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2018/12 >> 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8-26 (Wed)
這次更了2章...
這應該是小虐吧...?
天氣好熱...

















第二十二章 倔強…





身披甲衣的藍衣武士遠遠看見那身紫金和服的身影…對方正被寵兒們團團包圍…笑聲樂聲不斷…有人獻舞有人倒酒…跟仙境沒什麼兩樣…

緩緩走到忙得不可開交的松本潤對面坐下…有時大野會覺得很驚訝…松本的男寵們竟然可以這樣迷人…這是所謂的中性美吧…看向其中最受寵的人…名字好像叫風月…

漂亮的杏眼微笑般輕輕一挑媚眼…有點誘惑地看向眼前呆呆的武士…風月只見武士有點可愛地裝作看不見自己般急急低頭…彷似自己是什麼最難受服的妖精一樣…被逗笑的風月看向抱著自己的松本一眼…兩人眼裡是有點壞心的玩味…松本輕輕放開風月…看向對面的大野…

風月緩緩走到大野身旁坐下…身上的芳香令男人臉紅…美麗的人輕輕靠近大野…還不經意地輕柔碰撞著那身甲衣…只見男人有點想逃般移動了一下身子…

“…大野大人…風月來陪陪你哦…” 挽起想逃男人的手臂…

看了一眼快把自己纏上的風月…大野智整個人有點不知所措…微笑得有點僵硬…

“不…不用了…謝…謝謝…” 掙脫一只手臂…肩頭又被纏上了…

“不要緊啊…松本大人不介意的…這種陪伴客人的事我們做很多了…” 特別把聲線嬌柔了數分…平常男人只要看見眼前的風月定必瘋狂…

“不用了…真…真的…我…我還有事…” 大野只想快點逃開…卻一直不果…

“呵…來吧…喝點酒~風月倒給大人哦…”

感到被放開了手肩…大野立刻起來…卻被另一力道再次拉下…一看之下…原來是花火…可愛的貓眼少年…正嬌滴滴地看著自己…

“大野大人~你好帥啊~花火也來服侍大人…AN~~~~~~來…吃水果…” 在大野還沒反應過來時…唇裡已被塞進一粒紅艷的櫻桃…

因為櫻桃的關係…男人一句拒絕的話也說不出來…風月看了松本一眼…笑著地再次依進大野懷裡…花火也大膽地用指尖輕輕掃過大野身上的甲衣…松本看得被逗得笑逐顏開…扭著雪羽把手上的酒一口喝下…這樣的大野智太有趣了…

可是…更有趣的事情在後頭…

在清風裡出現白衣紅褲的少年…正正站在大野跟兩男寵身後…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松本一挑眉…把笑意收歛了一點…

剛好咬下櫻桃…果核還來不及吐出…大野智感到身後傳來一陣壓力…緩緩抬頭看向身後…

是…二宮和也…

想起自己的處境…那左右都被風月跟花火纏上的樣子…大野立刻跳起…卻因太緊張的關係把櫻桃核整顆吞下了…

“KA~咳咳…咳…” 想叫出的一聲KAZU被堵住…大野智非常狼狽…

二宮看了一眼風月跟花火…只見兩人輕笑地回到松本身邊…松本潤卻笑得很高興…

白衣少年一句話也沒說…轉身翩翩離去…大野剛好順了氣卻見二宮離開了…急急追在後頭…

“KAZU~!”

“等等!KAZU~”

一手捉住少年瘦弱的手腕...大野感到二宮真的生氣了…

掙脫不果…二宮只好不發一語的站住…卻不願看向那花天酒地得興高采烈的男人…

“KAZU…聽我說…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什麼也沒做啊…是…是他們纏上來的…我…他們…” 不知可以怎樣解釋的男人看著眼前的戀人…急得快瘋了…

