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2018/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7-26 (Sun)
偶回來了...XDDD (被眾PIA飛 : 去了哪~偷懶了吧~!)
那個...偶...是偷懶了兩天...>"< (自行去面壁...) 抱歉~~~
就是想整理一下心情而已...看著這篇文...驚訝的發現...
這文才走了三分一...已經超過四萬字...XDDDD
寫大綱也許真的有好處也說不定...
感覺寫起來不會太混亂...比較易寫呢...(心)

然後...這章MA...偶覺得小潤這個角色很有味道...
偶是大愛這裡的松小潤...XD
小斗還沒出來...偶拔劍自刎...T﹏T...沒法...時間還沒到...
那個...NINO跟小大的愛...很深啊...
















第十一章 簡單…







白色的羽毛扇子輕輕牽起牛車前的竹簾…天色漸漸昏暗…紫衣男人眼裡是看不著的思潮…

“…走小道…會快點…” 濃厚的鼻音有那麼一點吸引…

“是的!” 侍衛令命的道…

輕輕拿出胸襟裡的一封信…握在手上…看著車外的風景…快到了…

可是…燈已經被點起…

紫衣男人眉頭一緊…會太遲嗎…
















香軟的肩胛骨…男人因練武而有點粗糙的大手從後撫上苗條的腰身…緩緩向上遊移…被半退至腰際的素衣露出雪白的背部…火般的吻無情燒印在背上…留下一個個令人心痛的吻痕…

二宮任由橫山對自己撫吻...閉上雙眼…無聲的跪坐床舖上…

唇…貼上二宮的耳邊…橫山有點被燃起慾火…

“…哈…果然…你跟一般色子不同呢…” 就算默不作聲…二宮和也在橫山裕眼裡也是寶物…從沒看過如此清澈的少年…男人覺得自己會上癮…拉起那短少卻可愛的手指…半親半咬…

噁心…手指傳來令二宮想作嘔的感覺...眉頭輕輕一緊…

“呵呵…我喜歡你的表情…” 再次在二宮耳邊吐氣…

把少年嬌嫩的身子面對自己…推壓於床舖之上…

“睜開眼…我要你好好看著我…” 手向下摸索…由小腿到大腿…

二宮緩緩睜開雙眼…卻直直望向天花上奢華的裝畫…睫毛輕輕抖動了一下…眼角失神地流下一行清淚…裝畫上是夜叉明王的圖案…身為陰陽師的自己…卻在此刻懷疑起神的存在…

瘋狂的笑…瘋狂的握起二宮的下巴…橫山只覺越來越興奮…

“哈哈…對…哭吧…再哭多點…你知道嗎…你這樣好美…”

無力的手垂放兩旁…二宮不再留有希望…噁心的感覺正在加劇…卻不再掙扎…

淚…繼續掉落…豆大的掉落…

“不…右大臣!請留步…左大臣他…他…” 房外傳來一陣嘩然…一切都亂起來…

橫山在抬頭的瞬間…門被快速拉開…一黑一紫默默對視著…房外的青竹被風輕輕拂過…沙沙的聲音靜靜退去…在場的眾人沒人敢發一聲…只是兩人對望的氣場就足以叫人窒息…這就是政府兩大權力的碰撞…

二宮漸漸清醒…橫山緩緩放開少年有點紅腫的下巴…衣衫不整的二宮看向門檻的紫色身影…是他…是今天看見的神秘男子…

松本望向二宮…再望向橫山…眼裡是看不清的意味…臉上玩世不恭的笑容卻不再…明明身上只有一把羽扇…卻叫人從心裡發寒的氣勢…彷彿一動…就會被消去一樣…

橫山輕輕站起…黑金和服半開的看著松本潤…那個自己最恨卻最打不敗的男人…橫山換上一絲笑意…虛偽的笑意…

“呵…想不到右大臣會有興趣看床第之戲…” 眼裡閃過一絲笑裡藏刀的殺氣…

看著房間盡頭的大鏡…松本輕輕吸吐一口氣…再次披上玩味的笑意…笑得很是嬌艷…白色的羽毛扇子輕舉到唇邊…步進房內…

“呵呵…左大臣真有眼光…這別苑真漂亮…讓我回去也建一座好了…” 一步…兩步在黑金男人身旁緩緩走動…觀賞著天花牆壁的結構…

不再微笑…橫山眼神跟著松本走…

“…你到底想怎樣…” 男人沈靜的問道…

停下腳步…上揚的唇邊沒有消去…眼裡卻有點危險…松本輕輕把羽毛掃過自己的下唇…手裡抽出一封信…坐牛車時握在手裡的一封信…轉身輕輕靠近橫山…近得叫人不自然…近得像戀人般的親密…把唇瓣向男人耳邊靠去…

“…呵…吶吶…你這樣寵愛二宮和也…我會吃醋的啊…所以…人家拿了封情書來給你…打擾了你就不要生氣好嗎…” 彷彿像戀人般的語氣…松本把信輕柔放進男人衣襟內…眼裡是看不清的計算…

