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 2018/08 >>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7-20 (Mon)
大家好...偶來更新了...XD
看了NINO被吻後...偶的SK魂要加強燃燒...
不過...那個...這章還是虐...= =|||
很喜歡這裡的小潤...
SK會虐...SA感覺有點暗湧...
斗真還沒出來呢...不過快了...等這些都交代好後...

唉...NINO啊...你真的很傻...小大你也很傻...
很喜歡這裡的小潤...感覺很神秘又很美艷...^^













第十章 頭髮…





“二宮公子…到了…” 有禮的侍衛向黑金色牛車低頭…緩緩牽起竹簾…五彩的錦繡布料上坐著一嬌小的身影…

穿起正式束裝的美麗少年輕巧的下車…全身的淨白更顯二宮的純正…只是…眼裡多了份十七歲不應該有的哀慟…無聲的…就靜靜躺在沒人看見的眼底深處…

侍衛不禁偷看了兩眼…這就是安倍寮頭跟二宮寒月的兒子…?真的長得很俊秀…難怪主子會看中…

二宮慢慢跟隨橫山府第裡的僕人走進極為精緻的園子裡…百花爭相散發美麗芳香…卻有點俗眼…令人生煩…只有一處…園子裡只有一處是妖艷而不俗氣的…

二宮輕輕看向那站在紫蘭花旁的身影…

好美艷的男人…紫金色的和服顯現出雪白肌膚上的性感…深刻的五官…濃濃的眉…大大的眼…頭上是又黑又亮像絲般順滑又高貴的頭髮…長髮尾部被紫色絲絨帶輕輕系起…

二宮看見男人伸出指尖輕拈紫蘭…紅艷的唇角是微微的上揚…有點魅惑…卻又因高貴的氣勢而令人不敢靠近…

他…到底是誰…?

感到木廊旁是一白淨身影…松本潤輕笑…果然…就如昨天晚上收到的匿名信上所說的一樣…二宮和也出現在這了…唇邊的笑意更開…緩緩轉身…向木廊走去…

一直一橫的木廊交匯之處剛好是一白一紫碰頭的地方…不同的是…二宮身邊的侍從全都迅速跪下…沒有一絲猶豫…二宮只是看向眼前的人…那種美麗…真的應該生在男人身上嗎…?莫非…他…就是左大臣…?就是這個男人召喚自己?...

正想下跪…卻被有點冰涼的雪白指尖輕輕勾起下巴…

感到少年身子微微一震…松本魅惑的笑容依舊…眼裡卻是沒人猜得透的光華…向二宮身邊走前一步…松本知道二宮的冷靜是裝出來的…因為他看見了那胸口不自然的起伏…應該是厭惡吧…厭惡自己的靠近…想必二宮和也一定是以為自己就是橫山裕…

“…吶…你就是二宮和也?” 雖然是問句…松本卻早已知道答案…只是想問而已…

“…是…”

把唇貼緊少年耳邊…那種清香…的確…二宮不應該留在這俗氣的園子裡…他是一株清雅的椿花樹…松本想起了那穿越時空的男人…不知道這兩人過得還好?...

“一定要拖延到今晚點燈之時…如果…你也想守身的話...” 輕得不能再輕的話語…二宮卻全都聽到了…

抬頭回神的瞬間…紫色的身影早已開步遠離…剛才的到底是…?

“二宮公子…可以前行了…” 一侍女恭敬引路…

二宮心裡有那麼點混亂…卻轉身繼續步入未知的命運…

看了一下青天…想起紫艷男人的話…

離晚上點燈之時...還有三刻鐘…看不著的表情緩緩低頭…

[…智…]

少年緊握自己的袖子…















一片紅艷的花瓣遠離其他正在飄揚的花瓣…像有生命般飛舞著…最終落在淡水藍色的男人手心裡…

原本發呆的大野緩緩看向手心裡的輕軟…心裡默然…

回想起與二宮種種的相處…是自己還做得不夠好吧…愛得不夠好…

輕輕拾起那片花瓣…高舉空中…透過花瓣看著午後的太陽…那種火亮…就如昨天看到的夕陽一樣…緩緩放下花瓣…再次看向白沙中的椿樹…真的好美…卻依舊寂寞…是的…大野明白…寂寞是因為二宮不在…

昨天自己離開二宮的房間後晚上根本睡不著…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大野智不知道是哪裡出問題了…卻知道…

二宮一定有些什麼沒有告訴自己…而自己應該知道的…

“你們是誰?在做什麼?”

