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2018/07 >> 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8-12 (Wed)
紅豆又名相思豆...很喜歡...所以就用這作章名了...XD

感嘆一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過往...
好的壞的...想被你知道的...不想被你知道的...
就一句吧...沒有過去的決定...就沒現在的我...
而那些決定...沒人可以跑來你跟前說你做錯了...還是做對了...
有時...有些決定...不是用對錯來評價的...
只是...碰巧要做決定而已...
希望親們看完後靜靜想一下...也許會想出個什麼來...XD
以上只是偶的瘋言亂語...別PIA偶~~XDDD(滾動)

PS. 偶還是要說...小翔...你真可愛...XDDDDD









[hr]






第十六章 相思豆...







“…啦~啦~啦~紅豆…紅豆…你是我的紅豆…啊?...好像要放多點砂糖…嗯~?媽媽是說…先放奶還是先放糖…?” 毛茸茸的頭正在沉思…

“啊~!要吹火…差點忘了…” 水藍衣服的男人蹲下…把竹筒擱在煤炭上用力吹氣…

大野終於記起…知念說過…竹筒不能擱在煤上…因為自己全臉都被薰黑了…

“咳咳~~~咳!...” 站起來…把臉上的煤炭抹去一點點…洗過手的男人又再高興的揉搓著麵團…練武的手比以前更加有力了…麵團被壓得很漂亮光滑…

把紅豆沙輕柔地包進一個個的小麵團裡…壓成喜歡的形態…男人臉上是溫柔的微笑…

最近潤好像有事忙…都不太能到教場…而且他每次到教場一看到場外站了一銀衣英氣男子就立刻迅速離去…也許…銀衣男子是武術高手?...大野決定下次見面一定要問一下…

“熱~~!!!熱~~~痛!” 吹著自己被烘傷的手指…八字眉有那麼點可愛…卻很快因為想起深愛之人有紅豆麵包吃而開心的笑…




















“停車!!” 侍衛們立正一步也不敢向前移動…車內傳來發怒的聲音…

一紫色身影一揮竹簾下車…無視侍衛拿來的頭苙…一把拍在地上…那美麗的五官因生氣而叫人有點害怕…

走到自己牛車身後的另一牛車…

“生田斗真!!你給我出來!”

不稍一會…一銀衣男子風度翩翩的步下車…帥氣陽光的笑容迷倒一眾走在大街上的女生…眾人通通看向一銀一紫…彷如仙境…只是紫衣仙子現在有點生氣…不是有點…而是很生氣…

“呵呵…潤…你想見我了?” 生田往發火的美男子靠近…旁人不停抹汗…

松本潤不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自己是哪一部分說想見他了?...正常人一看就知道自己是不想他每天繼續跟著自己吧??自從上次宴會後已經七天…松本自問從沒這樣好耐性過…看著眼前依舊氣定神閑的男人…松本有點覺得自己快要發瘋了…

“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說想見你??”

“你不是叫我的名字了嗎?...”

“我!...你!...” 望了在身旁忍不住偷笑的侍衛一眼…對方立正不敢再笑…

氣到有點笑意…松本再次望向生田…

“…好…那我就再告訴你一次…生田斗真…我不想再見到你!你別再跟著我!” 紫影轉身欲離…卻被銀衣男人緊緊抓住手腕…青玉手鐲抖動了一下…眾人為生田的舉動震驚…從來沒人敢這樣對松本潤的…

“可是我想見你…” 微笑直直望向臉色有點發紅卻依然怒目相向的松本…生田只覺眼前的人兒極其可愛…像結了紫色絲帶的黑色小貓一樣…令人深深愛上…

又來了…那奇怪的心跳感覺又出現了…就跟上次生田斗真抱住自己時一樣…松本有點迷失了…卻不忘把手抽回…對方到底是誰…為什麼每次一靠近…自己就會麻軟起來…?松本潤只覺自己在遇上眼前的男人後就變得不再像自己…剛才明明想好好罵生田一頓的…卻竟然會語塞…平時的自己去了哪裡…?

