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2018/09 >>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07-12 (Sun)
大家好...>"<
偶消失了三天...真的很抱歉...= ="
因為...想梗想了很久...而且看了不少資料...
還有...比預想的多生了兩章...因為...
SK太有愛了...>////< (拖出去PIA)
好吧...請大家細閱...
然後請留個言吧~(心) XD

PS. 有多一人出場了...XDDDD
















第四章 為了你…







眼簾微微震動…絲絲亮光溜進視覺神經…輕輕睜開雙眼…大野智只覺全身乏力…彷似發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冰冷無聲的夢…

“你醒來了?”

沙啞溫柔的聲線在床沿方向傳來…緩緩吐出一口氣…轉動著酸軟的頸部…看向跪坐在身旁的人…

“…雅紀…?”

相葉端過清涼的水…細心的扶起大野…餵下清水…

“感覺好點了嗎?...小和說你要喝完這施了平安咒的水來除掉剩餘的瘴氣…”

喝過有絲清甜的水…大野努力回想之前發生的事…卻一樣也想不起…唯獨…那個如夢般的吻…二宮和也的吻…

“…我…到底怎樣了…?”

“你被高強的水妖纏上了…還好小和及時解決了…不過解決掉水妖後你卻一直醒不過來…身上的瘴氣用符咒也除不掉…原以為你要掉命了…還好小和他”

想起二宮吩咐自己不要說關於吻過大野智的事…相葉活生生把要說的話吞回肚子裡…

“…KAZU他怎麼了?” 有點緊張的大野看向相葉…

“…他…他~!...就施法救了你啊~…呵…呵…”

看著那笑得有點勉強的相葉…大野低頭想了一回…

“…那個吻…是施法?”

“你怎麼知道的??”

知道自己說溜嘴的相葉立刻用手蓋起自己的唇…卻於事無補…看著認真的大野…相葉只好放下手…吐了一口氣…轉了轉身子坐在床舖的邊沿…

“…是…他…是親了你…可那也是沒辦法的事啊…和也替你唸了護身咒卻不起作用…會吻你也是為了要幫你分擔一部分瘴氣…他叫我不要跟你說的…你不要跟他說是我跟你說的啊…”

“可是…除了你沒人知道了吧…” 大野微笑…再喝了一口水…

想了想…相葉低頭…也對…除了自己外真的沒人知道了…唇邊是苦笑…看來今次不會只是要把一袋紅綠豆分配…應該是要分配糧倉裡的十幾袋紅綠豆了…還好…沒有黃豆…

大野看著碗裡的清水…心裡是點點不知名的悸動…腦裡回想著那個冰涼舒適的淺吻…發著怔問道…

“吶…雅紀…有喜歡的人嗎…?”

望向有點迷茫的男人…相葉會意的微笑…

“…沒…不過…智是喜歡上誰了吧~? 呵呵…”

“唉…?” 不解的看向相葉那玩味的笑…

看著眼前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上二宮的大野…還有一早上不理會身上的傷…而不停為大野祈福的二宮…相葉只是微微笑…

“智喜歡的…不正是和也嗎…?”

說著站起來…向門邊走去…是時候向二宮報告一下大野已經醒過來了…時候也不早了…西下的太陽有點耀眼…

“我先走了…今天晚上和也說要出去伏妖…要為他打點好符包…你好好休息吧…記住要喝完那碗水啊…”

看著快被拉上的門…大野心裡有點急…

“那…那個…KAZU沒事吧?他不是也中了瘴氣嗎?...真的沒問題嗎…?”

感到大野的緊張…相葉微笑…

“沒事的哦~我們家小和可是很有天份的陰陽師喲~呵呵…”

點了一下頭…看著紙門被關上…一切回到沈靜…緩緩呼出一口氣…低頭把水喝完…默默躺回床舖裡…看著天花上素雅的木樑…再轉頭看向窗邊的砂時計…男人唇邊是溫和的笑意…彷彿眼前看的不是砂時計…而是…那人…

“…喜歡…嗎…?”

也許吧...如果一醒來就想起那人的臉…如果會為那人擔憂…如果會想好好關心接近那人…如果…

輕撫上自己的唇…

如果會想把吻加深的話…

應該…是叫喜歡吧…?


[…KAZU…我想…我是喜歡你了…那…如果我不理會世俗的眼光去追求你的話…你會把我這無名的時空旅客放在眼內嗎…?]






















“小和…”

張開清澈平靜的眼睛…

“…他醒了嗎…?”

