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08-03 (Mon)
這章有點沉重...感覺全都破碎了...
今天看了一下日曆...發現...8月來得真快...
偶真的要加把勁寫了...= =|||
啊啊~~~(抓頭滾走)
看一下進度...一半也沒到~~~~(慘叫)
這樣是說...8月31日前完成得了嗎~~~~>"<
(趴死在窩裡的某茵...)
偶想快點更完這文啊...OTZ














第十三章 紅雪…




清晨的太陽很溫和…相葉雅紀緩緩睜開雙眼…眼瞳裡映照著太陽的光芒…天亮了…過了一會…相葉翻了一個身…感覺有點落空…

把思潮拉回…看了一下身旁空了的床舖…想起了昨晚是跟二宮一起睡著了…

也想起二宮說今天要跟櫻井去南港…說出現了雪女…

緩緩伸展了一下手部…看了一眼黃色的衣袖…相葉默然坐起身…

低頭看著披散的美麗髮絲蓋在黃衣上…眼裡有點失神…

相葉雅紀其實不是想對櫻井冷淡的…也不是想放下自己最喜愛的綠色的…更沒有耍任性壞脾氣的念頭…只是…就是那麼自然就不想跟櫻井太接近了…

大慨…是因為那跟自己的綠色很相似的青色吧…?

自上次知道TAKKI原來就是櫻井三百年前喜歡的人後…相葉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每次想起那身青色的身影…感覺自己的綠色就是TAKKI青色的代替品般…

輕輕握過胸前的綠色勾玉…相葉感到心臟的位置有那麼點痛楚…

不是說過無論發生什麼事…也不要後悔愛上櫻井翔的嗎…?

那時的勇氣…去了哪裡?...

















“青龍避萬兵…白虎避不祥…朱雀避口舌…玄武避萬鬼…黄龍伏魔…”

“你什麼也不知道!!!陰陽師~~~呀!!~~~” 淒厲的女性慘叫聲…一道天雷打在那白雪般的身影上…清麗的女子被天雷緊緊鎖在地上…艷紅的唇…淺藍的眼瞳…黑亮的秀髮…只可惜…美麗無比的雪女眼裡現在只有怨恨…

“…雪女…請妳回到北方…我不想傷害妳…可是妳也不能傷害大名…這裡不是妳應該留的地方…妳也應該清楚自己留在這的後果吧?...” 二宮結起不動明王的手印…雪女是北方之物…只能生存在冰雪裡…眼前的雪女來到南方後妖力已經大減…再留下去…也只有消失一途…

憤恨的看向二宮身後揮身震抖的男人…南港有名的大名之一…女人藍色的眼裡滲出兩行清淚…緊緊的深深的看著男人…身上的痛絕對比不上心裡的痛…

“菊川正雄…我在北方救了你…你不是說過永遠愛我嗎…不是說你永遠也留在北方陪我的嗎…是你負了我…如今還找陰陽師來要滅了我…?哈哈哈~~~哈哈~~~~~” 雪女瘋狂地笑…眼裡的清淚漸漸變成紅艷的血…一滴一滴…啪噠啪噠的掉到地上…被天上點點哀涼掉下的雪點輕輕蓋上…紅色的雪…叫人從心裡生痛…

火紅衣服的櫻井立馬轉身憤怒的看向菊川…

“是真的嗎!雪女所說的…你這個男人!!” 向菊川踏前一步…男人嚇得跪坐地上…抓緊身邊的侍從…

“我…我…當時根本不知道這女人是雪…雪女!!!是妖怪!!那…那些承諾也只是…只是逗女人說的呀!!是她…她自己當真罷了~~嗚哇~~~不要過來!!” 菊川抓緊前方白衣少年的衣袖…眼看火紅的朱雀正怒氣沖沖散出佈滿火焰的翅膀…

“…翔…停手…” 少年沒有轉身…一動也不動…頭卻默默低下…看不著情緒…

“和也!你都聽到他說什麼吧~!這個男人我饒不了!”

“別搞錯了!他才是我們此行要保護的對象!!” 二宮大聲的斥喝一聲…深深的看著那染血的雪…手印卻沒有鬆下…櫻井停下了腳步…心裡的感覺非常難受…低頭看著地上…

笑得有點累了的雪女默默低下頭…披散的髮絲在風中舞動…尖尖的下巴滴下最後一滴血淚…唇邊是溫柔卻苦澀的笑…美麗的女人是美麗的…卻有點悲涼…

紅艷的唇瓣輕輕開合…彷彿在訴說著自己的痛…

明白了女人是想一次過釋出妖力…同歸於儘…二宮和也立刻改結手印…纏起紫玉唸珠…

“結!!” 一道白光屏障包圍著少年與身後的菊川…櫻井靜靜的站在一旁…

“翔!!快制止她~” 少年看向紅艷的男人…

制止…?櫻井默默看向悲涼的雪女…二宮是要自己傷害眼前可憐的女人嗎…做不到…櫻井翔做不到…

“…翔…” 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二宮卻只是沉默的低下頭…看著那樣痛苦的櫻井…二宮一句話也說不出…

