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2018/09 >> 10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09-12-24 (Thu)
MERRY CHRISTMAS~~~~!! XDDDD
這是偶送大家的聖誕禮物...(羞)
一年要過去了...這年過得順利的...過得不順的親們...
偶衷心希望大家來年過得更好...生活得更積極快樂...
生命裡有很多困難...這也是為什麼生命是那樣奇妙又精彩的原因...
總覺得凡事都有好與壞兩面...今天的困難成就明天的你...

雖然這只是偶的小小心意...
希望大家看了後能在寒冬裡多一份暖意吧...
(親一個~XDDD)
















“你生氣了?~呵…LEADER又不是你一個的~” 笑得艷麗的紫衣人輕輕扭著藍色身影問道…













小孩般可愛的手指靈活地按動著藍色的NDS…那力道彷彿要試驗NDS有多堅固…

流動著暖氣的客廳感覺有點寂寥…瘦小的人獨自坐在黑色真皮長椅上弓縮著身子…腦內想的跟眼前看的完全搭不上邊…

回想著今天在樂屋裡被松潤問的問題…二宮和也說不出心裡的感覺…有點刺又有點酸…有點熱又有點急…很不習慣…不習慣這種異樣的感覺在心裡撒野…生氣嗎? 是的…自己是生氣了…那又怎樣? 不能生氣嗎? 不應該生氣嗎?...大野智明明說喜歡的是自己…明明就是大宮SK不是大松SJ啊~!! 卻跟那妖艷到家的蛇腰團員左擁右搭的…那算是什麼麻~~!! 當自己全都看不見? 盲了嗎~~~? 這還不止…還嫌自己不夠氣嗎…再來個什麼黃金拍檔~什麼二人三足~什麼…什麼什麼的~!! 二宮承認自己那高轉數的腦神經開始過熱…什麼什麼其實已經搞不清是什麼了…只知道不高興…很不高興那烤焦麵包很高興的被松潤又抱又擁的…不~!! 不是烤焦麵包~!! 是烤焦薑餅人~!!!





{GAME OVER}





但是…也許…松潤問的正是重點吧…嵐的LEADER…不是自己的…

看著畫面前的勇者趴了在地上…隨便把NDS拍在米色的地毯上…可愛嬌小的人跟勇者一樣趴在軟軟的長椅上…把整個臉埋進抱枕裡…大口呼出心中的悶氣…連NDS的顏色也在恥笑自己吧…真是笨到家…為什麼會買藍色的?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呼…” 把心裡最想罵的都喊出來了…卻被抱枕全部承受…最終變成無語的輕嘆…

好辛苦…感覺自己漸漸呼吸不來了…一下翻身…紅紅的臉大大吸入一口新鮮空氣…腦筋也清醒了不少…

半開著呼吸的唇…發呆地看著天花上暖和的吊燈…手指輕輕揉過身下的真皮長椅…電視…地毯…玻璃桌…竹簾…窗紗…就連角落的長春樹都是那男人一手包辦的…對…大野智…全都是大野智說 “這個跟KAZU很合適啊~” 然後第二天就出現在這家裡…二宮和也獨自居住的家裡…二宮和也的家…可是…能說是大野智的家嗎…?

這個家裡不知由何時開始把原本的書房變成那人的畫室…自己的遊戲片與遊戲月刊跟那人的釣魚雜誌和畫冊放在一起…更不知由何時開始明明只有黃色牙刷的洗臉台會多出了旁邊擠擁著硬要放一起的藍色牙刷…同樣的情況還有毛巾...睡衣…茶杯…所有東西都慢慢變成雙份…只有一樣卻慢慢變成一人份…

那就是…棉被…

“FU…” 二宮禁不住輕笑…想起大野總是裝傻地鑽到自己棉被裡頭…日子久了就由兩張分開的棉被順理成章變成一張兩人用的棉被了…那年…的確也是冬天吧…男人頭上蓋著初雪…臉上是大野式的笑容…手裡捧著新買的雙人被站在門外…那時…男人還是說了同一句話 “這個跟KAZU很合適啊~”…

氣不成…每次面對這樣的大野智…二宮和也就發現自己氣不成…

忽然…門外傳來門鈴的聲響…回神的二宮慢慢站起來…赤腳走到門檻前…慶幸自己當初聽大野的提議…在長廊用了冬暖的木板地…冬天也不怕冷壞雙腳…小身子抬頭看了一下防盜眼…果然…是那只烤焦麵包…二宮想都沒想就轉身走回房間把門關上…

不開門啊就是不開門…氣不成不代表不能裝氣啊…令二宮家的和也君白白吐了一下午悶氣…還害勇者破不了關…大野智~!你活該在門外等~! 再說…

有點心虛地握緊了一下小手…漂亮的眼睛往地上看去…

再說…他不是也有鎖匙嗎…?

