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08-21 (Fri)
偶又來了~XD
好吧~偶很公平的...
竟然SK跟SA也甜密了...
沒道理只剩許潤的吧~XD 所以...

斗潤給偶的感覺就是這樣...做什麼都很快...= =|||
也許因為兩人也有點野性吧...
然後想說無論是...SK的純真...SA的甜膩...斗潤的狂野...也是愛的一種吧...

感謝一直支持偶...追文到20章的大家...(抱)















第二十章 狂…






“唧唧…唧…唧…” 夏天寧靜的花房內傳來一聲聲蟬鳴…

美麗的紫金安靜的…有點無神地看著眼前木廊外的竹林…輕柔的蟬鳴似乎有魔力般把花房內的人安定下來…

這裡是平安京最大最奢華的花閣…賣的是各式各樣的女人跟男人…可是都不是一般的女人跟男人…風月雪羽花火就是在這出身的…服侍的都是達官貴人…位不夠高權不夠重的都與此花閣無緣…

花閣有一個有趣的名字…叫 “忘名”…

明明可以起一個非常美麗或者非常夢幻的名字…花閣的主人卻用了 “忘名”為名字…

看著清翠得不帶一點俗氣的竹林…長長的竹葉透出絲絲陽光…松本微笑…也許那神秘的主人是起對了名字…在花閣裡的眾人…不論賣者買者都不清醒…買者被煙紅酒綠與過於美麗的妓者薰醉…賣者卻怕自己太清醒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那就不要記住名字好了…忘名…也許是一個真實的寫照…

一陣清風吹過…身後的紙門被拉開…美艷無比的人有點魅惑地輕笑…眼裡閃過一絲看不著的感情…紫袖微微一揮…漂亮溫柔的白色羽扇裡頓時射出一只金色的針頭…向門外人送上一記問好…

“啪~!...叮!” 單手舉起青玉酒瓶…銀袖輕輕一動…巧妙地擋去…金針掉到地上發出美妙的聲響…帥氣的銀衣男人輕輕一笑…慢慢步進房內拉上門…

“呵…沒見才一星期…你真的有那麼想念我嗎…用得著那樣熱烈地歡迎我?...” 放下青玉酒瓶…生田斗真單手托頭…微笑地細看那跟清竹出奇地相襯的美艷背影…生田沒有一天不想起這樣勾人的紫…

緩緩轉身…長長的睫毛像扇子般…隨著眼眸輕輕開啟而抖動…那淡淡的笑容…甜美的唇瓣…高高的鼻…大大的眼…黑長細緻的頭髮…優雅的氣質…松本潤的一切都在侵蝕著生田斗真的神經…

“…呀咧…呵呵…原來是生田大名…還以為要送命的是誰呢…” 媚眼輕瞄桌上的青玉酒瓶…那是跟自家的青玉杯一對的…松本臉上有一絲驚訝…望向生田…

男人微笑…把酒瓶推向松本…

“送你的…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剛好湊成一對…”

看著眼前渴望已久的青玉酒瓶…松本心裡只覺有點抖動…

“…你怎麼知道…”

望了松本一眼…生田其實在這一星期間查獲了很多松本潤的事情…有家裡的…有朝野的…有現今…當然也有過往…想起眼前紫影的過往…生田轉頭望向木廊外的竹林…

“我知道的…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

心裡緊了一下…松本輕撫青玉酒瓶…松本聽出了生田的意思…可以很多也可以很少嗎…紅潤的唇微微的上揚…那就是說男人早已知道自己那黑暗的過往…可是男人還是把主導權放在自己手裡了嗎…只要自己不想男人提起的…男人就絕口不提…這…算是生田對自己的溫柔…?

