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12-22 (Tue)
(飛撲~~~) 大家好~~~偶好想大家啊 >////<
終於回來了~!! 復活了~~~
個多月沒更新真的很抱歉...>"<
太多事發生...也因為期末很忙...
而且偶前陣子運濟得生人勿近...(暗)
不過事情都過去了...假期也來了...呵...
來個美好的聖誕節再來個新的嵐年吧~XDDD

這兩天休息得很足...而且人也開始懶下來了(休息得太足)XDDD
冬天果然還是棉被好啊...(被PIA)
好吧...大家慢慢看...小大穿梭得夠久了XDDD

PS. 怎麼辦...個多月的檔多得太驚人了...(汗) 偶的小電...





















第二十八章 清醒…








一陣溫暖散落在合上的眼簾…呼吸有那麼點疼痛…眼角有那麼點濕潤…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白色的光華…他呢…他在哪………我在哪…

“山下醫生!!山下智久醫生!!這邊急需你幫助!病人很虛弱~” 醫護員嚷道…純白的制服染上不知多少病人的血跡…就像艷麗的椿花…護士醫生亂成一團…

太多了…這次地震的震央是大學區…太多人傷亡了…活像人間煉獄…不停運出生存的…死亡的…還有呼吸的…有呼吸卻救不了的…紅色黃色綠色的卡牌兒戲地掛在傷亡者身上…生命原來這樣脆弱…這樣令人無奈…

認真卻同時帥氣的年青醫生動作熟練地替眼前腹間血流不止的傷口檢查…刀傷…? 不…可能只是被建築物的斷片所傷吧…山下輕拍男人臉龐…看了一眼病歷…

“先生…大野先生! 聽得見嗎?大野先生?” 不好…一點也不好…已經昏迷了…

“緊急手術!快!!” 跟身後的護士長交代同時…山下正想轉身…卻發現手腕被抓住…被那染血卻好看的手…

只見昏迷的男人唇瓣不斷掀動…眉頭輕結…

山下把耳朵靠近…

“…KA…ZU…”

KAZU…? 那是誰?…看了一眼危殆的人…山下只掉下一句 “快點” 就轉身步往手術室…






















油燈裡虛弱的火光爍爍不定…彷彿用盡力量來燃燒自己的生命一般…不自愛的燃燒…過程粗暴得令人心痛…相葉雅紀漂亮的眼眸裡看不見光彩…只是直直盯著火光沉默…

冬天到了…雪也厚了…緩緩低頭看向無聲沈睡…臉色白得似雪的少年…不敢看…不敢再看下去…再看著這樣的二宮…相葉知道自己一定會崩潰…

自從大野離去後二宮就不願再說半句話…每天早上不是到後園輕撫曾經收伏水妖的井邊…就是把自己緊緊縮進房間的角落裡…抱著頭手裡握緊男人遺留下來的砂時計…黃昏就看著沒花的椿樹直至日落…彷彿只要去等…大野智就會回來一樣…無論別人跟二宮說什麼都沒用…所有言語都傳不到那被抽去魂魄的心靈…原本已經瘦弱的身子現在更是令人難過心痛…

“滾!!通通給我滾!!你們全都是庸醫!庸醫!再不滾全都斬了!!” 艷麗的紫色正在氣頭上…二宮房外只見跪滿了一地皇城最好的名醫…

“…潤…別這樣…他們也不想的…” 生田輕柔搭著松本的肩…

相葉輕輕走到門邊看向房外漸漸離去的醫師…這樣的戲碼每天都在重複著…感到眼角的溫熱…可是相葉已經沒力氣去擦拭了…已經一個月了…任何人都明白二宮這樣子根本撐不下三個月…就連皇城裡最好的醫師也把話說開了…

也對…不想活的人又怎樣活得下去?...

