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 2018/07 >> 08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2009-09-24 (Thu)
大家~偶終於有時間寫25章了...(淚)
對不起...要大家等超過兩星期...(自PIA面壁思過)
最近真的很忙...一星期2個小測...2個考試...1個分組報告...1個演說...
老師都不是人...偶也跟著不是人了...OTZ...

說回來...這章...還是悲哀呢...
打完這章只想問一句...愛情到底是什麼...
打了幾個故事...那麼多章也找不到答案...
也許真的沒答案...

希望大家沒忘記這文...>"<

















第二十五章 位置…







一眾侍衛全換上純黑的布衣…披起紫色官服的松本領著依舊昏迷白髮的生田緩緩從一眾下跪的官員中走過…穿上純白正式陰陽師服式的少年與藍衣武士一步步跟隨松本走往皇城中心…長長的大理石路盡頭是天皇的寶座…現正跪著沉默的橫山裕…

松本示意二宮跟大野待著…蒼白臉容卻依舊漂亮的男人抬起深邃的眼簾…直直看向那罪魁禍首的背影…那安然扮演悲憤的男人…

一步…兩步…松本潤無聲走上台階…向竹簾內昏迷不醒的天皇行禮後…在橫山身旁緩緩跪下…就如平常無異的左右大臣…卻叫人心寒…

看著竹簾…橫山緩緩開口…

“是否…誰坐在竹簾內…你也會向那人下跪?...”

同樣看著竹簾…松本眼裡有點無神…

“…那要看是誰…”

“…是嗎…那…如果是我呢…?”

轉頭望向那瘋狂的男人…松本說道…

“你瘋了…橫山裕…你以為你會逃得掉嗎?”

“我沒打算要逃…” 輕笑了一聲…橫山望向那美艷的人…緩緩貼緊松本潤耳邊輕語…

“…你會下跪嗎…松本潤…你不會真的以為你跟天皇十年前發生的事…我會不知道吧?...什麼松本家的公子…什麼軍事上的奇才…其實…也只不過是一個賣身的男寵罷了?...對了…你想知道生田斗真知道你那些過往時的表情嗎…他可傷心了…可是…他是真的愛上你了呢…還像傻子一樣四出尋找你要的青玉酒瓶…我只是說要把你的事跟眾大臣宣佈而已…那傻子竟然毫不猶豫來見我…說願意把家業都給我啊…就是為了你…所以…我很想知道你有多愛他…所以…” 說著…眼尾緩緩看向蓋著披風昏迷的生田...

“…他才會像現在這樣…因為我討厭你…松本潤…我就是想知道…你對他的愛…夠他愛你的多嗎…?” 輕笑的橫山緩緩站起來…沒有理會哭成淚人狠狠看向自己的松本…

緩緩走下台階…向生田走去…正想伸手拉下那披風時…二宮卻打開了橫山的手…換殿上眾人倒抽一口涼氣…

橫山輕鬆微笑的與二宮對望…

“…二宮和也…你還是跟那時一樣不馴服啊?...” 說著男人不懷好意的看向二宮身旁的大野…

握緊紫玉唸珠…少年平靜的看著眼前的橫山…

橫山輕笑一下…轉身大聲叫道…

“人來!把生田大名抬走!”

數名兵士向生田跟二宮處走去…大野站在二宮身前正想拔刀…

“停手!!”

兵士們立刻站住…眾人紛紛看向叫停的松本…只見紫衣緩緩站起…

橫山裕微笑說道…

“右大臣…皇城的規矩你不會不懂吧?...沒官職者一律嚴禁進城…”

“…他是我帶來的人…”

“可是規矩不能壊…呵…松本大人那麼緊張…難道…生田大名…是你的誰?...如果是的話…那我也不好阻止了…” 橫山微笑地看向松本…

大野跟二宮對望了一眼…橫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是要松本選擇要生田斗真的的命還是要自己的名聲…感到殿上眾臣子交頭接耳…

無神的美麗眼睛從台階上看向無數對觀望自己的眼睛…有冷眼…有卑視…有不相信的…有樂見其成的…也有像大野跟二宮一樣關切擔憂的…松本潤的視線最後落在那滿頭銀髮消瘦不少的生田身上…那個為了自己可以放棄一切的男人…松本問自己…除了生田斗真…自己到底還想要什麼?...