“…酒瓶…謝謝…” 深深望向男人…松本感到自己臉上跟眼裡有點熱…

那陽光般的微笑帶著點點溫柔…生田伸展了一下身子…想起這幾天為了要在南港的拍賣會上爭下這青玉酒瓶…不知跟多少商家差點沒打上…可是現在看到松本潤的笑容…總覺很值得…身上的疲憊也消去了一些…

“那我可以在這裡賞竹了吧…?右大臣…” 吃笑的男人有點玩味…

被逗笑的松本用衣袖輕掩唇角…轉身看向竹林…

“…隨便吧…生田大名…”

時間一分一秒流過…蟬鳴沒有斷續…夕陽開始西下…松本潤的心卻不知起了多少個漣漪…滿室的寧靜…

紫色在觀賞林子裡的青竹…銀色卻在觀賞那臉有點緋紅的紫色…生田希望時間就這樣停在這點上…身為大名…見過的美人無數…松本潤卻是特別的…生田斗真明白自己並不是沉醉於松本的美艷…是比那更深的東西…也許…在晚宴裡看見松本眼裡的寂寞那一刻…生田就已經陷進去了…愛上一個人…也許真的只是感覺對了…

輕輕搖動著羽扇…看著那被夕陽照得有點紅紅的竹林…松本喜歡這樣看一整天的竹子…總能把不安定的心靈平靜下來…感到一直沒從自己身上移走的視線…松本慢慢轉身…微笑望向男人…

“…你不是要賞竹的嗎…怎麼變成在看我?...”

風…緩緩吹過竹子…發出沙沙的聲音…下一秒的男人已經不知不覺靠向那不再武裝起自己的人兒身前…蘭花的香氣有點醉人…兩人互不退讓地對望…男人伸出右手輕輕撫上那白淨的臉頰…指尖遊走至尖尖的下巴…松本潤的眼睛真的很美…

“…我是在賞竹…在賞最清艷的紫竹…” 生田唇邊是溫柔的笑意…

松本看著男人眼裡的渴望與深情…從來沒人會這樣看著自己…每人都只是帶著慾念的看著自己…卻沒一個是帶著令自己感到一絲溫暖的愛意…生田斗真…是第一個…

松本潤突然覺得…自己想把眼前第一個真心愛上自己的男人變成最後一個…那種想霸佔著男人眼神每一個角落的感情有點叫松本承受不起…沙場上在刀鋒間活命的自己...竟然害怕起自己對生田斗真的想法…

想嘗試去愛一個人…去完全相信一個人…去依靠一個人的想法…

[post]“…你…打算追著我多久…?” 看向男人帥氣的唇…松本安靜地等待著答案…

“…一生…” 輕聲吐出最真誠最熱情的話語…生田注視著眼前不到兩寸距離的人…心甘情願原來是這樣的感覺…

一生…這句話不是比我愛你更肯定嗎?...松本半開的唇笑得很甜…也許…風月說的是對的…竟然遇上了愛…就應該好好抓住…

夕陽下是一對人深吻的影子…

相擁的感動…深吻的喘息…紫銀兩人漸漸失去理智…

銀色把紫色蓋起…男人深深看著夕陽下美艷的人…那被自己吻得有點紅腫的唇…香軟的舌…滲透出慾望的眼睛…千嬌百媚的美態…一切都叫生田懷疑此刻是否在夢中…

“…潤…”

松本直直望進男人眼裡…他看見了他的猶豫…

“別問我愛不愛你…我不知道…可是…”

把手挽過男人的肩頭…松本反身跪坐在生田的身上…因擁吻過於激烈而散落的髮絲透著夕陽的溫柔…

“…可是…我現在只想要你…” 漂亮的指尖輕撫過生田的唇…那帶著男性魅力的唇…那把自己吻得發瘋的唇…

捧著松本的頭…指間滑過柔順的頭髮…男人緊緊抱過如黑貓般松本的頭…深深的烙下一個又一個的吻…男人的手熟練地解開那身紫金色的和服…刻有 “右”字的金牌被掉棄榻榻米上…把那柔軟的腰緊緊擁進懷裡…那種香艷非筆墨能夠形容…纏綿細膩的緊貼在一起…

合上眼感受著男人對自己的呵護疼惜…松本潤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是瘋了吧?...竟然跟一個認識不到一個月的男人作出如此大膽的行為…可是…松本很清楚…自己想要被生田擁有…想感受男人所供給自己的溫度…

男人熾熱的下身緊緊貼上身上人最私密的地方…身體上的纏綿把思考能力全數消去…手指探進雪白臀瓣間溫軟的粉色花蕊之內…生田只見松本敏感地向後縮了一下…卻很快被自己再次抓緊…

