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07-18 (Sat)
偶還在寫第十章...不過先把第九章放上來吧...
因為免得太久不更新...令大家等待也不太好...
這章...嗯...怎麼說呢...
好像大家心裡都是有些事不會說出口的...
故事裡的人物都是這樣吧...
有點諷刺的一章...

偶今天一整個一直打錯字= =...
新的鍵盤君很好按...卻還在適應期~XD


PS.少爺之前的情人到底是誰?...偶可是選角了很久才決定用他...XD(別PIA~)










第九章 諷刺…




“…好熱…” 火紅的金絲扇子左搖右擺…可是扇出來的卻是暖風…櫻井翔最討厭的就是夏天…還要是南方的夏天…

沒有轉身…依舊埋首文書中的二宮輕輕吐出一口氣…真的有點炎熱…拉開了一點點厚重的狩衣衣領…雪白的鎖骨偷偷外露了一點…輕輕拉高紅艷的袴褲…露出榻榻米上的一雙可愛腳丫…

犯罪…絕對是犯罪…櫻井緩緩移到二宮身旁輕笑…

“再次被搔擾…我可不理你了啊~”

少年微微的笑…

“…朱雀聖獸”

“行!你就脫吧~行了吧~?” 紅衣男子不再理會…一頭睡在榻榻米上…不理了…什麼也不理了…

二宮輕笑…果然…有櫻井在就沒那麼苦悶…而且…男人今天…沒再戴起面具…這是好消息吧…? 低頭繼續書寫…
















陰陽寮另一角遠處的竹房…傳來一危險的目光…冷酷得有點無情的目光...淺薄的唇有點輕浮的上揚…眼瞳中是那清寧的少年身影…

“…二宮和也…嗎?” 把手上的紫木扇子緩緩合上…輕巧滑過自己的唇…黑金官服的男人依舊像盯著獵物看一樣…注視著白衣少年…

“理人…聽說他是你的弟弟…?”

跪在地上的安倍理人咬緊牙根…眼裡是厭惡…

“回左大臣…他…是二宮寒月的兒子…並不是安倍家的人…更不是我弟弟…”

“…呵…二宮寒月…誰也知道她與你爹相愛後生下這少年…”

“那就讓二宮和也証明他不是安倍家的人吧…左大臣…” 奸險的笑…安倍理人眼裡是計謀…

瞇起雙眼…黑金官服的人沉默了一會…

“怎樣証明…?”

微笑加深了一點…安倍理人緩緩跪著移動到男人身邊…輕聲說道…

“…人家都說…是妓生下來的…都是妓…”

瞪大雙眼回頭看向那惡劣的安倍理人…橫山有點替安倍家不值…竟然生下如此下流的種…

安倍理人立刻把頭貼在地上…

“小人知罪!”

再次轉向竹簾…用扇子挑起一空間…看著白衣紅褲的少年…冰冷的笑意再次爬上臉上…妓嗎…? 想著那嬌小的身子在床第之間的樣子…男人感興趣的微笑…

“…好啊…我也想知道這妓生下來的兒子…能有多出色…也想知道…能駕馭聖獸朱雀的人會有什麼個人之處...”

高興的安倍理人眼裡閃爍…令人厭惡…

“臣…明白…立刻去辦理…”

看著緩緩退出竹房的小人…橫山想了一下…還是算了…小人才容易打發…反正…只要得到二宮和也跟朱雀…那就不再需要安倍理人…

想起那討厭的紫金男人…那個竟然用一年時間就輕易與自己平起平坐的男人…握著扇子的力道增加…

“…松本潤…”

門外一粉衣男子輕按著胸口的起伏…緊合上的唇像決定了些什麼…輕聲卻迅速退去…


















紅衣帥氣男子突然坐起…原本搖動的扇子停止了…默默的低頭…

感到男人的異樣…二宮轉身看著櫻井…總覺眼前的朱雀有點失去了氣焰…

“…翔…怎麼了…”

緩緩站起…望向清靜的寮外…只有一兩陰陽師經過…剛才的感覺…是錯覺嗎…?

