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8/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01-16 (Fri)
會用 “感冒”為題只是單純的因為我寫這文的時候感冒了…呵…
感冒的時候不是會很難受嗎?...不是會很想有一個愛你的人在身邊照顧嗎
無論多麼倔強的人…感冒的時候都會變得軟弱…不是嗎
細想一下…感冒跟愛情其實很有關連…
例如感冒了…的另一半也會多數跟著感冒吧…只因兩人是親密的戀人…
愛情是甜蜜的…甜蜜的愛情加上小小的感冒…也許會更美好吧…呵…
真心希望親們喜歡這淡淡的文…卻帶著深刻的愛…

PS. 說是短篇...也有1萬6千字...OTZ...大家加油看吧...


第一章 愛情賭徒



冷…陣陣冷意由肚皮傳來…大野智腦筋慢慢清醒…眼簾透進絲絲光芒…

“…嗯…” 哼出鼻音…再睡一會吧…昨天才開完演唱會…很累…

等…睡不著…對了…好冷啊…大野把手往下摸索…到底是什麼冷醒了自己?...

手指摸索到的卻是細膩柔軟的肌膚…大野知道…那不是自己的肌膚…嘴角扯起一絲甜蜜的微笑…貪婪的把整個掌心貼上那令人迷醉的觸感…大野知道那是二宮和也…人兒因為寒冷而自然地縮到自己懷裡…慢慢收緊雙臂…緊緊扭著可愛的人兒…鼻尖輕輕貼著二宮的前額…在人兒眉心落下一滴溫柔的吻…肚皮的冷感已經不再…擁抱的兩人發出陣陣暖意…

好暖和…二宮和也只覺得被人緊緊抱住…那是充滿愛護的擁擠…嗅著那陽光的氣息…二宮知道…那是自己愛上的男人…那就是大野智…

對…二宮和也跟大野智是一對戀人…

冬天的早晨總是令人不願起床…這對戀人卻多了一個藉口不起床…那就是離不開那溢滿愛意的扭抱…令人沉醉甜蜜得不能自拔…





“哈…哈啾~~~” 嵐的樂室傳來陣陣噴嚏聲…代表有人感冒了…

“OH CHAN~~~你沒事吧~?” 相葉拿著溫水走到大野面前…看著那擦紅的鼻頭問道…

“…謝謝…我沒….沒….哈啾~~~~”止不住的鼻水…停不了的噴嚏…大野掩著難受的鼻子…

“還想說沒事呢~你快去看醫生啦…” 櫻井從後扭著相葉…看著可憐的大野…

“…嗯…”大野接過溫水…喝下藥劑…無力的攤軟在桌上…頭昏腦脹的感覺真難受…

“有發熱嗎?”松本潤撫上那天然的麵包臉額角…還好…不覺燙手…

“怎麼那樣不小心?” 松本完美主意的個性顯露無遺…

“我…前天” 大野正想回答…

“唉~~~~??死了!!...真討厭…又要再來過…” 嬌小可愛的二宮和也大聲驚呼…

大野看著二宮的側臉…想起了前天懷裡抱住那個冰冷人兒的感覺…真的好想再這樣抱住怕冷的二宮和也啊…那是二宮唯一會乖乖溫馴被扭的時候…大野只覺這感冒是太值得了…至少換來的是那清晨幸福的兩小時…同時也明白二宮的驚呼是不希望自己說出這 “秘密” 的反應…

二宮和也臉頰泛紅…心快漏跳一拍…還好那個呆瓜沒有再說下去…二宮才不要被另外三只紅綠紫有東西可以拿來當笑柄…最重要的是…

那是戀人間的秘密…別問有什麼好秘密的…這就是二宮和也…

大野看著人兒泛紅的臉…輕輕微笑…對…這就是自己最愛的二宮和也…只對自己撒嬌…只對自己素直…只對自己顯露軟弱一面…只對自己…溫柔的二宮和也…

大野智的二宮和也是與別不同的…因為…那是外人從沒見過…只屬於大野智的二宮和也…

可疑…好可疑…櫻井瞇起雙眼看著那臉紅耳熱的二宮…再看看大野臉上溫柔的微笑…要不是大野燒壞腦袋就一定是二宮跟大野背後做了什麼不能告人的秘密…而大野是沒發燒…那就是說…這兩人有秘密…好想知道…櫻井的新聞報導員本性令強烈的求知慾變本加厲…

相葉只感到腰際的手扭得更緊了…低頭微笑…相葉知道身後的男人又變身八卦王子了…把手搭上櫻井的手背…

“吶~吃飯吧…我肚子餓了哦…”

緊張的看著懷裡的人兒…櫻井緩緩把臉貼著相葉的臉…

“雅紀想吃什麼?別餓壞了哦…”

“我要吃炸雞~!”

松本看著眼前的連體嬰…轉身拿起包包…往門外走去…

“LEADER小心身體…NINO好好照顧一下你家的呆子…一紅一綠你們兩個慢慢去肉麻吧…我約了斗真~先走了~BYE~”

“唉~~? 那NINO跟LEADER要一起去吃飯嗎?” 相葉看著兩人…

一個依舊穩如泰山的打著遊戲…一個無力的撲倒桌上…是藥力生效了吧…眼皮快蓋上了…這是代表…兩人都不會去吃飯了吧…

櫻井拉過相葉的手…另一手拿起自己跟相葉的包包往門外走去…

“BYE~先走了~”

又一下的關門聲…樂室變得異樣的寧靜…只剩下遊戲機按鈕跳動的聲音…大野智已經睡著了…

玩著遊戲的人眼角眇向那睡著了的人…一不留神…GAME OVER的字樣在畫面閃動著…

呼出一口氣…二宮和也放下深藍色的NDS…在樂屋的衣櫥裡抽出抱枕跟毛毯…輕聲走到男人背後…為得了感冒的人蓋上溫暖的毛毯…在男人毛茸茸的頭下擱起柔軟的抱枕…靜靜走到男人身旁坐下…二宮看著大野的睡容…真的跟麵包很像呢…雖然在一起已經跨越9年的時光…可是到這一刻…二宮還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愛上眼前的男人…

是無比忍耐時刻溫柔看著自己的大野智?...還是畫畫時認真的大野智?...還是堅定地抱住自己的大野智?...還是安靜地看著團員吵鬧的大野智?...到底是哪一個大野智令自己深深愛上…不能自制…? 二宮不知道…只知道一樣事實…那就是…無論是哪個大野智都是二宮和也最愛的大野智…

二宮知道自己是任性的…由一個月數次的小別扭…到自己堅決要離開嵐…獨身前往荷里活拍電影…大野都總是安靜的聽著二宮的決定…然後是安靜的每天對自己說 “加油…我想你…”…二宮和也知道…自己是再也離不開眼前的男人了…就是這種甜蜜的溫柔令二宮墮落…亦只有這樣溫柔的大野智能包容安撫這樣任性的二宮和也…