坐在門後的地毯上…二宮沒有開燈…看著門下透進來的燈光晃動…聽見木板被走過的聲音…是他…

“KAZU…?” 門外傳來不太大的聲音…二宮抱著膝…半蓋著眼簾…心裡的悶氣在聽到男人溫柔地叫著自己名字後又減少了一點…而且…不知怎地…多了一份感動…二宮很喜歡…很喜歡大野叫自己KAZU…沒因由的…就是很喜歡…

二宮和也有時覺得自己真的對不起媽媽…辛苦把他生為男兒身…卻那麼容易心軟…還要是對另一個男人心軟…

“…KAZU…我知道你還沒睡啊…” 再次的試探還是沒結果…男人背靠著門而坐…果然…二宮是在門的另一邊吧…因為門板是微暖的…

大野智又怎會不知道二宮在氣自己呢…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十多年…當團員也十年了…當戀人…其實…大野智不明白自己跟二宮間是怎樣的關係…喜歡說了…愛也說了…住也住一起…雖說是自己裝傻才得以搬進來…卻從沒說過要當男朋友戀人什麼的…兩人說是朋友又多了一點…像兄弟又再親密一點…親密得連情侶間的事也通通做過了…每次親密過後二宮總是不讓自己抱…總是輕拍自己的頭叫自己色老頭…總是這樣…有點輕浮又有點開玩笑地帶過…總是說那些激烈的感情只是生理需要而已…總是跟自己說 “因為是LEADER…所以沒所謂啊…”…可是…大野沒有看漏…二宮背影裡不時的失落…

其實明白…雙方也在害怕吧…害怕說了不應該說的…問了不應該問的…怕這樣的關係變得認真起來時…就會變質吧…就像很多時…不經意不上心卻把事情做得很好…到認真時卻弄巧成拙一樣…

也許不去問…不去改變兩人的關係…不去更進一步確認雙方的位置…也許這樣更安全…

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走下這十年…

說到底…真正害怕的是…拿出真心後…對方會有何反應?...同為男性…同樣地不想負上責任吧…男性就是這樣的生物…大野智是…二宮和也也是…無他的…只因為這樣能活得更輕鬆…即使有一天自己或二宮突然有一方要結婚了或是想分手了…也容易得多吧…? 只是…

難道這樣…要是事情真發生了…心也不會痛嗎…?

不會吧…

應該會…很痛…很痛吧…

輕輕玩弄著好看的手指…大野低頭微笑…

差不多每天都見面…若有三天不見二宮就一定會打電話給自己…每年自己生日時二宮總是第一個在零時零分傳手機短信給自己的人…二宮生日還會在零時零分打給自己…逼使自己跟二宮說生日快樂才願意掛電話…大野唇邊淺笑…還記得有一年自己太累睡著了…二宮打來時自己都忘了要說生日快樂…說了明天再聊後就掛線了…誰知二宮又再多打了一個電話…可是自己卻還是不明白二宮的心理…最後二宮氣了自己一星期…

大野智明白…也許…這就是二宮和也吧…表面上總是愛欺負總是愛搗蛋…內心卻是比任何人都敏感…比任何人都需要愛…還比任何人也…更愛這樣被動的自己吧…

大野智是被動的…從小就是這樣溫溫軟軟的性格…沒什麼好也沒什麼不好…沒是也沒有不是…抱持得過且過的生活態度…就連感情也是…面對二宮…也是得過且過…就如每次看見二宮失落卻微笑離開床邊時…自己卻沒有伸出雙手抱緊對方一樣…總是這樣…

可是…二宮卻一次又一次的包容著這樣的自己…

輕輕撫上左眼因發炎而戴上的眼蓋…看見了…那時候從醫院回來時的確看見了…垃圾箱裡是二宮用來抹淚的面紙…走到客廳卻聽見對方輕笑自己像海盜…

“…KAZU…” 依舊沒有回應…

“…我可以…真正的喜歡你嗎?...”