深呼吸一口氣…依舊不看向男人…二宮由剛才開始就覺得很難過…生氣憤怒的情緒令少年難受…其實不是不明白…這是松本潤的作為…只是…看見大野被其他人如此親密地抱住…心裡就覺得非常難耐…像被蟲子咬食一樣…心裡混亂的二宮…臉上不爭氣的掉下豆大的淚珠…看得大野著急不已…心裡像被撕裂一樣…大野最不願就是看見二宮落淚…而且還是自己弄成的…

“KAZU…不…不要哭…你要我做什麼也可以…不要這樣…對不起…是我不對…你不要哭…好嗎?” 想用手替二宮抹淚卻被推開…原本捉住的手也掙脫了…

轉身不理會男人…抹去臉上的淚痕…二宮看了夕陽一眼…突然覺得有點悲傷…

“…你要誰…我管不了…不要帶回家裡就行…” 說完…少年緩緩開步離開…

那是什麼話…?武士低頭…雙手漸漸緊握…心裡只覺有點憤怒…要誰也管不了?...不要帶回家裡?...那是什麼意思…那是說自己就算被搶走也沒所謂嗎…

抬頭看著那白色的背影…大野智眼裡是認真…快步走上前…一把抓緊二宮的肩膀…讓少年轉身面向自己…再也逃不開自己的視線…深深看著眼前倔強的少年…

“…我誰都不要…只要你…KAZU…請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你可以不理我…可以罵我打我…可是請不要再說這樣的話…”

看著眼前認真無比的男人…二宮身邊響著男人所說的那句 “只要你”…大野帥氣溫柔的臉…漸漸接近…

夕陽下是深吻的兩人…地上是緊緊相擁的影子…先前的爭執已經不知不覺消失得無影無蹤…溫暖心靈的甘甜圍著兩人輕舞…

“…回家吧…?” 藍衣武士依舊溫柔的微笑…伸出好看的手…

白衣少年想了一回…咬著唇…把可愛的小手放到男人手心裡…

一藍一白靜靜手牽著手離開奢華的右大臣府…

紫衣人跟五彩和衣的三位美男子站在木廊的轉角…微笑看著那對甜蜜的戀人慢慢離去…

風月看了身旁真心微笑的松本一眼…心裡覺得安慰…在遇上二宮他們後…月明顯感到松本也在慢慢轉變了…變得快樂…溫柔的人輕輕依偎進那身紫色身影…花火跟雪羽對望了一眼…無聲退去…

搭著風月的肩…緩緩走到涼亭裡坐下…轉頭望向夕陽…

“…潤大人…一早就知道二宮大人會出現…?” 風月輕鬆笑道…

“…呵…是我叫他來的…”

“啊?那難道大野大人也是…”

“不…那呆頭鵝總在下班時來見一下我作報告的…”

“噗~哈哈…潤大人…你這樣做太壞了…”

輕輕扭過風月…松本輕笑…

“…誰是幫兇~?你不也很快樂嗎…”

“呵…可是…萬一大野大人真的被我跟花火迷惑了怎麼辦…?二宮大人不是很可憐嗎…”

微笑不語的松本只是深深呼出一口氣…

“…潤大人?”

“不會的…”

“…唉?那是說我跟花火都不合大野大人的口味嗎…”

“不是…只是…因為他是大野智…而他愛上的是二宮和也…所以不會發生這事兒…” 松本緩緩轉身把雙手依在涼亭的木柵上…側頭枕在臂上閉目養神…不知怎地松本潤就是沒有想過風月所說的情況…紫金身影臉上是輕鬆的笑容…

風月輕柔解開松本被風吹亂了的長髮…拿出金花梳子…一下下地梳理著…

舒適得快要睡著的紫艷像退去利爪的小黑貓一樣…

感到頭上的梳停了一下下…雖沒有睜眼…好看的眉頭卻結了一下…

“…風月…?”