看著窗外緩緩飄散的雨點…想起了大野在雨中對自己說的第一句 “我愛你”…想起了兩人第一次的擁抱…第一次的深吻…第一次的…溫存…一直到現在形影不離默契合拍的兩人…二宮只覺自己是幸運的…

輕撫男人的臉頰…冬天的感冒一定很難受吧…寧願自己難受病倒也不願二宮著涼…真是笨蛋…卻是二宮不得不愛的笨蛋…

室內的兩人還有多久的路要走下去?...將來又會發生什麼事?...一切都是未知數…可是如果是眼前的這個男人…二宮和也願意賭上一切…

愛情原來會令人變成不能自拔的賭徒…差別只在於富有跟貧窮吧了…二宮知道自己是富有的…





第二章 流言



打開雜誌…映入眼簾的是自己的戀人二宮和也跟共演者錦戶亮的合照…某程度上…那是過於親密的合照…大野看著錦戶的指尖貼著二宮可愛的臉頰…緊緊扭起了眉頭…

不喜歡…大野只知道現在的心情叫不喜歡…卻發現不了那種不喜歡叫作妒意…

拿起了黑色的手機…打給了二宮和也…





“呠嚕嚕~~呠嚕嚕~~” 整個劇組的工作人員都看著工作椅上的一台白色手機…

“CUT!” 導演不滿的表情在臉上升格…

跑到椅子前拿起電話…二宮立刻向眾人低頭… “真的很對不起!抱歉!”

看著來電顯示…是那個呆瓜…不是跟他說好了今天要拍流星一劇…不要打給自己嗎?...二宮無奈的按下通話鈕…

“…怎麼啦…”

聽著對方不情願的聲音…大野語塞了…

“…啊…沒什麼…就是突然想聽聽你的聲音…”

突然想聽聽自己的聲音? 二宮心裡無名火緩緩燒起…

“不是跟你說我今天要拍劇嗎?沒事就不要打給我啊…你知道剛剛導演臉色多難看嗎?...真是的…”

“是跟錦戶拍的劇嗎…? 他在嗎…?”大野看著雜誌…

“唉?...嗯…在啊…怎麼了?”不明所以…二宮只是隨便回答…

“二宮先生~~導演說請你快點~~” 大野聽著電話那頭的工作人員叫苦連天…再聽著二宮不好意思的道歉…

“…抱歉…阻到你了吧…KAZU兩週後的星期二晚有空嗎…?” 大野看著日曆…11月25日…

“還有空? 我這個月都沒空啊...拍劇多忙你也知道吧…魔王大人…我不跟你說了…今晚也可能回不來…你自己吃晚飯吧…我已經在冰箱裡放了晚飯…弄熱就可以了…遲些再談吧…BYE~”

“…………….” 聽著忙線的聲音…大野蓋上手機…看著那銀色流星的手機吊飾…是嗎…? 沒空嗎…?

“抱歉!可以開拍了…真的很抱歉!” 瘦小的人兒往場景走去…工作椅上的是連著金色流星吊飾的白色手機…

流星…那是二宮跟自己都最喜歡的…大野智親手自制的手機吊飾…一金一銀…簡單卻可愛…就像這對戀人一樣…簡單的大野…可愛的二宮…9年間壞過無數次…每次都是大野小心亦亦的修理好…手機對於偶像來說是非常私密的物品…這也是大野會決定送二宮手機吊飾的原因…就跟兩人的愛情一樣…是重大的私密…甜蜜的時候不能與人分享…吵鬧的時候也不能讓人知道…

大野看著手機上的流星…心裡開始迷惑…這9年間是對的還是錯的?...二宮一直都有拍電視劇跟電影…一直都比自己忙得不可開交…每每回到家就是打開冰箱拿出二宮弄好的晚飯…到睡的時候二宮都還沒回來…早上起來時更難得看見人兒在自己懷裡…就算好運看見人兒的睡顏也不會超過三小時…人兒就又要工作了…仔細一想…會那麼喜歡演唱會大概是因為演唱會期間是5人之間相處最多的時間了…也是大野看見二宮和也最多的時間了…這就是偶像…休息日是天方夜譚…

大野擱在梳化上…眼睛依舊看著手機…如果沒有手機…可能根本跟二宮無法交談吧…這只手機也是為了二宮而設的…其他團員打來大野都懶得接…

再次看著桌上的雜誌…大野眼裡閃著堅決…起身拿過包包往門外走去…

對 …大野現在最想見的就是二宮和也…心裡只覺不安穩…因為…聽說了一些流言…說錦戶一直覺得二宮很可愛…大野不要這兩人走得太近…絕對不要





第三章 任性的專利



片場氣氛怪異得令人神經緊張…一向利落的二宮接二連三的NG…無他的…只因場外坐著一個大笨蛋…不停瞪著自己看…眼神一對上就是那人的傻笑…二宮吐出了一口氣…壓力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錦戶拿起礦泉水走到二宮身旁…

“NINO…還好吧?” 扯起清爽的笑容…

“嗯…謝謝…”二宮回以一個迷人的微笑…

錦戶看著二宮喝水的側臉發怔…真的很可愛…像小惡魔也像天使…那雖然瘦小卻比例均勻的身段…永遠年青柔嫩的肌膚…甜美細膩的聲線…時而安靜時而吵鬧的個性…一切都那麼神秘又難以捉摸…二宮和也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不停吸引著錦戶亮…

這是坐在不遠處的大野智最不願看到的…錦戶看著二宮的眼神令大野心裡亂得可以…慢慢拿出未開的礦泉水…走到二宮面前…

“…KAZU…”

二宮看著大野…怎麼總覺這男人今天眼裡閃著不安?...

“怎麼了?”

抿著唇…大野看著二宮手上的水…把自己手上的水舉向二宮…

“哈…怎麼啦…我有水了啊…”

大野聽到人兒的答覆…洩氣的放下手…垂下眼…真的很討厭自己過於安靜的個性…總是不能像櫻井一樣用語言說出自己心裡的感受…

錦戶看著低頭的大野…二宮和也跟大野智是戀人的事…錦戶是知道的…可是…不明白為什麼這樣可愛的二宮會愛上眼前連話也說不清的男人…

“NINO…我先去拍劇了…你也快點過來吧…”

“嗯”

錦戶向大野點過頭就回片場了…怎麼說也算是前輩…

二宮看著自己的男人…吐出一口氣…

“智…你先回去吧…你在這我會表現得不好…” 二宮轉頭…

“等…”

回頭看著大野…二宮眼裡是詢問…

“…兩週後的星期二晚是真的沒空嗎…?”

