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2018/07 >> 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7-14 (Tue)
大家好~~~XD 偶又來亂入...
然後...有SA的...羞...
啊啊~(暴走的某茵)...少爺真的好MAN...
偶真的想看少爺穿成朱雀...天啊~為什麼我不像小大會畫畫~>"<
(握拳) 然後...為什麼是SA先獻身了...?
這個...偶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SA兩只就是比較激烈的一對...= =||| (自PIA)
好吧...偶滾走了...XDDDD

PS. 少爺...你好帥...(心)

(小大: 妳不是我的飯嗎...)
(某茵: 小大...你好鬆軟...是一只好麵包...偶最愛你了~XDDD)
(被NINO 踼飛)













第七章 出路…





看著陪著相葉分豆子的大野…二宮和也安靜的站在房外的木廊上…

“…少年…你這樣用我的人…哪來的道理?”

沒有回頭看向回來差不多一星期都不曾脫下面具的櫻井…

“FUFU…你的人?...何況…朱雀大人不是也看得很開心嗎…?”

驚覺自己唇邊的笑意…看著相葉雅紀苦惱眼前豆子的笑意…櫻井緩緩收歛了一下…轉身離去…

“…櫻井…” 有點童音的聲線再次響起…紅衣聖獸只得乖乖卻步…式神被叫喚名字就只好服從…

有點厭惡的看向少年陰陽師…著實有點後悔當了二宮和也的式神…才一星期…每天被使喚的次數不下十次…收妖還算了…還要每天確保這小子的戀人性命安全…誰不知那長得像饅頭的人果真跟饅頭一樣呆…每天在城內東沖西撞的…最重要是相葉喜歡跟著大野到城裡沖撞…而大野又經常惹來魔物…要是有一天自己的相葉被傷了…朱雀可是很珍惜自己的所有物…無他的…因為是自己的…瞇起危險的眼神…面具後的男人正在想如何弄得大野智一步也離不開這府第…背部不小心露出計算的火尾…輕輕吐出點點火舌…

“我勸你想也別想…” 二宮輕笑…看著那總在想事情時偷跑出來的火尾巴…

被打斷了的男人嘖了一聲…如果知道二宮可愛的外表下其實擁有比自己還會計算的內心…櫻井絕對不會答應當式神…

“…所以?你叫我有什麼事…”

停止輕笑…少年輕輕坐在木廊上…看著藍藍的天空…

“…大野的情況也好轉了…我也要回陰陽寮工作了...希望你幫我繼續好好看守而已…”

陰陽寮…?好久沒去過了…三百年了吧…看了一眼二宮…再看向大野…

“他…值得你把珍貴的聖獸留在這小小的府第裡看家嗎?...少年…我可是神獸…沒一個陰陽師不想得我的幫助…你難度不想一夜成名嗎?我可以保證…只要你把我帶在身邊…沒人再敢看不起你…加上你的法力…一定會被重用…為了他…值得嗎?”

看著那跟相葉笑得像太陽一般溫暖的男人…值得嗎…?好像由一開始就沒想過這個問題…就只是不想那笑容消失而已…傻嗎?可能吧…只是…二宮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根本不是名利…不是地位…想要的…只是每天看到那溫柔的微笑…感受到大野智的愛…

“…我只是想要那個人笑而已…”

默默看向大野身旁的相葉…櫻井翔沒再說什麼…只是想那個人笑而已…嗎?

過了良久的沈默…櫻井走到二宮身旁坐下…腳上的金色腳環在陽光下很是耀眼…

“…張…翼…出來吧…” 輕聲的吐出一句有氣勢的命令…戴著面具的男人眼裡是深思…

二宮有點吃驚的看向櫻井背後…兩十四歲左右的少年出現並跪在櫻井身後…

年紀看起來比較大一點的認真的問…

“朱雀大人…請問有何吩咐?”

“我要你倆看守這府第…有什麼事立刻用風術通知我…”

“遵命…”

轉身看向冷靜下來的二宮…

“…他們是我的部下…張宿跟翼宿…”

看著點頭的兩人…二宮開始明白為什麼所有陰陽師都想得到四聖獸…看來傳言是真的…每只聖獸都有七位星宿所保護…南方朱雀手下就有七星…而張與翼只是其中兩星…也就是眼前的兩少年…也即是說…得到聖獸就同樣得到聖獸的部下…二宮看著有點散慢的櫻井…自己…是帶了什麼樣的式神回家了…?