“喂!!你那什麼神獸!快點殺了那個女人啊~!!聽到了嗎!!” 菊川站起身向紅色身影大吼…

“不要站起來!”二宮緊張的看向身後的男人…

“菊川正雄!!!” 高尖的女聲正正向菊川跟二宮的方向傳去…

染血的雪女打破二宮的天雷…一揮手向兩人沖去…

櫻井緩緩轉頭…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才一瞬…

血…一滴…兩滴…掉落到地上…白光屏障早已被打破…少年正正護在菊川身前…低下頭…唇角流出腥甜…二宮站在雪女與菊川之間…菊川正雄早已嚇倒地上…女人右手上是由冰晶結成的劍刃…正緊緊刺串少年染紅的左肩膀…血液像花朵般慢慢盛放…把白衣滲透出不一樣的色彩…

“…不…” 櫻井輕輕吐出一近乎聽不到的聲線…

微笑忍著痛楚…用右手握緊雪女的手…那種冰冷的感覺叫二宮有那麼點迷糊…意識漸漸失去…

“…雪女…殺了…他…妳會後…悔的…愛情…不是這樣…的…” 吐出大口的溫血…灑在冰劍上…二宮的手鬆下…落在身旁…少年昏死過去…

“和也!!” 走向二宮…櫻井知道是自己的錯…

冰劍化成清澈的水珠消去…女人看著緩緩倒在一旁的二宮…愛情不是這樣的嗎…女人微笑…哭著的微笑…再看向那深愛的男人…只見男人不斷向後退…像看怪物般看向自己…那時的溫柔輕語…那時的讚美感動…通通都消失了…不見了…

默默轉頭…看著緊緊被朱雀抱在懷裡的少年陰陽師…

“…謝謝…陰陽師…” 美麗的笑…女人如雪點一般在太陽下消失…妖力用儘後只剩下一堆閃閃生光的冰沙…這冰沙卻用力愛過…只是愛…出錯了…

震抖的抱著那瘦小的身影…自己應該聽二宮的話的…要是自己把雪女解決了…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櫻井腦內一遍空白…對…要回家…感到手上不斷被溫熱的血液掩蓋…二宮的臉色越見蒼白…不…櫻井不要這樣的結果…

火翅 “蓬!” 一聲展開…飛過的空中留下熾熱的火舌…紅色的身影緊緊抱著懷裡漸漸變冷的少年離去…地上是染紅的雪…冰沙被風一聲不響的帶走…

菊川府眾人發呆的看著地上的紅…

也許…愛情真的不應該是這樣的…

誰被誰背叛了的痛…

那種痛又再傷害了誰…

愛情…真的不應該是這樣的…




















“啪!” 血…隨著用力的一掌…沾上紅衣男人的臉上…男人沒說什麼…只是默默承受所有…承受眼前哭泣著穿著黃衣的相葉的所有…二宮血的味道混上了椿花的憂愁…如果自己再受多幾巴掌…如果自己能夠替二宮受那一劍的話…櫻井翔絕對會做的…炯炯的眼失去靈魂般…男人一動不動站在二宮和也緊緊閉上的門外…

“噗噠!” 相葉無力跪倒地上…雙手掩臉…淚水混入二宮的血裡…不要…不要二宮離去…木廊上是乾了的血跡…房內是虛弱的二宮與努力用仙術治療的知念…

房門被慢慢拉開…中島神色凝重的步出…看向跪坐地上哭泣的相葉與狼狽不堪的櫻井...

“…櫻井大人…YUURI正在努力…傷口已經止住血了…不過…還是昏迷不醒…”

一陣風吹過…紅衣如椿花般飄揚…臉上手上全是二宮和也的血…那種紅彷彿在不斷提醒自己所犯下的錯…如果可以重來…

不…沒可能重來…那現在身為神族的自己又可以做得了什麼…?

什麼也沒有…跌坐在木廊上…背部依在柱子旁…抬頭合起雙眼…櫻井翔從沒覺得自己是這樣無力的...

神…原來也不是全能的…

“…YUTO…”

“在…”

“…去找大野回來…”

“…是…”

白銀的少年再次看了一眼從沒有這樣殘破不堪的櫻井…輕柔搭了一下穿著黃衣的相葉…默默轉身步出府第…























晶瑩的汗從粉白的額角流下…白金色的少年跪坐在昏迷的二宮身邊…半開的唇有點辛苦的吐氣…知念只覺眼裡的影像有點模糊…合上清澈的雙眼…專心於手心裡發放的金色光芒…讓中島出去是對的…如果中島看見自己現在這蒼白的樣子…一定不會讓自己治療下去的…可是…知念知道自己會撐過去的…

睜眼看了一下二宮安睡的臉龐…知念明白自己一定要救二宮…因為…

二宮還不知道大野智為了愛他而正在努力吧…?

