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 2017/11 >> 12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2010-01-07 (Thu)
(默默拿著新一章從柱子後偷望的某人...) XDDDD
偶來了~~~
嗯...這章想了很久...有點複雜...= =|||
希望沒傷及大家的腦神經...(被PIA)

啊...寫完後還是有點激動...
感覺劇情有點曲折起來...嗯...這章其實是新加進去的...
偶原本的構思並沒有這情節...
可是啊...有天在看書時突然腦內想出了這情節...覺得挺有趣就寫了...
(跟書裡的故事沒關...不過那書叫蘇菲的世界...很不錯的哲學懸疑小說...推薦)

然後...祝大家新年快樂...
偶突然又想寫妄想問卷了...有親想到有趣題目請提供一下XDDD 謝謝...
最後呢...偶想問問...
請問親們有沒有2009演唱會場刊裡2頁的大圖...
那圖的5只是帥氣的黑色衣服...有點西裝感覺卻有很多扣飾...2全頁的...
如果有親可以提供給偶的話...偶會很感激...
最近在研究PHOTOSHOP...想試著弄PS圖(偶現在的頭像就是自己弄的後果...很新手的大頭貼= =|||)
有的親如果不嫌麻煩請傳到偶的信箱... doggyamy@hotmail.com
沒有也沒關係的~XDDD 感謝...

好吧...請看文...(滾動...)



















第二十九章 重疊…








冬雪一點一點飄到地上…是希望覆蓋園內充滿回憶的白沙…還是想藏起光禿禿的椿樹?...相葉雅紀獨自坐在房門外的木廊上…無意識地…把光著的腳丫輕輕放到柔軟卻冰冷的雪裡…

那種冷刺痛得叫人麻痺…

二宮心裡的感覺就是這樣的吧…? 這是相葉的想法…

“雅紀…你在做什麼…” 身後沉厚的聲音把思緒拉回…相葉卻依舊看著那埋在雪裡的腳…

“…不…沒什麼…”

紅衣男人輕吐一口氣…默默地把綠衣戀人被凍得發紫的腳丫從雪裡抬起…輕拍著殘餘的雪點…櫻井眼裡並沒有看漏相葉身旁木廊上一點也沒動過的晚餐…冷掉的燒栗子燉飯…櫻井知道…那是二宮再次留下的…

坐在相葉身旁…輕輕把那快凍壞的腳丫抬放自己大腿上小力按摩著…右手在半空裡輕輕一彈指…溫暖艷紅美麗的小小火苗掛在下雪的半空中…

感到男人溫暖的手在替自己雙腳驅寒…相葉眼裡映照著完美的紅火…默默低下頭…火…有點太耀眼…

櫻井看了一眼相葉低下的頭…額前的碎髮輕蓋眼簾…那優美的臉龐卻無聲流下雪點化成的眼淚…沒再看向相葉…男人抬頭看著雪點從天上落下…

“…吶…雅紀…”

“…………” 像失去力氣般…相葉並沒有回應…

輕輕吐出一口白氣…櫻井知道相葉有聽到自己的聲音…

“…你已經做了你可以做的事了…所以…不要再傷害自己了…二宮還要我們去照顧…在大野回來之前…明白了嗎…”

紅色輕輕把哭泣的綠收進懷裡…就在那半空燃點的絢爛火燄下…心痛的…原來是故事裡的所有人…

[…翔…我不知道還可以做什麼來幫助和也…用盡了一切辦法也無法打開他的心…失敗…我真的很失敗…在大野離去後…在和也最需要幫助最需要守護的時候…身為他最好朋友的我…我卻什麼也做不來…好痛好苦…吶…翔…有一種可能可以讓我分擔和也的痛嗎…有嗎…]

彷彿聽到相葉的心聲…櫻井默默把心愛的人抱得更緊…相葉與二宮的情義之深…不是自己能夠體會的…只是…任何人也明白…二宮的痛…那種痛是無法分給別人承受的…

黑夜完全的降下…雪點開始緩和…明天…會是溶雪的冷吧…





















雪白的房內安靜坐著一人…每天都是同一姿勢…無聲的坐在床上看向窗外…山下智久輕嘆一聲…步進房內把門慢慢關上…

走到床尾…拿起病歷報告察看了一眼…

想了一下…山下還是開口問了一句…

“大野先生…今天身體狀況…怎樣?”

“…嗯…” 大野智依舊看向窗外的雪點…也許…再也看不見他了…?

同樣看向窗外…山下放下病歷…輕輕坐在床尾的椅子上…

“雪…很漂亮呢…”

“………”

“…今年的雪…下得真厚啊…”

“山下醫生…”

“嗯?”