“…沒…”

想了一下…二宮還想說些什麼…

“二宮和也…” 門外出現一身影…微微的鳳眼…藏著令人不安的計謀…櫻井打量著眼前的男人…這男人…他見過…正是安倍理人吧…那安倍家的氣味令聖獸身上的火焰緩緩滲出…

二宮看向來人…還是緩緩跪下…

“…請問安倍大人有何吩咐…”

看了一眼紅衣男人…這就是朱雀…?

“呵…看來…你的神獸不太歡迎我啊…”

翅膀正想伸展…卻被少年的手抓住…

“…翔…”

看著二宮的眼神…對…自己說過不會再發生那天京部一樣的事…收起火翅…

笑著坐到二宮跟前…安倍理人說道…

“我有話要對你說…式神可以先退下…”

“不能!” 櫻井向前一步…怎能讓二宮一人面對這安倍家的小狐狸?...

“翔…我沒事…你先出去吧…”

“可是…”

“出去…”

不再望向自己的二宮…櫻井只好退出寮外…飛往屋頂上…

默默看著二宮寮裡的竹簾被放下…心裡總覺不安…那安倍理人不是善類…可是…自己又不能魯莽…只會增加二宮的煩惱吧…再說…

男人看向青空…剛才感覺到的靈氣…是錯覺嗎…眼裡是遠去的思緒…

不…錯不了的…那冰冷卻溫柔的氣息…那人的樣子慢慢浮現…三百年前最後一眼看見的他…那個背叛了自己的深愛之人…

[…是你吧…你…依然為安倍家愚忠嗎…玄武…]

天邊看不見一只小鳥…紅衣翩翩飛揚…



















坐在牛車裡看著街道旁的景色…那有點太耀眼的夕陽…二宮和也想不起剛才確實的對話內容…看著河道旁嬉水的小孩們…想起自己從未有過這樣的兒時經歷…從有記憶開始…溫柔美麗的母親跟自己就是被人厭棄的一群…而那個男人…卻從來只會選擇退縮…甚至最後母親快死了…也因為害怕本家的壓力而不來見母親最後一面…

“和也…到了” 櫻井看著不太對勁的少年…

回神望了一下車外...緩緩下車…看著那木色的大門…卻久久不進去…

“…剛才…安倍理人到底說了些什麼…” 櫻井認真的看著二宮的背影…心裡是不安的情緒…

“不…沒什麼…就說…左大臣希望我成為他手下的陰陽師罷了…” 緩緩把門推開…

“就是這樣?”

“…嗯…就是這樣…”

沒再問什麼…櫻井跟隨二宮走進家門…看見大野跟YUURI坐在木廊上看夕陽…

“KAZU~!” 走下木廊…大野微笑向二宮步進…

“歡迎回家~”

看著那最愛的男人…二宮臉上抹起一絲微笑…如果男人知道自己將要做的事…還會對自己笑嗎…?緩緩走到木廊坐下…把鞋脫下輕輕拍過那些沙子…

“…我回來了…”

櫻井看著感覺又回到正常的二宮…轉身往廚房走去…這個時候…相葉應該在廚房吧…示意YUURI跟自己一起離去…

安靜的坐到二宮身邊…看著那快落下的夕陽…

“今天辛苦嗎…?”

“…還好…不太辛苦…”

“有什麼事發生嗎?”

停了一下…再次開口…聲音裡聽不出情感…

“不…沒什麼事發生…”

“是啊…?”

“你呢…”

“嗯…今天陪相葉一起去了市集…對了…買了些梅子…KAZU喜歡吃梅子吧~”

看著快樂的大野…二宮微笑…

“嗯…喜歡…”

靜靜的兩人良久沒再說什麼…二宮緩緩站起來…走到被自己多年前施法從不開花的椿樹旁…輕撫著樹幹…眼裡是點點的憐惜…開花的椿樹是美麗的…為什麼…已經不去爭名奪利…不去顯露頭角…還是不能安靜的過生活…?眼前的椿樹…感覺就是自己的影子…

既然現實是如此的話…那就盛放一次吧?...哪怕只有單單的一次…只要是在大野智面前…

轉身看著依然微笑的男人…緩緩走近…把男人拉到房內…

“KAZU?”