“噯唷~原來是松本大人…呵呵…我還以為是誰在大街上大吵大鬧呢…” 黑金和服的男人身後跟了一名粉色狩衣的陰陽師…有趣的在看戲一般出現在不遠處…

感覺到松本的氣息變沉了…也有聽說左右大臣是敵對的…眼前的就是橫山裕了吧?...生田不自覺的擋在松本身前…無懼的看著眼前意圖不善的男人…

有一瞬…松本呆了…就在橫山的眼神被身前的銀衣背部阻擋了的那一刻…松本潤覺得心裡有那麼點想哭…這算什麼?...生田斗真算什麼…是想保護自己嗎…可笑得叫松本鼻頭有點酸…

“啊~?哈哈~生田大名真是一表人才…還挺護主的…果然是松本大人看上的…你說是吧…大倉?” 橫山笑裡藏刀地盯著眼前的一銀一紫…

感到大街上的眾人紛紛輕語著…松本心知不妙…男寵之風的確盛行…卻沒人說過男人之間可以相愛…何況自己跟生田也是有頭有面的大戶…正在想要怎樣反駁時…身前的生田斗真早已輕鬆的道…

“左大臣…真的見笑了…松本大人並沒有看上我…是小的看上了松本大人…是我沒這福份罷了…”

點頭後轉身看向松本…生田微笑…彷彿在對對方說一切都沒事一樣…

看著眼前的男人…感到人群都把奇異的目光傳到生田身上…生田卻只是輕鬆的像沒事人一樣…紫衣人心裡有那麼點抽緊…緩緩推開生田…笑著抬頭看向橫山跟大倉…

“…呵…不知橫山大人身邊的陰陽師能力怎樣?...我家的二宮和也可是很利害呢…” 回復一貫的作風...松本輕笑…眼尾看向大倉再挑眉看向有點發怒的橫山…

這一個半月下來…很多民眾都受到松本潤跟二宮和也的幫助…所以大街上的人有些歡喜的聲音…橫山狠狠看向微笑的松本…再看了一眼站在松本身後的生田…

“…大倉很好…不用松本大人關心…我們朝廷再見吧…回府!!…” 跟大倉一同上車…慢慢遠去…

看著對方牛車遠去…松本轉身望了一眼生田…再默默低頭…雖然是露出討厭麻煩的樣子…生田卻沒有看漏那絲臉頰上的紅暈…

“沒看過有大名跟你一樣不要命的…要不是你會生出這麼多麻煩嗎…都叫你不要跟著我了…剛才還裝英雄…橫山”

生田微笑…

“是的…是我不好…那我不跟著你打轉就好了吧~呵呵”

只見松本的頭更低了些…男人有些心痛…卻轉身步回車…

“那…右大臣請慢走…小的也先走了…” 銀影利落的上車…松本感到竹簾落下那一刻…自己的心…有那麼點震動…對…只是震動…誰會說那是因為痛而震動…?

侍衛們有點驚訝…又有那麼點惋惜…帶頭的武士輕輕捨起那黑絲頭苙…看著眼前低頭的松本…不知應該說些什麼…

“…走吧…還要去聽審…” 紫色身影默默轉身…無聲的步上車…眾人對望了一眼…牛車緩緩離去…

跟隨牛車搖擺了一下…松本發怔的看向手上的青玉翠鐲…那是母親的遺物…松本家原本有十二個兒子…松本潤是最年少的一個…卻一直是最聰敏最有天資的一個…母親又是正室…當然理應被寵上天的…可是當母親在自己十三歲時被其他妻室毒死…父親又聽信母親跟其他男人有染後…松本潤就被完全的冷落…甚至住過柴房當過下人…當時的父親根本不相信自己是親生的骨肉…

牛車又搖晃了一下…回憶卻沒有消去…

無依靠的松本潤沒有放棄苦練武藝…最終在一次比試裡打敗了所有的兄弟跟武將…一夜成名…父親更到處宣示自己正是他最喜愛的小兒子…那時父親笑逐顏開的樣子…松本潤沒有忘記…後來天皇說賞識自己而把自己招到宮裡…

美艷的紫有些苦笑…發現自己哭不出來…淚水可能已經被遺忘了吧…

是的…雖然只有一次…自己卻是跟天皇睡過了…也把親父親兄弟給殺了…可是…誰又可以說自己做錯了?...只是…暪過了所有人…也始終暪不過自己的心…天皇是真的看重自己…這點松本潤很明白…所以自己一直都很努力…爬到今天的地位…松本自覺問心無愧…對於父親…自己是從來沒有忘記那天把父親毒死時…男人臉上的驚訝表情…

松本潤…其實只是想生存而已…只是…這麼簡單罷了…

笑著輕撫玉鐲…就如陪伴天皇那晚一樣…就如弒父那天一樣…那誓言到十年後的今天也沒有改變過…二十六歲的松本潤還記得十年前那天自己在心裡說了些什麼…

活著…絕對要活下去…

“松本大人…到了…” 隔著竹簾侍衛的聲線傳來…

“…嗯…” 默默笑著的下車…還是一樣的松本潤…比眾人爬得都高的松本潤…

比眾人捨棄都多的松本潤…

也許…這就是真理…想守護的其實一樣也守護不了…

這就是現實…也是抹不掉的過往…只是…誰沒有過往…?