活著是需要勇氣的…可是相葉明白二宮活著的勇氣已經在大野消失那天一併流失了…

“…雅紀…” 紅金衣飾的人輕輕抱過相葉清瘦了不少的身子…唇邊輕掃那冰冷的耳垂…櫻井明白相葉的痛…二宮在相葉心裡的地位是深遠而特別的…就如同相葉在二宮心裡的地位一樣…最純真的友情…一起成長的童年…比親兄弟更親的感情…大野去向不明…生死未卜…二宮現在又虛弱得叫人害怕…

感受著男人溫暖的擁抱…相葉雅紀不想離開那擁抱…好冷…好累…還有一種可能可以幫助二宮嗎…相葉雅紀想不到…一點頭緒也沒有…

“…翔…”

“嗯…”

“…到底要怎麼做?...”

櫻井望向白茫茫的雪地…那句 “不知道” 根本說不出口…只是把綠影抱得更緊…緊得心臟的神經感受到對方的哭泣…

眾人望向被雪半掩的陣法…那把大野智送進這世界後又帶走的陣法…松本輕跪在地上…抓起一把軟雪…望向灰矇的天氣…

[智…你一定要回來…要快點回來…我已經沒辦法了…可以做的全都做了…醫生沒用…藥劑沒用…就連神力也沒用…曾經跟你說過我在這邊的世界坐擁大權…可是…到此刻才發現…我也會有做不到的事…保護不了的人…二宮救了斗真…我卻救不了二宮…只有你…只有你可以救他了…如果你聽到…請快回來…智…回來…]

生田把披風輕掛松本身上…那低著的頭…那溶化白雪的溫淚…全都看在眼裡…

房內的燈火又再閃動了一下…床舖上是輕微轉動的小小身影…有點乾燥的唇嚐到了一絲暖烘烘的苦澀…是味覺麻目了嗎…怎麼淚會變得那樣苦…?

不…這真的是眼淚嗎…那為什麼自己連哭的樣子也撐不起來?...

用力地…把自己用棉被包裹起來…對…把自己深深藏起來吧…只有把自己藏起來…只有自欺地認為自己並不存在…只有緊抱自己才不會那麼痛…

瘦弱的手曾加了緊緊抱在身上的力道…弓縮的身子彷彿要讓自己消失一樣…二宮和也已經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每天的日出日落…

握堅了胸前黃色透亮的勾玉…

[…智…我…可以消失了嗎…?]

冷風無聲吹過…可是…已經沒艷紅的椿花可供吹落了…






















“不!!...哈…哈…呼…”

大口大口換著氣…明明是冬天…雪白床單上的人卻滲著汗…胸口激烈的起伏叫中心藍澈的吊飾反射陽光帶來的光華…

夢…? 剛才的是…什麼…

“智!”

“太好了!終於醒了…快點叫醫生來吧…”

意識開始清晰…陽光從藍天映在淡白的房間…是病房…

病房…媽媽…姐姐…那是說…自己回到了現代…?

“…為什麼…我…” 迷茫的樣子全寫在大野臉上…

“智…你醒來太好了…那天你出門後學校地震了…他們找了你三天都找不到…我們差點以為…以為你…” 說著大野看見母親的淚…

“…三天…?”

“嗯…”

“…不…” 帶著破損的唇輕吐字句…

“智…?” 大野姐姐看著剛甦醒過來的弟弟艱難地起床…

“不行啊…現在還不能起床的…”

推開了姐姐的手…大野智一步一步走到反光玻璃前…把胸前一閃一亮的藍色勾玉越看越清楚…心裡的痛楚也越見加劇…好看而帶有傷痕的手輕按冰冷的玻璃上…勾勒出勾玉的倒影…腹間的痛是多麼真實…

二宮的淚是多麼溫暖…在把自己推進法陣時那一剎的樣子…大野忘不了…

痛…撕心的痛…大野跪倒地上…淚水失控地打在地上…右手緊握胸前的勾玉…那人最後掛在自己頸上的思念…那抑制痛苦強行撐起的微笑…那句 “我會等你”…

一切都不曾是夢…一切都是真實存在過的…

明明是最想保護的人…明明說好了要留在對方身邊的…

現在卻得出這樣的結果…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KAZU…我現在要怎樣做?...]

窗外的藍天下起無聲的雪點…彷彿是在傳遞著時空中的思念與心痛一樣…


















To Be Continue...























| 未完文 | COM(13)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