慢慢轉身…走向左邊的房間…捲起清香的竹簾…呼吸著竹林的寧靜…天邊的月光好不浪漫…

二宮輕輕坐起來…抓緊身上的素衣…身子微微震動…低著頭默默坐在椿花的被子上…

情書…?橫山輕蔑的笑…看了一眼輕鬆看月光的紫影…別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卻很清楚松本潤的厲害…他能夠單槍匹馬闖進自己府第…想必一定有備而來…拉出那封信…慢慢打開…

握信的手指緊得有點泛白…信紙被那力度撕開了一道口子…原已跪下的眾僕役把頭貼得更低…

“…人來…為二宮先生換過上好的衣服…右大臣要帶二宮陰陽師回府了…” 像火般的眼神彷彿要把松本潤燒成灰燼…橫山卻不能發作…只因…手上的信是二宮父親寫來的…好一個松本潤…竟然說服安倍靈人把二宮立為右大臣府裡的專屬陰陽師…信…被再次握緊…

“哇~呵呵~我就知道裕最疼我的了…你都不知道我府裡鬧鬼多嚴重哦…弄得人家都睡不好…你看看…皮膚都快差透了…還是裕對我好…把二宮送我…有個陰陽師在府中夜裡會睡得安穩…更不怕被人咀咒啊…你說是嗎…?”

松本潤裝起無辜的表情…嬌柔的從窗邊站起走向橫山…一手輕撫臉龐的白晢肌膚…惹得幾個橫山的侍衛偷看了好幾眼…

不再看向松本潤…臉上是十分的不悅…橫山裕轉身步出房外…

“送右大臣回府!!”

“是…!” 聽著男人的吼叫…下人們通通回應著…

看著怒氣沖沖的男人遠去…松本臉上的笑容緩緩退去…眼裡的計算卻依然銳利…慢慢轉身…羽扇輕掩性感的唇…挑眉看向正被侍女們更衣的二宮…果然是一個美少年…清雅裡是點點羞澀的純粹…加上在陰陽寮裡的能力是同輩中第一名…難怪橫山裕會看上眼前的陰陽師…

“…二宮和也…你最好會防止咀咒的法術…我感到我將會被下咒…” 帶著意味的輕笑…松本深深看著眼前的少年…

二宮默默的看向眼前美艷無雙的男人…他…就是當朝的右大臣…松本潤?...就是他讓大野智住在自己家裡的吧…?

沒有言語…松本緩緩轉身…

“走吧…”

穿好衣物的二宮想了一下…跟著松本離開這別緻的府第…深遠的地獄…
















紅木金邊的牛車輕輕搖晃…夜路的確是有點冷清…有點難行…

松本潤一直輕搖反射著銀光的羽扇…手柄上是一顆半個指節大小的紅寶石…那種紅…有如血液乾涸後的暗紅…異常漂亮…二宮心裡不明白…這樣扣人心弦而又手握重權的美男子…為什麼會來救只見過一面的自己?...突然…想起大野智…對…松本潤不是認識大野嗎?...那是說…

“…大野智…在哪裡…?” 認真的聲線…二宮和也心裡有點不安…

從鼻子輕笑了一聲…挑起眉角看向眼前的少年…那有點著急的神情令人想欺負…

“…哈…哈哈…你果然也是一個笨蛋…我還想你會問我現在要帶你去哪裡…或者會問我是好人還是壞人…想不到你卻只懂想著那個笨男人…也對…要不是為了大野智…法力高強又有神獸護身的你又怎會被安倍家的小狐狸迫來這當橫山的男寵?...也許我也應該試試看這樣做?...也許…”

用羽扇輕輕抬起少年無懼的臉…松本靠得很近…近得唇快要貼上…

“也許…你的味道會不錯…?” 唇邊微微勾起一個角度…松本潤有那麼點輕浮…

感覺著吐在自己唇上的香氣…二宮眼簾半蓋…牛車又再搖晃了一下…月色依舊美好…

良久的對峙…松本還是放開了二宮…往後依向紅木窗邊…搖動著羽扇…眼裡有點冷…

“…嘖…你這性子…真不適合當男寵…無味得令人不悅…跟你說啊…你若果真的來我府裡當寵…一定很快被打入冷宮…都不知道智喜歡你些什麼…”

緩緩低頭…看著自己短少的手指…默默想著男人溫柔的笑容…每天都總是笑著喚自己KAZU…夜裡總是輕柔的抱住自己…讓自己安心的睡在那個溫軟的懷裡…是的…二宮其實也不明白大野為什麼會喜歡自己…

看著沉思的少年…松本不再玩笑…

“…為什麼…要為大野智做到這地步…?他值得你這樣犧牲嗎…?男人都是犯賤的種…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他可能不會為你這樣犧牲啊…” 雖然松本早已知道大野會為了二宮作出同樣的犧牲…要不然…松本潤是不會去救二宮的…今天去二宮府裡見大野就是為了試探一下大野智的心夠不夠真…

想了一會…二宮輕鬆的微笑…心甘情願的笑…

“…沒關係…”

“你不怕我嗎?”