知念還記得清晨時大野回來過一次…滿身傷的回來…有被木刀打傷的…有被沙子磨破皮的…也有被重拳擊中的…可是…知念永遠不會忘記大野臉上的微笑…那在偷看二宮睡容的微笑…

大野請自己為其治療後就又離去了…說不希望把練武的進度拖延…一刻也好…只想儘快掌握基本…還請自己不要告訴二宮…因為不希望二宮擔心…

依舊看著二宮…深呼吸穩定自己體內的靈氣…知念眼裡是堅定…

“…二宮公子…你一定要沒事…因為…你還不知道大野公子為你付出了多少啊…”

燈火閃動了一下…房裡是無聲的愁緒…


“松本大人…” 清秀的侍從往紫影身旁輕語了數句…

松本眉頭緊了一下…放下青玉酒杯…看向刮起風沙的教場…午後的教場依舊看見一武士身影不停揮刀…

“大野!” 向教場大叫…

頭上包起白巾身穿重甲的人轉身…喘著氣的向松本…大野智臉上是男性的剛毅…緩緩向看台上的人走去…

松本認真的看著眼前進步神速的男人…才短短兩日…大野智已經學懂了不少基本…可是…現在…

“…二宮出事了…我跟你一同回去吧…” 轉身命人備車…

腳…僵在地上…大野不能理解松本說了些什麼…他是說…二宮出事了…不…明明早上才看見對方的睡容…又怎會出事了…木刀掉到地上…感到身旁的侍從為自己退下重甲…再次抬頭與松本對望…

有一刻…大野智覺得時間停止了…

















“嘶啪!” 紙門被拉開…

門外的人腳步像被釘在地上…心臟跳動的聲音是那樣清楚…水藍身影的男人半開著唇…卻說不出一句話…眼前的人彷彿睡了一般…是那樣安靜…安靜得叫大野智心慌…安靜得看不出那被染紅的胸口有在起伏…

為什麼…?為什麼會受傷的…?二宮不是法力高強的嗎…不是有神獸護身的嗎…不是有…

對…神獸…櫻井翔…對…櫻井翔呢…

默默轉身…只見相葉失神的跪坐一旁…看著白沙上的紅椿花…跟手上的血跡一樣艷麗的紅色…身上的黃衣也被染上血色…就這樣坐著…眼裡卻什麼也倒影不了…淚也乾了…

然後…大野看見了櫻井…狼狽的男人低下頭依著柱子…臉上…手上…腳上的金環…通通披上二宮玫瑰色的血跡…

緩緩地…藍色有點艱辛地走到櫻井面前…跌跪在紅色跟前…櫻井翔的樣子有那麼點叫大野失去焦距…

“…為什麼…?”

因握刀而紅腫損傷的手震抖的向櫻井伸去…

“…你不是跟去了嗎…為什麼…”

控制不了自己的激動…大野把手…緊緊握住那火紅的衣襟…緩緩低下頭…心裡是絲絲怒意…對…櫻井不是跟去了嗎…

“你都幹了些什麼!!!翔!!為什麼沒有保護好他!!你不是很利害的嗎!!!”

拉扯著櫻井翔的力道越見加大…緊握的手指有點發白…淚…點點落下…

“櫻井翔!!你不是神嗎!!!”

櫻井看不清眼前的影像…任由大野抽扯著自己的衣襟…那句聲嘶力竭的吼叫…那句你不是神嗎…櫻井低下的頭看不出情緒…心裡的痛有點麻目了…

對…自己不是神嗎…

原來…神…也有出錯的時候…

紫色身影看著眼前的三人…再轉身步進房內…面對知念坐下…看著二宮的臉…再看著知念正在治療的手…那種金色的光芒叫人從心裡感到溫暖…

“…救得了?” 臉上鮮少沒有笑容…松本潤只是盯著二宮看…

“…不知道…” 白金衣服的少年輕聲回應…

“…是嗎…”

大野放開了櫻井…走到二宮身旁…緊緊的…絕不放開的握起那無力的手…彷彿握得越緊…少年就會從夢中醒來…


[KAZU…對不起…我竟然對你每天的危險毫不知情…對不起…我不應該對你沉默的…求你一定要回來我身邊…一定要…因為…我還有很多話要對你說…]


天邊的日落有點慘紅…

沉默的眾人分享著同樣的心願…































To Be Continue...














PS. NINO~~~你不要有事~~~SHO!!你...我可以跟雅紀也打你一巴嗎...= =+
然後...其實雪女也很可憐...男人有時真的很無情...
YUURI...乖~(摸摸)辛苦了~(再抱個) (YY: 有變態大姐~~~) XDDDD




















| 未完文 | COM(9)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