“不是說了沒空嗎?...到底有什麼事?” 二宮有點不耐煩了…大野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婆婆媽媽的?

看著煩躁的人兒…大野扭著的眉頭緩緩鬆開…吐出一口氣…扯起一個微笑…看著最深愛的人兒…

“嗯…抱歉…工作加油…我想你…”

二宮看著男人…自覺剛才語氣可能重了點…腼腆的側過頭…

“嗯…你回去小心…”

“…嗯…” 同樣溫柔的微笑…

二宮轉身走回片場…

看著那瘦小的身影努力的投入工作…大野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握緊手裡的礦泉水…孤寂的身影慢慢步出片場…





“咔嚓…” 門栓被輕輕扭開…迎接大野智的是滿屋的冰冷跟黑暗…

把門關上…打開電燈…柔和的光照亮這小小的家…大野智跟二宮和也的家…已經多少年?...對…住在一起已經4年了…那時候二宮跟大野都還沒像現在的忙…兩人每天都很甜蜜…

走過長廊…來到廚房…打開那純白的冰箱…人兒最愛的白色…

KATSUDON…這是二宮最拿手的料理…說是跟自己名字KAZU發音相似…所以常常煮給大野吃…希望大野每每自己一個吃飯的時候都能想起自己…那是兩人4年前的甜蜜…

關上冰箱…大野走到房裡拿過衣物…走進浴室…

溫水緩緩從頭上流過全身…大野閉上眼睛…身上的疲勞慢慢被沖去…可是心裡的疲勞卻久久不散…想起了片場的錦戶看著二宮的表情…想起了二宮煩躁的回應…想起了人兒說兩週後沒空…大野用手掩面…頭好痛…鼻好酸…是感冒還沒好嗎…?

大野從來就不善言詞…小時候就已經是如此…能真正打開心扉相信的隨了家人就是嵐的團員了…可是大野智知道自己會愛上二宮和也不是因為大家是團員…而是因為真心愛上…愛上二宮的什麼?...應該是所有吧…

可愛的二宮…任性的二宮…昏睡的二宮…剛睡醒見人就抱的二宮…溫柔作料理的二宮…床上致命吸引的二宮…倒糟自己的二宮…腹黑卻叫人無法討厭的二宮…遊戲過關時露出勝利微笑的二宮…變魔術的二宮…很多很多的二宮和也在大野智腦內迴旋…對…大野智是愛二宮和也的…好的壞的都愛…

可是…9年下來的感情…從來沒有得到二宮和也口裡說出的確定…從來都只是大野一方訴說著 “我愛你”…

說真的…這一刻…大野智心裡覺得害怕…更多的是迷惑…

頭髮半乾的大野看著鏡子的霧氣慢慢散去…

任性從來都只是被愛一方的專利…不是嗎?...大野智…不敢任性…可是…真的很累…

[…KAZU…如果我任性一次…你會挽留嗎?...還是只會當作笑話?...]





第四章 重要的是…?



回到家裡…看不見應該看見的男人…二宮和也觀望著天邊的魚肚白…又是一夜通宵…

摸索著書桌…沒有字條…男人去了哪?...二宮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走到冰箱前…

打開冰箱…看見的是自己弄好的KATSUDON…完封不動的擱在那…旁邊還有一支礦泉水…從來不曾發生這樣的事…大野從來不會無故消失…更不曾對自己煮的KATSUDON不感興趣…那不是兩人的甜蜜嗎…?



實在過於疲倦的二宮腦子無法思想…洗過溫澡後就靜靜睡去了…明天去到樂屋才再問那笨蛋吧…為什麼不吃自己的KATSUDON?…晚上又去了哪裡?...

對了…還有那金色的流星吊飾…今天不小心弄壞了…要叫那笨蛋幫自己修好才行…

扭著大野的枕頭…二宮緩緩進入夢鄉…從來都只有大野的陽光味道能令二宮安穩入睡…





“早…”大野緩緩走進樂屋…

“LEADER~~~早啊~”

“智君早~”

回應的是一紅一綠的一對人兒…

大野看著梳化上打著遊戲的二宮…沒有自己…睡得還好嗎…?

“你昨天去了哪? 冰箱的晚飯怎麼沒吃啊?你知道我花了多久時間去煮你的晚飯嗎?” 打著遊戲的手沒有停下來…二宮快速吐出一連串的問題…一紅一綠輕輕吵鬧著…感覺甜蜜…

大野看著人兒…走到化妝台前放下包包…為出鏡前作準備…

“…抱歉…回老家了…還有…”停頓…因為害怕?...大野扯起嘴角…可笑的自己…

“…以後不用煮晚飯了…我會在老家吃飯…”

一紅一綠安靜下來…看著大野的背影…看著二宮打遊戲的手停了下來…沉默的氣氛令人窒息…

櫻井識趣地捉著相葉緩緩步出樂屋…

大野依舊安靜的坐在鏡前…二宮依舊坐在梳化上…背對著背的兩人…令人看著難過…

二宮手上NDS的勇者早已停步不前…剛剛大野說了什麼?...不用自己再煮晚飯?...是這樣嗎…?回老家吃飯?...那吃完飯後呢?...會留在老家睡嗎?...那是說…分居…?

“…為什麼…”二宮和也不明白…這真的是自己認識的大野智?

男人看著鏡子前的自己…心裡的暗湧無法平息…那些不安的情緒…寂寞的夜晚…所有的一切都令人難受…大野智害怕再走下去…

“…KAZU知道錦戶亮喜歡你嗎?…” 還是說出來了…對…知道嗎?...為什麼還走得那麼近?...為什麼不擦覺自己的憂慮…?

二宮激動的站起轉身看著大野…心裡在痛…

“錦戶亮只是同事…你是在懷疑我嗎?”

大野緩緩站起…轉身看著人兒…眼裡是迷惑…

“…KAZU…你愛我嗎?...”對…就任性一次吧…

“…什麼…?” 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二宮看著男人認真的眼…那是什麼問題…?心裡已經被狠狠刺穿…

“…我想親耳聽到…你愛我嗎…?” 堅持…大野智從來就沒試過那麼堅持…

…愛嗎?...自己每天無論多疲憊不堪都會提早起床為這男人煮飯…手機上9年來都一直只用這男人親手制的流星吊飾…身心都為這人一一付出…現在對方卻問自己愛他嗎?...

二宮低下頭…看不著表情...手裡堅堅握住壞掉了的流星吊飾…對…既然男人看不到自己所付出的愛…那也不用再解釋什麼吧…二宮緩緩吐出答覆…

“…是嗎…喜歡回老家就回吧…我也可以省下煮飯的時間睡久點…”

男人受傷的看著二宮…是這樣嗎?...自己的離去原來對對方來說是那麼輕描淡寫?...心裡撕痛…大野低下頭…沉默不再言語…

二宮拿起外套…步出門外…臉上不帶表情…

[…智…為什麼你不明白…為什麼你會懷疑我?...從沒想過你會不信任我…你想要的就只是一句 “我愛你”?...言語真的那麼重要嗎?...]