望向松本身後的月光…二宮眼裡是平靜…

“…只不過是換了個主子罷了…有什麼好怕…?”

呆了一會…松本感到自己低估了二宮和也的思考方式…也看輕了大野智跟二宮和也間的深情…

“哈哈…有意思…你跟大野智都一樣有意思…”

“…一樣…?” 有點不解的望向松本…

“一樣都是笨蛋…”

沒再說什麼…車裡回到寧靜…車輪的聲音不斷傳入耳邊…外頭的景物變得熟悉…二宮知道松本打算把自己送回家…可是…

“…為什麼要幫我…?”

沒有轉頭…松本潤在月下的側臉異常美麗…

“…沒為什麼…就覺得有趣罷了…何況…多個陰陽師為我效力…有何不好?”

車子慢慢停下...二宮正在思考…松本用扇子輕輕勾起竹簾…看到門外正站著一個焦急的男人…唇邊是微笑…總覺看著大野跟二宮就能令自己快樂…也許…這就是為什麼自己會想幫助這一對人吧…?

“以後…你跟大野一樣…都是我的人…下月有一個宴會…我想你跟我去…”

微笑看向松本…這個有點霸道有點嬌縱…又無比任性美艷的男人…二宮不明白…卻明白自己永遠都不會明白松本潤的…

“…為什麼想我去?”

“因為我不想去…你去了就能夠為我解悶…如果你不想去…那…”

收回夾在竹簾上的羽扇…魅惑的笑…

“…我可以叫大野智去的啊…不過去完晚宴後…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放他回你家裡呢…我怕你妒忌…呵…”

加深了一點笑意…二宮知道自己是走不了的…深深看向眼前的紫色身影…

“但願你值得我為你效力…松本潤…今晚的事…謝謝你…”

沒有再說什麼的兩人對望了一會…二宮輕巧下車…往站在大門外的男人走去…看著手執燈籠的大野智緊張的走到二宮面前…很大謄的少年…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松本微笑放下竹簾…

牛車漸漸遠去…大野看向眼前的二宮…終於回來了…男人沒有說什麼…黑夜裡看不著表情…下一刻…手上的燈籠被棄地上…大野智緊緊把二宮揉進懷裡…有力的懷裡…那種力道叫二宮深深感受到男人身上因激動而產生的抖動…沒有言語的兩人緊緊擠在一起…二宮被那熱情弄得不懂回應…只知道…男人的胸懷好溫暖…好舒服…少年伸出可愛的手…抓握男人背部的衣物…輕嗅著那令自己安心的氣味…靜靜合上雙眼…

什麼都沒有問…什麼都不渴望…只要懷裡的還是二宮和也就可以了…大野智不知道自己還能奢求些什麼…因為…

一切想要的都得到了…那就是二宮和也…

“…お帰り…” 溫軟好聽的聲線在少年耳邊留下印記…

緩緩睜開充斥著水氣的眼瞳…二宮看著地上的燈籠…一只小小的飛蛾正在火光旁舞動…安穩的微笑默默爬上少年的臉上…

“…ただいま…”

就只是輕輕的兩句…彷彿就能把心中的不安情緒通通撫平…

我們有我們的愛情…別人有別人的愛情…

也許…我跟你的愛情…只是這麼簡單而已…


[智…你會看不起我嗎…也許你已經知道我去左大臣府都做了些什麼…可是請你相信我…無論我做了些什麼…請你相信我都不是自願的…我願意的事只有一樣…那就是愛著你…我只是想你留在我身邊而已…就只是這樣而已…即使別人會笑我瘋子…我也想聽見你叫我KAZU…我不在乎其他人怎麼看我…只有你…請你不要看不起我…好嗎…只有你不可以…]


[…KAZU…對不起…這次的事令我明白到自己有多無能…如果不是潤的幫忙…也許我已經永遠失去你了…不是型態上的你…而是失去守護你心靈的機會了…若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我絕對會憤恨自己的…今天潤離開後…我心裡一直在害怕…害怕要是你有個萬一…我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對你的不是喜歡…而是愛嗎?...終於明白愛跟喜歡的不同了…我愛你…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就跟你一樣…能夠為我做任何事…我終於…感覺到這份愛真正的重量了…只是…這樣的我是否能夠好好守護我愛的你…?]


燈籠裡的火光有點孤寂地閃爍…舞動的飛蛾卻多了一只…

徬徨的飛舞…起勁的愛著熾熱的星火…卻忘了自己是多麼的脆弱…

也許…這就是愛情的模樣?...

緊緊擁抱在一起的兩人…心裡同樣地有點什麼被踐踏了…

現實…有時令人可恨…

卻是現實令你我遇上…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7)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