比較認真的少年輕輕行禮…安靜內歛…眼內是正氣…身穿白衣…袖口衣襟是銀色…

“二宮大人…你好…我是張宿…朱雀大人…不…櫻井大人給我的名字是中島裕翔…以後有什麼事請吩咐我們…”

中島看了一眼身旁長得很可愛的小個子少年…輕輕一點頭意示介紹自己…

身穿白衣金色袖口的可愛少年偷看了二宮一眼…好漂亮清寧的人…這就是朱雀大人的主子…?默默點頭…

“…二宮…大人…我是知念俏李…是櫻井大人的翼宿…”

害羞的人說著臉紅得可以…輕輕抓緊中島的袖子…二宮看著這對可愛的一銀一金微笑…真是令人舒服的一對星宿…

櫻井站起…雙手交叉抱在胸前…唇邊是有點高傲又極具吸引力的笑…看著大野跟相葉…

“這樣…你就能放心帶我回陰陽寮了吧~你不想當高官…我卻不喜歡被無名小卒指使…所以你最好跟安倍晴明一樣…來個官從四品…最好是超越他…”

想了一下…二宮也站起來…緩緩離去…輕輕的笑…

“…好…那明天你就跟我回寮吧…可是…”

櫻井望向停了一下的二宮…二宮緩緩走下木廊…向大野相葉兩人走去…

“我又學多一樣了…聖獸朱雀好大喜功…FUFU…”

被火焰包圍的翅膀立刻散出…金銀少年急急跪下…

“大人!…請收起火翅…”

“對…二宮大人應該是開玩笑的而已…大人…”

二宮不驚不怕…背對著發怒的人…

“還有另一樣…聖獸朱雀…心地善良…忠心耿耿…謝謝你…翔…”

大口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同一口氣…火舌早已不見…紅衣男人緩緩坐下…看著這樣口不對心的二宮和也…櫻井翔有感覺…自己在往後的日子裡是鬥不過二宮的…

也因為…

靜靜看向二宮身旁的相葉…不知怎地…自己不是一直都脾氣暴躁的嗎…?這人類靈媒總有能力令自己消氣…真奇怪…

而且…二宮跟大野智的愛情…

令人想守護…

夏天的天氣有點炎熱…櫻井看向自己腳上的金環…


[…和也…我會留下這金環就是要自己記住那個可惡的安倍晴明...若有一天…你變得跟那男人一樣誤入歧途的話…我會親手滅了你…可是在那之前…只希望我沒有錯信那天冰洞裡的清澈眼神…曾幾何時…那男人也擁有清澈的眼神…]


再次抬頭望向清雅的綠衣人…那甜美的笑容…有點沙啞卻快樂的笑聲…

櫻井發現自己想守護的東西多了一樣…

















點著墨水…細幼的毛筆輕輕在文書上刻劃…雪白的額角流下一點晶瑩的汗水…夏天來得很快…日子也沒多變動…

“…熱…好熱…”

少年微笑…唯一多了就是每天在身後不停叫熱的朱雀了…

“…脫下面具就不熱了吧?”

“…嘖…” 不用看…櫻井也知道二宮臉上一定是在笑…

跟隨二宮來陰陽寮已經好幾天了…從相葉口中也聽說了二宮是多麼冷淡安靜的一個人了…誰不知…這幾天觀察下來…情況真的有夠冷淡的…上班下班…可以一個人也沒來找二宮和也對話過…看了一眼那自由自在的白色背影…男人眼裡是不解…只明白了大野智一定是個很利害的人物…因為他竟然令這樣冷漠的二宮愛上他了…

“說起來…想不到玩火的朱雀會怕熱呢…FU…”

不再理會那小惡魔…紅衣男人轉身一把睡在二宮身後的榻榻米上…還是好熱…

“呀咧~這不是二宮嗎…?”

