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2018/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8-01 (Sat)
大家好...十三章還在寫...先放十二章上來吧...
太好了...blog 終於回復了...(感動)
請別忘了要看另一篇超短的sk文啊...(心)
是昨天突然寫下的...真的很短...才8頁...
不過...偶還是很喜歡...文的名字也很簡單...叫5分鐘...


然後...想說...人的生命真的很化學...(這跟文沒關係)
偶有一位同事星期二車禍去世了...
每星期一起共事的人竟然說消失就消失了...
令我久久不能平息激動的是...
星期二那天的2:05 pm我才跟那位同事有說有笑...
對方竟然在2:55pm就離去了...

只能說...也許這就是人...

說出來不是為了要大家心情低落...
只是希望大家深思一下...珍惜眼前人的重要...














第十二章 斷線…




有點沉重的眼簾緩緩睜開…窗外的陽光有點刺眼…大野感到懷裏的溫度已經消去…二宮回陰陽寮了吧…

想起了昨天晚上二宮回來後兩人沒有太多的交談…就只是一直膩在一起…大野記得自己為二宮梳頭…二宮就乖乖依在自己懷裏…男人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柔軟發絲的觸感是那樣鮮明…

緩緩站起來…男人眼裏是那麼點失落…

大野智有點覺得…其實自己並沒有很瞭解二宮和也…

走到窗邊…默默拿起靜止的砂時計…













“喂~聽說了嗎?...就是他…”

“唉?就是他被左大臣召去了嗎?”

“他不就是二宮和也嗎?那個有名白拍子二宮寒月的兒子?”

“對對…說是跟安倍寮頭生的私生子耶…”

“哇…是這樣的嗎...看不出那樣子裝清純的…還不是跟母親一樣很會勾男人?”

“哈哈~”










火紅的身影受不了從早上開始就一直沒停過的閒言閒語…櫻井翔高高在上的站在門檻處…危險的看向那些無能的陰陽師…手上生出火弓…門外的數人立刻奔逃…正想追捕的男人被寮內的少年喊停…

“翔…由他們吧…”

“由他們??你知道他們說話多難聽嗎?”

“那難道你要把他們殺了?”

“我要好好教訓他們!” 豔紅的男人開步…

“雅紀不會喜歡…”

停下腳步…想了一會…櫻井深呼吸一下…收回火弓…緩緩坐回地上…二宮說得對…相葉不會喜歡自己這樣做…

二宮微笑卻沒有看著櫻井…

“…謝謝…不過就由他們吧…別人的嘴巴長在別人身上…況且…他們也不是第一次說這些話了…倒是你跟雅紀…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櫻井望向依舊在觀看占星儀的少年…有點欲言又止…最終還是說道…

“…沒什麼…”

“…是嗎…”

“…嗯…沒什麼…”

沒再說什麼的一紅一白各懷心事…

看著占星儀上的宿位…二宮有點發怔…昨天回家後大野沒有過問任何關於昨天的事…也許男人是知道吧…知道自己不想被問起…只是…就算是相擁而睡的瞬間…也覺心裏有那麼點不踏實…彷佛心裏隱瞞了些什麼似的…而對方卻是知曉…

躺在榻榻米上…看著手上的紅金扇子…那個金色的翔字吊飾左右晃動…櫻井不明白相葉在想什麼…自上次見過TAKKI後…相葉的態度就有點改變…說不上變了些什麼…卻令櫻井不安…晚上也不再乖乖窩著自己睡…總是保留著那麼點距離…令人難受…昨天在打退左大臣的手下時更是突然生氣不理睬自己…

“呵呵…在想什麼?” 微微的鼻音突然響起…只見黑布頭苙下是一身紫金和服…

櫻井緩緩坐起來…二宮轉身面向來人…松本走到窗前輕靠…日光穿透頭苙上的黑布…漂亮的輪廓若隱若現…

少年微笑輕輕點頭…

“是什麼風…讓頂頂大名的右大臣來探望我這小小的陰陽師?...聽說…陰陽寮頭的房間不在這…”

“…呵…你好像忘了昨天晚上自己說過要為我效力呢…所以…” 說著從衣袖裏拿出一面金牌…刻有一松樹跟一個五字…輕輕拋向二宮…

櫻井接過那金牌…看了松本潤一眼…再把金牌交付二宮…

看著手裏的金牌…二宮當然明白這是什麼…松樹正是松本家的家紋…五字意指官職從五位…算是不小的官…安倍晴明也只到過從四位…二宮唇邊是笑意…

“和也何得何能…又怎能當這高位…?” 高得有點說不過去…那是跟安倍靈人一樣的官職了…而安倍靈人正是陰陽寮的寮頭…

依舊戴著頭苙…松本緩緩走向門邊…

“你又何得何能能夠不接受?...記住…只要我松本潤喜歡的…就一定要得到…我的人更是要有頭有面…要不然…你要怎麼待在我身邊?...這牌子…要扣在腰際…讓人好好看見…” 說完後翩翩離去…