相葉走到二宮身旁…緩緩點頭報上一記安心的微笑…

一整天下來不安的心靈總覺有點靜下來…其實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看見大野被水妖纏上會如此不安…自己不是一直都對身邊的事物冷冷對待的嗎…?...那為什麼…

拉回有點散亂的心神…想了一下…結界也報好了…對…符包…正想問符包的下落…綠白和服的人從前襟裡拿出符包…伸向少年…

“…謝謝…” 接過符包…收進白紅的袖子裡…

相葉看著好友那有點蒼白的臉色…還有臉上手上輕微的劃痕…

“…小和…你真的要去嗎?...今天晚上不如休息?”

站起來走到牆邊拿起法珠…對…還有紙幡…解毒藥…糯米…

“我沒事…”

“可是…”

“我的披風呢…?”

看著決意的二宮…相葉站起來轉身往寢室走去…再拿著黑色的披風為少年披上…

“用得著那麼早出去嗎?”

“…嗯…”

拉開紙門…嬌小的身影退出門外…

“…平安京裡有川河數條...我要去看看…”

看著二宮離去…相葉站在門邊…看著夕陽…

[…和也…從沒見過那麼專注於除妖的你…一直冷眼旁觀的你…是有些什麼改變了嗎…從大野走進這世界開始?...平安京裡是有川河數條…可是…你會關心川河的妖怪…是因為那些妖怪屬水吧…?因為…大野智命犯水位吧…?你為大野智做到這地步…是因為你已經喜歡上他了吧…?]

綠衣人輕輕撫過腰際上的銀符…家族裡唯一留下的銀符…微微笑著…

這就是…愛情吧…?這樣簡單直接卻令人難以捉摸的情感…

















抽出符咒…眼裡是一絲夜裡的冰冷…往符上吹一口氣…

“滅…”

是第十五只了吧?...二宮看了看符包…下次要多帶點符…抬頭看了一眼有點盈虧的月亮…

“破!”

聽到身後傳來一男子的聲音…二宮轉身看向來人…一身粉色陰陽服狩衣的男子輕輕走過來…空氣裡是魔物被消滅後的銀光…那聲咒語…

二宮知道對方是跟自己派別不同的陰陽師…

不善交際的少年輕輕轉過身正想離去…

“這…不是二宮嗎…?”

不想多理會…反正不也是陰陽寮的人嗎…拿起紙幡…

“等…我沒惡意的…跟他們不同…”

停下了腳步…白紅狩衣的少年輕輕轉身…抬頭望向緩緩把頭巾拿下的人…是一位月下的俊俏男子…

二宮在陰陽寮裡見過眼前的人…那溫柔的笑容…這人…並不討厭…男子口中說的 “跟他們不一樣”是什麼意思…二宮當然明白…就是跟寮裡其他一直看自己不順眼的陰陽師不同吧…

男子微笑…緩緩走向二宮…

“你好…我叫大倉忠義…一直有聽聞你很有天資啊…我們是同學啊…龍山大人的占星課…”

看著自稱大倉的男子…那臉上的笑容…二宮低頭想了一下…還是轉身…

“不記得…”

“等…”

輕巧的走到二宮身前…依舊的微笑…

“一起觀星好嗎?...我正想去白靈寺…一起吧?我也有些占星上的問題想請教…”

看了一下大倉…再抬頭看看清澈的夜空…想到符包也沒多少符剩下了…二宮輕輕點頭…徑自走遠…

大倉微笑…跟隨二宮…一同前往白靈寺…





















無語的夜風輕輕吹拂…

“叮…叮噹…叮…”

白靈寺裡的風鈴隨著樹葉的沙沙聲緩緩舞動…

一白一粉分別坐在寺外的石階前…

大倉看著默默觀星的二宮…很清很安靜的少年…兩人已經坐了一個時晨吧?...對方卻一直保持沈默…真的如傳言裡一樣…難以接近得非常...抬頭看向星空微笑…

“…吶…二宮…”

低頭往大倉看了一下以示回應…

“我呢…不覺得你是他們口中說的那樣啊…至少…你不像是白狐的化身…”

白狐…二宮輕笑…從小就被人說成是白狐的化身…是跟母親一樣生下來迷惑人心的…

“…你又怎麼知道我不是…?也許…我已經對你下盅了呢…?”

大倉看著二宮的淺笑…認真的說…

“不…你不是…”

停止了笑容…二宮緩緩再次看向夜空…

“你不是有占星的問題嗎?”

想起自己的問題…大倉不知怎地…臉有點紅…

“…嗯…那個…有個對我很重要的人…他最近一直心情不好…可是…占星的時候總是占不出為什麼…”

“…哪顆星?”

“…………”

看向沈默的人…二宮靜靜等待回應…

“…天狼…” 說著把頭偏向一邊…大倉有點害羞…

想了一下…有點驚訝的望向粉色狩衣的美男子…

“你…跟左大臣是什麼…關係?”