聽著有點刺耳的男聲…櫻井緩緩坐起來…看向來人…一看就討厭…長著一副貪色相的四十多歲男人…看那衣褲…應該是有官職的陰陽師…

二宮抬頭…只是聽聲音就知道是誰…

男人緩緩走到二宮前坐下…看著眼前可愛清純的美少年…眼裡會發光…

京部秀一…官從七品的守辰丁…每天刻劃時辰…是寮內極小的官員…卻還是比得業生的二宮位高…

二宮輕輕點頭…放下毛筆…正想起來行禮…

“京部大人好…”

“呵呵…不別多禮…” 說著…男人把手伸出…一手抓向少年的腰…一手握起那可愛的手…

櫻井有點憤怒的站起…二宮示了一個眼色讓男人安靜下來…

看著那久久不願放開的急色手…櫻井吐一口氣…再次坐下…明明就不是能力高強的人…要不是二宮阻止…櫻井早已現身…

“…大人…你…不用刻劃時辰...?” 嘗試拉回自己的手…輕巧的躲開了腰上的手…京部秀一的惡名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在寮裡也對其他較俊逸的得業生們出手…

“呵呵…不用…還久著呢…看你的手…多可愛?手應該很巧…對吧?”

男人噁心的低頭看著那雙手…還變本加厲的輕輕拉高衣袖…細看內裡的雪白…

再也忍不住…火焰現起…京部秀一嚇得連後倒爬了數步…口張得快掉下…

“你!你…你…那是什麼!!二…二宮…魔物…魔物!!!人來!!”

“翔!” 二宮緊張站起來…

火焰慢慢退去…眾人也趕到…金色的面具在美麗的烈火中初現…火舌慢慢生成一對焰翅…紅衣男子臉上是笑…緊緊盯著京部看…看得地上的男人心神混亂…

“…魔物?...呵…我…像魔物嗎?人類…”

一步一接近京部…

“壓!” 其中一人結印…

櫻井只是好笑的看著那跟二宮同是得業生的男生…差太遠了…繼續向前走…

“止!”

突然動不了…櫻井憤然的想看向背後…卻動不了…

“…二宮!放開我…我要好好教訓這無恥的男人…”

“不能…翔…你冷靜…”

“放開我!” 火焰分散…差點打到京部身上…

“定!”

被無形的力壓跪地上的神獸臉上是怒氣…

眾人連京部急速退出房外…

“放開我!!”

“翔…你不冷靜下來…我不會放開你…”

兩人僵持著…陽光緩緩照進多事的陰陽寮…
















看著坐在屋頂看夕陽的紅衣男人…

“…翔…?” 輕輕喚了一聲…雖然只相處了數星期…相葉知道櫻井每次都會回應自己的叫喚…

低頭看了一眼屋子下的相葉…男人想了一下…展翅飛降下來…再收起翅膀…默默坐在木廊上…依舊看著夕陽…

相葉靜靜坐在男人身旁…一同看著夕陽…什麼都沒問…就靜靜的…

“...怎麼不說話?” 櫻井問道…

“翔不是不想說話嗎?” 相葉微笑…

“我沒這樣說過…”

“那你想我說話嗎?”

“不想…”

輕笑…相葉雅紀總覺身旁的男人像小男孩般可愛…明明就是偉大的神獸…卻會像小孩般生悶氣…

看著笑得很甜的相葉…櫻井肚裡的氣消了一大半…

緩緩拿出一緋紅的勾玉…通透的玉質…異常的艷麗…放在夕陽下有點血亮…

“好漂亮耶~是小和給你的嗎?”

金色面具反映著血紅的夕陽…

“…嗯…”

“為什麼不戴上?”

收在手心…

“…雅紀…為什麼會為二宮付出那麼多?”

眼裡換上一層溫柔的相葉輕輕拿過櫻井手裡的紅勾玉…

“…小和…很寂寞吧…?”

不解的看著那單純的人…

“你不寂寞嗎?”

“寂寞啊…所以…會走在一起…所以互相支持…所以那年…他把我救回來吧?” 把勾玉交回櫻井手上…

開始有點了解二宮跟相葉的關係…雖然性格不同…卻每每看著對方就像看著自己一樣吧…?也開始明白為什麼相葉會為二宮付出…想必…二宮也會為相葉付出的吧…

也許…今天真的是自己脾氣大了吧…細想一下…二宮其實真的如相葉所說是寂寞的…在寮裡沒有同伴…只有一直被人在背後說三道四…還不時被那可惡的京部搔擾…會養成這樣冷漠的個性也是正常的吧…

“我聽說了啊…今天是翔不對~”

“我?是那個狗官不對吧~!”

輕鬆的看著夕陽微笑…相葉吐出一句…

“小和應該很高興終於有人能在陰陽寮裡陪伴自己了吧…”

呆了一刻…想起二宮不時笑話自己…那些笑容…是這樣嗎…?原來…那是高興的表現?...