靜靜地…那梳頭的動作又再繼續了…很溫暖的感覺…又輕又柔…像被小心奕奕保護著的感覺…松本只覺自己腦裡…想起了那個銀色的身影…有點…懷念起那人的笑容…那人的聲線…只是懷念…松本潤絕對不願承認那其實是想念…

“忘名”那天之後…自己趁生田還在睡夢中就離去了…也許…是因為不知道要怎樣面對醒來後的男人吧…之後的這天裡…生田都沒來找過自己…男人可能只是一時之興吧…那一生的承諾…其實自己並沒當真…何況還有橫山裕的異動要注意…

輕輕吐了一口氣…繼續感受梳子的力道…也許…梳一梳…煩悶的感覺會好起來?...

只是…

松本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眼角流下了溫熱…

好沉重...好難受的感覺…有不憤的…有不甘心的…有難過…有苦的…也有…被欺騙的感覺…松本只覺可笑…唇邊是上揚…正在嘲笑自己那不需要的純真…曾經有一瞬…

有一瞬…松本潤相信了銀色身影的話語…

現在…只能笑自己的笨吧…?

原來這樣看透一切的自己…還是留有那令自己輸得一面倒的無知…

“…夠了…” 對…頭梳夠了…腦內的思潮也夠了…

梳子停了一刻…又再梳動起來…無視了主人的話語…

“風月…夠了…”

“…可是我還沒梳夠啊…”

松本睜開漂亮的眼睛…夕陽西下的光華依舊美麗…睫毛跟隨心臟一樣震動了一下…紫衣身影慢慢轉身…不置信的看著那不會由何時開始坐在自己背後的人…陽光在銀衣上的反射剛是那樣真實…

眼前的…真的是生田斗真嗎…?

風輕柔吹拂著美麗的深黑髮絲…幾縷青絲貼上那半開的紅唇…蘭花的香味傳到男人鼻裡…生田微笑看著數日不見的人…還是那麼清艷的紫竹…還是那樣吸引著自己的視線與心思…手上握著金花梳子…生田是真的沒梳夠…輕輕用指尖抹去松本的淚痕…那天花房過後醒來時發現松本已經離去…也記起了松本說不知道會不會愛自己…心想還是讓松本冷靜數天吧…可是…

這些淚痕…不就是說明了那數天的不必要嗎…

生田移向松本…卻看見對方想逃避般轉身…

一把拉過那香艷的身子收進溫暖的懷裡…生田看著臉有點紅潤的人…夕陽下的松本真的好美…

已經分不清那是自己的還是男人的心跳聲…松本不再掙扎…生田斗真的懷裡…很溫暖…

放下金花梳子…為松本用紫色絨帶輕輕在髮尾繫上一個結…用下巴磨蹭了一下頭頂…生田在雪白的額角烙下一吻…數日間的思念所化成的一吻…

兩人就這樣一直相擁著…誰都沒有說話的意思…

夕陽漸漸落下…晚風有點冷意…可是懷抱卻是溫暖而真實的…

一生的承諾…也是溫暖而真實的吧…?

愛情間的掙扎是必然的定論…

其間所受的傷卻只有另一方能夠為其治癒…

我的倔強…

其實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受傷了…

所以…你要更加努力的抱緊我…抓緊我的手…不要放開…

所以…你要替我療傷…

明白了嗎…?

因為這傷口只有你能夠觸碰…只有你…能夠看見…












第二十三章 夜…



清晨的露水晶瑩地透著陽光…大野安靜地拉開門…二宮步出門外…今天是兩人一起回陰陽寮的第三天…這是松本潤派給大野的任務…就是保護二宮外出時的安全…因為櫻井要跟松本一起調查橫山平日的行動…也為了松本進宮時的安全…

一白一藍走在寧靜的街上…市集兩旁的店家開始一天的工作…

大野看著身旁的戀人…唇邊是又甜又滿足的笑意…終於可以每天跟二宮一起上班下班…也能夠知道二宮平日的工作環境…

“KAZU…果然是很利害的陰陽師呢…”

“…FU…”

“每天都很多人來找你呢…”

“…嗯…”

大野停下腳步…正在想要不要把一直想問的問題說出…

少年轉身…男人背後的朝陽有點耀眼…

“…KAZU…為什麼會當陰陽師…?”