紫影把官符戴上…慢慢走進右大臣審判罪犯的場地…微笑的看著一眾犯人下跪自己的高台面前…

“大人…這是罪名狀…”

從官員手裡拉開罪人們的罪狀…松本看了一眼…依舊微笑…

“…是嗎…明白了…行刑吧…” 一貫的台詞…沒變的微笑…松本潤式的微笑…

呼天搶地的聲音…有咒罵…有求饒…有哭號…也有沉默…就是沒有笑容…

血…流滿刑場內…腥甜的氣味...鮮艷的紅…

把罪狀一把丟到血泊中…松本眼裡是冷然…

不是很有趣嗎…為什麼罪狀上白紙黑字寫有自己所犯過的罪…自己卻依舊安坐這裡?...

不知道為何…松本潤腦裡…想起了那個男人…那個…沒有跟來的男人…

[…斗真…不跟來是對的…呵…我不是你所想的可愛…我所犯的罪…也許比被我審問的每一個人都重…如果你知道後…還會說喜歡我嗎…還會…呵…又一個落地的人頭看著我了…彷彿在問我…為什麼還生存著…?對…我只是想生存而已…這樣…錯了嗎…?]

夕陽的紅跟血的紅相映照…

真實的紫色被鎖起來了…

只是…想生存…





















輕輕推開家門…一白一紅步進門內…臉上有那麼點倦容…二宮和也跟櫻井翔開始發現官從五品其實並不是什麼好事…從城西的捉妖治病到城東不見了小黃狗也得受理…兩人有點無力的相信…松本潤只是把他的事務交付自己罷了…

“啊~KAZU~~~翔~!!回來了~?呵呵~來喝水” 笑逐顏開的大野智跟相葉雅紀正喝著晶瑩的冰水…讓YUTO用法術吹著涼風…

“噯~你們兩個…YUTO這樣不累嗎…法術不是這樣用的啊…” 說著還是依舊坐下喝水吹風的櫻井…輕輕扭過身旁微笑的相葉…

把冰涼的水送到二宮手上…大野高興的拉著二宮一聲不響跑掉…

“智?” 才喝了一口水就被拉到廚房…

只見男人小心奕奕的拿出一黑紅椿花圖案的正方形點心盒…有點害羞的男人眼裡是溫柔…大野把盒子送向二宮…

看著眼前的點心盒…再看看大野…二宮把冰水放下…輕輕抱起不太重的盒子…猶豫之間又看了男人一下…

拉著二宮坐到爐灶旁的長板木椅上…溫軟的微笑…

“KAZU打開看看吧…?”

低頭輕撫盒上的椿花圖案…很漂亮的盒…二宮輕輕打開那厚厚的蓋子…

唇瓣因為心裡有點感受而緩緩張開…盒裡是一個個雞蛋大小的點心…亮麗光澤的啡色…少年微笑看向男人…拿起一個點心細看…那形狀是…

“…你弄的…?” 依舊看著手裡的不知名點心…

“嗯~!這就是我所說的麵包…吃吃看?”

看著那可愛的小東西…二宮有點…不捨得吃下…

“…這些兔子…很可愛…”

“唉~?不是兔子啊~!”

“…什麼…?”

“…是…狐狸…” 男人臉上有點失落…果然…弄得不像…相葉也以為是貓…

看著男人輕掃那鼻尖的小動作…二宮微笑…每次大野有這動作就是有點不知所措的時候…少年也發現了男人食指上包了布條…是弄這叫麵包的點心時受傷了吧…輕輕放下狐狸麵包…從衣襟裡抽出一符咒…提過男人的手…把符咒包裹男人的指尖…無聲的默念數句…往指上吹了一口氣…解開白布…

看了自己不再紅腫的手指一下…驚喜的望向二宮…只見少年再次拿起麵包細看…

“KAZU好利害!...真的不痛了!”