抱著大野令人安心的肩膀…把男人推至門邊…

“…智…想看花開嗎…?”

“…唉?KAZU終於願意讓它開花了?”

“…嗯…想看嗎…” 往男人耳邊吐氣…夏天的炎熱讓大野的耳朵通紅…

很近…太近了…二宮身上的香氣不停傳往未知的感觀…大野感到身體的血液流動…

“…想看…”

透過男人…望向門外的椿樹…二宮眼裡是看不見的思潮…

“…解…”

無聲的…看不清的…大野智嗅到椿樹的香氣…風緩緩吹動…看著榻榻米上出現的紅艷花瓣…

開花了…

抱著二宮…男人緩緩轉身…兩人位置交替的同時…大野智驚呆了…

好漂亮…好漂亮的椿花…片片紅艷開滿枝頭…夕陽下的飛花像點點散落的黃金…就像二宮的舞蹈一樣…明亮中帶點溫柔…卻抓不住…

更緊的回抱男人…二宮輕輕閉上眼簾…傾聽著那有力的心跳聲…回想著今天安倍理人的話…唇邊是苦澀的微笑…是的…因為大野智的到來…二宮和也曾經有一刻以為自己得到自由了…曾經以為自己是能夠愛上別人的…

不…全都錯了…自己其實沒資格說愛…由安倍理人說出大野智的名字那一刻…由他威脅自己那一刻…二宮就清醒了…是的…自己…根本沒資格去愛任何人…因為…

那只會做成醜陋的傷痕…

“…智…”

“…嗯…” 依舊看著椿花…

“…椿花…漂亮嗎…”

“嗯…好漂亮…”

“…那…記下了嗎?”

“記下…?”

“…椿花的美…” 緩緩睜開雙眼…對…記下了嗎…我們的愛情…

“…嗯…記下了…我…不會忘掉…”

“…謝謝你…”

“呵…應該我對KAZU說謝謝才對...”

“…謝謝你來到我身邊…”

“…KAZU…?”

緩緩把手向後伸到門上…慢慢拉上透著夕陽餘暉的紙門…看著眼前的男人…願意…只要是為這個男人…二宮知道自己什麼也願意…把男人推往榻榻米上…抓緊那淡水藍色的和服…嬌柔的身子安置在大野兩腿之間…把自己包圍在那懷抱之內…深深看著有點吃驚的大野…

“…智…告訴我…你想要我嗎…”

不懂如何反應…半開的唇因為過於突然…什麼也說不出…

“…抱我…好嗎…” 輕輕吻上男人的耳邊…然後頸側…手…有點倔強的拉扯著男人的衣服…把身體貼得更緊…

感受著懷裡人的挑逗…好想要…想要這樣可愛的二宮和也…再也忍不住…男人反身把有點艷麗的人壓在身下…細看著那雪滑的肌膚…有點紅潤的唇…粉色的臉頰…好美的二宮…

吻…是輕碎的…有點癢…有點溫柔…又有點令人停不下來…二宮把男人的頭抱緊…閉上雙眼等待著一切的發生…感受著男人溫熱的吻在自己頸邊移走…呼吸有點急速…

對…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了…除了你…那個讓我得到真愛的你…我願意把純淨的自己交到你手裡…因為…明天的我會變得污穢不堪…明天的我將不能再接近深愛的你…

淚…無聲的落下…看著被夕陽照得有點火紅的天花…

突然…男人停下所有的動作…直直看向衣衫不整的二宮…臉上失去了平常的笑容…換上認真與擔憂…

“…為什麼…”

從天花把視線收回…靜躺在榻榻米上的二宮…默默看向男人的雙眼…兩人對望著…

輕輕拉動大野腰上的衣帶…卻被男人把還抓緊衣帶的手壓在地上…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KAZU…”

大野總覺今天的二宮有事在隱瞞自己…是的…自己是真的很想抱二宮…只是…不是在這樣令人難受的情況下…大野想要的…是給予二宮幸福的瞬間…這樣下去的話…他知道二宮不會快樂…為何要那麼急…?不安的感覺在男人心裡游動…