“…可是他對我施法…” 一想起就氣難消…

輕眇了身旁的櫻井…相葉輕巧跳到白沙上…

“小器~!”

“我沒有…”

“你有…”

“我沒有!”

“小和是不希望事情鬧大啊~萬一鬧大了…”

“…鬧大就鬧大啊…那狗官也會被痛斥吧~”

“…鬧大了…翔就不能跟小和回陰陽寮了啊…”

“…………...”

“小和只是不想失去翔吧…?” 直直望向櫻井…

看著認真的相葉…櫻井一句話也回不上…

原來是這樣…緩緩低下頭細想…從沒想過二宮是這樣想的…櫻井心裡有點說不出的感覺…

站起來…櫻井想離去…

“去哪?”

金色面具蓋起了表情…沒說什麼…緩緩消失在木廊…

相葉微笑…深深呼吸了一下…櫻井也好二宮亦好…其實都是溫柔的人吧…?






















“碰” 原本寧靜的空間被大力拉開的紙門打亂了節奏…

從占卜盤上抬起頭…少年望向二話不說坐在自己桌子跟前的男人…有點失神…男人正伸出右手…緩緩放鬆…緋紅的勾玉掛在男人的手指上…輕輕搖晃…

看著櫻井沒有笑容的嘴角…二宮心裡默然…朱雀是高貴傲骨的神獸…自己今天在寮裡生急把櫻井壓到地上…對方應該是很憤怒了吧…

憤怒得…想離開了…?

看著那依然晃動的勾玉…二宮緩緩伸出手…

就在觸碰到勾玉前…紅衣男人開聲道…

“…幫我系上…”

不相信的看向那雙隱藏在面具背後的眼睛…

“我說幫我系上…”

輕輕吐出一口氣…

“…可是…”

“今天的事不會再發生…所以替我系上…”

男人走到二宮身旁…看著眼前的少年…也許…是命吧?...如果是眼前的人…也許可以再次相信…?如果是二宮和也的話…眼前是年輕的安倍晴明跟二宮和也的身影重疊…那雙清澈的眼睛…

不…如果是二宮和也的話…

三百年前的事…不會再發生吧…

緊緊看清眼前的二宮…安倍的身影漸漸消逝…

對…他們是不同的兩個人…雖然有一樣清澈的眼光…心靈卻是不同的…櫻井翔想相信二宮和也…再一次相信人類…

轉身背對二宮坐下…伸直了頸子…

“系上了…我就能跟你回陰陽寮了吧?”

握緊手上的勾玉…眼裡有點熱…讓自己系上勾玉…就是忠誠馴服的証明…緩緩吐出一口氣…輕輕微笑…拉開勾玉上的皮繩…

“…嗯…就可以去陰陽寮了…” 輕柔的…無聲的把勾玉掛上男人的胸前…慢慢的打上一個結…二宮緩緩坐下…看著櫻井的背影…

兩人良久沒了言語…是因為不需要言語吧…也不需要對不起與謝謝…

門外是夕陽的餘暉…一切又回到平靜…

二宮輕輕轉身低頭看著眼前的占卜盤…

“…明天…還是會很熱啊…”

“我會帶扇…”

“…是嗎…”

“…你在占什麼…”

唇邊是輕輕的微笑…少年轉了轉占盤…

“…沒什麼…”

轉身看著笑得怪異的二宮…櫻井看向占盤卻沒看出什麼…

“一定有什麼…”

“FU…沒什麼…”

“…告訴我…”

緩緩站起來…笑笑的看著夕陽…

“朱雀神獸…好奇心旺盛…”

櫻井看著二宮緩緩步出占卜房…站起正想離去…卻發現了桌子下的一絲紅艷…緩緩抽出…

男人原是驚訝…慢慢…嘴角是微笑…

果然…是口不對心…

把那紅色打開…是一把繡了金絲的扇…扇尾還吊了一金色的翔字…很是精巧…

躺在榻榻米上…輕輕搖動扇子…涼淨溫柔的風輕拂臉龐…

火紅的夕陽…火紅的男人…

曾受過的傷…也許只有你能治癒…

遇上你…也許是我的出路…把自己放自由的出路…


















第八章 其實...不為什麼






難得清涼的夏夜…水藍身影看著天上的星光…感受著把頭枕在自己大腿上的白衣少年的重量…有那麼點重…又有那麼點輕柔…看著少年的側臉…男人好看的手輕輕梳過那軟細順滑的長髮…那陣陣清香的椿花味道從少年身上若有若無的傳來…

大野其實覺得把頭髮放下來的二宮少了份稚氣…卻多了份勾人的美艷…唇邊是幸福的笑意…

“…在笑什麼…?” 輕輕握過男人撫摸自己頭髮的手…放在腰際…二宮繼續側躺…看著白沙地中的一株無花椿樹…

“…沒什麼…” 笑意依舊…

“…告訴我?”