一紅一白看著來去如風的紫色身影…再望向二宮手上的金牌…果真是一個令人摸不透的人…

“…這…可能也算是好事吧?...這樣其他人就不敢再說你壞話吧?” 櫻井搖著扇子…夏天果然叫人悶熱…

感受著手上的重量…二宮和也其實不是喜歡爭權奪利之人…這可能是命吧?...松本潤既然看重自己…那就只好盡力回報了吧…把金牌收進衣襟裏…想了一下松本剛說的話…輕輕吐氣…還是抽出金牌…扣在腰際…

門外靜靜走進一男人與及一老人…二宮跟櫻井臉上同時出現不肖的神情…是安倍靈人跟安倍家的老狐狸…櫻井緊緊看著眼前的兩人…還好安倍理人沒出現…要不然一定把他殺了…

看著二宮腰際的金牌…安倍靈人有點安心的笑…昨天松本潤來找自己的時候說出了一切…然後說如果要救二宮和也就要寫封信給左大臣…看來那封信生效了…?

“…和也…”

看了一眼那慈祥微笑的所謂父親…二宮偏過頭…

“請問寮頭到訪有何事?是來看朱雀神獸嗎?”

男人輕輕扭曲眉頭…並沒有奢求眼前的少年會有一天原諒自己…身旁的老人看向極不友善的火紅身影…那傲氣的眼神…清爽的氣質…果然是神獸…身上不斷發出令人不得不敬偎的靈氣…

“呵呵…竟然真的被你帶回神獸朱雀了…果然是流有安倍家的血脈啊?哈哈…” 老人笑得很開心…

感到少年低下了頭…握緊了手心…櫻井再也忍不住…站起看向老人…

“安倍家的血脈?不要說這些令人發笑的話了…你給過和也些什麼?現在他有神獸了…出名了…也被松本潤看中了…你這老狐狸就來巴結嗎?我從沒看過如此無恥的人…你們聽清楚…我是自願跟隨二宮和也的…並不是安倍家的血脈!你們那低下的血脈昨天還差點傷害了和也!”

安倍靈人沉默的低下頭…安倍理人對二宮做了些什麼…身為父親的當然知道…

老者輕笑…看向櫻井…再看向二宮…

“今次來不是為別的…而是有任務要派給你們…南港出現了雪女…對當地大名作出傷害...既然你們覺得二宮和也身上的金牌是自己爭取回來的…就證明給大家看吧…二宮寒月的兒子…你應該沒異議吧?...” 老人站起來…安倍靈人也跟著站起來…手裏抽出自己慣用的青玉念珠…那種光澤非常漂亮…一看就知道是提升法力的寶物…

緩緩走向二宮…輕輕正坐在少年跟前…把念珠伸出…

“...和也…這念珠能夠保護你…雪女原是善良之物…應只出現在北方的…這次竟然出現在南方…想必一定是心裏生了怨氣…才會在南方傷人…這旅程怕會生險…你還是帶上它吧?...我心裏也會比較安穩…”

看了一眼青玉念珠…二宮和也心裏有那麼一角被輕輕觸碰到…這些年來…其實安倍靈人也不斷的關心自己…只是…二宮無法原諒他那總是向本家低頭的樣子…更無法忘記是眼前的男人負了溫柔的母親…白衣紅褲的少年輕巧站起身…向門口一揮袖…眼裏是冰冷的無神…

“…任務我接下了…請寮頭回安倍家等消息吧…”

半掛空中的手握緊青玉珠…默默收回…安倍靈人站起看了二宮一眼…再望向櫻井…然後靜靜離去…

回復寧靜的房間…櫻井看著低下頭的少年…那瘦小的身子感覺承受著太多?...剛才從安倍靈人眼裏…櫻井看到了慈愛…看向窗外的青空…也許安倍靈人不是壞人?...只是有很多時是身不由己?...

“回家吧~” 輕輕搭過少年的肩膀…紅衣男人有點輕浮的笑…

明白櫻井是想安慰自己…二宮微笑…

“那麼早回家?”

“啊~我肚餓了…”

“FU…朱雀神獸好吃懶做…” 說著收拾起自己的包包…

“噯!”

也許…只是輕輕打鬧一下…心情就會比較愉快?...