立刻看向二宮…大倉顯得有點著急…

“我…跟裕沒關係的…請別誤會…”

白衣少年唇邊揚起有點玩味的笑…

“沒關係又怎麼會直呼當朝左大臣的名字…?”

“這…我…我跟橫山大人他…”

看著急得有點亂起來的大倉…二宮心裡有點壞壞的開懷…卻也慢慢抬頭看向星空…再緩緩站起…

“…如果沒看錯…他跟右大臣有點不對頭啊…”

“…右…大臣…?” 就是那美艷無雙…做事我行我素又有點任性…像猫一樣的男人?...的確…橫山最近是真的對松本潤很頭痛...

輕鬆的收拾起自己的行裝…轉身向大倉伸手…大倉看著那可愛的手…再看看那手的主人…眼裡是不解…

“…符…”

頓時明白了二宮的意思…從自己的符包裡拿出收妖符…

接過符咒…收進袖內…嬌小的少年轉身開步走…

“啊…等…等一下…”

二宮回頭看向大倉…

“…你要回家了嗎?”

“不…”

“那要去哪?”

抽出一張符…意味著是要去收妖…

“可是很晚了…你有什麼重要的妖怪要收伏嗎?...我可以幫忙的啊…”

看著紙符…二宮想了一下…

“…川河的魔物…”

“川河…為什麼?”

看了大倉一眼…掉下一句…轉身離去…

“…他…需要…”

直至白紅的身影看不見了…大倉才拉回意識…不解的望向閃亮冷清的星空…

他…是誰…?


















天邊掛起魚肚白…微微的藍…像眼前睡著的人溫柔的笑容一樣…叫人安心…

二宮忘了身上的疲憊…細看著大野臉上殘留的一點蒼白…

原想觸碰額頭的小手…因男人輕輕扭動的眉頭而收回…

陰陽師本身因為靈力高強而容易招惹魔物鬼神…何況還有相葉這遺傳下來的靈媒體質...難怪會更加吸引妖魔的到來…

本來只有自己跟相葉住在這…問題是不大的…只是…

默然看向依然在睡夢中的人…

嬌小的人靜靜站起來…退到房外…往門樑上貼上符咒…看著天邊升起的朝陽…二宮和也眼裡是絲絲捉摸不到的決意…

長長的木廊上是漸漸消失的白影…


















第五章 喜歡…愛…?





眼前是別具氣派的木門…掛有金色的鯉魚把手…

終究還是來了…二宮輕輕低頭看著地上…

“和也!”

身子微微震動…卻不願抬頭…不願看見那男人…

“和也…你真的來了…進來…進來坐吧!”

躲開男人伸過來的手…二宮臉上是厭惡的表情…

男人看著眼前的少年…長大了…微微苦笑…事隔十多年…還是不能原諒自己吧…?

“…你…最近可好?...陰陽寮裡還習慣嗎?...”

假慈悲…二宮眼裡是冰冷…緊緊刺向那所謂的父親…那身為陰陽寮頭的安倍靈人…

“式神…” 冷淡的語氣緩緩吐出…

安倍靈人被看得心裡痛楚…對…一早就應該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不會沒事來找自己的…

輕輕舒出一口氣…撐起微笑回話…

“進來吧…我讓你選想要的…”

不再看向眼前的男人…默默走進屋內…

兩人有點距離的走著…安倍靈人來到一金色的門前停下…看了一眼沈默的二宮…解開門鎖…把門推開…

散著異樣的木香…內裡左右放置長長的紫檀木桌…桌上蓋了一層金絲布…布上各有式神像二十四只…全是安倍家的所持式神…每只都有不同能力…不同性格…不同姓名…很是奢華…

二宮冷冷看了男人一眼…緩緩走到木桌的中間…左右觀看…安倍家族會如此有名也不是沒原因的…除了祖傳的強力咒術跟法力高強的血統外…最有名的就是占星術與二十四只式神了…

普通陰陽師家裡只有一兩只式神…安倍家除了數量超越外…連式神的能力也比普通式神高出很多…因為每只式神不是神仙就是有名的大妖魔…

停在其中一只式神像前…二宮緊緊看著眼前的式神…是它了…

正想伸手拿起…門外傳來低沉的老者聲線…

“止!”

金色的亮光在式神像外散發…急急往後退開…有點吃力的躲過金色的射線…二宮看向門外的老者…

“和也!你沒事吧?” 安倍靈人拉過二宮…卻被冷冷推開…

“靈人…是誰讓你帶這不三不四的人進來的?” 老者的氣勢有如蓋在岩石下的火炎…令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

看了一眼依舊沈默的二宮…安倍靈人轉身向老者請安…

“…爹…和也只是…需要一只式神…請爹看在孩兒的份上…就借一只式神給他…好嗎?”

