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2018/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8-24 (Mon)
偶愛栗子麵包...
真的覺得如果小大能開麵包店就好了...(心)
這文呢...應該趕不上開學日...大家...偶抱歉了...(土下座)
不過偶會更完的...這請放心...
這星期後可能只能每星期更一章了...希望大家不要忘記此文...T﹏T
辛苦大家追文了...很感謝...
今天一看...這文已經9萬字了...也許會比契約(12萬)更長...XDD



















第二十一章 承受…





緩緩睜開疲倦的眼簾…紙門透出清亮的白光…畏光的少年眉頭輕結了一下…吐息後想轉身…卻感到身下跟腰際傳來的痛楚…腦裡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點滴…想起了大野的熱情與溫柔…可愛的臉頰浮起一絲粉紅…少年半個頭藏在被裡…

感到男人的氣息不在自己身邊…這才再次伸出小腦袋…吃痛地坐起來…發現身上已被清理過也換上了乾淨的衣物…二宮好像回憶起男人的確有抱著昏昏欲睡的自己去洗淨…輕輕掃過自己的頭髮…少年甜蜜的微笑…看來大野還為自己梳頭了…

正想起來…卻看見安靜地等在榻榻米上的一布包…藍色的布包…二宮把布包捧起…撫過那很漂亮整潔的手結…輕輕解開布包…露出了椿花圖案的點心盒…二宮被逗得笑出聲來…最甜美的笑容…緩緩打開點心盒…預期看到了一個有所改進的狐狸小麵包…每個的臉上也畫了不同的眼睛鼻子跟三條鬚子…透出了又香又甜的栗子味道…小狐狸們有在笑的...有在生氣的…有在睡覺的…有在鄙視的…也有被打暈的…

二宮和也臉上是最大的幸福…眼裡有點點濕潤…拿起麵包旁的信函…


{KAZU…早安…可能…是午安吧…呵呵…那個…昨晚…謝謝…我真的很高興…而且KAZU…很溫柔…希望你喜歡這些栗子麵包…不過這只是點心啊…請好好吃飯…那今天晚上見吧…我先回教場了…}


臉有點泛紅…心跳有點加速…看著那斷斷續續的信件…彷彿就像男人在自己耳邊輕語一樣叫人害羞…竟然還說什麼謝謝…

“…是午安啊…饅頭…FU…” 可愛的聲線微細得沒人聽見…

二宮把信件緊緊摺疊起來收進盒子裡然後蓋上…只覺自己需要一點空氣…

慢慢拉開房門…已經是午後…太陽下的椿樹散著艷紅的花瓣…深呼吸了一下…唇邊是甜甜的笑意…輕輕掃過自己的長髮…心裡跟腦裡正在想的是一件事…

應該說是同一個人…

愛一個人…原來是這樣的…

















穿戴整齊的少年陰暗師提著藍色的布包打開大門…整個上午沒回陰陽寮…還是回去看看吧…

關上打轉身的瞬間卻看見一輛牛車停在門前等著…二宮輕嘆了一口氣…有點怨恨自己今天的勤奮…自己是真的應該留在家裡的…

竹簾被抬起…內裡的紫影輕搖羽扇…臉上是嬌艷的笑容…眼尾微微望向那臉上有點怨念的少年…松本潤覺得把二宮收為己用是對的…能收服如此看輕一切的二宮和彷彿是一天裡最快樂的事…

“呵…午安呢~二宮大人…太陽都照屁股了…陰陽寮何時開了個夜間寮?...啊咧~我怎麼消息這樣不靈通啦…真悲哀…唉…” 說著把羽扇輕掩那怎麼也跟語氣不相乎的笑容…快樂的笑容…

看了一眼那比蛇蠍更會耍壞的右大臣…每次松本潤出現都總要把自己氣個半死才甘心…

“陰陽寮沒有夜間寮…松本大人並沒消息不靈通…是小的今天不知怎地渴睡了…” 輕輕一行禮…少年轉身欲離開…他絕對不要上那牛車…每次坐那牛車都沒什麼好事發生…

輕笑一聲…松本把竹簾放下…安穩地坐在牛車裡五色絲綢上…氣定神閑的叫道…

“悲哀…唉…我好悲哀…不行…既然二宮大人沒時間…那我只好去找智了…聽說花町開了一間很有好評的花閣…裡面賣的每個都不過二十…精緻漂亮…而且聽說花魁的三味線彈得很好呢…唉喲~這樣的悲哀…不如我就帶智去”

話並沒說完…松本唇邊卻是得逞的笑意…牛車輕搖了一下…白衣紅褲少年安靜的登上牛車…又安靜的坐在自己對面…

“這樣松本大人就不悲哀了吧~?” 抱著藍色的布包…二宮很確定…自己跟松本潤前世可能是戀人…也許是自己負了他…今生是來報復的…一定是這樣…

看著眼前不知在心裡咒罵了自己多少次的二宮…松本想起了今天來的目的…笑容有點退去…眼裡是思考…

“開車…” 輕輕的一聲…牛車緩緩前進…

看著二宮手上的藍色布包…松本羽扇輕輕掃過少年不停低頭凝視著彷彿像寶物一樣的布包…

“這包裡是什麼…?”

想起松本沒嚐過大野的麵包…二宮輕輕把布結拉開…輕撫椿花一下…微笑打開點心盒…一陣栗香滲著大野智式的溫柔…把盒子捧向松本…

“…智…弄的…嚐嚐吧…?”