想了一會…對…二宮說過他想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吧…輕輕扭緊那細腰…

“…在想…很慶幸看到你把頭髮放下的樣子…”

“…為什麼?”

“…嗯…因為…那是只有我才看得見的樣子啊…當然不計雅紀跟翔…還有YUTO跟YUURI…”

想起才不過三天竟跟張翼兩宿混得很熟的男人…二宮和也唇邊是靜靜的微笑…也許這就是大野的魅力吧?...令人能放心親近的氣場…跟自己完全不同…

“…智…喜歡我把頭髮放下的樣子…?”

“嗯…喜歡…”

“為什麼…?”

良久沒有回應…二宮輕輕轉身…望向男人的臉…只見男人看著自己溫柔的笑…

“…因為…這樣的KAZU…才是最真實的…”

最真實…嗎?...感到心弦震動了一下…緩緩坐起來…看了男人一眼…緊緊抱上去…把頭依在男人溫暖的肩膀上…讓男人承認自己的重量…

對…只有在大野面前…那才是最真實的自己…閉上雙眼…感受著男人的懷抱…

“…吶…KAZU…”

“…嗯…”

“為什麼…是我?”

“什麼…?”

“…為什麼…會選擇喜歡我?...” 大野明白這樣美好的二宮一定有很多人追求吧…?那為什麼是這樣不器用的時空旅客…?

緩緩放手…與男人對望…二宮和也嘴邊輕鬆的笑…微微的靜靜的…

“…從開始…我就沒有要選擇誰…就只是…喜歡上了…就是這樣而已…”

看著星空下美麗的二宮…微風輕拂那細長的髮絲…大野有點迷糊了…手…緩緩抬起撫上人兒的臉…滑到耳後的頸部…輕柔拉過白衣少年…

無聲的吻了下去…閉上雙眼感受著對方…最真實的對方…


[KAZU…我愛你…也許別人會笑吧…這樣的我竟然會得到你的愛…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此刻的我沒有什麼可以供給的…就只有愛了…]


[…智…只有愛就夠了…因為…我只想要你的愛…別人的愛是別人的…你的愛卻是我的專屬…同樣的…我的愛也是你的…]


沉默的夜裡傳來陣陣玉笛的聲音…有點悲涼又有點高雅…
















紅衣男人把翠綠的玉笛放下…看著一直坐在窗邊的綠衣人…是因為夜的關係嗎…相葉雅紀臉上退去了太陽般的笑容…換上月色的艷麗…把櫻井深深吸引…

“雅紀…”

慢慢回頭…看向那金色的面具…相葉心裡是默然…從男人回來的那天起…就沒把面具脫下過…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男人的容貌…

“過來…” 輕拍著自己躺著的床舖前方…男人唇邊是笑…

站起緩緩走到男人身前…默默坐下…感到男人坐起來...拉過自己收進懷裡…相葉不知道臉上應該報以什麼表情…是應該笑嗎…可是…笑不出…

輕輕嗅著懷裡的香軟…吻…時輕時重的落在漂亮的頸側…冰冷的面具劃在頸上…相葉靜靜的坐著…任由男人吻著自己…幾星期下來…櫻井對自己也只是輕吻擁抱…夜裡會睡在自己身旁…相葉其實不明白男人在想什麼…

“…翔…”

放開了唇…抬頭看著有點失神的相葉…那側臉總叫人著迷…

“…嗯?”

“…為什麼…是我?”

再落下一吻…男人笑說…

“不知道…”

“那是任何人也可以嗎…?”

“…不是…”

心裡有點點的甜…不知為什麼聽到男人的保證後…相葉眼裡多了點光彩…認真的望向那雙眼睛…

“…我…可以看看你嗎…?”

