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10-26 (Mon)
偶來了~(抱一抱大家)
天氣轉涼了...大家要小心身體哦...
偶前陣子也感冒了...

嗯...這章...偶就不多說了...(心虛的某茵)...
只能說...請準備面紙...(別PIA偶~~)
這...這都是劇情需要MA...(眾: 妳不就是寫劇情那個嗎~!! 別跑!!)
然後...不記得最後那段話的親可以去看看第一章~XD希望看得明白吧...

偶現在去罰跪好了...
辛苦NINO了...果然是演技派~XDDD(被PIA飛)

PS. 留言是動力哦~! (心)

















第二十七章 定點…








風聲輕拍在紙門上…寧靜的房內是雙目緊閉的大野跟跪坐床邊一動也不動的瘦小白影…

看著那藍衣腹間鮮艷的紅…男人蒼白的唇瓣…滲出冷汗的額角…二宮其實明白自己應該怎樣做…可是每當想到自己要做的事…心裡卻自私的無視了…

“嘶…” 門被輕輕拉開…油燈裡的火光閃爍了一下…

“…和也…” 背後響起那聽了多年的沙啞聲線…

低頭想了一下…綠色的身影緩緩坐到二宮身後…看著昏暗火光下的大野…輕輕吐出一口氣…相葉明白自己將要說的話有多殘忍…卻也明白有些話是非說不可的…認真的眼神望向大野腹間被穿透的傷口…

“…我知道你不想聽…可是大野要是繼續留在這…他身上的”

“那你就不要說…” 二宮感到自己花了全身的氣力去打繼相葉的話…

看著那微微震動的白色背影…相葉從沒看過這樣脆弱的二宮…這些年來都沒看過…

“和也…你可以面對他的死亡?...”

二宮停止了震動…半開的唇吐不出半句話…眼裡緊緊看著躺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死亡嗎…冰冷的指尖輕撫大野臉龐…二宮只覺自己的心每跳一下就痛一下…

“…我不能面對他離開我…”

感到愛人的指尖輕點自己臉上…大野緩緩睜開眼簾…一直刺痛的腹間已經麻目了…看來生物科老師沒有騙自己呢…轉頭看向身邊的二宮…為什麼是這樣難過的表情?...男人只是不想讓眼前的少年流露這樣令人心痛的表情…

“…KAZU…” 無意識地抬起自己的手…大野只想觸碰那雙比自己短小可愛的手…

緊緊握起男人的手…喉頭的哽咽叫二宮不能話語…

再也看不下去的相葉站起來…

“和也~你把大野留在這只會造成令你後悔的結果…不要再這樣下去了…放手吧~!”

一身紅裝…櫻井走進門內…把傷心的相葉抱在懷內…看著依舊沈默的二宮…

掉下一滴清淚…也許…只有大野看得見的淚…二宮微笑…相葉那句放手…喚起了那個夢的記憶…

“…智…你說過…會留在我身邊吧…?”

呼吸有點艱辛…看著那人的淚…大野撐起溫柔的笑容…是放任也好…是傻也好…甘心也就只是這樣簡單而已…

“…嗯…我會…一直留在你身邊…”

淚…落得更兇…就是眼前的笑容把自己從黑暗裡拯救出來…現在卻要自己親手放開…二宮做不到…加重了握起大野的手的力道…自私地想把男人留下…

“你們都出去…”

“和也~!”

“出去!!” 把男人的手蓋在自己額前…任性的少年大聲叫道…

聽著紙門合上的聲音…二宮依舊感受著大野手裡的溫度…哭泣的眼睛不敢看向那雙一直只注視著自己的溫柔的眼睛…

“…智…你知道你留在這會死去嗎…?”

“…嗯…”

“為什麼…還要留下?...是因為承諾嗎…?”

看著天花上閃爍的光影…是因為承諾嗎…想起了十個月間的一切…想起了跳舞的二宮…想起了生氣的二宮…想起了玩弄自己後輕笑的二宮…想起了只對自己嬌柔的二宮…想起了…

男人微笑…

看著哭泣的戀人…那個也許由第一次相遇那一刻開始就偷走了自己所有心思的戀人…大野眼角流下一行晶瑩…卻依然保有溺愛的笑容…

“…KAZU…我是真的有想過…就這樣跟你過一生…”

二宮聽著男人最真誠的答覆…對…男人會留下並不是因為承諾…只是因為他愛著自己而已…愛著這樣自私膽小的自己而已…一切都在崩潰…二宮和也淚流滿面不斷搖頭…原本緊握的手漸漸鬆開…

想起了那真實的夢境…如今已經不再是夢…二宮苦笑…輕輕抱過大野的頭…溫柔的輕語…

“…假若…時間之神真的要我學會放手的話…我會的…我不能承受你離開我…智…可是…如果你是注定要離開的話…我寧願你活著離開…”

對…寧願男人活著離開自己…也不要男人留在自己身邊死去…二宮輕輕合上雙眼…感受著大野的呼吸…

大野智感到二宮的淚滴打在自己耳邊…那種重量把心臟壓得發痛…哽咽讓人無法再說話…二宮的話…大野不能忘…怎能忘?...