大野轉頭望向眼前年輕的醫生…那救了自己性命的醫生…

“…醫生相信世上有不同時空嗎…”

回想起大野智剛清醒的情形…瘋狂地說要回到過去…任何人也阻止不了他…最後在打鎮定劑時無力痛哭的場景…山下智久感到語塞…

“大野先生…那可能…只是你被埋在瓦礫下昏迷時的幻覺…人的腦部在嚴重缺氧時會”

“不是的…不是那樣的…那是真的…” 沒有多餘的表情…大野只是安靜地訴說著答案…自己最清楚的答案…

輕握胸前的彩藍勾玉…對…所有一切都是真的…那人的一笑一罵…聲線淚水…冰冷的手細膩的心靈…

淚…緩緩溢出…

對…全都是真實的…那種想去愛護看守的心情是那般深刻…兩人相擁時的情感是那樣強烈…又怎會是假的…怎會是幻覺?...

可是…

一切都沒了…一切…

“…醫生…那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默默低下頭…大野智不知道要怎樣做…

山下緩緩站起…看向大野…轉身往門走去…步出門外後輕聲道…

“…明天…可以開始康復療程了…晚安…”

門無聲合上…房內的人看著自己手裡握刀練武的痕跡…























靜靜看著睡去不久的相葉…指尖輕撫那柔軟溫順的髮絲…櫻井翔只覺此刻的時間比自己過去所經歷的時間都要珍貴…

想起了跟相葉的約定…放棄當神獸的決定…紅衣男人拿起床邊半掛的金色面具細看…

不是這刻…二宮的情況…大野的消失…相葉不安的情緒…櫻井明白此刻的自己還有太多事情要處理…

想起將要做的事…將要見的人…拿握面具的手收緊了一點…

聽到門外的動靜…男人放開了面具…卻依舊是認真的表情…

“…找到了嗎…” 輕聲向門外詢問…櫻井把手輕蓋相葉雅紀溫暖的額角…感受著那平穩的呼吸…

“是的…在北方…” 少年的聲音響起…

彷彿早已知道答案…紅色身影並沒太大的反應…

“…那沒事了…退下吧…”

“是…”

“等…”

“是…櫻井大人”

“二宮的情況怎樣…”

“…二宮大人…嗯…YUURI正在護理…”

感到中島聲線裡的擔憂…櫻井看向天邊的魚肚白…

“…YUTO…”

“是…”

“…至少在我回來之前…請一定要守護著二宮跟相葉…明白嗎…”

“…是…明白了…”

在中島離去後…櫻井再次細看懷裡熟睡的人…溫柔的吻落在細緻的鼻尖上…是滿滿的愛意…

轉身拿過面具…紅衣翩翩步出門外…再次看了一眼酣睡的戀人…

“蓬!” 的一聲…艷麗耀眼的火紅翅膀化成最美的影子…不繼吐出的火舌叫人懼怕又渴望…與手裡的金黃面具對望…櫻井輕笑…終究還是要去面對自己的過往吧…把面具戴上…

終究還是要見他…那個自己一直不明白的人…那個把自己冰封三百年的人…那個自己相信的…卻背叛了自己的人…那個TAKKI選擇了的人…

安倍晴明…

果然…安倍晴明並沒有死去…那傳言是真的…那人的確是妖狐跟人類所生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TAKKI上次跟自己打鬥時法力降低就可以理解了…回想起TAKKI的冰盾竟會不敵自己的火刃…果然…是因為神族並不能跟妖族相戀嗎…這就是後果嗎…緊握相拳…感受空中飛翔的感覺…看向緩緩升起的朝陽…櫻井只覺有點默然…

[…雅紀…我不再逃避了…三百年前的痛…也許已經被你在不知不覺間治癒了…因為有你我才能夠再次勇敢面對…現在唯一有能力幫助找回大野的…亦只有安倍晴明了…而能夠與那人對峙的也只有我了…二宮是晴明的後代…也最能夠繼承晴明能力的人…會成為二宮的守護神獸也許都是命吧…可是我並不後悔…因為能夠遇上你…能夠遇上大家…所以…等我回來吧…然後…待一切結束後…我就不再飛翔…]



















雪地裡長著一小林的白櫻…那種比雪還純粹的白…叫人從心裡深深愛上…

櫻樹下坐著一灰色嬌小的身影…隔著灰色的頭紗…默默望向滿盤的黑白棋子…緩緩抬頭望向窗外剛升起的太陽…果然…就算太陽多熾熱…溶雪的早上依舊冰冷…

小矛屋裡步出一優雅青影…

無聲的踏著雪…青色緩緩走到安靜的灰色身旁…看了一眼棋局的狀況…擔憂的神態游走臉上…

感到身後人的情緒…灰衣人輕輕微笑…發出細膩的語調…

“…早啊~TAKKI…”

“…早…”

只見灰色結有深紅色邊繩的衣袖輕掃…帶點神秘色彩的人把黑白棋子一顆顆收回木雕盒子內…

“看來…我們有訪客呢…呵呵…很久都沒見人了…朱雀嗎…不對呢…現在應該要叫櫻井翔吧…”

看著灰紗下若隱若現的笑容…龍澤感到有些無奈…輕輕握拳…

“…我們還是走吧…可以去更北的地方…現在還來得及…我們”