小小用力…把相葉壓在床舖上…男人默默看著身下人…兩手撐在安靜躺下的人臉頰兩旁…對望了不知多久…

感到相葉溫柔的手有點害怕卻勇敢撫上自己的面具…櫻井沒有移動分毫…

男人的唇微微開合…

“…不後悔…?”

指尖震動了一下…卻始終觸碰著那冰冷的金黃面具…相葉是明白的…從進入冰洞前站在古井那一刻就明白了…自己…再也無法回頭…火一般的男人正視著自己那一刻開始…自己就已經注定是一個會愛上神族的人類…

輕輕握緊面具…也知道面具落下的一瞬…自己的心就會完全屬於身上的男人所有…

也許自己是天真的…一個小小的人類又怎能愛上一位神…?櫻井那句問題是什麼意思…相葉當然明白…面具就是那條不應該跨越的線…沒有面具…自己還可以視這為身體上的交易…可是…

微微用力…面具被輕柔退下…

“…不後悔…”

對…不後悔…因為…我想你記住我…即使我只是你無限生命裡的過客…我也想跟你開始…我也想爭取些什麼…

一陣微風吹過…輕輕推起了點點窗邊的竹簾…然後…再沒動靜…

仔細看著那剛柔並濟的臉…好看的劍眉…炯炯有神的眼瞳…高直的鼻樑…完美的人中…性感的唇瓣…相葉雅紀被震懾了…那神族才該有的容貌…就是眼前的男人…選上了卑微的自己?...

散漫的帥氣笑容…櫻井拿起相葉握在手上不懂放下的面具…那跟在自己身邊三百年的面具…那誓言不再愛人而戴上的面具…

輕輕撫過相葉泛紅的唇…細數那額角的髮絲…櫻井翔想起了三百年前…好像愛過一個人…那個最後跟安倍一起背叛了自己的人…那個聽安倍的話把自己冰封起來的人…心裡的痛楚默默流動…

“…翔…為什麼要戴上面具…?” 偷看被放在一旁的金色…

“…因為…我曾經立誓不再愛上任何人…”

“那為什麼…現在又讓我脫下面具…?”

男人微笑不答...

“…他…是誰…?”

往相葉唇上吻了一下…

“一個不值得去記起的人…”

輕輕咬唇…相葉有點沉默…眼裡是看不清的神緒…

“…雅紀…”

“嗯…”

“…我…到底應該拿你怎麼辦才好?”

“…翔?”

“也許…” 紅衣男人深深看著眼前的人…沒有把話說下去…

沒有再次交談…男人輕輕低頭…再次吻上那叫自己瘋狂的唇…跟以往的吻不同…火燙的舌尖緩緩進入…然後交纏…晶瑩的甜蜜沾在唇邊…

相葉只覺頭有點暈眩…感到男人放開了自己的唇…退到鎖骨處輕咬…

“…嗚…”

那微微冰涼的身軀…修長的線條…純真中帶點性感的表情…因害羞而泛紅的臉龐…櫻井深深被這樣的相葉雅紀吸引…

半拉半就的把相葉抱在胸前的手退到一旁…緊緊壓在身子兩則…受不起刺激的粉色果實有點挺立…男人有點壞心地微笑埋首身下人的胸前…舌尖輕柔劃動…再加以吸吮…引來美麗人兒的輕微抖動…

“…不…翔…我…”

“…不要嗎…我的雅紀…?” 再次低頭…

“嗚…”

雖然知道這樣的一天是會到來的…只是…相葉從沒想過櫻井會如此大膽…自己會如此害羞…總覺有點不甘心…自己的衣物已被脫得只剩內襟…男人卻依舊紅衣披身…沒絲毫脫落…彷似自己才是勾引者般…掙脫男人的手…相葉伸手拉開一點點櫻井的衣服…

櫻井停下動作看著那可愛的人…好笑的盯著那想拉開自己衣服的手…

“…你…笑什麼…” 害羞的偏過頭…放開男人的衣襟…把手遮掩在自己胸前…

“…也對…雅紀想要…是吧…?”