“不要進來!”

遠處傳來知念跟中島的叫聲…大野智抬頭…看見兩少年正在阻擋為數約十多人的黑衣侍衛走向二宮的房間…男人站起立刻走到人群前…

“你們想怎樣…” 站在紙門的正中間…眼裡是堅定…雙手握緊門上的木架…大野智不願走開…

帶頭的侍衛狠狠看向大野…

“走開!我們是奉左大臣的命令…來搬運二宮和也的東西…”

二宮的東西…?大野心裡漏跳了一拍…為什麼要搬二宮的東西?...左大臣…是誰?...是跟潤有關係的人嗎…?

再次進迫…卻發現大野依舊擋在門前…

“走開!!” 抽出武士刀…

面對著發出寒光的武士刀…水藍色身影依舊低頭站在門前…手心裡是那唯一的紅瓣…大野智找不到理由走開…

刀…以看不見的速度揮下…知念跟中島眼看就要砍到大野身上…

紅亮的火箭從木廊盡頭飛來…打在武士刀的利刃上…

“噹!” 一聲…三分一的刀鋒掉下…刺向木廊外的白沙裡…

武士看向那斷裂的刀身…斷口被燒得火紅…閃耀著的火光慢慢變黑…轉頭向火箭的方向看去…一紅衣帥氣男子背後是火焰的羽翼…身後跟了一名清麗的綠衣男子…火紅男人唇邊是高傲的輕笑…眼裡是藏著的怒火…翅膀上不斷跳出點點火舌…左手握緊發出熊熊火光的拉弓…右手指間是 “蓬!”一聲生出來的火箭…

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用說…櫻井看向那帶頭的侍衛…緩緩舉起左手的拉弓…架上右手的焰箭…笑容慢慢退去…眼裡是鎖定的目標…

“你…你敢?我們是左大臣派來的!” 小小後退了一步…

沒有用太大的力道…好看的指尖輕輕拉弓…把弓舉高一點…

“…雅紀…你看是要此人的眼還是此人的舌?...”

“…翔…” 有點擔憂的看著眼前的情境…

“呵…還是…眼跟舌我都要好了…?反正…被這低下污濁的人類看過我的樣子…聽過他的聲音…我覺得很噁心…” 輕笑…說著指間再 “蓬!”一聲生出第二把火箭…

額角是汗…黑衣侍衛們紛紛向後退開…櫻井踏前一步…眾人立刻轉身跑離二宮的府第…

大野看著散落一地的武士刀…

櫻井收起身上的火焰…緩緩轉身看向底頭的相葉…是被嚇怕了吧?...正想伸手撫摸相葉的臉龐…

“…別碰我…” 非常輕微的聲線…卻把紅衣男人的手緊緊釘在半空…

感到綠色身影經過自己向大野走去…不解的櫻井回頭…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相葉他…好像有點難過又有點生氣…?

看著那被燒黑的刀片…相葉轉身對著大野…眼裡是認真…

“…智…和也有跟你說他發生什麼事了嗎…?”

緩緩搖頭…緊握門架的手沒有放開…大野腦內回想著昨天二宮的失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今天原本想來道歉的…YUURI卻說二宮早早外出了…現在又突然出現左大臣的侍衛…說什麼要把二宮的東西搬走…二宮到底怎麼了…

抬眼看向那椿花…想起二宮昨天問自己都記住了椿花的美了嗎…緊握手心的花瓣…大野心裡不安至極點…昨天的難道是…在說再見…?