大野無力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鏡中的自己…

[KAZU…對…言語真的那麼重要嗎?...你就不能只說一句 “我愛你”?...還是我根本不值得你對我說那三個字?...我不信任的從來不是你…而是在你身邊亂轉的錦戶跟其他的追求者…我心裡的荒亂…為何你就不能明白?... 你是真的愛我嗎?...還是…9 年下來都只是自己迫著你陪在我身邊?...已經迷惑了…]

重要的到底是言語還是…愛的感覺?...

那…重要的愛如沒言語…又怎樣能傳到對方心裡?...

愛情真的叫人難以明白…

愛得不好…只會為雙方做成傷害…







第五章 熟悉不過的陌生



冬天總叫人感覺孤寂…拉低鴨舌帽…二宮下班後走在行人道上…打算回家前去便利店…身邊是一對對的情侶…

已經過了一星期吧…那男人是真的搬回老家…自己是真的不用再煮飯了…可是睡眠時間卻沒有因此增加…因為失眠了…沒有男人那陽光的味道…二宮每晚都難以入睡…叫人不甘…卻是事實…

LAWSON…抬頭看著招牌…曾經每每自己生氣…大野都會去LAWSON買自己喜歡的雪糕…二宮低頭走進店裡…

站在雪糕櫃旁…二宮發著呆…男人這星期回到樂屋都沒有跟自己對望…兩人之間只剩下沉默…是真的完了嗎?...9年的感情就這樣完了?...心好痛…

“NINO…?”聲音在耳邊響起…二宮知道不是大野…看向來人…是錦戶…二宮收起了失落的表情…

“…晚安…” 甜膩的聲音令錦戶一時失神…

“晚安…”

二宮深深的看了雪糕一眼…

“…錦戶君下班了?” 看著男人露出微笑…

“…嗯…NINO呢?也剛下班?...”

“嗯…”

錦戶看向雪糕…伸手拿了兩杯…雲呢嗱口味…

“給你”

手上多了一杯雪糕…二宮還來不及反應…錦戶已經付錢給店員了…

“…這個…”二宮茫然…

“吃吧…我也很喜歡LAWSON的雪糕啊…” 又是那清爽的笑容…

“…謝謝…” 看著手裡的雪糕…為什麼不是大野智送給自己?...

“走吧…我送你回家…”

看著錦戶…

“嗯…”

兩人抬頭正想步出店門…卻遇上了不應在這裡遇上的人…是大野智…

眼睛對上了…驚訝的...跟傷痛的…對…驚訝的二宮和也…跟受傷的大野智…大野都看到了…二宮手上的雪糕…

“啊…大野君…晚安…”錦戶看著門前的人…

把視線從二宮手上的雪糕抽回…大野扯起一抹難看卻依舊溫柔的微笑…

“…晚安…”

“來買東西?...” 錦戶詢問…感覺到大野跟二宮之間令人窒息的沉重氣氛…

受傷的眼神再次看向早已低下頭的二宮…是這樣嗎?...已經…不想再看著自己…已經不想再跟自己交談了嗎?...大野只覺心裡被撕碎…

“…嗯…”垂下那溫柔的雙眸…大野向店內前進…

緩緩走過人兒身旁…感到人兒身體微微震動…隨手拿起了牛奶麵包…對…自己是來買麵包的…不是買雪糕…已經…不用再買雪糕了…

“多謝惠顧…總數249円...”

付過錢…大野再次經過人兒…心裡刺痛…往門外走去…一切是那樣自然…卻叫人難受…

“再見…”是對錦戶說?...還是對二宮說?..

“…再見…”錦戶看著大野的背影…轉身再看著低下頭的二宮…是吵架了?...還是…分手了…?

“…NINO…你跟大野…”

“抱歉…我先回去了…”

“等”

二宮跑出大門…一直跑一直跑…要去哪?...臉上一陣陣涼意…二宮知道自己是哭了…崩潰的感覺走遍全身…大野智為什麼會出現在LAWSON?...為什麼要在錦戶亮送自己雪糕的時候出現?...不敢看著那男人受傷的眼神…不願再回想男人無言的經過自己身邊…那感覺太可怕了…

彷彿…就跟陌生人一樣…愛了9年的人突然變成陌生人…這種感覺令人難過不堪…

冬天的風是刺骨的冷…瘦小的身影依舊跑在街上…是在懲罰自己嗎…?

二宮和也喜歡的…從來就不是雲呢嗱口味的雪糕…而是大野的草莓口味…



看著家門…大野卻步…對…不能讓家人擔心…

扯起笑容…步進家門…跟家裡人都打過招呼後…大野慢慢走回房間…關上門…

漆黑的房裡…無力感傳遍全身…笑容消失的瞬間伴隨的是淚水…孤寂的身子在沒有開燈的房裡跪坐地上…背依著門…大野手裡緊握著剛買的麵包…

是真的完了嗎?...自己對二宮和也來說到底是什麼?...

二宮一直是耀眼的…身邊都是朋友…更多的是追求者…

大野知道自己是平凡的…二宮和也只要說一句…一定有很多人願意為他買LAWSON的雪糕吧…一定有很多人會去愛他吧…

自己又憑什麼耍任性?...手裡的麵包早已不成型…

[…KAZU…你是對草莓口味厭倦了嗎…?]





第六章 11月25日



太陽輕柔的透進房裡…用棉被重重包裹著自己…天生體質就怕冷的二宮弓縮在那過於寬闊的雙人床…無論把自己裹得多緊…還是代替不了那雙應該擁抱著自己的雙臂…寒冷的感覺陣陣傳上心頭…

LAWSON之後已經過了多日…每天回到樂屋都是越見沉重的感覺…

男人受傷的眼神在腦內徘徊不散…那不再言語的擦身而過令二宮極其難受…到底是什麼令大野堅持起來?...是什麼令自己不願說出那句”我愛你”?...又是什麼令原本好好的兩人現在如同陌路?

任性跟倔強…換來的是什麼?...