老者一揮手不再聽下去…看著眼前長得極像那女人的少年…眼裡是不肖…

“我記得我有兒子有孫兒…卻不記得孫兒裡有如此勾引人心的白狐狸…”

“爹!”

抬頭看向老人…二宮眼裡是笑…冷漠的笑…

“我可是比你的孫兒們都有才…”

老者憤怒的看向二宮…

緩緩開步…少年退出房外…為何要留在這遭白眼?...

“和也!等…” 緊張的安倍靈人跟隨在後…

老人看著二宮的背影…還有自己兒子的狼狽…

“二宮寒月的兒子…有本事就自己收伏一只式神…”

二宮聽見老人的話…緩緩卻步…回頭看著那不肖自己的人…

“…怎樣收…”

老者唇邊是笑意…甚有挑戰的意味…

“剛才你是想要火屬的式神吧?”

“…………” 二宮默不作聲…靜靜的看著眼前的老狐狸…

“北邊有一冰洞…”

“爹!不要再說了!” 安倍靈人很清楚自己的父親在說什麼…不行…怎樣也不能讓二宮去那冰洞…太危險了…二宮雖然有天賦…卻絕對降伏不了那連安倍晴明都不敢妄動的高傲式神…

“…繼續說…” 二宮無視男人的激動…直直的看著老人…

“呵呵…膽子倒不小…有聽說過四聖獸嗎?”

想了一下…二宮抬頭…

“…得四獸之寶…得天下…可是沒人知道四獸在哪…也沒人知道四獸之寶是什麼…”

老人望向遠處的青天…眼裡是深邃得看不見的思緒…

“…去北方吧…去了就會知道…” 說著把式神房的鎖匙拔下…送往二宮面前…

接過那金色的鎖匙…看著那活現的雕紋…感到老人轉身離去…

“是四獸裡的哪只?”

停下來卻沒轉身…

“…呵呵…屬火的還有哪只?”

二宮默然看著老人遠去…轉身欲離…

“和也!”

停下…握緊手裡的金匙…沒人看得見少年眼裡的感情…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請你不要再猫哭老鼠假慈悲…安倍大人…你就好好當你的高官厚職…好好當那個人人敬佩身家清白的大好人…我跟母親都不會原諒你的…也請你不要在家裡安她的靈位…因為…你根本不配!”

沒有反駁的餘地…男人看著那嬌小的身影遠去…

“…寒月…”



















看著被緊緊關上的房門…淡水藍色和服的人坐在木廊上發怔…自醒來後就沒再見過二宮和也...卻每天晚上夢見二宮坐在自己床沿細心照料著自己…呼出一口悶氣…望向無花無葉的黑幹椿樹…幻想著如果這椿樹會開花的話…一定很漂亮…因為…總覺得這椿樹跟二宮很像…一樣是那麼孤寂…

綠色緩緩坐到藍色身旁…看著天邊的日落…臉上是爽朗的微笑…

“在想什麼?”

“…嗯…沒有什麼…” 男人依舊看著椿樹…

相葉看看男人…再看看那由前天開始一直緊閉的門…吐出了一個結論…

“小和…應該是心情不好吧…”

大野不解的看向相葉…

“為什麼?”

“他去跟安倍家要式神了啊…”

轉頭看向男人…指尖輕指對方的眉心…

“就是為了你~”

“我?”

“對啊~你不是被水妖纏身嗎~在你昏迷這些日子裡…和也可是每天晚上去除妖…早上又要回陰陽寮…而且前幾天想說既然你命格犯水…那就去找一只屬火的式神好了…為了你啊…和也可是連最不想見的父親也見了…”

看著說完的相葉往天空嘆了一口氣…大野低頭望向地上的白沙…原來二宮為了自己付出了這麼多…心裡是點點暖意…卻又不希望二宮為了自己心煩…

輕眇一下身旁的男人…相葉認真的微笑…

“吶…智…”

“嗯…”

“喜歡一個人就要說出來啊…”

大野發現相葉的側臉很好看…很溫柔…再次低頭不語…

從木廊上站起來…相葉雅紀輕笑…

“我去打點晚飯了…”

聽著相葉離去的腳步聲…大野再次望向二宮的房門…

喜歡一個人要說出來…嗎…?

男人決心的站起來…走到紙門外…想了一下還是開口了…

“…KAZU…”

良久沒聽到聲音…門內的燈卻被點燃了…

“…我想說…謝謝你救了我…我…”

掙扎過後還是鼓起勇氣…

“我知道那天你吻了我…我…這幾天想了很久…那個…我對你…”

門被拉開…

依舊清寧的人…那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大野緊緊看向臉龐有點泛紅的二宮…

感到男人的視線…頭再偏了一點…

“…別想不實際的…那只是為了救你而已…”

“我知道…”

“知道就別再想了…”欲把門關上…卻被好看的手拉扯著…

二宮看向男人堅定的眼神…

“可是我喜歡你…不…是…”

想了一會…深深看進白衣少年眼裡…

“我想愛你…”

愛…男人是說愛嗎…?...是夕陽的關係嗎…心臟跳動加快…二宮和也只覺自己呼吸越來越不暢順…眼裡有點熱起來…愛…這個字聽起來多麼溫暖…?...自己又有多久沒被愛了?...

