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2018/09 >>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08-10 (Mon)
啊啊~~~~終於~!!
他出場了~~~(心)

那...偶退場了...XDDDDD

PS. 大家要吃強心丸...











第十五章 宴會…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一切回到軌道上…二宮每天到陰陽寮上班然後跟隨松本左右為民眾消災解難…大野也每天到教場練武…櫻井依舊保護二宮的安全與之降魔伏妖…相葉就跟中島知念兩人一同打理各人起居飲食…有時會跟隨二宮一同去治鬼避邪…

白紅狩衣的少年從石桌旁站起…

“…走了嗎?不多坐一會?” 紫色身影左擁右抱著帥氣清秀的男寵們...

二宮輕笑…

“走了…免得掃了松本右大臣的雅興…”

櫻井笑笑跟隨二宮離開…

輕輕嚐過一口香酒…一異常俊逸的男寵輕輕扭過紫色嬌艷身子…

“…潤大人很喜歡二宮大人呢…?”

輕輕依到男人懷裡…松本輕笑…

“你吃醋~?”

沒再說什麼…紫袖一揮…男寵侍衛通通退去…有點醉意的松本把青玉杯舉到月亮之下…有點魅惑的笑…臉上的駝紅加添了幾份嬌艷…

松本潤有時在想…世上有什麼是自己得不到的?...最好的起居…最好的地位…最好的男人…最好的女人…慢慢放下酒瓶…看向冰冷的月光…對…唯獨一樣…自己到現在還得不到…

那就是最好的愛情…美麗的臉上不再看見那些虛假的微笑…

高處不勝寒…身邊的不是敵人就是小人…松本潤…這三個字其實是孤獨的…可是…後來卻遇上了大野智…二宮和也…櫻井翔…相葉雅紀…那幾個同樣孤獨的字眼…遇上的感覺很好…很溫暖…感覺…原來自己不是一個人的…

只是…為什麼還是沒有遇上那個真心愛自己…而自己又真心愛上的人…?其他四人不是都遇上了嗎…為什麼…只剩自己一個…?

自己的那個…會在何時何樣的情況下出現?...還是…根本沒有那個人…?

月光輕柔包圍著昏昏睡去的美麗人兒…青玉杯反映著月色的銀…銀色又默默照射在紫色上…

一切都很安靜…卻在慢慢進行…















花燈不停輕旋...燦爛耀眼…五彩十色…令人眼花撩亂…喝酒的喝酒…賞月的賞月…有男有女…有技者也有畫家…夜夜笙歌也不過如此…也許…這就是富有人家的生活吧…漫無目的地作樂…糜爛得叫人有點作悶…

一身艷麗的紫金長衣…戴上青玉手鐲的白晢手上輕握羽扇…白扇每一晃動也晃走了不少男人女人的心…

緩緩用眼尾看過身邊的所有人…不留痕的安靜走到遠離人群的魚池旁…在身披黑色斗蓬的少年身邊坐下…眼看有一男人想走來跟自己對話…紫色身影伸出右手…一把抱過身旁的嬌小身影…原本想走過來的男人有那麼點卻步…卻還是不放棄…再次微笑慢慢走過來…

“…嘖…死心不息…” 帶著鼻音的輕語…松本潤有點不滿意…伸出左手…無聲地拉下少年頭上的披風…

原本微笑步來的男人跟身旁眾人一樣…看向月光下清雅脫俗可愛的少年…自知無法比擬…終於有點傷心的離去…

半笑的二宮看了一眼松本那像成功作了壞事一般的笑容…輕輕推開了那紫金衣袖…

“…FU…原來右大臣要小的來陪坐…就是這個原因…?我還以為這大名府內有魔物要退治呢…?” 少年輕拍披風上的灰塵…黑色…就是容易沾灰…

拿起一旁的酒瓶…輕嚐一口...那幽蘭的清香在酒水中如光波般轉動…今晚的月色…好美…松本走到花燈前看著那鮮艷的五彩輕笑…

“呵…要是有魔物也早被二宮大人嚇跑了吧…?看你那身又黑又白的服裝…是去喪禮?...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我松本潤刻薄下屬了…” 漂亮的指尖輕輕勾勒花燈的輪廓…

少年輕聲笑出…輕輕拉開一點點下擺…露出一點點紅…看向松本潤…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是一對戀人正在挑逗對方…

輕輕捧起有點紅粉的小臉…松本魅惑的笑…對著少年輕語…

“…你真可愛…二宮和也…算是最有膽的下屬…看來…我要找一天去你府上跟大野智聊聊?...”