“…智…不想要嗎…” 微笑看向男人…

“…不…我想要…可是不是現在…”

“我不要等…” 另一只沒被壓住的手伸進男人凌亂的衣襟裡…

“KAZU…我不要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拉開人兒的手…

“…沒事…”

“不…你一定有什麼沒告訴我…”

“沒有…”

“有…”

推開大野…二宮轉身背對男人…抓緊自己輕微拉開的衣服…有點散亂的頭髮遮蓋著少年的視線…唇邊是微笑…眼裡的淚卻沒被男人看見…

“…智什麼也不知道…不要在那裝作關心…”

心裡像被狠狠刺穿一般難受…大野不相信剛聽到的話…二宮一直認為自己是在裝關心嗎…眼裡是痛唇邊卻依然是那溫柔的大野智…不再望向坐在門邊的人…徑自低頭走向紙門…

“…那是因為KAZU什麼也不跟我說吧…?”

感到男人從自己身邊走過…步出了門外…門被合上的一瞬…少年的眼簾震動了一下…鑽石般的淚珠滑過那沒表情的臉龐…

[…智…因為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愛著你的…這就夠了…]

殘破不堪的少年安靜的捲縮起來…抱著膝蓋側臥在有點溫度的榻榻米上…眼角是一行別人看不見的淚痕…默默承受著…然後閉上雙眼…

椿花依舊美麗…可是…又有誰知道美麗花朵的背後…存在著多少傷痕…?


















不在…廚房裡空無一人…只剩一沸騰的湯鍋…不斷滲出香氣…紅袖一揮…火光即滅…可愛的白金少年走到湯鍋前觀看…微笑轉頭看向櫻井…

“櫻井大人…是大人喜歡的蓮子湯…一定是雅紀大人烹的…”

微笑看向知念…的確…相葉都會烹調自己喜歡的食物…

“YUURI…你就在這料理一下晚飯吧…我去找雅紀…”

“是的…”

紅衣翩翩轉身…看了一下火紅的夕陽…默默向後園走去…

一步步走在廊上…心裡想著那人的笑容與微沙的聲線…急躁的男人只想快點看到那綠色的身影…

腳丫上的金環突然不再移動…

櫻井翔停下腳步…肩頭至背部是一微乎其微的震動…低下的頭看不著表情…

為什麼…會是他…那冰冷的氣息…

錯不了…

是他…

慢慢抬頭…看向快到後園的木廊…櫻井有那麼一刻不想再走下去…

他…不想再看見那個人…

那個背叛了自己的愛的人…

那個把自己冰封起來的人…

緊緊握起手上的拳頭…眼裡是憤怒的傷痕…

深呼吸一口氣…再次開步…對…既然對方找上門了…就只好面對吧…

跨越木廊的瞬間…

櫻井看到了他…那個依然美好的他…手上握緊的拳頭有點生痛…卻掩蓋不了三百年前的痛…櫻井眼裡雖然映照著青色身影的故人…卻也同樣看見了另一個他…那個令自己再次脫下面具的相葉雅紀…

相葉轉身…臉上的笑容依舊甜美…

“啊~翔~你回來了?過來一下吧~這是龍澤大哥…”

青色的身影有點像風…令人猜不透的美男子…緩緩抬眼看向那久遠時空中的紅色…從男人眼裡…龍澤秀明看見了痛…也看見了恨…與愛同份量的恨…

四目相投…櫻井不知道自己應該以什麼表情去對望…心裡混亂不堪…不應該再見的人竟然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那個曾經深愛的人就正正站在現在愛上的人身旁…那個背叛了自己的人就站在那個自己想嘗試相信的人身旁…這是天底下最諷刺的事…

紅衣男人緩緩走向青綠兩人…腳上的金環晃動…低下的頭令人看不出情感…

輕輕勾過男人的手…相葉有點害羞的看向龍澤…唇邊是甜美的笑容…

“…龍澤大哥…這是櫻井翔…是…我的戀人...”