二宮和也不是沒人愛…只是那些說愛的人心意都太淺了…淺得今天說愛你…明天卻又因為種種的顧忌而不愛了…有些人更是口裡說愛…卻一點都不願付出…不願為自己捨棄些什麼…

看著眼前的男人…二宮有點苦澀的笑…

“…有多深?”

大野不解的看向感覺悲涼的人…

“你的愛…會有多深?” 再次重複了問句…

“…我…”

努力想了一會…大野輕聲說…

“…我不知道…”

把苦澀的笑收起…二宮強擠上一抹叫人心痛的虛假笑容…

“…當我沒問過吧…我還有些事要準備…明天我跟雅紀會去北方…你就替我跟雅紀看守這府第吧?...”

看著二宮想把門關上…大野心裡生急…一手拉開紙門…把二宮一把擁入懷裡…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為…可是…直覺告訴大野…如果這刻不把二宮擁入懷裡的話…不會再有下次機會…二宮不會再給予自己這樣的機會…

反應不過來的二宮呼吸著男人溫暖陽光的氣息…理智告訴自己應該把大野推開…手...卻不自覺的把那淡水藍色衣襟抓緊…

曾經一直認為世上的事物都不能把自己早已冰冷的心動搖…可是自眼前的男人由不知名的時空闖入自己的生活後…一切都漸漸在改變…變得不受自己控制…

大野加深了擁抱的力道…只想緊緊抱住那不安的心靈…

“…我愛你…” 男人在少年耳邊輕聲說出綿綿細語…

“我是男的…”

“我也是…”

“我會任性…”

“沒關係…”

“會不安…”

“我會在你身邊…”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心愛上你…”

“可是我知道…” 停頓了一下…

大野輕柔拉開一點距離…看進心愛的人清澈的眼裡…看進那其實溫暖的靈魂…

“我知道…我是真心愛你的…”

眼裡有點點淚光…二宮有點迷失的看著眼前真誠的男人…那打亂了自己生活跟心靈的男人…

“…你不會有一天不要我嗎…?”

大野微笑…溫柔的微笑…

“不會…”

“…我可以信你嗎?” 對…可以相信嗎?...因為我連自己也不相信…

“…相信我…”

再次的相擁…晶瑩的淚水滑過那雪白粉嫩的臉頰…少年嘴角是上揚的角度…那是…幸福的角度…

輕輕抬起尖細的臉…用指腹沾去人兒的淚…深情的對望…然後把唇緊緊貼上對方的…四片唇瓣合上那刻…心臟裡的血液快速流動…吻…卻是那樣溫柔…那樣叫人迷戀…


[KAZU…遇上你後…我開始相信緣份…相信命中注定…相信唯一…也許…自手握砂時計那刻開始…我就已經愛上了未知的你了吧?...為了要見你而穿越時間的阻礙…來到你的身邊…愛上了你…也讓你愛上了我…一切都是那樣自然…自然得有點奇妙...]


吻既甜亦澀…有如半熟的柑橘…一對人依舊難捨難離…琥珀色的夕陽不敢打擾兩人的甜蜜…


[…智…我終於可以放心叫你智了…曾經以為世上的一切都有一個定律…就像太陽每天升起落下一樣…每樣東西都有規律…每天都是那樣乏味…自己的生命也是理應的悲痛…可是…一切都改變了…只因你出現了…謝謝你願意愛我…不管未來怎樣…我也會慶幸你的來到…珍惜你的愛…能夠遇見你…是我生命中的最重要…我願意用一切來換…即使我一無所有…]


愛情是奇妙的…可能只是一句我愛你…可能只是一個笑容…也可能只是一聲細語…卻一發不可收拾…彷如撲火的燈蛾…哪怕是不受祝福…哪怕會愛得傷痕累累…

也不會消減一分我對你的愛…

只因…我是真的愛你…

早已超越『喜歡』的『愛』…



















細看男人的睡容…那溫軟的眉毛…挺直的鼻…圓圓的像小男孩卻不乏男子氣概的臉…老了也應該是個很和諧的老人吧…?

穿上素白內襟的少年嘴角是甜甜的微笑…

大野昨天晚上在自己房內睡著後就一直緊緊抱住自己…那種溫暖叫人窩心…

只是…

唇邊的笑容漸漸退去…

這樣的溫暖會留在自己身邊多久…?