微笑默默露出羞澀的樣子…二宮著實眼裡是什麼情緒…只有松本知道…

“…呀咧?...你想聊什麼?...小的可以陪你聊啊…你看…別人都看這邊了…潤大人…”

一把抱過可愛的少年…收進懷裡…松本看著美好的月色…的確大家都在看這邊…輕輕轉了一個角度…讓別人看不見自己的樣子…

“沒什麼…就想問一下大野是用什麼方法把你治得貼貼伏伏而已…”

二宮輕輕攀上男人的肩頭…薄薄誘人的唇在男人耳邊吐氣…惹來不少男女的艷羨目光…

“…想知嗎…跟你說啊…只要你是大野智就會知道…”

“呵呵~”

“FUFU~”

惡作後輕笑的兩人不知傷了多少旁人的心…感到不再有太多人看向這邊的時候…兩人輕輕放開彼此…坐下繼續賞月觀星…二宮把頭風再次披上…

過了不知多久…松本月下治艷的輪廓反映著銀色的美…

“…和也…”

“…嗯…” 看著月旁的星光…少年回應了一下…

“愛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FUFU…那不應該是潤教我嗎…你府上有那麼多男寵女妾…”

“…那都不是愛情…”

二宮輕輕低頭看向松本…是錯覺嗎…總覺眼前一直傲視世間的人…是那樣孤寂…

“他們…不都愛你嗎…?”

“…呵…”

“嗯?” 少年輕點魚池…漂亮的漣漪緩緩散開…

“…他們愛的…只是我的名字…”

松本微笑…其實很了解…身邊的人甚至家人也只是喜愛自己的名字…喜愛松本潤三字帶來的地位…權力…名利…美貌…才智…沒一個說愛的人是愛那真正的自己…脆弱的自己…會害怕黑暗的自己…孤獨的自己…有醜陋想法的自己…因為…根本沒有一個人了解真正的自己…這些年來…松本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卻還是會偶爾想被愛…被真心的愛著…只是…

也許一切都太遲了吧…?

要往上爬的是自己…孤單是理所當然的吧…因為…風景很漂亮…漂亮卻悲涼…一望無際久了…原來是會悶的…松本潤…悶了…

看著眼前沉思的松本…二宮溫柔的微笑…默默站起來…

“我去拿些水果給你送酒…”

“…嗯…” 胡亂應了一聲…

黑色披風慢慢消失在人群中…松本再喝了一口酒…安靜的合上眼睛…感受著遠處的人聲…有在笑的…有在唱歌的…有在吵嚷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這就是自己生活的國家…自己一直在保護的人民…男人唇邊是微笑…有點疲累…

良久…嗅到了香甜的水果氣味…緩緩張開眼…望向月光…松本潤微笑…

“…真快啊…和也…”

“…………”

奇怪對方的沉默…把視線收回…看向眼前正正坐在自己對面的人…

四目相投的瞬間…高掛的五彩花燈被風吹動了一下…池塘裡的魚兒 “噗通” 一聲躍動了一下…夏夜的涼風輕柔吹拂對望的兩人臉上…那種寧靜彷彿叫人著迷…

松本看見銀色…月夜下英氣俊帥的銀…一雙劍眉星目…又勾又高的鼻…正氣的臉型…帶有男性極致魅力的唇正在微笑…松本有一刻覺得自己迷失了…因為…他竟然看不清對方的心理…那笑容…有點溫柔…有點…寵溺…也有點霸氣…

只是…松本確信…自己並不認識眼前的男人…因為…如果認識的話…一定會記得…

“不吃嗎…?” 銀衣男人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果…青亮的葡萄…鮮紅的荔枝…金黃的鳳梨…再看了一眼紫金美男子手上的酒瓶微笑…