一白一紅有點吵鬧的離開多事的陰陽寮…


















看著大門…二宮心裏有點沉重…矛盾的情緒纏繞心上…想見大野智…卻怕會上演如昨天晚上一樣的沉默…

正當櫻井跟二宮想推門之際…門被從內拉開…不是誰…正是大野智…看樣子是要出門…

“啊~大野…出去嗎?” 櫻井臉上是笑容…

“…呵…嗯…有點事出去一會…很快就回來…”

看著依舊清爽的男人…二宮原本想說些什麼…卻發現…

大野並沒有看向自己…

男人眼神裡的游移…二宮心裡有點被刺的痛楚…低下頭默默站著…

“那…我先走了…再見…” 默默消失在路上的藍色身影…只是誰也沒看見男人緊握著的雙手…

看著遠去的大野…櫻井回頭…不知道應該跟二宮說些什麼…只見少年默默進門…步回內室…紅衣男人走到椿樹之下輕輕吐氣…手心裡是艷麗的花瓣…有那麼點落寞…那麼點心痛…














回到房間…把門緊緊閉上…坐在銅鏡前…少年默默拉開胸前的一點衣襟…是點點的吻痕…看著鏡裡的自己…二宮微笑…很難看的笑容…原來笑著哭的樣子是最難看的…

腦內是一遍遍大野逃避自己的神情…是這樣嗎…?

突然覺得自己從早上開始一直在矛盾看見大野後要給予什麼反應…要說些什麼話題…全都是那麼可笑…那麼幼稚…

大野智是溫柔的…這點二宮從沒懷疑過…昨天夜裡的抱擁是多麼溫暖…多麼令人留戀…可是…也許這也是男人的溫柔罷了…?

也許…男人根本不想再抱住自己?...不想再看著自己?...

也許…男人不想再愛自己了?...

愛這樣低賤的自己?...

抹過臉上的淚痕…努力的撐起笑容…少年最後卻抱起膝蓋哭泣…無聲的哭泣…瘦小抖動的身子叫人難受…

不是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嗎…?不是早就明白男人有可能會不要自己的嗎…?

為什麼…還是會覺得這樣苦不堪言…?



















夕陽西下的夏日令一眾兵侍棄甲…教場上卻仍有一人在默默努力…松本潤看著眼前的松本家教場…看著那在教場中央起勁揮舞木刀的身影…臉上少有的沒有勾起笑容…認真的臉上更顯男性的魅力…

松本潤雖然玩世不恭…卻不會在武場內開玩笑…這是士兵們都知道的…那身紫衣只要一出現在教場…所有士兵都不敢偷懶…松本家是武士世家…有能當上右大臣的松本潤更是練兵奇才…只是短短的兩年就由將軍升至右大臣一職…自十六歲起就打敗眾武官的事跡…其他眼紅的臣子們會說是因為那妖艷迷惑了天皇…士兵們卻清楚明白那全因松本潤過人的戰略天份與練兵時的認真…

“再用力一點!!” 大聲的向窗場內的身影吼叫…

“是!” 只見場內男人真的更起勁揮刀…

突然…高舉的木刀向右傾斜…男人竟然連人帶刀 “啪!” 一聲暈倒沙地上…眾人無不驚訝…幾個人跑向男人…為其退去發出蒸汽的重甲…

紫色身影微笑…拿起手邊的青花酒瓶…下一刻…眾人呆然的看著松本把酒通通倒向那暈倒的男人臉上…

“咳!咳!...咳…” 酒精炙熱的感覺難受得叫男人微微張眼…看了一眼那紫色魅惑的笑…男人再度無力昏睡過去…

“…帶這個笨蛋下去好好清理一下…” 瀟灑的丟開酒瓶…紫影默默遠去…

兵士們看向眼前受了不少擦傷的生面孔…由中午開始練到日落…竟然練武練得昏過去了…

好像…是叫大野智…?


















夏夜裡的涼風緩緩撲上臉龐…男人的眼無聲睜開…看著天花的瓦片…一片一片的…突然…

好痛…全身像被撕裂般疼痛…肋骨旁的筋脈彷似要斷裂般…咬緊牙關…慢慢抬起因抽搐而震動的手…那雙好看而且極之有藝術性的手...手心裡正起了一點點水泡…

平衡著呼吸…男人原本扭成一團的眉頭輕輕放開…適應著身上的痛楚…

“…醒來了?” 聲音的主人有那麼點致命的美艷…正坐在男人對面…抬頭看著銀月…

現在才看清身邊的事物…原來身在一個優雅的涼亭中…

“…潤…” 喉頭才發出一個單聲…男人就發現因極度缺水…發聲變得乾枯難受…

輕輕一笑…拿起身旁的水…松本潤走到男人身旁扶起那累壞的身子…把清涼的水餵向男人的唇內…

“你這樣子…要我怎樣跟二宮交代?” 松本有點玩味的問…

聽到二宮的名字…男人默默低下頭…看著那紅腫的手…因為握持木刀太久的關係…長出水泡的位置有那麼點麻痺了…溫柔的眼裡是複雜的情緒…有點深情有點落空…有點憤然亦有點無奈…深情是對二宮的真心…落空是因為不懂怎樣面對對方的愛…憤然因為自己的無能…卻又有點無奈自己的無能…