看著昨天大野拿給自己的砂時計…就是這砂時計跟自己的法陣把男人拉到現世的…可是…誰又能保證大野智不會被砂時計拉回未來?...一想到這…二宮和也心裡就不能安靜下來…因為…很害怕…

怕哪天…再也見不到眼前的男人…

那真心愛著自己的男人…

“…KAZU…?”

回神的二宮看向輕喚自己名字的人…報以一記清淨的笑容…二宮和也獨有的笑容…

“…我吵醒你了嗎…”

轉了一個姿勢…大野輕輕睡到二宮跪坐的腿上…看著窗外透進的陽光…溫和的微笑…

“不…只是自然醒來了…”

聽著那帶點低沈鼻音的男音…二宮默默低頭望向男人…短少可愛的指尖輕柔撫上那毛茸茸的頭…

“…為什麼不是黑色…?”

“唉?什麼不是黑色?”

“…頭髮…” 少年的指尖被頭髮包圍…暖暖的感覺很舒服…

“啊~哈哈…在我的世界裡…這叫染髮…”

“…染髮…?”

“嗯…像你們把布料染上不同顏色…我們是把頭髮染色…” 輕輕拉過少年雪白的手…大野喜歡這如小孩般可愛的手…應該說…二宮的一切都令人愛上…往手背上輕吻了一下…

你們…我們…嗎?...二宮顯得有點沉默…對於大野的解說…不知道要怎麼回應…是的…原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不是嗎?...

感到戀人的靜默…男人緩緩坐起來…看著有點低頭的二宮…

“…KAZU…怎麼了?”

望向男人…輕輕移近兩人的距離…把自己單薄的身子依偎進那令自己安心卻同樣不安的懷裡…大野反射性的溫柔抱過懷裡的人…

“…智…會有一天忘了我嗎…?”

“當然不會啦…”

“…即使回到你原來的世界?...”

感到大野身子震動了一下…二宮心裡總覺痛了一下…男人震動表示連他也不知道吧…雪白的臉上是有點苦澀的微笑…

看著窗邊的砂時計…那被陽光照得金黃的砂子…二宮輕輕握過男的手…

“…沒關係的…就算智真的忘了我…就算有天你的記憶真的消失了…我也會記住你的啊…”

緊緊回握那脆弱的手…大野默然…有點懊惱自己為什麼不是原來就出生在平安時代…感到二宮的不安…卻什麼也作不來…因為…那是連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

“…KAZU…”

二宮和也微微的笑…好喜歡聽男人叫喚自己的名字…緩緩閉上雙眼…感受著大野智對自己的溫柔與珍愛…


[…智…我會記下我們的所有…因為…我會一直在這時空裡哦…一直的…就算你真的有天離去了…我也會一直的…在這裡…]


[KAZU…我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很可笑吧…明明就是未來的人…卻不知道我與你的未來會怎樣…可是…我知道現在這一刻…我是愛你的大野智…]


未來…原來可以令人如此心痛…這是頭一次明白的道理…



















第六章 名字…







北上已經過了一星期…天氣也越來越冷了…北方果然會令人難受…

“小哥…到了…我的牛車上不了山…你們在這沿路上山就會看到冰封寺的了…” 車伕被停雪後的天氣冷得有點發抖…

“好…謝謝…” 杏色披風的人拿出一袋銀子交予車伕…扶著黑色披風的人慢慢下車…

看著牛車遠去…兩人對望了一下…拿起行裝緩緩走上山路…

左右兩旁長滿蓋著雪點的竹樹…緩緩退下頭巾…二宮輕撫身旁的竹子…

“怎麼了?和也…”

向左邊的竹林走去…杏色披風的人緊跟在後…

“等…冰封寺不在那邊啊…”

捉緊手上的竹葉…二宮微笑…

“我要去的不是冰封寺…”

“吓?”

“剛才的走道左右兩旁種的是不同的竹子…左邊的是水竹…右邊的是雷竹…”

不明所以的相葉看著那嬌小的背影…

“…有什麼分別?…”

良久沒有言語…兩人繼續推開一支支的竹子前進…

最後一支竹子被推開…相葉不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是一個大冰洞…洞前安了一口蓋著雪的古井…

微微喘著氣的兩人站在井前…相葉看著那黑深的冰洞…心裡是異樣的感覺…總覺得若自己走進去…就不能回頭了…心底卻又很想進去…彷彿有些什麼在吸引著自己…合上有點乾燥的唇…喉結滑動了一下…

“…真的要…進去嗎…?”