松本把身子前傾了一點點…用手輕托下巴…加添了幾分嬌艷地微笑…默默看著不驚不慌的男人…把酒瓶往男人面前的酒杯移送…一縷滲著蘭香的清泉緩緩流進杯裡…松本沒看向酒…男人也沒有看向酒…兩人依舊對望…

“不喝嗎…?” 看了一眼銀衣男人跟前的酒杯...再面對男人…把香甜微酸的鳳梨片放進唇裡…果蜜沾濕了致命的唇瓣…松本感興趣的回望男人…

好笑的看著眼前美麗又有點任性的人…男人低頭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蘭花酒果然是好物…等下定要打償一下包辦這宴會的店家…銀衣男人坐直身子…很正式地行禮點頭…

“我叫生田斗真…是這府第的主人…晚宴…還滿意嗎?” 微笑看向有點驚訝挑眉的紫衣神秘男子…生田不認識眼前的人…只是…由宴會開始後…眼睛就不其然跟著這身紫衣跑…看見對方身邊的黑披風少年離開後…才過來打擾的…

也許…只是想認識而已…因為…

生田斗真看見了對方眼中的孤單…跟自己的心靈有點類同…

默默看向眼前自稱生田的男人…松本感受著舌尖鳳梨的香甜…原來…這宴會有名的生田大名正是眼前的年輕男子?...誰又不知道生田斗真…富可敵國…?生田家是以農起家的…全國七成都是靠生田家的米田養活…政府也不太管理生田家的事務…不過…這些年來…生田家族都沒犯惡…也很忠心…眼前的生田斗真應該就是新任繼承人了吧…?

把身子傾得更前…松本輕笑…

“…我叫潤…生田大名是想認識我嗎…?” 有點玩味的笑…

鳳梨的香氣…緋紅的臉色…月下的紫金異常美麗動人…有一刻…生田以為自己在夢裡…

對望了良久…是酒的關係嗎…男人輕笑自己腦內的念頭…才喝那一小杯…又怎會是酒的關係?...一定是…眼前名叫潤的男子的影響…

生田斗真無聲的…看著對方紅潤的唇瓣…慢慢地低頭…眼看就要吻合了…男人閉上眼睛…

唇上是一陣冰冷…耳邊響起了對方頑皮的笑聲…生田緩緩睜開眼睛…只見眼前是一金色的腰牌…上面是一棵生動的松樹刻印…下面還留有一個 “右” 字…紫金和服的美男子像小孩一樣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少了點妖艷多了份純真…生田卻被深深吸引了…

“…哈哈~你好大膽子啊…連當今右大臣都想親?哈哈~真有趣…” 收起金牌…再拿起一片鳳梨細嚐…唇邊是快樂的笑意…松本潤覺得…自己並不討厭生田…

沒有多大的驚訝…生田輕笑…緩緩站起行禮…

“在下實在受寵若驚能得到右大臣光臨…只是…” 緩緩抬頭看向松本…

輕輕一挑眉…松本回望生田…輕輕吸吮了一下留有果蜜的指尖...托著頭問道…

“…只是…?”

輕柔靠近…近得可以交換對方的氣息…生田深深看著那漂亮的星眸…了解到自己已經被眼前的右大臣勾走魂魄…他想要他…從沒試過這樣想去擁有一個人…從沒試過那樣衝動…衝動得…

下一秒…

四片唇瓣緊密無間的重疊…鳳梨與蘭花的香甜交織在舌尖…

沒想過生田會真的吻上自己…正想推開那身銀衣…卻被回抱…有點醉意的松本腦子慢慢清醒…對…是真的被吻了…而且…自己竟然不抗拒…半開的唇被男人霸佔…正想合上眼的瞬間…眼尾看到偷笑的少年正站在木柱後吃著水果…松本立刻推開擁抱自己的生田…

“…你!...”