“…嗯…再…深點…” 指尖在男人肩上留下紅紅的抓痕...把雙腳再分開了一點…性感的腿…誘惑的姿勢…松本潤眼裡是勾人的閃亮…紅粉緩緩在臉頰旁擴散…每一口吐氣都叫男人著迷…

指尖一只…兩只…慢慢探入又帶點壞的抽離…惹得嬌艷的人兒微微扭動腰際…生田細意欣賞著眼前的美景…唇邊流露出有點壞心的笑意…緩緩把手指收回…

“…潤…我愛你…也會讓你愛上我…然後…讓你逃不掉…” 語音落下…男人把自己的熾熱送進松本溫軟的體內…

“啊哈!...嗯…哈…斗真…” 完全被奪寺主導權的松本掛在生田身上…任由男人的進入退出…身子敏感得無力…只能跟隨男人的律動而上下搖擺…

寧靜的花房內傳來一聲聲叫人害羞掩臉的交合聲…嬌柔的喘息…快感的低吼…竹圍依舊清雅…夕陽卻慢慢西下…風裡是竹的淡香…輕繞兩人心靈深處…相連原來是這樣簡單…瘋狂原來這樣令人深陷…


[…斗真…你真的可以令我愛上你嗎…我也許…已經失去愛人的心…你可以為我找回來嗎…就像那青玉酒瓶一樣…?告訴我…你可以…告訴我…就算世上所有人都吐棄我…你也不會放手吧…因為…唯有你說的話…我彷彿可以相信…]


一陣溫熱散落在收縮的密穴內…依舊相擁的兩人雙雙倒在凌亂不堪的衣物上…男人緩緩退出…愛過的痕跡靜靜流下…生田把松本緊緊拉入結實的臂彎內…呼吸著人兒獨有的蘭香…風…又再吹過了一下…


[潤…我不知道前方會有什麼等著我們…只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的手永遠都會為你而張開…我的天空都是你的…不會有我放開你的一天…已經不能放下了…只怕…你會有離開我的一天…愛自由的你會願意陪著我嗎…?]


誰能明白這樣瘋狂的關係?...

誰又能保證明天的樣子?...

沒人…也許永遠都沒人能明白能保證…

可是…只要我的身邊有你…

我想不起自己還需要些什麼…

一人的風景即使美麗…卻落漠…

兩人的風景縱然有心痛的可能…

我卻願意為你冒險…

















微笑看著在自己懷裡安穩午睡的綠色人兒…櫻井眼裡是無限的溫柔…看著那純真的睡顏…彷彿心裡就能被淨化…

“…櫻井大人…” 門外傳來YUTO的聲音…櫻井微笑的臉換上認真…只因聽出了YUTO聲線裡的不安…

輕柔把相葉安放床舖後蓋上薄被…紅衣男人轉身走出門外…

“怎麼了…你的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YUTO身上那像被灼傷一樣的肩膀…櫻井有點激動…

“…櫻井大人…這是被結畀所傷的…左大臣真的如大人所言…開始有動靜了…還有…左大臣府裡除了多了數位陰陽師外…還鑄造了大量兵器…嗚!...” 白銀衣服的少年狼狽地跪倒地上…肩上的傷有如火燒一般痛楚…

“YUTO…你先去找知念療傷吧…我會再去查探的了…快…” 把少年扶起…櫻井心裡只覺不安穩…那結界一定不普通…因為普通的結界絕對不會把身為神族的中島傷成這樣…

看著中島離去…櫻井安靜的步回房內…輕聲坐在相葉身旁看著那睡容…伸手緩緩撫過那耳邊的細髮…放在鼻尖輕輕吸了一下…

男人眼裡是擔憂…橫山裕到底在準備些什麼?...想起一直被橫山視為眼中釘的松本…還有橫山得不到的二宮…櫻井心裡是默然…

看向窗外燒紅的夕陽餘暉…只希望一切安然…





















To Be Continue...



















PS. 偶真的很公平...甜了那麼多章...是時候來一點刺激了...XD (被PIA飛的某茵)~
少爺...你愛護小雅時真的很溫柔...是真男人...果然是最希望結婚對象第4位...(心)
不過你已經是雅紀的了...(指)XD
斗真啊...斗真...還好你有買青玉酒瓶...要不然我很難叫潤理你...XDDDD (被斗真追打外太空)



















| 未完文 | COM(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