“一定在這裡…四聖獸其中之一…一定在裡面…” 緩緩脫下黑色的披風…露出白紅的狩衣…握起金色的鎖匙…緊緊看進洞裡…

“…四聖獸中的哪只…?” 看著那冰洞…相葉也退下杏色披風…緊緊抱著行裝…

有點冰冷又有點自信…二宮微笑…

“…朱雀…”
















很難想像這黑暗的洞內會有生物存在…相葉輕輕撫過又濕又冷的洞壁…

十一…十二…十三…

二宮緩緩停下…十三…不祥的數字…魔物的數字…總覺有點諷刺…用十三來封印洞內的式神…這冰洞也是為了要抑制朱雀的火屬神力吧…明明是南方的朱雀卻被封印在北方…外頭還要種上水屬的水竹…安倍晴明到底有多怕這天地初開的神獸?...

“燃…”

洞內瞬間明亮起來…牆上的火把全數亮起…一直照到梯階下的盡頭…

呆掉的相葉看著緩緩往下走的二宮…緊緊跟隨在後…

最後一層大理石階…寬廣的洞穴活現眼前…

前方是一冰道…長長的廷至黑暗的遠處…洞的正中天花上是透光的穴口…剛好映在中間圓形的冰台…台上是一雕上朱雀圖紋的金椅…高貴卻不俗氣…冰道兩旁是藍綠色的泉水…水裡是奇異的白色櫻花樹…白色的花瓣如雪點一樣…片片飄下水面…十分美麗寧靜的地方…就如仙境一樣…

深深吸了一口氣…二宮靜靜閉上眼…果然是聖獸的居住處…洞內的靈氣叫人心身平靜…

“噗通…” 冰柱滴下一水珠…傳遍洞內…

眼蓋緩緩張開…唇邊是微笑…

“…何許人…” 遠處傳來一有點低沉卻磁性無比的男聲…

相葉走近二宮身旁…手裡握緊腰際的銀牌…

默默向著金座行禮…

“二宮和也…請朱雀大人現身好嗎?”

良久沒回應…二宮有點緊張…突然…黑暗處傳來極速的火光…是一火焰箭...

“雅紀!!” 拉過身後人一轉身…避開那叫人心驚膽跳的火箭…火光直打冰上生出一個小孔來…

“…聽說過朱雀生性高傲…對錯分明…只要是錯的事…就連主子的話也不會聽…FU…今天卻學多了一樣…脾氣暴躁…” 二宮輕笑…

“哈哈哈~有意思…”

不停吐出火舌的艷紅翅膀…紅衣翩翩的男性緩緩從暗處飛來…降落到金椅上散漫的坐下…每一拍翼就有數片白櫻落在水裡…男子頭戴金色火鳳面具…面具遮去男人上半的臉容…鼻子是尖勾的鳥嘴…性感的唇有點冰冷又有點致命…眼睛透過面具緊緊看向冰道上的兩人…身上的和服半開…露出點點男性獨有的胸肌…卻修條有緻…絕不恐怖...火紅的絲綢更顯高雅風度…雖然看不見臉容…卻令人直覺覺得是位帥氣男子…

相葉雅紀緊緊看著眼前坐在冰台上的男人…心裡是點點震撼…眼睛根本移不開…是錯覺嗎…男人…朱雀…正在看著自己…那清澈正氣的眼神正打量著自己…

發現身後人的異樣…二宮望向那擁有漂亮耀眼翅膀的男人…點點火舌不停吐出…

“請朱雀大人不要再望了…他是相葉雅紀…是我的好友…請不要再嚇怕他了…好嗎?”

輕輕一瞇眼…相葉…?不正是那被滅門的有名靈媒家族嗎…?看了一眼美麗男子系在腰際的銀牌...牌上是葉形家紋…看來…這如清雅優蓮的男子…是相葉家最後的靈媒了…那綠色的勾玉也是為了隱藏強大的靈力…?

被盯得不自在的相葉低頭撫上自己頸上的勾玉…臉上是絲絲粉色…增加了一分嬌柔…

男子不再看向相葉…轉看二宮…

“二宮和也…你…身上有安倍的味道…” 手有點激動的握緊椅子扶手…那個可惡的男人…那個把自己封印在此冰洞三百年之久的陰陽師…安倍晴明…艷紅翅膀上的火舌多了一點…

感到聖獸的恨意…二宮明白朱雀的憤怒…明明是高貴的神獸…卻被安倍晴明封在這孤寂的冰洞裡不見天日…

“…我雖然不願…卻流有安倍家的血…可是我跟安倍家沒關係…就跟你一樣…”

微微抬了一下頭…朱雀嘴角露出笑意…

“…沒關係?...因為你不姓安倍...?...跟我一樣?...被棄的棋子...?”

眼裡露出一絲冷漠一絲怨恨…二宮抬頭看向男子…

“…我與安倍家誓不兩立…我二宮和也只有二宮寒月一個母親…”

笑容退去…神獸看出少年背後的痛…

“說吧…你來這兒…是為了什麼?”