對…真正地…喜歡上那個其實很愛自己…而自己也很愛的人…那個唯一的人…大野智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也清楚這樣說的後果只有兩個…要不是真的以戀人身份走在一起…不再把兩人的關係開玩笑…要不就是…

感到身後的門有點震動…大野知道二宮離開了房門…

緩緩站起身…拉起混雜兩人溫暖氣味的棉被…二宮和也無聲的鑽進被內…沒有回答些什麼…應該是說…不知道應該回答些什麼…

一片漆黑的房內…二宮對於大野的話並沒有太多的震驚…卻沒想到男人會突然問這樣的問題…沒想到大野會問因為覺得…既然兩人這樣的狀況也過了那麼多年…男人應該…不會問了吧…而當大野真的問了的時候沒有震驚…也許因為自己早已在心內排練了很多次這樣的戲碼…二宮默默的笑…有點寂寞…又有點溫柔的笑…每人都說自己是一個演技派…二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是演技派…只知道…

大野智…是個最會看穿別人內心的危險人物…而那份危險正是那份溫柔…也是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這個男人的一切…沒錯…他愛他…只是…

沒預期大野智也會認真對待自己的感情…

不…自己不是已經往往跟男人像開玩笑般相處了嗎…不是對於兩人間的關係放任的嗎…不是對於男人的私生活不過問的嗎…不過問…可是男人卻會向自己報告…例如剪頭髮了…又例如晚上有鮮魚刺身…

難度…是因為見不著面時的電話問候?...是因為每年生日定會撒嬌似的要對方當第一個跟自己說生日快樂的人?...是因為笨蛋運動會上不小心的跟松潤宣戰?...是因為男人畫畫時工作時睡覺時…自己總是不經意把視線降落在那時而溫柔時而認真的臉上?...還是因為…自己演得還不夠真實…不夠令男人信服自己只是同伴夥伴與床伴…?

是什麼原因也好…二宮和也其實覺得現在這樣的狀況也沒問題…因為是LEADER…所以沒關係…這是二宮心裡的真說話…其實…說得再明白一點就是…

因為是大野智…所以沒關係…

因為是大野智…二宮覺得怎樣也無悔…

再說…男人來年也30了…是要他跟自己這樣下去多久?...二宮在想…也許自己是時候要給大野一個答案…

門…被輕輕推開…再安靜地關上…二宮聽到男人把外套退去的聲音…面對著床邊的牆壁…是因為沒勇氣面對大野嗎…在男人問出那自己一直逃避的問題之後…二宮不明白…大野智是由何時開始生出了問問題的勇氣…而自己卻依舊沒有回答問題的勇氣…

感到床沿被男人輕輕坐下而下陷了一點點…二宮輕握棉被的一角…是習慣吧…為了不讓自己半夜冷得醒過來…男人總在睡著後搶被…然後早上醒來必定擁著二宮…

床頭的跳字鐘輕啪了一聲…數字已經由11變成12…是聖誕節…第十年的聖誕節…大野用右眼望向窗外…天上不見星月…應該…會下雪吧…雨水是神奇的…到了寒冬明明是雨的卻變成了雪…

棉被漸漸變得暖和…雙方也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帶動著棉被的起伏…那只有親密無比的人才感受到的起伏…

“…吶…KAZU…”

無聲的人腳部輕輕鑽到棉被較深的地方當成回應…

“…你還沒答我…剛才的問題…”

大野智其實不是特別想知道答案…只是…如果二宮把心裡話說出來…會比較舒服吧…

“不行…你不可以真的喜歡我…” 多年來不變…少年般的聲音迴響在房間裡…可是…是真心話嗎…

“是嗎…”

“…嗯…不行…”

沉默掩蓋了一切…

大野再度看向天邊…他看見了一顆很小卻很亮的星光…沒其他…就它一顆…忽然…大野智覺得自己想開了些什麼…

星星在天邊閃亮是很正常的事…如果說二宮是一顆星…那大野很確定就是眼前這一顆…不為別人而閃耀…卻在自己最想看星時打破身邊的雲霧掛在空中讓自己能夠看見…這就是二宮和也…大野微笑…還有什麼好挑剔的呢?...再說…

二宮還沒把自己推下床…那句 “不可以真的喜歡我” 根本不算什麼麻…想到這…男人用力翻身把二宮壓在身下…果然…就算只能用單眼看…二宮還是有夠可愛的…

“你做什麼啦…平安夜不睡覺也不讓我睡…”

大野沒說什麼…也沒用心聽二宮在亂叫…就只是深深吻住那愛亂說話的唇…還有…唇邊留下苦澀的淚痕…果然…二宮是哭了…自己應該更早…應該早更多年就當面把兩人的關係弄清楚吧…二宮和也是不安的…這些大野智都知道…也只有大野智真正明白…

緊緊擁擠著那瘦小的身軀…沒其他的…就只是把自己的重量用來治療那其實很脆弱的心靈…那其實從來不是堅強的…自己的KAZU…

“…抱歉…KAZU…抱歉呢…我可以真正愛上你了嗎…”

不知怎地…二宮有點生氣…氣的是什麼?...說不上到底在氣什麼…就氣男人這樣的溫柔…氣他這樣率直的提問…氣…更氣的是…哭起來的自己…真的很沒出色呢…都那麼多年了…為什麼還會這樣…這樣的軟弱…這樣的想被眼前的男人愛護?...