從沒想過二宮會為了保護自己而付出那麼多…反觀自己...又為二宮做了些什麼?...穿越了幾百年的時間空間…回到過去…難度就是為了要成為二宮的包袱嗎…?大野智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這樣口裡說愛卻什麼也做不了的自己…雖然知道二宮根本不介意…男人卻再也接受不了…昨天為二宮梳頭的時候…大野智看見了…那些印在後頸上紫紅的吻痕…咬著唇…握緊手心的痛根本及不上心裡的痛…大野智不要這樣…他只是想改變…變強…強得足以保護二宮和也…那個自己最愛的人...

松本喝了一點溫酒…輕拂羽扇…回想大野智今天獨自出現在自己府第…說要變強…說什麼苦也會吃…那種認真的眼神…有那麼點叫人動容…從來沒有深愛過任何人的松本潤卻有那麼點不明白…也因為不明白那種心理而覺得想知道更多…到底是什麼樣的深情…可以令人不斷的付出…不要命的橫衝直撞…滿身傷痕後還仍然微笑?...二宮和也是如此…大野智亦是如此…

“…今晚…可以留在這嗎…?” 輕輕握住手心…大野有點迷茫…

“怎麼了?不想見到二宮嗎…?我還以為你愛他?” 再喝一口酒香…

“………” 沒有回話…只在沉思…

松本安靜的在等回答…

大野智輕輕抬頭看向美麗的不圓滿的月色…

“…愛…就是因為愛…所以不想讓他看見這樣的自己…” 這樣無能的自己…

松本呆了一瞬…彷彿有點了解愛情的樣貌…唇邊揚起點點微笑…不是玩味的笑…而是有那麼點溫暖的笑…

“…喜歡就留吧…明天訓練繼續?”

“…嗯…”

“很苦的啊~”

“…沒關係…”

一切回到平靜的夏夜…蟬翼的鳴聲若有若無…月有點彎又有點圓…人…有點悲又有點喜…

[…KAZU…也許…我也可以變強?...因為…這裡有你的存在…]




















蒼白的腳丫輕輕擱在木廊上…少年素衣的身影顯得有點單薄…抱著膝蓋背靠柱子…夜裡的椿花更加香艷了…二宮和也凝視著慘白的月亮…在想大野智也是在看同一個月亮吧?...男人去了哪…正在做什麼?...為什麼不回家?...

不…不對…二宮想起來了…大野原來從沒說過…這府第是他的家…他只是說松本潤叫他住在這而已…

臉上淒涼的笑…也許…大野只希望自己是客人的身份?...也許…男人已經失望了吧…?男人昨晚為自己梳頭時的手有那麼點抖動…二宮全都感受到了…男人的痛…自己的痛…

緩緩走到少年身旁坐下…相葉雅紀並沒有穿起綠色的衣服…二宮看了黃色的相葉一眼…再回望月光…

“…黃色?”

合上眼深深感受一下椿花的香氣…再睜開漂亮的雙眼…只是…少了點光輝…相葉特有快樂的光輝…

“…嗯…”

“為什麼…”

“…不…沒什麼…對綠色有點厭煩罷了…小和呢…在看什麼…?”

“…月亮…很美…”

“嗯…是呢…”

片刻的安靜…

“小和不再觀星?”

“…FU…跟你一樣…有點厭煩吧?” 少年輕笑…

相葉的臉突然掩蓋了月光的樣貌…微笑的看著二宮…

“吶…小和…今晚一起睡…好嗎?”

看著好友的笑臉…二宮心裡是一整天下來第一次放鬆…唇邊輕輕上揚…

“…好…”

兩人同時望向夜空…發現心靈深處的童真…其實未曾改變…那種真那種純…


[和也…謝謝你…到底是哪樣要謝謝你?...我也快弄不清楚了…只知道…你會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是特別的…沒人可以取代的朋友…這也許就是牽絆了吧…?我能夠想像翔離開我的畫面…卻不能想像跟你分離的畫面…愛情是易碎的…相對起來…友情感覺令人安穩…]


[…雅紀…很神奇呢…只要有你在身邊…彷彿心裡的結都能放在一旁…所有的焦慮…所有的胡思亂想…都像慢慢散去一樣…從來沒有說過什麼心底話…可是…我很感謝你…謝謝你來到我身邊…讓我遇上你這個朋友…今晚就一起睡吧?...就像小時候一樣…因為…今晚…是大野智第一次沒有回來…也是你第一次放下最喜愛的綠色…]


愛情跟友情也許不同…卻同樣重要…

那種份量不是可以捨棄的…

那種真…清澈無暇…

我有他…卻從來沒有放開過你…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11)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