雙眼一直沒從生田身上移開…長長的睫毛微微震動…右眼落下一滴晶瑩的溫熱…腦裡是男人一直對自己不放棄的溫暖…記憶裡是男人的傻勁…

“…他是我松本潤所愛的人…” 漂亮的唇瓣吐出最後的答案…明顯無比的答案…

也許從遇上生田那刻起…松本潤已經作出了選擇…選擇生田斗真的選擇…

大野跟二宮有點放下心的看向台上的松本…無視殿上議論紛紛的情況…二宮轉身望向沉默的橫山…

“…你聽到你要的答案了嗎…”

“…嗯…一群傻子…”

只見男人吸了一口氣輕笑…開步向內殿走去…

“大倉對你的愛又算什麼!你應該知道他為你下咒會有什麼下場吧?” 白衣少年向橫山質問…

停下了腳步…男人看向地上奢華的大理石…彷彿看見了自己的倒影…那早被汙腐世界吞沒的自己…在很久遠的回憶裡是自己跟大倉的笑容…可是那笑容已被模糊…沒人看見橫山裕的表情…沒人留意到雖然只有一瞬…那背影卻震動了一下…

“…他愛錯了…”

看著那離去的背影…二宮耳邊是男人那句愛錯了…少年緩緩低下頭…正在思考如果大倉聽到這答案…會否後悔自己為橫山裕的付出?...

“…KAZU…” 輕輕伸手搭上二宮的肩…大野彷彿想把自己的力量傳給二宮…

回想起那晚在白靈寺…大倉臉上的微笑…二宮明白他是不會後悔的…

因為…大倉早已知道男人的答案…卻還是選擇愛上他…奮不顧身地愛上他…

默默轉身看向眼前藍衣的武士…二宮和也明白自己是幸福的…至少…自己沒有愛錯…

“…走吧…是時候開始解咒了…”

沒有理會其他人的眼光…三人領著生田走進殿內…





















身後隔著一道竹簾…橫山站在暗房的窗外看著皇城的宏偉…看著一個個兵役為天皇跟生田的解咒儀式而忙碌不停…簡直就是亂了陣腳…這不正是自己樂於看見的嗎…只是…為何自己現在卻笑不出來?...

“…裕…” 微弱卻溫柔的聲線從男人身後的竹簾內傳來…

“…什麼事…”

透過竹簾…粉衣的大倉看見了男人在藍天下的背影…握緊了衣袖…蒼白的唇邊是虛弱的微笑…黑色的頭巾蓋過漂亮的容貌…暗黑的房內異常寧靜…

“…你快樂嗎…?”

望向眼前有點刺眼的藍天…橫山裕開始忘了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走到這地步…天…真的很藍很清…就如多年前與竹簾內的他一同奔走的藍天一樣…很快樂很自由…

“不知道…”

眼看男人的背影輕輕轉身欲離…大倉心裡一緊…這也許是最後一次能夠看見對方了吧?...也許…是最後一次可以聽見男人的聲音…

“裕! 等一下…”

黑金和服的男人有點驚訝自己的腳步像被釘在地上一樣…竟然安靜地停下了…

低頭從粉袖裡拿出用白色繩結綑起的小撮黑亮秀髮…緩緩推開一角竹簾…把頭髮收進男人手裡…又再默默收回雙手…

“…這是什麼意思…” 男人看著手上美麗柔亮的髮結…他知道那是大倉的頭髮…那舒適的觸感令人難以忘掉…

微笑看著竹簾外的天空…輕輕深呼吸…

“當這髮結變成銀白那刻…我就不在了…裕…你…有愛過我嗎?...”

良久…男人發現自己回答不了大倉的提問…愛過嗎…?

一滴晶瑩的淚無聲滑過那虛弱的笑容…沾上早已因為下咒作孽太過而變成銀白的髮絲…大倉只覺眼前的藍天令自己心痛卻無悔…

“…答不上沒關係…我只希望你知道…有一個人曾經好愛好愛你…只想你記得…無論將來發生什麼事…有一個人永遠站在你身邊…你並不孤獨…”

淚繼續掉落…笑容卻沒有退去…

“…那個人…是我…”

無風的皇城…無雲的天空…只有一只迷路的彩蝶飛過…沒人看見橫山裕後來的表情…沒人去追究這樣的感情是否錯誤…黑金色彩無聲離去…粉色安靜地握起唸珠坐下…閉上雙眼同時流下最後一滴眼淚…

人生是佈滿選擇的…對錯也只是一念之間…

每個人現在所站的位置是從無數的選擇得來的…

選擇愛情到底是愚蠢還是聰明…也只有自己知道…

那選擇放棄愛情…又有多聰明?...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5)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