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 2018/08 >> 09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9-08 (Tue)
大家好...偶爬回來更新了...
開學了...真的很忙...
砂時要慢慢更了...大家撐下去...(心)

文裡的6人...也請好好撐下去...XDDD (被PIA飛)
這章啊...開始多事了...(茶)


















第二十四章 前進…







“叮…叮噹…叮…”

依舊清脆的風鈴…依舊寧靜清淡的白靈寺…

白衣紅褲的嬌小少年一步步地隨著鈴聲走上石階…高雅的氣質彷如星夜下迷失的精靈王子般叫人深刻…

踏上最後的石階…二宮和也抬頭看向暗淡的星空…再緩緩走到廟宇前坐在石台上…就在那身粉色陰陽服旁…安靜的坐下…不太遠…也不太近…

大倉看了二宮一眼…沒有多大的驚訝…唇角帶著瘀傷的人再次回望夜空…眼裡有點無神…

“…星…很暗…” 粉色吐出一句輕語…

“…叮…噹叮…叮…” 一陣晚風輕柔吹拂兩人髮間…白衣輕輕抬頭…

“…嗯…” 其實看見了…大倉唇邊的痛…

“吶…二宮大人…為什麼會被那麼多人愛著…?”

“…可我只愛著一個人…” 二宮有點冷冷地道…

“…………” 粉色是沉默…只愛一人嗎…?自己何嘗不是只愛一人…?那為什麼自己卻不被愛了…?

“…為什麼不療傷…?”

“…療過了…”

二宮默默看向身邊的大倉…已經療過了…卻還留有傷痕…不敢想像沒療傷前的狀況…白衣少年有點替眼前人心痛…

“值得嗎…”

“呵…是問你自己還是在問我?...” 大倉笑道…

“…會死的啊…” 白衣少年望向星空…眼裡有點悲愁…陰陽道裡下咒者如果遇上更強力的陰陽師把咒術打回頭的話…那反噬的力量將會令施咒者送命…如今大倉忠義對生田下咒…後果是可預見的…二宮其實不想傷害大倉…

粉衣緩緩站起…眼裡多了點認真…唇邊卻依舊是那溫和的微笑…

“…嗯…是呢…”

“大倉…”

“…也許…死了之後…他會記住我吧?...呵呵…”

“死了就什麼也沒了…”

“不…”

二宮輕輕望向那粉色的背影…只見大倉輕撫身旁垂掛的風鈴…像在撫摸著自己的思念一樣…

“…他會對我笑…知道嗎…裕最近都在對我笑…他每天都會來看我…”

二宮站起…

“可是那不是愛情…”

“…我只想看他笑而已…”

多少年了?...大倉快忘了橫山裕的笑容…是由何時開始那男人不會再言笑…對了…是由橫山父親戰死那年吧…由他支撐起整個橫山家的那時候吧…由他最後一次落淚那時候吧…那年…男人正好十七歲…對…就是那刻起…大倉再沒看過那曾經像太陽般的笑容…也再感受不到男人的溫柔…

微笑看向星空…大倉緩緩吐出一口氣…

“那我先回去了…” 說著粉色身影開步走…

“…等” 二宮輕喚了一聲…大倉停下…

想了一會…二宮緩緩問道…

“…是你寫信給松本潤…讓他救了在橫山家的我嗎?”

粉衣猶豫了片刻…終究是無聲離去了…

看著那遠去的身影…二宮有點迷茫…

“叮…叮噹噹…叮…” 一陣晚風又再吹過…敲響了暗淡星夜裡的風鈴…


















慢步回家…輕輕推開大門…安靜地步上木廊…整座府內唯獨自己的房間還亮著燈火…溫暖的燈光就像大野智一樣叫白衣少年窩心…無聲地進入清淨的房間然後拉上紙門…

二宮和也只見男人敞在床舖裡睡著了…少年微笑拉下髮帶…輕聲跪坐男人身旁特意空下的床舖上…暖暖地細看男人溫軟的睡容…少年唇邊是幸福的弧度…

像想起些什麼一樣…二宮臉上略過一絲不安…看著眼前睡去的大野…少年有點猶豫地伸手撫向男人的臉龐…卻不見男人有任何動靜…二宮心裡緊了一下…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嗯…” 男人惺忪的睡眼緩緩睜開…眉頭打了一個結…漸漸看清眼前感覺有點擔憂的少年…

收回了手…二宮有點不知所措卻安下了心…

“…KAZU…?” 大野看著回復正常的二宮…眼裡是不解…

“…抱歉…吵醒你了…沒事…你睡吧…” 說著少年正想轉身離去…

感到二宮的異樣…大野輕輕拉過那瘦小的身子…把二宮收進懷裡…緊緊抱住…

“怎麼了?...剛才…”

少年握過男人的衣襟…呼吸著大野懷內的溫暖…心裡的不安感被漸漸撫平…

“…不…沒什麼…”

“…真的沒什麼?”

感到二宮輕輕搖頭…大野彷彿明白了些什麼…

“放心吧…我不會跟斗真一樣的…” 男人把手輕掃二宮頭上的長髮…那種清香叫人著迷…大野明白二宮心裡的擔憂…人兒是怕自己跟斗真一樣中咒吧?...轉了姿勢…把二宮扭得更深…大野臉上是溫柔的微笑…

聽著男人有力的心跳聲…少年把鼻尖往對方胸前磨蹭…靜靜合上雙眼…感受著大野對自己的愛護…

“…智…”

“嗯?”

“…晚安…”

“嗯…晚安…” 再次收緊了懷抱…

相擁的兩人有點徬徨…可以保護的有多少?...除了此刻的擁抱…還有什麼是真實的?...就連那句令人安心的晚安也不知道能夠擁有多久…


[…智…我發現…沒有你的我…其實什麼也不是…我不想傷害任何人…可是如果你會因此受到傷害…我寧願傷害任何人…這樣你會知道我有多愛你嗎?...愛得令我自己也害怕…]


[KAZU…也許…我跟你是分享著相同的不安感…只想你明白…你絕不孤獨…]























入秋的清晨有那麼點涼快…感受不了身旁應有的溫暖…二宮坐起來…只聽見小鳥們溫柔的輕語…魚肚白的天空有點濛濛的…緩緩站起來拉開房門…

只見數位金甲兵士站在大門處…松本潤跟大野智正神色凝重地抬頭望向自己…

眼下浮著紅腫的松本臉色顯得蒼白…與大野對望了一眼後深深看向二宮…

“…天皇出事了…”

二宮耳邊彷彿響起昨晚在白靈寺聽過的風鈴聲音…還是走到了這一步嗎…默默看向天邊漸漸散開的曙光…

“…是跟斗真一樣情況嗎…”

想起了一直沒醒來…滿頭銀絲的生田…松本默然…

“…嗯…”

想了一會…二宮轉身收拾符咒與法器…大野走到二宮身邊…

“我跟你一起去…”

握住手裡的紫玉唸珠…二宮看向眼前為自己憂心的男人…輕輕點頭…

朝陽輕柔撫過窗邊的砂時計…只是…沒人發現…

椿樹上的紅花已經所剩無幾…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8)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