“走不了的…TAKKI…是時候接受了吧…” 灰紗下的笑容有那麼點退色…依舊看著朝陽映照到白櫻上的光華…

“…TAKKI…即使我們如何努力…也不能改變命運…三百年的相遇…三百年的珍惜…夠了…我們已經從命運裡偷走了三百年…怎樣也夠了…我已經滿足了…”

看著眼前的人…龍澤不懂要怎樣回應…那自己最不能愛上的人…

突然…冰冷的空氣裡傳來一瞬的起伏…無聲的…一陣火紅緩緩落地…微小的火舌把地上的雪點蒸發…龍澤秀明快速地守在灰衣人身旁…手裡伸展出晶瑩剔透的冷刃…

戴著尖鼻黃金面具的紅色身影安靜站在一青一灰身前…不長不短的距離充斥著令人喘不過氣的沉重氣氛…

“…翔…” 龍澤眼裡是認真…

白櫻嗎…櫻井輕笑…以為自己再也不會回到這鬼地方…不會再看見眼前的兩人…一陣風吹過…張開手接過落下的雪白花瓣…

三百年…同樣的花瓣訴說著自己被困冰洞的三百年…慢慢把手心握緊…然後燒毀…

灰衣人透過輕紗看著眼前久違的火焰…

“…吶…翔…好久不見呢…你怎麼確定二宮和也就是我的子孫?...難道說…我們真的長得那麼相像嗎…” 甜美上揚的唇顯示著灰衣人深不可測的氣息…

低頭看了一眼腰際二宮所贈的紅金扇子…櫻井微笑…

“…TAKKI…還有…你…” 左手握緊金色的長弓…右手指間生出艷麗的火箭…櫻井翔架好發箭的陣式…

“…安倍晴明…” 沒有一絲的猶豫…下一剎…火紅的箭不留情地射出…

“不要!!” 龍澤轉身…只見火箭穿透灰色的頭紗落在地上…微風輕吹被釘在地上燃燒的灰紗…

一滴腥甜的血點落到雪地裡…化出鮮艷的圖案…異樣的美麗…

“…翔…呵…可以這樣叫你嗎…還是你會覺得不合適?...對了…二宮好像也是這樣叫你的吧…這樣把箭射出真的好嗎?...劃在這張臉上…不會心疼嗎…”嬌小的人一動不動…頭上的灰紗不再…露出了清靈的少年模樣…只見少年輕微上揚的唇角…右邊臉上是被輕微劃傷的血痕…緩緩抬頭看向眼前依舊師氣清爽的紅艷朱雀…

世上…怎會有兩張相同的面孔…可是眼前少年的樣貌令櫻井翔有點迷失…

“嗯…是呢…真的是…一模一樣的臉…只是…” 男人抬頭望向眼前三百年間不老不死的安倍晴明…

“你們除了外表…其他一點也不相像…例如那虛假的微笑…”

“…是嗎…那怎麼不殺了我…?” 保持著同樣的微笑…安倍晴明感到臉上的灼熱…

“你不是已經算出我來找你的目的了嗎…史上最偉大的陰陽師…” 緊緊看著眼前的安倍…櫻井咬了一下牙根…

冰雪裡是對峙的一紅一灰…

少年微微轉身看向天空上的雲霧…

櫻井把面具解開…輕拋到雪地上…眼前少年微笑的容貌就如三百年前初次見面時一樣…對…那是咀咒…一定是咀咒…安倍晴明跟二宮的身影開始重疊…回想起遇上二宮時的一刻…櫻井翔只覺可笑…

世事就是這樣吧…三百年前把自己封印的人竟與三百年後釋放自己的人有著完全相同的模樣…櫻井深深體會命運的諷刺…可是…

握緊頸項上紅艷的勾玉…是呢…櫻井翔是二宮和也的守護式神…看著腳上一直沒脫去的金環…櫻井並沒有忘記初衷…那是要來警惕自己…若有天二宮誤入歧途…自己一定會親手了結…只是…

二宮和也跟安倍晴明是不同的…在相處的這段日子裡…櫻井心裡清楚知道二宮和也是值得自己追隨的…

眼前的男人…只是過去…

[…晴明…的確就如你所說的…一切都是命…會遇上你是命…會被你無情背叛是命…如今會遇上與你有著同一樣貌的二宮也是命…那年…為什麼你要把我封印?...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翔…抱歉…抱歉這句話我已經在心裡默念了三百年…今天再次的相遇…也許…這只是意味著…我跟TAKKI的時間已經到了盡頭吧…]

數不清的恩怨彷彿漸漸游走在紅青灰之間…

為什麼會愛…為什麼會恨…這些問題沒人能夠提供完全正確的答案…

也許只要有跳動的心臟與靈魂…就注定了要擁有情感的波動吧…

雪裡的灰紗殘餘被吹散…往事的面紗無聲被揭開…

















TO BE CONTINUE...















偶來PO一下WU的留言...XDDD 太激動了...




WU10.jpg





好吧...偶安心了...(花痴的女人)XDDDD SK果然...轉了地下也改不了喜歡的事實...



| 未完文 | COM(6) | TB(0) |















只對管理員顯示