轉向自己的男人…相葉的笑意沒有減緩…

“翔…我的家族被追殺時…就是龍澤大哥救了我的…後來再被二宮帶回家…龍澤大哥跟你一樣是神獸啊…現在為安倍家效力…他是北方的”

“玄武…” 櫻井吐出兩字…冰冷的兩字…眼裡失去了色彩…龍澤秀明是誰…櫻井最清楚不過…只是…

迅雷不及掩耳之下…一火焰箭突然射出…青色身影輕巧的避開…向後跳開兩步…火箭往牆上燒出一個黑洞…紅衣手裡生出艷麗如夕陽般的火刃…向目標刺去…

“叮!” 火焰劍並沒有刺中龍澤的心臟…清透的冰壁正正擋在龍澤身前…紅火刺穿了冰壁…尖銳停在離青衣一吋的距離…

相葉看著一動不動的兩人…眼裡是驚訝…唇在震動…為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抬頭深深看向那同樣看著自己的人…櫻井心裡如被活生生撕下一片…痛楚不斷…

“…為什麼…”

只有三個字的一句…卻是令人心酸的三個字…為什麼…為什麼要背叛我…

一動不動的青影眼裡有點無神…透過櫻井…看著空無的遠方…唇邊是悲涼的笑…

“…因為我愛的…從來就不曾是你…”

“咔咔!” 火刃碎裂了冰壁…

“翔!不要!!” 相葉大叫出聲…

紅影把青影推壓至牆上…烈焰刺向青衣人項上…

血…緩緩沿著劍鋒流向同樣紅艷的手袖上…那種溫度…龍潭身上的氣味...感覺…通通都那麼熟悉又陌生…緩緩消去所有火焰…男人轉身開步離去…

“…為什麼…” 血色染上責色襟衣…龍澤感到頸上有絲絲刺痛…

沒有回頭…櫻井看向天上的晚霞…眼瞳裡有那麼點落寞…

“…因為我曾經愛過你…”

走到靜默的相葉身邊…櫻井看出綠色身影有點震動…男人唇邊是微笑…溫柔的微笑…把相葉低下的頭抬起…收進懷裡…

“…可是…我現在愛的是他…TAKKI…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還有…”

放開了相葉雅紀…徑自步向屋裡…卻留下一句…

“謝謝你救了雅紀…”

淚…豆大的落下…雖然沒有男人的擁抱…相葉心裡卻是點點的甜…卻有去不掉的苦味…替櫻井嚐到的苦味…原來男人從前喜愛的人…就是救了自己的人…亦是那個在三百年前背叛了他的人…那種苦…又有誰明白…?

龍澤秀明依著牆壁…看著那遠去的紅色…還有站在原地的綠色…自己的立場在哪...?


[朱雀…現在應該叫你櫻井嗎…?你變了…那個高傲的你也有學會溫柔的一天…也許…晴明是對的…我不應該再次出現在你面前…如果今天沒有相葉的存在…你會毫不猶豫把我殺了嗎…?]


[TAKKI…感謝你救了雅紀吧…我變了…是他令我改變了…也是他讓我真正明白愛情的模樣…是的…我是愛過你…只是…那時的我卻忘了最重要的事…那就是愛情是兩個人的…我忘了…你愛的根本不是我…而是…那個男人…安倍晴明…]


緩緩走到受傷的人身前…相葉眼裡是複雜的情緒…已經不知道要怎樣開口…

龍澤微笑離去…

“龍澤大哥…”

“…雅紀…可以幫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

輕撫那有點熾熱的傷口…血乾了…看著衣服上的紅…

“…好好去愛櫻井…替我好好的愛他…可以嗎…?”

對…愛情是不能勉強的…龍澤明白自己是愛不了櫻井的…

看著青色的背影…相葉緩緩點頭…沉默是因為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美麗的青影漸漸消失在長廊的盡頭…

愛情到底是什麼…?

愛與被愛中間是否存在著一條無形的線…?

沒人說過…真心愛一個人…就一定能換來被愛…

也許…這就是愛情的玄妙之處…

最好的愛情不一定最轟烈…卻需要愛上一個對的人…一個同樣愛著你的人…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1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