默默低頭…

“請當我的式神…”

緊握金椅的手加強了力道…式神?

“…式神…三百年前我何嘗不是當了安倍晴明的式神…?得到了什麼?...沒功沒名…最後還被封印在此…就因為安倍晴明怕我有一天背叛他…所以他先背叛了我…你是安倍的子孫…如今竟然來我面前請我當你的式神?...不覺得可笑…不覺得諷刺…不怕我殺了你嗎…”

“怕…我怕你殺了我…”

看著少年陰陽師的裝束…朱雀的記憶在腦內轉動…

“那為什麼要來…”

真誠的眼神直直看向紅衣男子眼裡…

“…為了…一個人…” 對…一個人…自己深愛的人…再如此下去…大野智的生命絕對有危險…

一人一獸對望了良久…火翅緩緩收起它的烈焰…男子站起來…向冰道上的兩人走去…腳上是金色的扣環…身上的靈力就是被這扣環抑制起來…

“好…少年…我可以當你的式神…只是有一個條件…”

“是什麼…”

緩緩轉看二宮身後的相葉…那由剛才開始就拉住自己心神的人類靈媒…朱雀嘴邊是笑意…別有深意的笑…危險的笑…指尖輕輕抬起…

“…我要他…”

相葉抬頭看著男人…那連見也沒見過真面貌的男人…眼裡是驚訝…

二宮沒有動一絲毫…緩緩吐出一口氣…輕輕閉上眼…答案不是很明顯嗎…自己就算是要保護大野…也不能拿相葉去交換一只式神的…看來…這次是白來了…睜眼看著男人…

“…看來我又學多一樣了…朱雀神獸喜男色…? FUFU…”

正想轉身離去…卻發現相葉一動也不動緊緊看著地上…二宮靜靜看著相葉的背影…

“…雅紀…”

緩緩抬頭…綠衣人深深看進那雙面具下的眼睛…

“…你利害嗎…?”

“雅紀!” 伸手抓住相葉的手腕…

拉開二宮原本拖著自己的手…相葉微笑…心裡明白的…這不單是為了大野智的安全…也是二宮的機會…唯一的機會…安倍家是不會給予二宮式神的…陰陽師的式神都是家族給予或是師父傳下的…二宮沒師父…就連安倍家那邊也不會給予幫助…明明就比那些富家子弟有才能…卻總是被看不起…就因為沒家庭也沒師門撐腰…如果…

依舊望向眼前火紅的男人…

如果…能夠得到一只聖獸當式神的話…

輕輕咬唇…

“我願意…請你當二宮的式神…幫助他…可以嗎…?”

“…雅紀…”

轉身看向二宮…那多年前救了自己的人…那最好的朋友…輕輕微笑…眼裡沒一絲不安…終於可以報恩了吧?...終於…可以幫上二宮的忙了吧…?

“沒問題的…和也…我願意…”

看著相葉眼裡的決意…二宮不知道應該怎樣回應…

紅影走到二宮面前…唇邊是笑…

“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他的…所以…少年…名字…”

有點失神的看著充滿靈氣的男人…二宮腦內空白…名字…?什麼名字…誰的名字…

瞇起危險的眼眸…朱雀再問…

“…我的名字…少年…說吧…說出我的名字吧…然後…我就為你所用…”

半開的唇什麼也說不出…看向微笑的相葉…那對自己輕輕點頭的相葉…二宮咬緊牙關…

“…白櫻…古井…櫻井翔…”

男子抬頭…櫻井翔…?還不錯…

轉身貼近相葉…輕輕抬起那下巴…看著那沒有一絲害怕的人…唇邊是笑意…

“我以後就叫櫻井翔…多指教呢…我勇敢的雅紀…”

又多一片白櫻飄下…碧綠的水面映照著對望的紅綠…

看著眼前的櫻井與相葉…二宮已經不知道自己做得對還是錯了…

今後還會發生什麼事…?


[…翔…遇見你…是對是錯?...我是一個人類…完全不明白你腦中想的是什麼…為什麼是我?...可是…沒關係吧…你…可以幫助二宮跟大野吧…?]


[雅紀…從來沒見過單純如你的人類…人類在我心中一直是自私自利的生物…既醜陋亦無能…可是…你有那麼點不同…有那麼點特別…你…有純真的心靈…令人想保護卻同時想染污的純淨心靈…]


也許…世上真的有奇蹟吧?...神話般的相遇…自自然然就來到你身邊…毫無預兆的被選上…人與神之間存在的距離彷彿被你的出現打破…

即使那是不被認同的…

我也…想去嘗試禁藥的甜美…

你…會陪我同遊嗎?...




























To Be Continue...























PS(2). 呼...還好...跟上進度...OTZ...








| 未完文 | COM(10)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