不敢再想下去…不相信…大野不相信二宮會一走了之…一定是被那個叫左大臣的人迫了…要來搬二宮的東西…那…二宮不就是在那人府裡了嗎?...立刻往門檻跑去…

“等!” 紅影迅速飛到大野身前...擋下男人…大野想的櫻井也想到了…

“智…左大臣府不是說去就能去的…”

看了一眼櫻井…大野拉開櫻井的手…依舊往門走去…

“智!!”

一紅一藍由拉扯變成扭打至白沙上…櫻井喘著氣把像發了瘋的大野按在地上…認真的看著男人雙眼…

“太魯莽了!”

“那誰能告訴我KAZU現在怎樣了嗎?你能嗎?難道你要我坐在這眼睜睜等KAZU一人去面對嗎?他…”

看著清透的淚在大野眼角流下…櫻井放輕了按壓的力度…

“…他…KAZU…一直都是一人在承受所有…我是最差勁的人…口裡說愛他…卻什麼也做不來…就連…他昨天奇怪的行為…我也做不了什麼…我…”

氣憤的把緊握椿花的手背打向自己前額…被壓倒的身體動彈不得…大野智從來沒覺得自己是這樣無能的…很氣…很氣這樣的自己…抓畫白沙的手劃出絲絲血痕…

櫻井緩緩站起來…不願再看著眼前令人心痛的大野…展開的火翅正想升空…

“…去找右大臣…” 一直沈默的相葉輕聲吐出一句…直直看向大野…

一步步走向大野…跪坐在男人身邊…握起男人抓緊白沙的手…看著那心酸的傷痕…

“…智…去找松本潤吧…他應該可以幫助你的…去吧…去救和也…”

“雅紀!你不要意氣用事…我可以一個人去救二宮出來…為什麼要找什麼松本潤的…我”

“…你是神…”

紅衣男人身子像被定格一樣…一動不動…櫻井的火翅緩緩收了起來…

相葉站起…轉身面對櫻井…眼裡有點哀傷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那個自己絕對不應該愛上的男人…

“…你還不明白嗎…人有人的命運…人也同樣有人的愛情…在人的世界裡…神可以做的少得可憐…對方是左大臣…那就只可以找右大臣處理…”

“我不明白…”

“因為你…”

有點激動的相葉轉身背對著櫻井…

“…因為你…太強大了…”

淚痕早已乾掉…右大臣…潤?...大野緩緩站起來…相葉說得對…現在可以做的…

“碰…” 大門被金甲侍衛推開…一身紫衣金線的美艷男子無聲的步進大門…白色的羽毛扇子輕輕掩蓋著鼻子以下…卻誰也看得出男子眼裡是魅惑的笑意…

“呵…說得好…你叫什麼名字?綠色衣服的…”

相葉看向眼前貴氣四溢的人…輕輕行禮…

“…相葉雅紀…”

挑了一下眉角…

“…好聽…那你…就是朱雀了?

“…櫻井翔…” 打量著眼前的紫衣人…他是誰…?

看著那火紅的身影…俊逸的外表…高雅的氣質…松本喜歡櫻井眼裡的不馴服…想不到二宮和也能收服這連安倍晴明也不敢恭維的神獸…再看向相葉雅紀…很清透的一個人…不過…看來…是跟神獸有著什麼關係吧?...松本感到紅綠兩人間的氣氛有點冷淡…

走到大野身前…緩緩拿下扇子…依然是令人倒抽一口氣的美艷…紅潤的唇輕輕貼近大野耳邊…發現男人的耳根發紅…松本唇邊是玩味的笑…

“你想我救二宮和也?”

輕輕點頭…向後退了一步…大野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

輕輕扇著羽毛扇…松本微笑…眼裡有點發亮…

“那…不如這樣吧…”

“…怎樣…?”