“不行啊!...不行就是不行…都是你的錯…”

“…抱歉…” 大野微笑…收緊了懷抱…

“…是你的錯啊…什麼都是你…的錯…” 對…都是大野智的錯…有點失控的人淚流得更兇…

“嗯…是我的錯呢…抱歉…”

“…狡猾…你很狡猾…是認為我怎樣也離不開你吧…是認為你自己很重要吧…所以才跟松潤那麼要好? 才跟MARU…SHIGE…知念…你真的很狡猾…大野智…”

“嗯…是我狡猾放縱了…抱歉呢…KAZU…抱歉…” 輕撫哭泣的人…大野明白…這些淚已經收藏了很久…很久很久…可是…自己不想再對於二宮的感情得過且過了…已經…

陷得太深…這樣的二宮和也…既然是自己認定了的唯一想手牽手的人…定了就是了…

忽然…身下的二宮把手輕輕勾過男人的後頸…

“…智…對不起…其實…不全是你的錯…其實…我也…”

“呵…KAZU不是應該氣下了嗎…你不都在WINK UP裡宣戰了嗎…也在笨蛋運動會裡認真地跟松潤吵起來了嗎…而且…也演了不知名乘客的舞台…更接拍了大奧…KAZU的氣…下了嗎…”

感到男人抱著自己的手力道加大了一點…原來…大野還是會跟自己一樣嫉妒的呢…也是跟自己一樣…

“…智…你不也跟我一樣嗎…”

側卧在床上…大野繼續抱著身邊的二宮…把那好摸的腦袋收進自己胸口裡…唇邊是溫柔的笑…

“嗯…一樣的啊…我跟KAZU…是一樣的…一樣的會注視著對方…一樣的會在生日時等著你零時零分的短信…一樣會察看你的工作時間表…一樣會不安…一樣會嫉妒…一樣會想把你的一切私有化…一樣的…每天都想說一聲我愛你…我跟你…是抱著一樣的心情在這關係裡的…所以…KAZU…我現在可以真正的說喜歡你了嗎…”

棉被…好溫暖…二宮絕不承認那是大野帶給自己的溫暖…更不認同眼睛溢出的是快樂感動的淚…

“…如果…我說不行呢…?”

大野微笑看向可愛的人…太熟悉了…即使只有一只眼睛…即使是在微弱的星光下…大野智也有信心能看清二宮和也…因為是自己的二宮和也…就如同只有二宮看得清自己一樣…自己是二宮的大野智一樣…

吻…既深入亦同樣溫柔…點點的甜混雜著一絲的苦澀…代替了男人的回答…

“…這樣…還不行嗎?...”

二宮感到自己臉頰有點紅…依偎進男人的懷裡…嗅著那自己最愛的香水味…看著大野佩帶的頸飾在星光下閃動…也許…這次自己可以說一聲 “可以”…?

“…會是無悔嗎…” 二宮輕聲的問道打進大野心房…

無悔嗎…男人輕笑…

“…不…後悔的事可以有很多…只是…”

“只是?...” 二宮有點緊張…抓住了棉被的一角…

輕握那握緊棉被的可愛小手…把唇輕吻二宮耳邊…

“…只是…我不悔而且…”

不悔…輕撫男人蓋上眼罩的左眼…看著那一直用微笑守護自己的男人…不悔嗎…原來是這樣…二宮笑著流下甜密的淚水…果然…大野智是天才…一直以為這段情是無悔…其實不然…不是無悔意…只是…不悔而已…

棉被下的兩人緊緊相擁…呼吸著彼此再熟悉不過的氣息…每時每刻的思念與相依總有一天會變成一種信念…
















從相遇那天開始…也許就已決定選擇不悔的道路…

“智…”

被說是執迷不悟亦好…說是傻子瘋子也罷…

“嗯?...”

因為對方是你…所以…

“…MERRY CHRISTMAS…”

一切也沒關係…一切都不及能跟你走在一起來得重要…

“嗯…是呢…MERRY CHRISTMAS…”








所以…

所以…










[要真正愛我啊…智…]


[不要再躲了呢…KAZU…]

















The End~









PS. 冬天...果然還是要棉被呢...(滾床)XDDDD...希望大家聖誕快樂...也希望SK聖誕快樂~







| 短篇完結文 | COM(8)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