來不及回應…相葉只見櫻井一把拉開自己身上的紅衣…與相葉的衣服一同纏在床舖外…櫻井那比自己強健的身形活現眼前…相葉才發現自己做了多麼不可挽回的錯誤…

把唇輕輕吸吻那漂亮的耳朵…舌尖滑過耳背…櫻井細嚐相葉獨有的清爽香氣…

“…雅紀…知道男子間的交合是怎樣的嗎…?” 把手伸進人兒的褲袴裡…輕微的握起那可愛的秘密…很是煽情…

“…啊哈!...不要…翔…嗯~” 情急下想阻止男人的手…卻不自覺的碰到男人早已挺立的地方…相葉聽到櫻井在自己耳邊悶哼了一聲…

漸漸被男人的攻勢弄得腦內一遍空白…相葉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在櫻井手裡發洩了…可身上的人卻沒有放過自己的意思…混著白液的手繼續緊握起自己的害羞…上下抽動…彷彿要更多…下身有點漲痛…相葉緊緊握著凌亂不堪的床舖…隱若看見榻榻米上的黃金面具…燭光映照在櫻色的肌膚上…異常美艷的相葉雅紀…

男人眼裡是燒不盡的慾火…好美的景象…只想要更多…把迷糊游走在自己胸前的手壓在兩旁…身下人不再有動靜…男人微笑…他喜歡溫順的相葉...令人更想犯罪…

把那雙修長光滑的腿分開…放在自己腰身的兩邊…男人向前移動了點…忍耐已久的下身緊緊磨擦那神秘的花穴…看見相葉緩緩睜開閃亮的眼睛…有點迷離的看著天花…半開的唇瓣吐出陣陣誠實的輕囈…

低頭貼著人兒耳邊…危險的眼神…誘人的笑意…如火一般令人震懾的男人…

“…雅紀…我的雅紀…很乖…”

左手緊緊圈過安靜的人的腰…右手指尖移到花穴緩緩進入…手上的愛液減少了阻力…抱緊那有點掙扎的身子…輕吻相葉耳邊…

“哈啊~~呀…痛…翔…” 雖然只是手指…卻因為未被開發過而生出痛感…

“…噓…乖…很快不痛了…放鬆點…”

咬著唇輕輕點頭…感受著男人的指尖在自己體內磨動…每每經過某一點時都會有輕浮的感覺…

“嗯…嗯…”

加重了施加在敏感點上的力度...櫻井感到緊縮的穴口吸食著自己的手指…應該可以了吧…?

抽出手指…把熾熱推進溫暖濕潤的穴道…緊緊握住懷裡人的腰際…櫻井低頭吻住那想哭泣的唇…

“…嗚~!...嗚…” 原本想叫痛的相葉只能發出嗚咽…眼角是點點晶瑩的淚…

緩緩閉上眼…感受著男人有點霸道的寵幸…又有點溫柔的吻…雖然痛…卻不想停下…相葉的手不自覺緊緊勾上男人有力的肩膀…漸漸感到絲絲快感傳遍全身…

“…嗯…翔…”

看著那紅潤的唇輕喘著…男人加深了沖刺的力度…引來相葉弓起身子…很是誘人…

輕吻人兒的額頭…

“…雅紀…”

兩人緊緊抱住對方…過了不久…沒有太大的起伏…相葉感到一陣熾熱散播在自己體內…那種溫暖叫人依戀…

是累壞了吧…?櫻井輕柔抱住懷裡昏睡的人…看著榻榻米上的金面具與散落一地的衣物…有紅的…也有綠的…


[雅紀…我…終究還是脫下了那面具…也許…那是因為我想再愛吧?...戴上面具的那刻起…我的時間停止了…一直讓自己留在黑暗中…因為…黑暗才是最安全的…可是…你出現了…你跟二宮出現了…從來以為只有美麗的火才是最光亮的存在…原來…你…才是最光亮耀眼的…我…不知道應該拿你怎麼辦才好…你是我第一個愛上的人類…也許…會是最後一個?...]


[…翔…一直在想…我在你心裡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每次問你為什麼會選上我…你都只是笑說不知道…很想不在意卻很在意…那個人到底是誰…很在意…因為…我發現從來不妒忌的自己…妒忌了…只是…我又憑什麼妒忌?...也許在你心中…我只是一個瞬間的玩具罷了…也許…當你膩了那天…你會毫不猶豫的離開我…因為…你是神族…而我只是一個人…一個愛上了神的人…]


有何方法可以令你記住這卑微的我…?

又如何能明白你心裡的故事…?

其實…我一直都在…

一直都在等…

然後…你出現了…

然後…你救贖了我…












To Be Continue...




















PS(2). 好~甜完了~下章來點虐的(磨爪)



























| 未完文 | COM(11)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