再次貼近大野耳邊輕語…相葉櫻井看著大野的臉有點難看…

“這怎麼…我…” 大野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完全沒想到松本潤會要自己去他府裡當男色…

“哈哈哈~~~你果然好有趣耶!” 笑得很高興的松本潤換來府第裡眾人的奇異目光…金甲侍衛們卻早已見怪不怪…亦沒人敢望向松本潤…右大臣是像猫一樣的男人…他想什麼你不知道…也最好不知道…雖然愛玩弄…愛情緒快轉…卻是一等一的好官…家世也是名門望族的後代…

“…噯…你到底是誰…跟大野說了什麼…” 櫻井有點不善的看向眼前一無所知的神秘紫衣男子…也護在相葉身前…相葉感到櫻井想保護自己的意思…有點害羞的低頭…

“…呵…你身後的人都害羞了…朱雀大人…我是你們要找的右大臣…大野智正是我的人…” 說著抱過大野的肩膀…大野智並沒有掙扎...只是低頭...

再次挑眉看向不自然的大野…松本說…

“智…真可愛耶~”

“…你剛說的…是認真的嗎…” 大野沒有看向那身紫衣…

“呵呵…如果…我說是真的…你願意嗎?用自己來救二宮和也?”

“智?” 櫻井跟相葉一同望向大野…這是什麼情況?...這位右大臣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臉頰不再因害羞而紅粉…男人認真的思考…對…自己願意用自己來救二宮嗎…?看了一眼美麗的椿花樹…想起那人的笑容…淚水…聲音…氣味…轉身看向松本…

“我願意…只要你肯救他…我跟你回府…”

驚訝的櫻井跟相葉對望了一下…

看著大野智認真而堅定的眼神…松本感到大野的勇氣…

“…很好的眼神…”

然後轉身往大門走去…頭也不回…

“等等!潤…那KAZU他” 大野緊追在後…

快速停下轉身…把大野嚇了一跳…少了一些輕浮…多了一份深遠的認真…

“…我會去救他…因為…你兩個都是笨蛋…”

“那你剛才說要我去你府內…”

“哈哈~果然是笨蛋…我府裡的色子已經夠多人了…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我喜歡看笨蛋跟笨蛋在一起…卻不會對笨蛋起興趣…” 說著松本轉身…再不快點就來不及了…

風一般的男人…無聲的到來…迅速的離去…剩下藍紅綠三人站在回到安靜的園子裡…

三人面面相覷…松本潤…應該可以算是個好人?...只是…有點太貪玩…?

沉默的看著清空的門檻…大野智有點失神…

如果…自己昨天對二宮死纏的話…也許今天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也許…二宮就不用獨力承擔起一切…


[…KAZU…或者我是沒用的男人…可是…我仍然希望能為你分擔…]


一番折騰…夕陽也快下山了…點燈之時快到了…



















“…啪…咚咚…”

聽著ししおどし的聲響…二宮和也安靜的正坐在高雅的和室正中間…面對著長方形房間裡頭的一面大面積的菱形鏡子…身後是米白的紙門…新竹的芳香從榻榻米跟兩旁的竹簾上滲出…竹簾佔了一半房子的長度…有點奇特卻異常舒適…房子建得很美觀優雅…只要捲起竹簾就能看見左邊的竹林與右邊的魚塘…

“…啪…咚咚…” 再次響起的ししおどし拉回白衣少年的神緒...

“左大臣到…” 門外的侍衛報告著…隨後聽到眾人下跪的聲音…

輕聲的…二宮感到身後的門被拉開…黑金和衣的身影緩緩步進房內…示意侍衛們把門關上…炯炯有神的雙瞳盯著那因行禮而把頭底下的純白身影…橫山裕唇邊是猜不透的笑意…

往鏡子前的金絲墊坐下…帥氣暗沉的男人手上握起紫檀扇…輕輕劃過下巴…注視著台下的人…

“…你就是二宮和也…?”