看著少年臉上難得的紅暈與溫柔…松本輕笑了一下…隨手拿起一只小狐狸…是一只微笑臉紅的小狐狸…松本被逗笑…

“哈哈~~”

“…怎麼了…” 二宮不解的看向突然失笑的松本…再看向點心盒內的麵包…還是很可愛啊…哪有什麼好笑的地方?

“哈…哈哈…抱歉…呼…肚子好痛…好久沒這樣笑了…呼…” 漂亮的眼睛笑出點點淚光…松本把手上的點心湊在二宮小小的臉旁…又多笑了數聲…

“什麼…?” 二宮看著眼前不太正常…還是說太過正常所以才不正常的松本潤…

“…一模一樣…”

“…吓…?”

把小狐狸對看著二宮…松本微笑…

“跟你長得一模一樣…”

看著眼前跟自己對望的小狐狸…二宮的耳根紅透了…抬手想把麵包拿回來…卻被松本快一步送進了口裡…

“唔~!!很好吃啊~這是什麼點心~?” 松本細嚐著栗子的甘香…外頭包裹著栗子的是從沒吃到過的食物…感覺有點軟滑的奶香…甜而不膩…

“…麵包…” 搶不回麵包的少年不再看向那得意笑得起勁的松本…

一白一紫就這樣唇槍舌劍地對戰著來到目的地…

二宮和也看向窗外…臉上換上了認真…這地方…二宮當然記得…

是左大臣府…

感到二宮的沉默…松本輕輕扭過二宮瘦小的肩頭…唇邊美艷的笑…

“…別怕…我不打算把你送給橫山裕…只是…這府第最近…” 別有深意的看向不遠處的奢華府第…松本唇邊輕輕掃過羽扇…眼裡有點冰冷…卻令人完全看不透…

二宮明白松本的意思…拈指一算…好看的眉頭纏了一下…正想下車…卻被松本拉住…

“…下車會被看到…沒方法在車內查看嗎?”

想了一會…少年伸手撕下車內的一小段五彩絲綢…用食指與中指夾起來閉眼唸咒…然後往絲綢輕輕吹了一口氣…輕柔放手…就在著地前那一瞬…絲綢竟像蝴蝶一樣拍動起雙翼…松本笑看二宮的把戲…很是漂亮的一只蝴蝶…

二宮輕鬆地推開窗外的竹簾…讓絲綢翩翩舞動地飛向左大臣府…

緩緩地…優美地飛舞…一圈又一圈…像被和風牽手的絲綢…

“滋!” 只花了一瞬…絲綢在左大臣府外被一道電雷燒毀…只剩下一小片無力的絲綢飄落地上…

二宮放下竹簾…望向跟自己同樣凝重的松本…

“…都知道了嗎?...二宮…”

“…嗯…”

“不好?”

“…不好…”

看向沉思的二宮…松本叫了一聲 “回府”…牛車再次緩緩移動…

剛好消失在轉角的下一刻…數名披甲的士兵沖出左大臣府…左右觀看…

一名士兵蹲下…捨起那片五彩絲綢的殘餘…轉身奔回府內…


















優雅的浮蓮…翠綠的玉竹…黑金和服的男人正緊閉雙眼…感受著身邊的寧靜…獅子威し的清脆敲擊聲一下一下的傳入耳道…連風聲也是那麼清楚…

“…大人!” 門外傳來叫喚…橫山裕輕張雙眼…

“…什麼事…”

“剛才…結界傳來動靜…外頭找到了一片絲綢…”

想了一回…緩緩站起來…拉開大門…從兵士手上拿起那破碎的絲綢…

“…大倉…過來…”

一粉衣陰陽師輕輕從眾人中抬頭…一步一步走向男人…

“…告訴我…是二宮和也嗎…” 緊緊眼著手中的絲綢…男人的眼神冰冷得叫大倉忠義有點害怕…

大倉感到絲綢上殘餘的氣…輕輕一咬唇…

“…是…二宮和也…”

眼裡由冰冷轉為濃烈的興奮…唇邊是尖銳的微笑…男人感到彷彿嗅到了一絲二宮身上的椿花香氣…也看到了松本潤的沒落…

“…呵…很好…終於有行動了…呵呵…”

咬緊牙關…大倉望向眼前自己愛上的男人…那變得瘋狂的男人…從前那個溫柔的橫山裕到底去了哪…?

“…裕!不要再這樣下去…不要再錯下去了!你知道嗎…你快要瘋了…權力地位真的那麼重要嗎…你這樣是會失敗的…清醒吧!”

停止了笑聲…轉頭看向那粉色的人…彷彿大倉臉上那些晶瑩的淚水是那樣無關緊要…危險的男人一揮手…把粉色身影打往地上…在場的沒人敢說一句話…

唇邊流下一絲血腥…大倉只覺有點暈眩…感到男人拉扯起自己凌亂的頭髮…用力拖進房內…

“…退下…” 那是一黑一粉消失在門內的最後一聲…

“…啪…” 門被緊緊拉上…眾人全都離去…

門外剩下那被燒毀的五彩絲綢…獅子威し的聲音沒有中斷過…園子內卻不再安寧…

這樣的戲碼好像一直重複著…瘋狂…承受…再次瘋狂…再次承受…

這樣悲哀的感情…會有完結的一天嗎…

也許…這也是愛的一種?...

只是有點太傻…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11)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