受不了…沒有男人的擁抱二宮只覺受不了…可是…能擁抱自己的…一直都只有大野智這個男人…

二宮和也第一次覺得…堅持是一樣笨拙的行為…

緩緩起床…只覺頭昏腦脹…是感冒了吧…無力的再度撲倒床上…手背輕輕蓋上額角…燙手的熱力訴說著人兒是得了不普通的重感冒…手背慢慢移到眼簾上…苦澀的笑緩緩在依舊可愛的嘴角浮現…多了的只是兩行清澈的淚痕…

好難受…從來不覺感冒是那麼難受的事…身上酸痛無力…時而發冷發熱…鼻塞不能呼吸…瘦小的身子最討厭的就是感冒時的虛弱感覺…彷彿身邊的一切都比自己強大…很害怕…

昏沈的思維令二宮緩緩睡去…腦裡最後想起的是…

…大野智…

曾經男人會溫柔抱住生病的自己…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二宮都會好過來…最後病倒的總是大野…

曾經大野會直說 “好味!”…吃光自己煮的KATSUDON…

曾經每每流星吊飾壞掉墜落的時候…男人都會專注的半夜起來獨自一人修好…再為自己白色的手機掛上新的流星…

許多許多的曾經…許多許多的甜蜜…

二宮都一一記住…應該說是忘不了…怎麼能忘?…那是兩人9年間走下來的腳步…





“NINO呢?”松本慢慢走進樂屋…

“…不知道…”一紅一綠打著手機…卻都是留言…

松本看向坐在一旁的大野…臉上寫著擔心…卻一言不發…大野跟二宮兩人間的事紅綠紫三人都知道…看不過眼…松本走到大野面前…

“噯!”微微怒意的叫著大野…

櫻井拉住松本…卻被掙脫了…

“你還算是男人嗎?現在NINO不見了你卻坐在這…什麼也不作?去找他啊~還有…你們兩人的事別令團裡為你們緊張著急…更不要為劇組找煩惱…你快給我去找NINO回來!”

“潤…不要說了…”櫻井再次拉住松本…

“什麼不要說? 你跟AIBA看得過去嗎? 這9年是在開玩笑嗎? 我看不過去! 大野智…我不知道你跟二宮發生了什麼…可是我就是看不過去…你聽到嗎?”潤看著大野…

沉默在樂屋漫延…大野緩緩站起…

“…KAZU…已經不需要我了吧…”想起了在LAWSON看見的錦戶跟二宮…

“大野智!”松潤拉起大野的衣領…椅子被狠狠撞倒…

“潤!”櫻井拉開松本…看著不停掙扎的人兒…看著眼裡無神的大野…

擋下松本…櫻井走到大野跟前…

“…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眼裡的是認真…

看著身旁因剛才的爭執而掉落的黑色手機…銀色的流星感覺孤寂…大野緩緩開口…

“…KAZU…現在應該跟錦戶在一起吧…”對…應該是這樣的…大野茫然…

錦戶…?相葉抬頭看著大野…這個二宮一直愛著的男人…自己最好的朋友有多愛眼前的男人…相葉最清楚不過…大野智到底在說什麼?…

那麼傷人的猜疑到底是什麼?…

相葉緩緩走到大野面前…櫻井側過身子…看著直視著大野的人兒…眼裡是悲憤…

“啪!”感到相葉的手重重打在自己臉頰的重量…驚呆的不只大野…還有櫻井跟松本…

抬頭看著眼前哭泣的相葉…大野眼中的是不解…

“…你知道和也有多愛你嗎?…明天就是你的生日…和也早在一個月前就不顧自己會暈船…跟我們提議要出海…就因為你喜歡釣魚…我還記得你們4年前同居的時候…和也特意跑到桂花樓請父親教他煮飯…不理會手上的舊患…就一碗KATSUDON就學了無數個晚上…為的是要你有好吃的…又知道9年前你跟和也表白時…他有多高興嗎?…早上六點打電話給我…哽咽得連話都說不清楚…說你們交往了…對…我承認和也是口不對心的…是倔強的…可是…那傢伙對你的愛是最真心的…現在你竟然懷疑他的愛?…什麼錦戶亮?…大野智! 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二宮和也是誰?…”

櫻井扭過哭泣的人兒…扭起好看的眉…看著低下頭依在牆上的大野…

松本無言的看著身前的三人…對…二宮對大野的愛絕對是真的…嵐裡最聰明卻最不懂表達情感的就是二宮和也…抽出自己的手機…松本撥給錦戶…用的是廣播…

“喂~?”大野身子一震…是錦戶的聲音…

吸一口氣…松本緩緩詢問…

“亮…是我…”

“啊~潤~怎麼了?”

“你在做什麼?”一切都那麼自然…那麼平靜…只因松本知道二宮跟錦戶不是一對…

“啊…在跟山P吃飯啊…潤要一起來嗎?”

大野抬頭看著松本手上的手機…吃飯…?那二宮去了哪?…緊張的心情慢慢升起…眼裡是滿滿的擔心…附身抓過自己的手機…頭也不回的沖出樂屋…

感到大野跑過的風…松潤微笑…

“吶…亮…”

“嗯?”

“…你勝不了的…”

“唉…?什麼?”

“我們家的LEADER…你是勝不了的…”

對方的沉默松本一點都不介意…

“…為什麼…”手機緩緩響起錦戶認真的聲音…

微笑依舊…松本慢慢吐出事實…

“…只因二宮和也愛的…永遠都只會是大野智…還有…沒有人會比大野更愛二宮的了…”

輕輕蓋上手機…松本看向一紅一綠…

“…回家吧…明天…不是要出海嗎?”

看著潤慢慢步出樂屋…櫻井跟懷裡的人兒深深對望…對…明天…要出海吧…因為…是11月26日…

輕輕拖著人兒的手…拿起兩人的包包…步出門口…緩緩關上樂屋…





第七章 貓腳浴缸的原諒



喘著氣的男人站在床沿…

“咚”手上的門匙墜落地毯上…

眼睛離不開安靜睡在床上的人兒…發紅的臉色…額角的汗水…大野知道二宮是生病了…

走到廚房…裝好冰水…回到房裡抽出乾淨的毛巾…把沾過冰水的毛巾拿到床邊…

大野輕輕坐下…溫柔的眼神…溫柔的動作…把毛巾蓋上人兒的額頭…看著那扭曲的眉漸漸放鬆…男人無言的看著二宮的樣貌…自己最愛的二宮和也…

自己的一時任性…換來的是?