二宮呆了一會…表情有點迷茫…為什麼…會當陰陽師?...二宮和也其實沒想過這個問題…感覺在自己有記憶開始…就被送往陰陽寮了…

“…我…不知道…有記憶開始就每天都回陰陽寮了…” 轉身繼續向前走…大野跟上…

“那KAZU喜歡當陰陽師嗎…?”

“…從前…不喜歡…”

“那現在喜歡了?...因為有官職了嗎?...” 詢問的眼神望向身旁的少年…

二宮微微的笑…眼裡是絲絲的溫柔…意味深長地跟大野對望了一眼…然後默默地走著…沒再說什麼…

被少年眼裡的淺色瞳孔吸引…大野彷彿明白了些什麼…看著那嬌小的背影…男人幸福的笑…慢慢追上那最愛的白色身影…

兩人漸漸消失在路上…


[…智…我不會告訴你我喜歡上當陰陽師的原因…不會告訴你…那原因就是你…在你出現以前…我從沒喜歡過自己的身份…可是…現在的我卻慶幸自己是一位陰陽師…這樣我才可能跟你相遇…你的到來是億萬分之一的巧合…可是…我寧願相信那不是一種偶然…而是一種絕對…是一種注定…注定我要遇上你…]


[KAZU…從你的眼裡…我明白了那份珍貴無比的心意…有時會在想…為什麼是我…一個這樣平平無奇的我…竟然會拿起了神奇的砂時計…穿越了時間的洪流…來到這個時空…不過…怎樣也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裡有你…]


一滴露水來不及被太陽蒸發…掉落到地上…

那彷彿的偶然…也許…只是我從很久以前就呼喚你的假象…

真實的是此刻注定了要相遇的我跟你…
















窗外的樹輕柔拂動…綠葉間透出閃閃發亮的陽光…大野看著榻榻米上樹葉的影子沙沙作響…

輕輕看向在角落裡專注於工作的白衣少年…

那清純的白…正座書寫的姿態…沉思時的冷靜…做決定前眼神的轉變…每一下書寫的力道…翻查記錄時輕輕糾結的眉頭…找到答案時的微笑…

大野智都仔細留意著二宮和也的所以動靜…然後…一一記在心裡的日記簿上…默默微笑…靜靜看守…

大野智是真心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好幸福…不知由何時開始…自己的世界已經被二宮佔據…彷彿看著眼前可愛的少年就是自己每天每晚的功課一樣…生存的功課…像吃白米飯…像喝清涼的冰水…像呼吸一樣…一樣自然…一樣滿足…

大野智確切地感到…自己終於找到了生存的目標…

那就是二宮和也…

只是…這樣的幸福又可以停留多久…?

男人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有舊傷…也有新傷…全都是練武留下的痕跡…這雙手…真的可以保護得了想保護的人嗎…

再看了二宮一眼…

突然…寮外出現了一從天而降的火影…

是櫻井…

一藍一白同時望向氣急敗壞的紅衣朱雀…

火舌還沒完全燒盡…只見櫻井撲在二宮面前…臉上是留著汗的認真與緊急…

“…和也…斗真出事了…”

藍與白對望了一下…同時站起…

“…走吧…” 戴上紫玉念珠…三人離開安靜的陰陽寮…

















奢華艷麗的府第整個傳來沉重的氣氛…銀樓金閣通通被退去色彩…完全看不出這裡是平日如花花世界般的右大臣府…

櫻井眼裡是認真…把白衣少年護在身後…大野看了二宮一眼…也跟櫻井一樣行動起來…只見風月花火雪羽三人站在遠遠的樓閣裡往下望…表情是滿滿的擔憂…

日落以後的府第並沒有點起太多的燈…三人轉過一個又一個的彎…走過一條又一條的木廊…只見有數位下人由松本房間的方向急步逃離…

二宮跟大野被眼前的境況弄得語塞…數十不知名的人拿著火炬站在松本潤的房外…披甲的武士團正面對峙著…一觸即發的感覺…

“是二宮大人!!”