“…KAZU…”大野智從不知道要把愛說出口是這樣困難…

白色嬌小的身影放開了虛弱的人…咬牙轉身拉開了不想被拉開的門…二宮和也明白自己要做的是什麼…直視椿樹下的白沙地…同樣的結界…同樣的地點…不同的感情…

輕輕轉頭…只見相葉拿著那雪白的武士刀…白衣紅線的衣袖觸碰到刀身那刻…少年心裡的痛沒人能夠明白…緊緊吸進一口冷風…拉出閃亮鋒利的刀刃…一步…兩步…踏進白沙地裡…每一步都是那樣艱難…每一口氣都在刺痛著心臟…把刀…高舉向天…重演著與男人相遇那天的戲碼…默默閉上眼…流下最後的一顆淚…再次長開認真的雙眼…

“謹奉歸命于諸佛!除災星宿!東方降三世夜叉明王!西方大威德夜叉明王!南方南方軍茶利夜叉明王!北方金剛夜叉明王!壓服吧!淨化吧!摧破吧!出來吧!高龍神!”

白身金邊武士刀狠狠刺向白沙地那一瞬…結界裡散出耀眼的光芒…那種溫暖彷彿訴說著一對時空戀人的悲傷…跪在沙地上…披散的長髮輕舞風中…

“…把智帶過來吧…” 二宮靜靜看著面前的白光…

櫻井與相葉小心地扶起大野…緩緩走到二宮身後…

“…和也…” 相葉輕聲叫喚…

默默站起轉身…二宮看到最後一片紅椿被風吹落地上…多麼努力的綻放…到最後還是逃不過枯萎的命運…風一吹…轉眼就不見了…那椿花又是為了什麼而開的呢…?

把視線看向昏沈的男人…有點冰冷的指尖溫柔輕撫那熟悉不過的臉龐…那無數夜裡令自己感到安心的男人…那像奇蹟般出現在自己其實一無所有的生命裡的人…二宮緊緊抱過大野…讓男人把身上的重量都加到自己身上…一紅一綠靜靜退去…看見出現在門口處的松本…櫻井拉過那想走到一對人面前的松本…示意不要再靠近了…

把頭緊緊埋進男人肩裡…止不住的淚…二宮嗅著那自己最愛的氣味…

用力地睜開雙眼…只見戀人美麗的長髮被風吹過…大野抬手用指尖輕掃那最愛的髮絲…

把男人拉到結界旁…二宮不知道這結界能否把大野送回原本的時空…即使自己像橫山一樣走進結界…也很可能會跟大野落在不同的時空裡…說到底…眼前的是根本不應存在的力量…萬一傳送的過程裡打亂了時空…二宮看向那最愛的男人…太多的未知令人不敢想像…

可是…即使機會再微…亦要試…看著那血流不止的傷口…

輕輕吻過大野耳邊…看著白沙地上…

“…智…要記住…我真的很愛你…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知道嗎…?我…” 拉開了一點點距離…最後一次細看男人的臉容…二宮很怕自己會忘了眼前的人…更怕大野會忘了自己…掉下重重的淚珠…打在男人臉上…

“…我會等你…” 對…即使不能再見…我也會等你…

語畢…少年用力把男人送進未知的結界裡頭…白光釋出雷電打往天空…椿樹被吹得搖擺…無力的人兒跪坐漸漸消失的光芒前…雙手因太過用力抓起白沙而破損…

看著白光消失於眼前…腦裡閃過與大野的種種…二宮眼前一黑…撲倒地上…

“和也!!” 相葉快速跑到昏厥的少年身旁…松本神情凝重的看著那被白沙覆蓋了一半的結界…只覺荒涼…

同樣的劇上演了一遍…結果卻完全不同…這是命運開的玩笑嗎…還是…哪裡出錯了?...

天邊是鬼異的烟紅…暗淡的紫色晚霞是否訴說著時間之神的冷酷?...

時間倒流後的定點…什麼時候才再次運轉?…

窗邊是漂亮的沙時計…金黃的沙子無聲的流動…最後…靜止…














[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那樣的不可思議…]

[…也許…由砂子倒流那一刻…我們就掉進叫作宿命的洪流裏…]

[可是…我不曾後悔那天的相遇…]

[可是…我不曾後悔那天的相遇…]

[…KAZU…我會回來的…]

[…智…我就在這等你…一直的…等你…]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8)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