大野只覺自己是世上最笨的笨蛋…對…自己怎麼可能不相信二宮對自己的心意?…相葉打得對…遲鈍的自己完全沒有發現二宮為自己做的一切…卻只因為流言蜚語…因為雜誌的一張照片…因為寂寞而傷害了二宮和也的心…

從一開始…不是就決定要好好愛護眼前人兒的心嗎?…大野抱著頭…好狠自己…閉上雙眼…只希望一切還能挽回…

良久…大野放下手…再度把變得溫熱的毛巾沾上冰水…緩緩扭動…輕輕蓋上二宮的額頭…

男人好看的手輕柔撫上人兒的臉頰…看著那誘人的唇…不再思考的大野…把自己的唇輕輕貼上對方的…吻…溫柔勾人…才兩星期沒有親吻人兒的唇…卻彷彿隔了一個世紀般久遠…大野智知道自己是再也不能對眼前的人放手了…就算人兒醒來後不願回到自己身邊…自己也再放棄不了…

冰涼的感覺陣陣從舌尖傳來…二宮知道有人在吻自己…既溫柔又霸道的吻…是那久違了的陽光氣息…是大野智…腦筋慢慢清醒…眼角滑下一滴淚…卻不願把眼睛睜開…二宮怕一旦張開雙眼…真實的大野智…真實的吻都會變成夢境…小心翼翼的把手掛上男人的後頸…確認大野智是真的回來了…

感到人兒的手掛在自己頸上…手心撫過自己的頭…大野知道二宮是原諒了自己的任性…吻…變得又甜又苦…甜的是兩人間百分之百的愛…苦的是兩人的淚…

男人扭過二宮…把唇舌的吻加深…那是化不開的濃情…剪不斷的蜜意…

曾經令兩人差點永遠分開的大事…在擁吻下都變成渺小得不再存在的小事…對…現在重要的是補回兩人錯失的兩星期吧…

這兩星期對這小倆口來說是很浪費的…為什麼?...

只因…就算用一生的時間去愛對方…那也是不夠的…何況還少了兩星期?...

吻…持續了多久?...沒有人去計算…

大野感到懷裡的人兒呼吸困難…想起二宮還是一個病人…慢慢拉開了兩人的距離…看著臉頰泛紅的人兒…既可愛又嫵媚…輕輕在人兒鼻尖補上一吻…專注的看進那像星星般的眼瞳…指尖抹去人兒眼角的淚水…

二宮微微喘著氣…是因為缺氧的關係嗎?...只覺昏頭轉向…大野的吻一向都是二宮的毒藥…男人溫柔的指尖每每觸碰自己的臉…就能牽動自己的心弦…

轉過身子坐在床頭…大野把二宮輕輕拉抱在自己的胸前…用雙臂緊緊包裹著人兒…

二宮在男人懷裡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安靜的任大野抱住自己…漂亮的眼眸半蓋…看著掉在地上的門匙…二宮知道男人一定是很急的跑回來…那是對自己的著緊吧…二宮和也知道這世上再也不會有一個人能像大野智這樣愛護自己的了…

扭抱在一起的兩人不再需要言語…更不需要道歉…愛一個人是沒有對錯的…

二宮知道大野心裡還是自責自己一時的任性…因為自己也是一樣自責自己的倔強…緩緩開口…

“…吶…智…”

“嗯…?”

“…我想洗澡…出了汗感覺不舒服…”

大野知道喜歡乾淨的二宮現在一定很難受…輕輕站起…抱起輕軟瘦小的人兒…

“那去洗澡吧…KAZU要我幫忙吧…熱才剛退…身子還使不上力吧…”

人兒害羞的把臉頰埋進男人的肩膀上…雖然自己的身子已經被男人觀賞過無數次…可是…還是會感到害羞…二宮有時會很惱悶…為什麼同樣身為男性…團裡的每個人都比自己強壯…就連大野脫下衣服後都有腹肌…

當二宮還沉醉在自己的思想世界裡時…兩人已經來到純白整潔的浴室…

大野輕輕把二宮放下…讓人兒坐好在貓腳浴缸旁…扭開溫熱的水源…試探著水溫…那種細心專注…二宮和也一一看進眼底…大野智可能是世上最溫柔的男人了吧…而眼前最溫柔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男人…這令二宮感到無比自滿…

看著溫水緩緩流進浴缸…洗澡嗎?...想起自己一路跑回來出了一身汗…等幫二宮洗完後…自己也要好好洗一下…

二宮看著男人伸手抹去額上的汗…咬著唇…伸手拉住男人的衣角…

“KAZU…?”

“…你也一起吧…” 眼睛不安的偏向浴缸裡的溫水…二宮臉上的紅潤加劇…

大野微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兒…知道人兒其實是想自己不要再自責吧…這樣溫柔的二宮和也只會屬於大野智一人…

“嗯…好…”利落的脫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是因為演唱會的關係嗎?...男人身上的線條更結實了…

慢慢拉過二宮無力的身體…把人兒抱在懷裡…

輕柔地把二宮身上的衣物解開…看著人兒羞紅的臉…半垂的眼簾…大野只覺懷裡的人兒真的很可愛…明明是最熟悉的靈魂伴侶了…卻每次玉帛相見時都依舊會害羞…

包裹人兒的衣衫一件件掉落地上…那小巧的身子漸露在大野的視線下…

手…溫柔撫上人兒無比軟滑的腰際…帶領著被動的二宮踏進兩人的浴缸…坐進溫熱的水中…大野把人兒輕輕扭在胸前…

“水溫還好嗎?...”詢問著人兒…

“…嗯…”

微笑的大野輕輕把唇點過懷裡人性感的耳際…感到水面因二宮的震動而牽起微微的波紋…

“…KAZU…”

“…嗯?”

“…對不起…” 就算知二宮根本不需要自己的道歉…老實的大野還是道出了真誠…

聽著男人耳邊的輕語…二宮只覺心坎裡被輕輕拉扯…側過身子…把手擱在大野胸前…人兒水靈的眼睛看著男人…

下一刻…大野只覺自己的唇被堵住…

對…就用吻來原諒這男人吧…讓這男人再也離不開自己好了…這就是對男人的懲罰…要大野愛自己一生一世…只因二宮知道自己已經再也離不開抱住自己的人了…就算有一天眼前的男人不再對自己溫柔…就算他變成一個壞男人…自己還是離不開他的了…二宮加深舌尖的纏繞…

大野緩緩閉上眼睛…享受著人兒的一切…撫上柔嫩的背…把二宮扭得更緊…

絕對是命中注定的一對…

看著這對戀人…就連冬天都會變得暖和吧…

浴室裡的霧氣漸漸增加…霧裡的愛情也漸漸升溫…原諒原來可以那麼簡單…

這樣溫柔的原諒未免太過動人了吧…貓腳浴缸載住溢滿愛意的兩人…





第八章 我愛你…



白色手機緩緩震動…連帶著完美的金色流星吊飾一同在床頭櫃上旋轉…

“…嗯…我是二宮…” 早上果然會低血壓…二宮依舊閉上雙眼…冬天的寒意令人兒快捷地縮回身後男人溫暖的懷裡…

“NINO~~~~~~!!” 輕輕扭曲眉頭…二宮知道電話那頭的是超級笨蛋相葉雅紀…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笨蛋! 我耳朵要是被你的叫聲震破了要怎麼辦?...”對著這十年不變的小笨…二宮只覺無奈…

“嘻~抱歉啦~你沒事吧…昨天完全找不到你耶~LEADER後來去找你也不見了…我們都很擔心耶…”

緩緩睜開眼睛…感受著緊緊扭著自己的男人…二宮嘴邊浮起甜甜的微笑…今天是男人的生日吧…

“…嗯…沒事啦…感冒而已…”

“是嗎?...那還好…那LEADER呢?...”二宮知道相葉是在擔心自己跟大野…

“…那傢伙正在睡…”

對…這樣回答是最好的了…正在睡...字裡包含了無數的意思…正在睡因為他回來我身邊了…正在睡因為我原諒他了…正在睡因為我們依舊安心的相愛…正在睡因為自己在他身旁…想想看…這樣簡單的回答不是最好的回答嗎?...二宮甜蜜的微笑不懂散去…

聽著二宮的回應…相葉看著自己的手心…想起了昨天那把掌…會打得太用力嗎?...

