛你了…因為…我知道你愛我…這就夠了…往後的我愛你就由我說吧…你會傾聽嗎…?]


再次吻過可愛的耳垂…那是兩人的秘密語言…


[…KAZU…好…你說什麼都好…我們的秘密語言只有親吻耳垂來表達認同…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從一開始就不需要制定不認同的語言…只要是你說的…我都會說好…因為…我愛你…你聽到了嗎…?]


麥田旁是相擁的一對…

小石路上是一塊畫版…畫裡是一名少年靜靜坐在公車站前等待的樣子…身後的麥田被夕陽照得金黃…

被風吹倒的畫版暴露了隱藏在畫後的心意…那不顯眼的角落刻劃著不曾改變的誓言…


{目的地}


代替我愛你的三個字…

即使不能說出我愛你…

我對你的愛也不曾減退…

因為…

由始至終…

你才是我人生的目的地…




































To Be Continue...














希望NINO生日快樂...你的OHNO很愛你的啊~


| 餘音 (大宮, 櫻相, 斗潤) | COM(2)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