“FUFU…當然…” 輕輕靠在男人肩膀…

大野換了一下坐姿…把少年收進懷裡…把二宮抱緊的感覺很好…小小的一只…又輕又軟…

“…那…我吃了啊…”

“嗯嗯~” 有點緊張的看著二宮…像等待考試成績的小孩…

一口咬下去…鬆軟的麵包滲著紅豆的香甜滑膩…淡淡的甜味絕不刺激敏感的味覺…紅豆的芳香混有麵包的清牛奶的純…二宮從沒吃過這麼美味的點心…有點驚訝的轉頭看向自己的戀人…

“好吃嗎~?KAZU喜歡嗎~?” 大野把二宮扭緊一點…為對方捧起點心盒…寵溺的看著懷裡人甜甜的笑…輕輕的點頭…

少年粉撲撲的臉…因滿足而升起一陣紅霞…專注研究眼前紅豆包的樣子…那輕柔的笑容…星星般的眼睛…二宮和也的一切也吸引著大野智…

“…KAZU…” 深深看著懷裡的身影…男人臉上是少有的認真…

“嗯?” 回頭的二宮剛好對上大野的眼睛…而且…再也離不開…

男人無聲的緩緩靠近…兩人即使看不清對方的樣子…也要繼續對望…不久…大野往二宮沾有紅豆的唇上輕吻了一下…

“…好甜…” 大野微笑…溫柔得叫二宮有點害羞…

“…你…別亂來…” 少年有點羞澀的低頭…被吻的唇有點火燙…臉上更紅了…

“我沒亂來啊…我這是在…試味…” 男人有點輕笑…

吻…又再落下…相擁的兩人把小小的廚房升高了不少溫度…椿花的點心盒被主人們擱置一旁…小狐狸們紛紛害羞的掩臉…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才依依不捨的離開對方…平穩著有點索亂的呼吸…

二宮咬著唇…偷看了男人一眼…

“…味道…如何…?”

男人把額頭貼上二宮的…輕聲的說…

“…最高…”

二宮被逗得咯咯的笑…拉過點心盒…

“吶…要分給他們吃嗎…”

“好啊…翔還沒吃過呢…”

“…那走吧…?”

“…嗯…”

挽過可愛的手…大野笑著跟二宮一同步出廚房…

迎面走來一對紅綠…大野跟二害對望了一眼…慶幸剛才的吻沒有被發現…

“…翔…你嚐嚐這個…是紅豆麵包…” 大野打開盒子…把裡頭的小狐狸露出來…非常可愛…

“啊~呀!好可愛…你剛說…麵…包?...那是什麼…?” 紅衣朱雀拿起小小的麵包…

“是智的世界的一種食物...很好吃的哦!” 相葉微笑搶答…偷拿了一件放進口裡…感動於自己之前辛苦分好的紅豆終於有用處了…

“那…謝謝~!我吃了~” 把麵包咬下一口…櫻井臉上是發現寶物的驚喜…

“啊~~很好吃~~”

“對吧~對吧~”

一紅一綠又拿多了數件…大野跟二宮看著櫻井跟相葉好笑…

大野像想起些什麼…認真的靠近櫻井…櫻井被嚇了一跳…

“…翔…你覺得…這是什麼動物的形狀...?”

櫻井看了一下男人又看了一下男人手上的小麵包…不停輕咬口內的香甜…只見二宮跟相葉在大野背後做著一些手勢…唇上又不停在無聲讀字…

“…離…” 紅衣男人看著二宮跟相葉的唇…嘗試讀出一個字…卻見兩人猛地搖頭…

“李…?...呃…不是…”

“…狸…狸?” 看到可愛的兩人有點累了的點頭…

“哈哈~! 我知道了~是狸貓~!!真可愛的狸貓~”

看著笑逐顏開的櫻井…大野有點哭笑不得…二宮拖著大野離開…還睥睨的看了櫻井一眼…相葉也輕嘆了一口氣…看著自己的男人苦笑…

“是狐狸啊…翔…”

“吓~?這是狐狸嗎…嗯…是不是…智的世界的狐狸跟我們的不同樣子?”

無言的相葉默默轉身走向廚房…

依舊吃著紅豆包的男人滿足的看著夕陽…

味道…真的很不錯…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1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