感到電話那頭安靜下來…二宮知道相葉的心事…

“笨蛋…”

“…嗯…?”依舊看著掌心…

“…謝謝…”帶著暖意的感謝…二宮是真的覺得自己有那麼關心自己的好友是幸福的…

握緊自己的手…相葉微笑…

“…不用…” 對…不用說謝謝的…只因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嗎?...

良久的沉默被二宮打破…

“吶…今天看來是出不了海啊…要不你們自己去吧…”

“…嗯…沒關係…你好好休息吧…等你好起來才補祝LEADER生日吧…”拉過櫻井的手…擱在自己的腰上…相葉看著窗外…反正出海也太寒冷了吧…

“嗯…那我掛了啊…”

“嗯~快點好起來吧…BYE~”

蓋上手機…二宮看著那漂亮的金色流星…知道男人一定又花了一晚上的睡眠時間為自己修好了吧…放下手機…二宮轉過身子…

看著男人安靜的睡容…把頭緊緊貼著大野胸前…令人兒安心的心跳聲緩緩傳來…

感到人兒在自己懷裡不安份的亂動…是睡得不安穩嗎?...頂著疲累的眼蓋…大野睜眼看向自己懷裡的二宮…

“…早…”大野把人兒扭緊…

聽著男人好聽吸引的嗓音…早上總會多了一分性感的鼻音…二宮咬著唇…

“…早…”

“…KAZU…感覺還好嗎?...還會不舒服嗎?” 拉開了一點距離…大野把手心蓋上人兒的額頭…沒有發燒…

看著男人一起來就著緊自己的情況…二宮只覺心裡是滿滿的暖意…抓過男人放在自己額上的手…

“我沒事啦…”看著男人那好看的手…那愛惜自己的手…那為自己修好手機吊飾的手…

“…那就好…” 把另一只手撫上人兒柔軟的頭髮…嗅著那清香的味道…大野安心下來…

“…剛剛相葉打來了…我跟他說出不了海…他說遲些補祝你的生日…” 依舊細數著大野的手指…一…二…三…四…

“嗯~沒關係啦…你身體比較重要啊…要是再著涼就糟了…” 吻過人兒的前額…

…五…二宮看著那第五的尾指…今天除了是大野的生日…也是同居的第五年了…把自己短小可愛的尾指勾下男人的尾指…舉到胸前…專注的看著男人…

“…今天是一起生活的第五年了…以後還要你多多指教…” 二宮別扭地吐出真心…青澀的表情真的跟五年前一樣…大野微笑的點頭…把尾指收緊…對…五年前人兒也做過同樣的事…再過多少個五年…大野智知道二宮和也還是會跟現在一樣…勾起自己的手指…立下約定的…

得到了男人的首肯…感到自己臉頰發熱…二宮起床…向浴室走去…

“去哪~?”大野也跟著起床…

“刷牙啊~”

“一起吧~” 拉過二宮的手…牽著人兒走進浴室…

一藍一黃的牙刷…在一對人兒的手上…沾上牙膏…大野跟二宮安靜的刷著牙…二宮的臉依舊紅潤…只因男人不停看著自己傻笑…

細想…有多久沒有一起刷牙了?...也難怪眼前的男人會寂寞吧…

洗刷過後…二宮走到廚房拿出礦泉水就喝…

大野走到二宮身旁…扭過喝水的人兒…

“…大野智…你煩不煩啊~用得著不停黏著我嗎…” 輕聲的罵…其實是滿滿的愛…這就是二宮和也…

微笑的看著臉紅的人兒…隨手拿過二宮的礦泉水…倒頭喝下清涼的水…

水…原來是甜的…

試著推開男人扭著自己的手…卻反比抱得更緊…

大野看著懷裡的人兒…

“…吶…KAZU…我的生日禮物呢?”把自己的鼻尖貼著人兒可愛的鼻尖…對…二宮知道男人正在撒嬌…

原本打算生日禮物就是跟男人出海釣魚啊…可是現在又去不成了…二宮沒有準備其他的禮物…

“…我…原本打算是出海啊…”

“那現在呢?...” 吻著人兒的臉頰…男人輕聲問道…

想不到…有什麼可以送給大野…

看著苦惱的人兒…大野嘴角扯起計謀的笑容…大野知道二宮是沒有準備其他禮物…那正是男人想要的…

“…要不然…KAZU就送一樣東西給我好了…”

“你想要什麼?” 不知危險的人兒緩緩掉進魔王的圈套…

男人捧起人兒的下巴…緩緩吐出提議…

“…我想要…你…”吻深深落下…堵住了人兒的唇…

二宮感受著男人的霸道…舌尖的交纏令人難以思考…身子慢慢軟倒男人懷裡…二宮知道男人想要自己…如果這就是大野想要的…給他又何妨…?雖然會害羞…二宮的手還是輕輕扭過大野的肩膀…意味著允許大野對自己的慾望…

得到二宮的回應…大野加深兩人的吻…過了不久…感覺二宮呼吸困難才願放開…深深望向人兒星星般的眼眸…小心翼翼的抱起二宮和也…雙雙走回房間…畢竟在廚房裡…會太累吧…

舒適的床上放著可愛羞澀的人兒…大野跨坐到二宮身上…脫下自己的衣服…親吻著二宮嫩滑的頸項…睡衣的鈕扣被慢慢解開…舌尖吸吮著身下人胸前的甜美…大野滿意的感到敏感的二宮微微震動…可愛的小惡魔一絲不掛的模樣…舉手投足都把大野智迷得暈頭轉向…這一刻的大野智跟二宮和也都失去理性…

無他的…真心相愛的人又怎能指望用理性去談感性的愛情?...