“我只是…真的想吻你…”

有點輕喘的一對…松本默默站起來…

“…你若果再敢吻我的話…生田家就完了…” 說著跟少年一同離去…

輕撫那還留有溫度的唇瓣…生田斗真輕鬆的笑…吃了一片鳳梨…那種酸甜又怎可輕易放棄?...右大臣嗎…

銀色身影看向天上的星月…

“…也許…生田家…真的要完了?...” 生田斗真只覺自己做了樣不得了的事…卻仍然樂在其中…





















牛車不停輕輕搖晃…豪華的車內是一紫一白…不同的是紫色有點沈默…靜靜的看向窗外的風景…燈火閃爍…很是漂亮…

“…你還要笑多久?” 松本雖然沒有看向二宮…卻明白少年笑得正開…

“…FU…笑到有點熱…你看…我把披風都退下了…”

沒回說什麼…松本只覺唇上依舊麻麻的…不是沒吻過人…只是…從沒有麻痺的感覺…應該說…從沒留下過什麼感覺…輕撫自己心臟的位置…剛才是錯覺嗎…被生田抱在懷裡時…心臟跳得很快…

“生田大名很帥氣啊…” 少年看著自己的小手…

“…對啊…那你是不要大野智了吧?”

“FU…大名喜歡的又不是我…” 少年壞心輕笑…

牛車緩緩停下…二宮拉過披風輕巧的下車…看見大野正勾著燈籠坐在門邊打瞌睡…微笑輕柔地吐出一口氣…心裡氾起了一陣溫暖…男人自從雪女那件事後總是對自己提心吊膽…晚上只要自己夜歸就一定等在門外…

捲起竹簾…松本偷笑…在二宮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呵…真好啊…你不要智的話跟我說一聲…我把他接回府…”

轉身看了一眼玩味的男人…牛車再次起動…夜裡又回到寧靜…少年把披風蓋在男人背上…細看那毛茸茸的頭迷糊的抬起…二宮接過男人手裡的燈籠…

“…都說了不用等我回來…” 拉男人起來…

打了一個呵欠…傻笑的看著眼前想念的身影…大野把二宮擁進懷裡…抱著二宮的感覺很舒適…

“我就是想等啊…”

“…你在這裡等也沒意義啊…我就算發生危險也不會在家門前吧…” 二宮有點撒嬌的往男人溫暖的胸襟裡磨蹭了一下…

男人沒說什麼…二宮有點奇怪的傾聽著男人的心跳…

“…智…?”

“…是沒什麼用處…不過…”

“…不過…?”

拉開一點點距離…大野溫柔寵溺的看著眼前的戀人…

“KAZU會很高興吧…會感到被愛吧…有人等自己回家的感覺…我想讓KAZU也感受到…”

鼻子有點酸…一定是剛才的鳳梨過敏了…淚線有點紅腫…二宮低頭微笑…咬著唇再次用力抱向男人懷裡…紅紅的鼻尖呼吸著大野智特有的溫柔…

“…看來…我是教不了潤愛上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為什麼…?” 男人好看的手長了點練武的粗糙…卻不減溫柔的撫上少年的頭…

“因為…愛一個人的感覺…要自己去領會吧…FU…”

想了一會…男人微笑…在星光守護下輕吻二宮的額角…

“嗯~!”


[…智…我喜歡觀星…在認識你之後更加喜歡了…因為…你的溫柔就跟星空的暖度一樣…每每在守護著故作堅強的我…你可以…一直當我的星空嗎…?]


[KAZU…即使有那麼點笨拙…我還是想在各種生活細節上讓你感到你是被愛的…我還算合格嗎?...可能…由遇見你那刻開始…你…二宮和也…已經變成我的全世界…大野智的全世界…所以…我只想盡力寵愛著你…因為…我能給的…也只有愛了…]


相擁的一對…叫人怎麼也看不厭…


















牛車依然在放路上搖晃…

車內的人默默失神看著跟那男人一樣發出銀色光芒的月亮…羽扇輕輕撫過唇瓣…

“…生田…斗真…嗎…?”

輕得只有空氣聽見的聲線…安靜地用扇子蓋上唇部…卻掩飾不了那輕微上揚的弧度…

愛上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

這是一道難題…

難在每個人的答案也不同…

你的答案呢…?





















To Be Continue...
















PS 2. 斗真~!! 你是真男人~~~(指)第一次見面就...KYA~~~(羞跑的某茵)...XDDDDD 這篇偶寫得很樂...




PS 3. 斗真...偶好期待你的表現...因為偶很無良的想看經常S人的小潤被S...XDDDDD (此人瘋了...)











| 未完文 | COM(9)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