“啊!二宮大人!!”

“二宮大人終於來收妖了!!”

“少爺有救了!”

數十人全都想向二宮靠近…卻被武士團阻隔下…場面一遍混亂…大野扭緊二宮的肩…讓二宮不要再看…三人快速地步入早已拉開的房門…

感到身後的門被拉上…室內暗淡的油燈影照著昏黃而安靜寬闊的房間…二宮抬頭…只見房間盡頭是一素白的背影…披開的黑亮長髮…正背對著眾人跪坐在榻榻米上…看著金絲床舖上躺著的人…少年輕輕吐了一口氣…與櫻井對望了一下…男人緩緩點頭…

緩緩地…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床舖…在一定的距離…二宮輕喚…

“…潤…?”

素白的身影卻沒移轉半分…二宮看向那修長的手指正緊緊握著應該是生田斗真的手…因為松本的身影…二宮看不清那到底是不是生田…

原本紅潤的唇…有點冰冷…很冷…松本感到生田的手…好冷好冷…

“…吶…和也…告訴我…這不是我做成的…好嗎…” 淚…點點落在生田手上…松本沒有回頭…只是緊緊看向那靜得難以感應到心跳的生田斗真…

“潤…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斗真他到底” 二宮走向感覺很脆弱的松本身邊…卻在放眼一看的瞬間…再也前行不了一步…

依舊艷麗的松本潤緊緊握住了床舖裡男人的手…

床舖裡生田斗真頭上卻是滿滿的銀絲白髮…原本黑亮的劍眉此刻已成白雪…雙眼正緊緊閉上…完全感受不了男人的生命力…

“…呵…果然是因為我嗎…吶…是因為我吧…因為在我身邊的人都得不到幸福吧…我根本不應該愛上他的吧…我” 崩塌的松本是二宮沒看過的…二宮把松本緊緊抱住…彷彿想把自身的力量傳給松本潤一樣…

“吶…和也…求你…救救他…要睡就讓我睡…要白髮就由我白髮吧…求求你…救救斗真…我什麼也願意…要我的命我也願意…救救他…” 緊緊抓住二宮的衣物…聲淚俱下彷彿只要一陣風就可以把眼前位高權重…呼風喚雨的右大臣一把吹走…

看著眼前失去鬥志的松本…少年感到自己的手被握得生痛…卻比不上心裡的痛…把狼狽的松本緊緊扭住…深深看向那被銀色包圍的生田…

“…不…潤…不是你的錯…信我…不是你的錯…”

輕輕抬起那哭泣失神的臉…二宮感到松本的身子脆弱地抖動著…捧起松本的頭…輕輕抹去眼下不止的淚水…

“看著我…潤…不是你的錯…我會救他的…因為…他是你的唯一…不是嗎…堅強點…斗真會沒事的…好嗎…別再想是你的錯了…”

看著二宮堅定的眼神…松本有點回過神來…緩緩轉頭…向門外數十人的火炬的光影看去…那是生田家的人…退去紫色的身影沒有停止震動…那一句句的魔物並沒被消去…也許自己真的如生田家的人所說一樣…是魔物…?是妖怪…?是不祥的…所以…男人才變成這個樣子吧…?

抱過松本的頭…少年把手心蓋上那雙看著門外火炬落下豆大眼淚的漂亮雙眼…

“…不要去看…不要去想…潤…你不是妖魔…沒人比我更清楚…沒人…” 二宮眼裡有點痛地看著床舖上一動也不動的生田…

不…松本潤不是妖魔…也不是那高高在上的松本潤…不是那在沙場朝野裡每天防備著他人的松本潤…他只是…

與生田斗真相愛的松本潤而已…只是想放手一愛的松本潤而已…

收緊了抱擁的力道…二宮感到手心裡依舊傳來淚水的溫熱…

看向窗外的星光…二宮知道自己要去一個地方…

微弱的燈火被風輕輕吹得閃動了一下…室內的眾人有那麼點無奈…

夜…終究還是來到了…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11)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