男人的挑逗令二宮漂亮的身子染上引人的粉紅…半張的唇瓣…閃動的眼眸…這是專屬大野智的二宮和也…是最漂亮性感的二宮和也…每一個呼吸都散發著勾引魂魄的奇異力量…大野總被二宮深深吸引…不能自拔…男人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不停套弄著人兒的小巧…感到那熾熱慢慢挺立…

“…嗯…哈啊…智…” 二宮聰明的腦袋已經不能運轉…只知道自己想要更多…

男人看著扭著眉頭的二宮…知道身下的人兒想要更多…會那麼清楚人兒想要的是什麼…只因…大野智從一開始就專注的看著二宮和也…從嵐組成…大宮SK組成…二宮人氣急升飛到荷理活…一直到嵐走紅…自己的畫展…巡迴演唱…五DOME演唱…大野智從開始到現在眼裡都只有人兒的身影…所以體諒…所以了解…所以愛…

再次加快了套弄的速度…男人吻住了人兒甜美的唇舌…不斷的吸取索求…二宮只能吐出破碎的悶哼…室內是滿滿令人害羞的情慾…

身子一弓…大野手上多了一絲絲溫熱的乳白…放開了人兒的唇瓣…無力的二宮只能側過頭喘氣…汗水點點沾在人兒額角…柔軟的髮絲輕輕黏住人兒細膩無比的臉旁…性感得叫人迷亂…

男人下床走到浴室沖洗手上的溫熱…二宮說過不要在床上留下痕跡…回到房裡從抽屜取出小巧的香油…就用橘子花味吧…

再次壓上無力的二宮…吻著人兒的鼻尖…看著那漂亮的雙眸…

“…KAZU…還可以嗎?...會不會太累了?...”

感受話語行間男人對自己的溫柔…二宮把手搭上男人的頭…撫摸著那些髮絲…總覺得大野換了魔王的髮型後變得更有男人味了…時常不經意地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可是二宮知道無論眼前的男人外表變成怎樣…還是那個最愛自己的大野智…

拉下男人的頭…二宮獻上主動的一吻…

“…繼續吧…難道你不想要我嗎…?” 試探的發問…那是對男人的挑逗…

不出所料…男人受不住二宮的挑逗…再次深深吻上人兒的唇…舌尖扭在一起…呼吸變得急速…男人手裡撫上二宮光滑柔軟的腰身…再緩緩抬起身下人的雙腿…

被分開的雙腿隱隱露出那神秘的入口…漂亮的粉紅像在向男人招手…

喘著氣的大野倒出香油…把手指輕輕按壓著入口…

“嗯…呼…吻我…”二宮細膩的聲音緩緩響起…換來的是再一次令人不能呼吸的熱吻…

男人緩緩把手指推進那緊密細緻的入口…

“啊~哈…嗯…智…再…深點…” 二宮只覺不夠…

“再忍一會…我怕會傷到你…”依舊是溫柔的回應…

不斷的撫摸…親吻…吸吮…索取…大野手指慢慢增加…每一下推進抽出都令人兒想要更多…

“…智…好難受…嗯…你進來吧…快點…” 扭著好看的眉目…二宮只覺身心都有一個未被填滿的空洞…

看著人兒難過的表情…是時候了吧…吻過人兒的唇…男人把自己早已硬挺的熾熱送進那緊密無比的密道…大野已經失去思考能力…真的很舒服…輕輕啃咬吮吻著人兒的頸項耳後…聽著那輕柔壓抑的叫聲…

二宮總是奇怪為什麼大野會知道自己身上每一處的敏感點…每次都會快速被男人攻陷…令自己變得不再衿持…男人的熾熱不斷沖擊著自己體內深處…空洞的感覺被填滿…那種快感令二宮受不了…從未想過自己會愛上一個男人…更未想過自己會那麼渴求男人霸道的佔有自己的身體…二宮和也只好認了…認自己是敗給大野智了…

每一個不同的二宮和也也令自己更加沉醉…在遇上二宮之前…大野從未想過自己會愛上一個跟自己性別一樣的人…還會那麼享受結合瞬間的快感…大野知道…一切會那麼自然只因對方是二宮和也…那是注定了的愛情…沒有任何事情任何人能阻礙兩人走在一起…

深刻的纏綿過後…兩人醒來時已經是黃昏…

扭緊懷裡累壞了的人兒…大野看著床頭櫃上的一對黑白手機…還有金銀的流星吊飾…臉上露出微笑…

不理會世間的看法…決定跟二宮表白那天的記憶還深深印在腦中…雨水拍打臉上的痛還記憶猶新…由二宮眼裡流下的淚…到嘴角的微笑也通通記得…對…由那天開始…大野智就已經決定要愛這人兒…

二宮知道眼前男人給的愛可能不是最好的…不過卻是最愛自己的…可能其他追求者能供給自己更好的愛…可是那些愛都只有70%的心意…二宮確信自己還是會選擇大野的…因為這男人是帶著100%的心意去愛自己的…是那麼耗盡心力去愛自己…那些努力…那些微笑…那些淚水…二宮都一一記住…自己又怎麼可能不愛眼前的男人?...

可能世上有一個叫作幸福的角度是沒有淚水的…不過…沒有淚水的幸福…難免會令人覺得不完整…就像零缺點的愛情是乏味的一樣…

就因為兩人都是不完整的…合在一起才能有一顆完整的心…才會顯出愛情的美麗…

每次的對望…每次的擁吻…都令兩人更愛對方…別問為什麼…愛情是沒理由可言的…

大野智跟二宮和也就像手錶裡的一對齒輪…運轉得緩慢卻超乎想像地緊密得沒有一絲間隙…無論時間如何前進…兩人依舊深愛著對方…9年的時光從來沒有削減愛對方的心情…應該說…9年下來…兩人都更加愛對方了…

這是多麼難能可貴?...有多少戀人因了解而分開?...可是這對人兒卻因更加了解對方而更愛…

縱然世上佈滿虛偽…這對人兒的愛卻是最真的…不想再理會身邊的流言蜚語…只想好好的愛一次…

人兒拉著男人的手…撒嬌的把頭埋進男人胸前…

“…吶…晚飯想吃什麼?”

男人微笑…道出心裡所想…

“…想吃KAZU煮的KATSUDON…”

看著真誠的眼眸…二宮眼裡閃著淚光…

“…我愛你…”二宮吐出了9年來一直沒有說過的三個字…對…說出來吧…如果是眼前的男人…說出來又何妨?...

大野發怔的看著二宮…剛剛的是?...那句…確實是… “我愛你” ?...哽咽在大野的喉頭流動…這是最好的生日禮物…是大野等了9年的生日禮物…是最珍貴的寶物…眼裡閃著濕氣…

“…謝謝…” 對…戀人間需要的不是抱歉…而是謝謝…

鼻尖貼著鼻尖的兩人緊緊相擁…夕陽把純白的房間染成橙紅…牆上是連成一體的影子…

這樣的甜蜜會持續下去的…只因…他們是相愛的大野智跟二宮和也…感冒原來也可以令人留戀…

[…智…是你讓我勇敢去愛…]

[KAZU…是你讓我學懂愛人…]
| 感冒 (大宮) | COM(3)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