“…………”

原本輕劃著下巴的扇子停下…男人輕笑…

“…哈…哈哈…有意思…吶…和也…清高有時是會要人命的啊…例如…叫大野智的命…?哈哈…”

橫山預期看見那小小的身子被動搖了一下…停止了笑聲…把玩著手上的扇…

“…有人跟我說…是妓子生的都是妓子…若果是真的…我要的是一個聽話乖馴的妓子…抬頭吧…二宮寒月的兒子…”

身子起伏了一下…二宮緩緩抬頭…眼裡卻失去原有的光彩…黑金和服男人緩緩下台…走到白衣少年跟前蹲下…看著二宮和也…好看清雅的皮膚…幼嫩的唇瓣…乖巧的眉毛…性感的頸項…眼睛…好漂亮的茶色眼瞳…只是少年正默默看著前方的鏡子…沒有看男人一眼…






“…啪…咚咚…”一下…





“…啪…咚咚…”兩下…





“…啪…咚咚…”三下…






時間過了多久…?靜默無聲的房間裡不時傳來竹筒子打在石盤上的聲音…

橫山站起來…轉身再次向台上走去…笑著看向鏡中的二宮和也…

“…吶~和也啊…知道ししおどし的漢字是什麼嗎?...” 男人轉身坐在金絲墊上…有趣的看著二宮…

“…野鹿的鹿…威脅的威…鹿威し…” 如實作答…

“哈哈…真厲害啊…果然…陰陽師就是比不識字的女奴們優勝有趣…不過…”

原本歡笑的男人突然靜默…緩緩抬頭看向自己的獵物…

“…還有一個寫法...那就是…獅子…獅子威し…連獅子也被威嚇到的意思…”

白色身影震動了輕微的一下…二宮看向眼前的男人…橫山裕…是個充滿野心的可怕男人…

“啪啪!” 兩聲清脆的掌聲…

門被拉開…兩侍女進入…二宮看著侍女走過自己面前…把手上的金絲床舖慢慢捲開…漂亮耀眼的金絲上…繡上了一大朵殘酷的紅艷椿花…二宮眼眶裡映照著眼前雙人大被上的艷紅椿花…激動的緊握拳頭…臉上卻絕不露出表情…淚…卻騙不了誰的落下…為什麼…為什麼要做到這地步…?為什麼就連跟大野智在一起的記憶也要被支配…?

冷眼看著二宮雪白臉龐的淚…一點一滴的落在椿花之上…真的好美…橫山微笑…

“…今晚…早點點燈吧?...我想把你好好看清楚…” 合上紫檀木扇…男人唇邊是玩味的笑…

侍女們退出房間…

門…被緊緊拉上…府內的燈被通通點起…

橫山慢慢走到床舖上...有點慵懶的側臥…打開扇子輕輕搖動著…彷彿像觀賞美麗的裝飾品一樣看著二宮和也…

“...過來…”

眼簾輕輕一動…淚再落下一顆…可是…二宮知道自己沒有選擇…也許…這就是事實吧?...妓子生的…也許真的只可以是妓子…心裡已被挖空…無神的雙眼…白衣少年緩緩站起…踏上血紅的椿花刺繡上…看著那淌血的椿花…

“…很好…把外衣退去…”

聽話的把素白外衣緩緩退去…單薄的身子被內襟包圍…

“然後…放下頭髮吧…”

頭髮…握緊自己雙手…男人是在說頭髮吧…?

“不…” 二宮輕聲吐出一個字…令人心痛的一個字…

“什麼?” 男人緩緩坐起…

“…不…只有頭髮…不可以…”

“…哈…哈哈…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哈哈哈…” 男人笑得有點放肆…輕按著自己笑得有點抽搐的肚子…

半開的唇不住吐氣…二宮抱緊自己的雙臂…低下的頭看不著表情…淚流滿面…對…只有頭髮不可以…因為…















“…智…喜歡我把頭髮放下的樣子…?”

“嗯…喜歡…”

“為什麼…?”

“…因為…這樣的KAZU…才是最真實的…”


















不可以…只有頭髮…只有頭髮是屬於大野智的…所以…

不可以…

憤怒的男人一把拉倒少年瘦弱的身子…緊緊握起二宮沾淚的下巴…粗暴的扯開那白色的襟衣…熱烈的吻深刻的烙過那叫人瘋狂的頸部…一個個紅印狠狠摧毀著破碎的少年…

二宮看著鏡中自己的倒影…緩緩合上淚眼…緊緊握起手心…半開的唇瓣慢慢合上…


[…智…對不起…]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14)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